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:千秋万代
    刘健坐稳了,呷了口茶。

    他低着头,随即感慨:“真的老了啊,忙碌了大半辈子,谁料呢,却发现,眼下许许多多的东西,都看不懂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年轻人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一味苦笑。

    方继藩了了一桩心事,如释重负,可以去给皇帝那儿交差了,想到这选吏之法,这其中有多少艰辛的过程哪,如今,总算是功德圆满,不容易啊。

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道:“刘公有什么想批评的,尽管说就是,小子,虚心受教。”

    刘健瞥了方继藩一眼,如鲠在喉,却又摇头:“可不敢,可不敢,老夫一大把年纪了,怎么敢批评,若是挨了揍,一辈子的斯文,也就扫地了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立即发出哀嚎:“刘公,话不能这样说呀,冤有头债有主,打人的是张信那些狗东西啊,我方继藩清清白白,斯斯文文……从来都是和人讲道理的呀。”

    刘健听方继藩哀嚎,就觉得难受,方才和你说隔墙有耳,你却在此声震瓦砾,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在此吗?

    他只好苦笑,压压手:“好啦,别闹,别闹,认真的说,你这章程,加上了这一条,就没有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完美无缺?”

    刘健却是意味深长的看了方继藩一眼:“太祖高皇帝在的时候,也自觉得自己所制定的法度,完美无缺,为此而骄傲自得,认为只要子孙们按照他所定制的祖宗之法,便可延续万世,天下安定。老夫也就说一句耿直点的话,你方继藩,及得上太祖高皇帝一根手指头?”

    方继藩点点头:“我想,一两根手指头,总还及得上吧,刘公这么瞧不起人?”

    方继藩心里想,也就是因为他是太祖高皇帝,换做是别人,我方继藩绝不服的。

    刘健不理会他无力的辩驳,继续气定神闲:“可见,世上没有完美无缺之法,你这章程里,老夫至少看到有四五处,不通情理的地方,可是,老夫不必指摘出来,只让你加上这第一条,你道是为何?因为任何法度,都需根据实情,这叫有所本,这第一条,便是根本,有了这个根本,至于开出什么枝杈和叶子,这都是细枝末节,可以改,可以完善,修修补补,也就能用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叹口气:“可哪怕再如何修修补补,也永远到不了完美无缺的地步,世上的事,终究不过两个字……‘得失’而已,有得就有失,有失,方可得。得失之间,如何平衡,如何掌握好分寸,立足于这一点,去看待你这新制,你才在这内阁里,算是入了门了。万万不可有所谓完美无缺的念头,这古往今来,多少聪明才智之士,哪一个,不比你方继藩强千倍百倍,若真有完美无缺之***得到你方继藩来?老夫说一句不怕挨揍的话,你方继藩算老几?”

    方继藩乐了,哈哈大笑:“你们读书人真厉害,我说一句,你们能说一百句。

    他挺能理解张信这些人了。

    讲道理讲不过,骂人都骂不赢,引经据典,又没人家有逼格,只好打死这狗娘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方继藩捡起章程:“那我走了,告辞。”

    “快走,快走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动身,刘健也笑吟吟的宋出来,开了门,一面道:“齐国公啊,科学院的事,你要费心了,以后,万万不可滋生事端。”

    几个中书舍人和书吏侧目而来。

    方继藩言不由衷的道:“好的,好的,回去我一定教训他们,以后再不劳刘公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接受教训,老夫也就放心了,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溜烟出了内阁,方继藩便回到西山,根据章程,撰写了奏疏,让人送进宫里去。

    王金元此时却在外探头探脑。

    方继藩瞥了他一眼,道:“滚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王金元笑吟吟的进来:“少爷,有几件事,要禀告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坐下,翘起二郎腿:“说。”、

    “这第一件,是太子殿下让人来说,那海船上,蒸汽机已经装上去了,不过还涉及到一些改动,方可下海,额外,又让拿五十万两银子去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叹了口气:“这谁生出来的孩子啊,我若是生这么个玩意,他出来我便掐死他。”

    少爷背后腹诽太子殿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王金元早已习以为常,以前还会吓得尿裤子,现在却是忍俊不禁,乐了。

    方继藩瞪他一眼:“我说不是太子,说的是你。”

