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:论功行赏
    弘治皇帝的眼底深处,透着深深的担忧。

    这世上,真的有太多太多操心的事啊。

    见这昌乐侯邱静踟蹰的样子,弘治皇帝有些急了:“说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…”邱静道:“太子殿下,皇孙奉陛下旨意,已经将代王拿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大惊。

    他回眸,和刘健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此次刘健也随驾而来,他倒还算镇定:“奉旨,皇孙奉谁的旨?”

    “陛下的啊。”邱静觉得事情越来越深,他已经不敢继续去想象了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听罢,冷笑:“是太子的旨意吗?”

    自己的亲孙子,才多大啊,这旨意,肯定是太子教唆他的,所以弘治皇帝第一个反应,就是……这定是太子又矫诏了,制了一份圣旨,给了朱载墨。

    邱静一听太子的旨意,心里倒是松了口气,咦,太子还真有旨意,既如此,怎么这几份旨意都是自相矛盾?他忙道:“太子的旨意?不错,太子也有一份旨意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:“……”

    刘健也沉默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们脑子都已经乱了。

    到底多少旨意?

    既然太子另有一份旨意,那么……此前那份又是从何而来?

    弘治皇帝面上一红,菜市口吗?圣旨和大白菜一样?

    定了定神。

    毕竟……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哪怕是遭遇了再离奇的情况,弘治皇帝发现自己,竟也能接受。

    他也只是微微一笑,镇定自若道:“嗯,朕确实是发了几份旨意。”

    刘健佩服的看了弘治皇帝一眼,陛下……果真是了不起啊,临机应变,面不改色,果真是帝王气也。

    邱静也同样的震惊了,他惊为天人的看着弘治皇帝:“陛下,臣对陛下佩服的五体投地,陛下竟能……竟能如此……如此勤政,数日三封圣旨,每一份圣旨,都直指我大明……弊病,我大同上下,苦代王久矣,今陛下一纸诏书,铲平暴虐,使我大同上下军民,无不感念皇恩,陛下明察秋毫,殚精竭力至此,臣……臣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微笑:“噢,知道了,你也就是个大老粗,何须搜肠刮肚,想这么多词来,这非你擅长的事,来,摆驾代王府。”

    邱静被弘治皇帝一顿讽刺,非但没有惊疑,反而心里松了口气,批评一下,也很好啊,这事儿,算是过去了,这事儿,其实他现在还糊涂呢,都是陛下发出的旨意,陛下竟有这样的兴致,左手打自己的右手,然后大腿再将两只手踹死?

    他长身而起,擦了擦汗,悻悻然道:“臣这就准备。”

    浩浩荡荡的人马,至代王府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以为,这里定是一片狼藉和乱糟糟的局面,一群混世魔王到了这里,还能好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可谁晓得,这里竟格外的整洁和平静,外头是站的如标枪一般的军卒,街道外头,一切如常。

    此时,朱厚照和方继藩已得知了消息,领着一帮少年,在此侯驾了。

    朱厚照万万没有想到,父皇竟会亲自来此。

    因而,他心里打起了十二万分的小心,面带笑容,喜滋滋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儿臣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没有看他一眼,眼睛越是了朱厚照和方继藩,目光落在了朱载墨和方正卿的身上。

    见二人无恙,弘治皇帝才松了口气,上前,摸了摸朱载墨的肩:“这是大幸啊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连连点头:“是啊,是啊,这是祖宗保佑,是父皇圣明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弘治皇帝已领着少年们进了王府,朱厚照和方继藩被撇下来,二人对视了一眼,朱厚照才沿着惯性,继续喃喃念:“是父皇圣明的缘故,儿臣……儿臣……”

    后头的话,越来越微不可闻。

    方继藩鄙视的看了朱厚照一眼,心里暗暗鄙夷,呸,臭不要脸的马屁精。

    朱厚照却推头丧气,乖乖和方继藩一道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至王府正殿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这王府里,并没有纵兵劫掠过的痕迹,似乎一切秩序井然。

    代王虽是罪无可恕,可毕竟……是太祖高皇帝的子孙,他罪当死,却不能受辱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罪王府邸,并没有遭灾,这是继藩的主意吗?”

    朱载墨笑吟吟的道:“是,这是恩师……”

    方正卿嘴快:“不是,是表兄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微微愕然,他不知道两个孩子,哪一个是对的。

    于是打量着二人,朱载墨脸色平静。

    方正卿却是扑哧扑哧的样子,接着道:“家父教导我说,做人,要诚实,我们方家,诚信为本,童叟无欺!”

