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:朱一刀
    见方继藩脸色极不好看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不禁皱眉:“怎么,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陛下该看看眼科。”方继藩道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眉头皱的更深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要不,先看看御医吧。”方继藩支支吾吾。

    大明的御医,就是一个坑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。

    还是太祖高皇帝惹的祸。

    这宫里的御医,居然是……是世袭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几乎所有的御医,他们的祖先都可以追溯到太祖高皇帝时期。

    父传子、子传孙。

    子子孙孙,无穷尽也。

    起初的时候,还好。

    太祖高皇帝和文皇帝时期,是第一代御医,那时候,技艺水平还是很高的。

    不过此后……就越发的良莠不齐了。

    历史上,数代皇帝早亡,此后到了嘉靖皇帝登基,别看嘉靖皇帝喜欢瞎折腾,生儿子厉害,私生活肯定不检点,还喜欢炼丹,吃那丹药,反观是弘治皇帝,吃喝嫖赌,样样都没有,洁身自好。至于正德皇帝,喜好练武,按理,怎么也该比嘉靖皇帝这人渣要强的多。

    偏偏……嘉靖皇帝出奇的高寿。后世分析原因,众说纷纭,不过方继藩上一世琢磨明史,觉得有可能,和嘉靖皇帝征辟了宫外的名医,改革了御医制度有关,譬如大名鼎鼎的李时珍,就曾在这个时期内,征辟入宫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预感到了什么,厉声道:“说正经的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苦笑道:“陛下,此乃重瞳。”

    重瞳……

    弘治皇帝一听,竟是笑了:“朕可不信这些,你方继藩何时,竟也学会报‘祥瑞’的手段了?”

    方继藩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封建迷信很害人啊。

    后世很多人研究特出,所谓的重瞳,就是古代的白内障。可偏偏,这重瞳往往在古人们看来,乃是异相、吉相,象征着吉利和富贵,甚至认为这是帝王的象征。

    碰到这么一群逗比玩意,方继藩能说啥?

    他勉强笑了笑:“不,儿臣说错了,这是白内障。慢慢的,陛下的眼睛,会越来越看不清,直至失明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倒吸了一口凉气:“当真如此吗?”

    方继藩苦着脸,点点头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一旦失明,对于他而言,不啻是灭顶之灾,若是天子视不见物,那么如何治理天下呢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要等到何时?”

    方继藩想了想:“或许……快了。”

    病情,已经有些严重了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叹了口气:“朕知道了,好啦,朕明日召御医们看看。”

    见弘治皇帝心事重重,方继藩知道,陛下颇有几分讳疾忌医。

    方继藩便拱手:“儿臣告辞。”

    他满腹心事。

    身边一个如此亲近的人,居然……想到他再看不到自己英俊的脸,方继藩就心肝儿疼。

    这等心情,只有年纪越大,看到身边的人,一个个老去,渐渐开始觉得力不从心,才会慢慢的理解。

    方继藩出了大明宫,外头早有七八个护卫,在候着他,车驾已经准备好了,方继藩预备上车。

    却在此时,一个翰林恰好入宫。

    此人侧目看了方继藩一眼,面露不喜之色。

    自打上一次吴彦被科学院狠狠揍了一顿,虽然世界清净了,可这些翰林们看到方继藩的表情,总是怪怪的。

    方继藩预备要登车,却不知何故,那马儿有些受惊,发出嘶鸣,不安分的想要走动,护卫有些拉不动它,于是拉着的马车也便摇摇晃晃起来。

    方继藩本来心情就糟糕,这时怒了,寻不到发泄,狠狠踹一脚车厢,痛骂道:“狗一样的东西,迟早宰了这马去熬汤,将你这车厢拆了当柴烧!”

    护卫们噤若寒蝉,他们不知公爷何故生这么大的气。

    马儿便更加不安,被护卫死死的拉住。

    那翰林便禁不住偷笑窃喜,仿佛瞧热闹似得。

    方继藩听他失笑,不禁恼怒:“你瞅啥?”

    翰林:“……”

    方继藩本不想继续理他。

    这翰林却也起了几分性子,他凛然正气道:“齐国公猖狂如此,岂不知道路以目吗?”