    王金元面上的笑容,逐渐消失。

    他啥也没说,拼命点头:“是,是,小的该死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叹口气道:“拨付过去吧,让他赶紧,还有……若是沉了船,这银子,他吃了多少,都要吐出来。还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还有欧阳先生,他回保定上任去了,他来这里,耽搁了太久,所以,得赶紧回去,来不及和少爷告别,临行的时候,他哭了呢,说是不能侍奉少爷……”

    方继藩感慨:“欧阳志还是很中厚的,像我,是个实在人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过了七八日,这些天,天气变得有些冷了,方继藩穿上了朱厚照织的毛衣,保育院里,一群少年们嬉闹,他们依旧还有读书,只不过……现在一个月,也只来六天,其他时候,或在营中,或在西山县。

    孩子们的生活,是充实的,他们打小,几乎是朱秀荣养大,从前的时候,是他们哭着寻朱秀荣诉苦或是索要零食,现在……却是一群人叽叽喳喳的,带着各自的礼物来探望。

    朱秀荣见了他们,心里便高兴的不得了,比见了方继藩还高兴。

    方继藩口里呵着白气,见着这些少年人,就很讨厌,想当初,自己也曾少年过,却不似他们这般,没心没肺,不是东西。

    此时,宫里来了人,请方继藩去。

    方继藩哪里敢怠慢,匆匆的到了奉天殿中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手里捏着的,正是方继藩所上奏的章程,他除了萧敬,其他人统统屏退了,眼睛依旧落在这章程上头,良久,道:“这个章程,问明了刘卿家吧。”

    “问明了。”方继藩道:“刘公对此,赞赏有加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就好。”弘治皇帝叹了口气:“这是新制,是好,是坏,朕也拿不准,朕密令欧阳卿家,放手去干吧,至于朝中,在事情没办成之前,就没必要大张旗鼓的张扬了,风口浪尖上,还是少惹争议为妙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道:“陛下圣明啊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似笑非笑,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,他已是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随即又道:“太子还在造他的船?”

    方继藩点头:“陛下,太子殿下,又拿了五十万两银子去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突然觉得自己嘴贱,不该挑起这个话题。于是便有几分恼羞成怒:“他是太子,又不是船匠,这造船之事,难道就非他不可吗?朕看哪,也不尽然,说到底,他就是不安分,将来……祖宗社稷,怎么能安心交在他的手上呢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笑呵呵的不吭声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便道:“也罢,朕懒得提他,这新制,与新政息息相关,可要让欧阳卿家,万万仔细,不要出什么差错才好,前些日子,市泊司那儿,又上来奏疏,说是佛朗机人,不肯离去,非要来朝见朕,朕不想见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或许真的是老了,絮絮叨叨的,说了许多话。

    方继藩只有乖乖听的份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说到此处,突然透出了浓浓的悲哀:“朕老了……身子倒还康健,可这些日子,却越发觉得精力不济,有时,竟是觉得不能视物……可是太子呢……”

    他摇摇头。

    一听到不能视物,方继藩乐了:“陛下,儿臣给陛下配一副好眼镜,自然也就清晰了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却是苦笑:“你以为朕不知配眼镜吗?朕试过了,没有效果。”

    怎么可能。

    方继藩觉得弘治皇帝在逗自己,这是咂自己的招牌啊,自己的眼镜作坊,最近利润可是不低。

    方继藩不由道:“陛下不要说笑,这怎么可能,要不,儿臣看看?陛下现在还身强体壮着呢,怎么可能就老了呢,儿臣看来,这定有缘故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迟疑了一下,点点头:“那你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便大着胆子,上了金銮殿,到了弘治皇帝身前,打量着弘治皇帝的眼睛,突然脸色凝重,对萧敬道:“取放大镜来。”

    萧敬最讨厌的就是方继藩使唤自己,却是无可奈何,乖乖去取了放大镜。

    捏着放大镜,方继藩细细的观察着弘治皇帝的眼睛,这眼睛,很是浑浊,猛地……方继藩身躯一震……他找到了原因了。

    白……白内障……

    这显然,只是中期的症状,不过……显然对于弘治皇帝而言,已经颇为严重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感谢大帅哥财叔宁同学今日的五万起点币打赏,同时感谢陶哥1224同学的五万起点币打赏,两位大帅哥,你们好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