    “看来,真是载墨所为了,小小年纪,这样很好。”

    一下子,弘治皇帝心宽了。

    这才是皇孙应该有的样子啊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到了殿中,坐下,朱厚照和方继藩已快步行来,分列两侧,其他少年各自站定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正德卫,击溃了代王卫?”

    朱厚照道:“是啊,儿臣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摇头:“这和你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朱厚照: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朱厚照似乎想了想,好像,确实和他无关,便呵呵干笑。

    朱载墨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朕听说,代王卫骁勇,指挥陈彦,更是非比寻常……这正德卫有此战力?”

    朱载墨道:“这是恩师教授的好,至于陈彦……”朱载墨淡淡道:“不过是正卿的手下败将罢了,陛下,孙臣……其实……差一点,就被那陈彦所伤,若不是正卿将那陈彦一刀斩落,只怕现在,就见不着陛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弘治皇帝的心,先是揪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些小家伙们,还真是胆大包天啊,他们亲自上阵了?

    可下一刻,他又震惊。

    那陈彦……竟是方正卿所杀?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方正卿,这个外孙,平时给弘治皇帝一个怯弱的印象,哪里知道……他竟有如此的勇气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朝方正卿招手:“正卿你来!”

    方正卿上前:“陛下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拍了拍他的头:“都说孩子像舅舅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看方正卿,再看看朱厚照。

    朱厚照乐了:“是啊,是啊,正卿极像了儿臣的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:“……”

    难道……自己的某些形象,已经深入人心了?

    这不科学啊,我方继藩堂堂穿越者,是千年难一遇的奇才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深吸一口气,手指着方正卿道:“正卿斩杀了贼将……还救了载墨,这是大功一件,朕要重重有赏,朕赐方正卿五千万金!”

    一旁的宦官,忙是取了竹简,提笔要记下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又看了方继藩一眼:“不过,鉴于正卿的年纪还小,他哪里知道花钱,先暂寄于朕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方继藩一口老血要喷出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看向方继藩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怎么,继藩有什么意见?”

    方继藩摇头:“不敢,陛下真是圣明啊,正卿能得此厚赐,这是我们方家的福气,儿臣与有荣焉,将来儿臣撰写家谱,定要将今日之事,大书特书,不只如此,还要告诫子孙后代,一定要以正卿为榜样,为朝廷尽忠效力,将来,也能得此厚赐,将来正卿有了陛下这一笔赏赐,儿臣这为人父的,便安心了,见他能发财,我真为他高兴。陛下有没有兴趣,将这笔赏赐,一并存入西山钱庄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觉得方继藩的话里藏着针,这家伙……

    听到此处,弘治皇帝老脸微微一红。

    三千万金,其实是有些少。

    他叹息了一口气:“哎,朕知道你话外音是什么,可这是祖宗之制啊,三千万金,已是国朝百三十年以来,最优厚的赏赐,祖宗之法,朕也无能为力啊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弘治皇帝一副痛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方正卿道:“孙臣……”

    他刚要谢恩。

    朱载墨却笑吟吟道:“可是……陛下,代王也是朱载墨所擒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弘治皇帝目中满是震惊。

    救皇孙,斩贼将,擒反王。

    这是大放异彩,若如此,岂不是此次叛乱,几乎都是这年纪轻轻的外孙所为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看着方正卿略带几分稚嫩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还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因而……弘治皇帝不愿给他太多赏赐,就怕孩子小小年纪,形成骄纵的性子,不知天高地厚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朱载墨道:“陛下,孙臣这里,是此次平叛的功劳簿子,请陛下过目。”

    他将功劳簿子,稳稳当当的放到了弘治皇帝的手里,弘治皇帝接过簿子。

    朱载墨拜下,正色道:“陛下,此次平叛,将士们出力甚多,可谓是九死一生,孙臣若无他们,只怕早已死在乱军刀剑之下,若陛下垂怜孙臣,恳请陛下,论功行赏,免使将士们寒心。”

    说罢,叩首!

    弘治皇帝深吸了一口气,若有所思的颔首点头。

    朱载墨的要求,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这个孩子,居然还学会给人请功劳了,倒是很了不起,他低下头:“朕且先看看再说,有功,自然要赏,朕听你的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二章送到,求点月票,另外,老虎傻了,还以为是YY,谁知道是斗鱼,结果……不管了,好好码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