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:圣驾来了
    这是败家子啊。

    方继藩恨的牙痒痒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几百万两银子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而根据方继藩对皇帝的了解。

    到时,赐给方家的,大抵就是几百万金。

    这几百万金换成了几百万银……

    怎么感觉,有人拿毛票子换百元大钞的感觉?

    方正卿一见父亲要揍人,早就学乖了,拔腿就要走。

    朱厚照忙是拦住方继藩:“老方,算了,算了,孩子又没犯什么错,不就是揍人吗……”

    方继藩气愤难平。

    忍不住叹了口气:“动辄打人,这是有辱门楣的事,我方继藩……也罢,不说了,能平平安安便可。”

    摆摆手,心里的超级计算机已开始计算起来此次的损失。

    不过,如他所言,能平安,那么一切都好。

    朱厚照却是左右四顾:“怎么不见那大同镇守来拜见?瞧不起本宫吗?”

    说着,进了代王府,这代王府里,雕梁画栋,早有人开始搜索代王朱俊杖谋反的证据。

    片刻功夫,无数铁证便送了来。

    “报,代王的寝卧之中,竟有一幅《千里江山图》,这代王真是狼子野心,此图虽是摹本,可其私藏此图,还放在寝卧之中,日日看,夜夜看,狼子野心,昭然若揭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看着送来的一幅画,看过之后,一挥手:“该死,此画以后挂本宫寝殿去。”

    “报,卑下自代王府库房中,发现一副金刀和金甲……”

    “报,代王有一侍妾,这代王竟赐她官奴之名,殿下,官奴的主人家,不就是官家吗?这官家二字,在宋时,乃是皇帝的称呼,可见这代王,实是野心勃勃,早有图谋觊觎大位之心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,乃是正德卫的一个书吏,此刻,摇头晃脑的掉着书呆子。

    他笑嘻嘻的看着朱厚照。

    朱厚照开始陷入了深深的思索,是这样吗?怎么听着……

    方继藩却已站起来,抬手就是给这书吏一巴掌:“狗一样的东西,那我姓方,所谓天圆地方,岂不是代表了天地?我姓方,所以我也图谋不轨,滚一边去!”

    呜嗷……

    书吏捂着火辣辣的脸,一脸委屈,乖乖的溜了。

    方继藩气咻咻的坐下。

    代王谋反,这是实打实的,可古人有个不太好的习惯,就好似处女座一般,做点啥事,都喜欢凑个整数,什么八十万大军,什么十大罪状,四大天王。

    你大爷,治个罪而已,何至于要有零有整?

    方继藩坐下,呷了口茶,看了朱厚照一眼,朱载墨和方正卿乖乖的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再外头一点,是徐鹏举……

    方继藩侧目,见一个少年痴痴的看着自己,肚子里搜肠刮肚,竟想不到这个人是谁,便不禁道:“你……你谁呀?”

    徐鹏举啪嗒一下跪下了。

    他哭了。

    师兄弟们总是打自己,只有在自己抱着炸药包的那一刻,他才发现,自己走上了人生巅峰,再没有人敢拍自己的后脑勺,每一个人都会正视自己了。

    可万万没想到,恩师他……为了自己,亲自教训了方正卿一顿,徐鹏举的眼里,流下了滚烫的泪,他道:“学生徐鹏举。”

    徐鹏举……

    有些耳熟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方继藩才想起来,看着这个奇怪的孩子:“你很不错,是个好孩子,噢,殿下,我们何时回京?”

    朱厚照想了想:“这该死的逆子非要留在大同,本宫只好,在此暂时一些日子,不看着他,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颔首点头:“既如此,这一路跋山涉水,臣也累了,不妨今日先歇了吧。”

    徐鹏举站在一旁,听到恩师说你很不错,是个好孩子,顿时……感觉自己又一次的走向了人生巅峰,整个人,犹如行走于云雾之中般。

    大同乃是边塞之地,军事重镇。

    只是,随着鞑靼的衰弱,这座军事重镇,却又变成了连接大漠和关内的通衢之地。

    随着关内尤其是乡下人力的短缺,再加上四轮马车的流行,以及作坊的增加,人们对于牲口的需求,日益增大起来。

    因而,大量的商贾,看到了商机,他们出关,购置牧场,圈养牛马,而后,再将无数的牛马,输送关内。

    在大同,有专门的牛市和马市,南来北往的商贾,大多来此交易,热闹非凡,没有了战争,再不必担心鞑靼人的劫掠,人们自可凭着双手,凭空创造出无数的财富。

    朱厚照次日,特意跑去了马市转悠,这里的马匹,成千上万,朱厚照看着眼花缭乱,在这臭烘烘,满是马粪,且人流如织的巨大市场里,他喜滋滋的穿梭其中,倒是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买下了几匹马,朱厚照兴致很高:“老方……”