    方继藩叉着手,冷笑:“道你大爷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你辱我家人,我……我……”这翰林怒气冲冲,一副要将方继藩生吞活剥的模样。

    方继藩抱着手,冷笑:“怎么样,你不服气?你区区一个翰林,敢这样和我说话,你有本事,就一个人打我们八个呀。”

    翰林昂首,本是一副慷慨激昂的样子。

    听到了这句话,他沉默了,低下了高贵的头颅,憋着脸,朝方继藩拱拱手,作揖:“得罪了,得罪了。”接着,匆匆入宫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方继藩回到西山,显得忧心忡忡,少年们已是散了,只有方正卿在朱秀荣带着溺爱的眼神之下,吃着糕点。

    见了父亲回来,方正卿不敢吃了,乖乖站起来,束手道:“儿子见过父亲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点头,坐下,早有人给他斟茶来,方继藩抱着茶盏,朝方正卿招招手:“正卿,你来,为父来问你,若是你的父亲,得了眼疾,不久,就要失明,你会如何?”

    方正卿一脸诧异,抬头盯着方继藩的眼睛。

    朱秀荣也吓着了,禁不住想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方正卿一脸痛苦的道:“儿子,儿子……心会疼。”

    还是自己儿子好啊,有良心。

    朱秀荣道:“怎么好端端的,说这个?”

    方继藩叹了口气:“是陛下得了眼疾,此病……不可逆转,哎……”

    朱秀荣听罢,顿时眼圈红了:“御医没有办法吗?”

    方继藩张口,正待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此时,却见方正卿眼泪已是扑簌而下,撕心裂肺的道:“父亲,外父……外父他……呜呜呜……”接着,情绪无法自制,伤心欲绝的滔滔大哭。

    方继藩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儿子,怎么看着,都像白眼狼,胳膊肘子净往外拐的。

    方继藩止住他们哭,起身:“不说了,不说了,我得去想想办法,来,有狗东西在吗?去找太子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论如何,方继藩也无法作视这可怕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是大明的顶梁柱啊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要如何治呢……

    其实……办法也不是没有,早在数百年前,唐朝的时候,就曾有过用金针治疗白内障的记录。

    当然……这玩意,失传了。

    其基本的科学原理,倒是简单,只是风险有些高。

    这是皇帝,又不是寻常人,寻常人就好办了,拉过来,绑了,一针下去,爱咋咋地,没治好是你狗东西运气不好,治好了,给钱。

    因而,想要治疗,不能急,得专门朝着这个方向,研究一下。

    反正陛下,还有一些时间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等朱厚照兴冲冲的来,方继藩将事情给朱厚照说了。

    朱厚照听罢,顿时愣住了:“啥意思,父皇会变成瞎子?”

    方继藩点头:“所以,必须得尽快寻到治疗之法,殿下,我思来想去,咱们得事先有所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能治……瞎子你也能治?”

    方继藩深吸一口气:“这可说不准,不过……你那蒸汽船,研究的如何?”

    “大致的研究,是完成了,不过需制造专门的船体……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些事,是可以交给别人去操心的。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那好,手头的事,暂时放一放,我们来试一试,治眼睛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试?老办法,先从猪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是豚!”朱厚照忧心忡忡,却还不忘纠正方继藩。

    方继藩无所谓。

    首先……要明白的是眼睛的构造,而后,需要根据实际情况,定制专门的医疗仪器。

    这都是钱能摆平的事。

    在当下的技术水平之下,开始尝试着进行治疗,通过实验,摸索出一套方法。

    操刀的人,必须是太子,只有太子殿下,才承担的起手术失败的责任,不只如此,他的手很稳。

    朱厚照有些紧张:“眼睛呀,这眼睛这东西,可比腰子可怕,一不小心,会瞎的,本宫……有些害怕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也有害怕的时候。

    方继藩认真的道:“不治要瞎,殿下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眉头深锁,咬牙道:“按你说的来。”

    西山医学院……已是沸腾了。

    这医学院的眼科,实是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毕竟眼睛这玩意,确实寻常人不敢去触碰,因而,眼科在医学院里的技术研究,一直停滞不前,这研究眼科的医学生,在医学院里地位是最低的,因为他们绝大多数,都只是给病人测一测视力,然后检测出对方眼睛的度数,给对方配置合适的眼镜,毫无任何技术含量。

    因而,听说太子殿下要亲自研究眼科,一群医学生,哪怕是其他科的医学生,也都带着炭笔和簿子,早早的在蚕室外头等着了。

    太子殿下啊,这可是西山医学院的祖师爷,听说下刀的技艺尤其高超,既快,又准,还很狠。

    只可惜,寻常的手术,太子殿下是不触碰的,能真正见识殿下手艺的人,屈指可数,这是一个多好的临床学习经验啊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一章送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