    “呀。”方继藩坐在一旁的石桩上不断的捶着自己的腿肚子。

    朱厚照道:“大同是个好地方,本宫真希望一直呆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方继藩心里想,也没笑什么,只是想到,历史上的明武宗,还真在大同待过很长一段时间,几乎将自己的皇宫给搬了去。

    方继藩却微笑道:“殿下喜欢,哪里都是殿下的家,这天下,本就是殿下的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挺着胸脯:“你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朱厚照道:“天命有常,惟有德者居之!”

    方继藩万万想不到,朱厚照竟还有这样的觉悟。

    怎么听着,像是太子殿下要自掘坟墓的样子。

    朱厚照背着手,眼里闪光:“就如为何是我们朱家居天下?这是因为我家有德啊,我有德,将来我要做天子,我父皇有德,所以他是皇帝,我父皇的父皇也有德,因而天命在身。我父皇的父皇的父皇也有德,因此定鼎天下;我全家都有德,从祖宗八代起,就如此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服气了。

    忍不住道:“殿下真是了不起,难怪看你印堂发红,这是德泽四海的征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当然。”朱厚照眉一挑:“刘瑾他们都说,本宫出生时起,有龙自我出生的寝殿里,若隐若现;室内芳香不散,你有吗?”

    方继藩惭愧的道:“我没有,我不敢有,不敢的,不敢的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终于觉得自己扬眉吐气了一番:“走,咱们去逛牛市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份份布告,从代王府里出来,而后张贴在了大街小巷,代王谋反,已经伏法,捉拿代王府逃亡的某些钦犯。

    而后,又是一道赦免的命令,代王卫寻常的军士,统统赦其无罪。

    整个大同,平静如初。

    现在没有人去关心代王殿下如何的关系。

    大量的商贾来了大同,大肆的求购牛马,而无视的商贾又从大漠带来了牛马,来此交易,甚至……不少羊群赶到了大同,需在大同宰杀,其肉要售出,其皮要制成皮具,还有羊毛,也成了人们现在时兴的东西。

    如此多的产业,到处都是在招募人手,时间就是银子,谁也耽误不起。

    不过,哪怕是大同安定的出奇,朱载墨等人,也没有怠慢,他们按着章程,先是发出了布告,却不敢闲着,继续甄别宁王府中牵涉进谋反的人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同镇守府。

    昌乐候邱静已经吓尿了,他几乎是跪在地上,颤抖的,捡起了第三份圣旨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这才几天功夫,就来了第三份……

    说出来……都没人敢信啊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的道:“放……放大镜。”

    早有书吏预备好了。

    而后,当着传旨宦官的面,邱静揭开了圣旨。

    这圣旨……又是一套说辞。

    说是太子和皇孙朱载墨来大同,没有得到皇帝的恩准,皇帝心急如焚,不日圣驾将抵大同,大同镇守邱静,要早做准备,尤其是要盯着太子和皇孙,不可让他们随意造次……

    邱静脑子里嗡嗡的响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有限的智商,已经不太够用了。

    三份圣旨,都是自相矛盾,他举着放大镜,努力的寻觅着每一丝的细节,可是……他失败了。

    这份圣旨,几乎……也没有丝毫的错处,真的不能再真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泪流满面,老泪纵横,老半天,方才咬牙切齿:“这什么世道啊,还愣着做什么,接驾,准备接驾吧,陛下,要来大同了。”

    陛下要来大同了。

    这一下子,镇守府里……已是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事实上,弘治皇帝来的速度极快,前脚圣旨一到,后脚圣驾便匆匆而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没有太多的随员,不过是数百个禁卫而已,弘治皇帝显然很急切,沿途上,半刻都不曾怠慢。

    等弘治皇帝入了城,邱静才得知消息,心急火燎的带人前去相迎。

    大同众将跪地,行了大礼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左右四顾:“太子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邱静道:“在代王府。”

    “代王府……”弘治皇帝微微皱眉:“代王……已经拿下了吧?”

    邱静心里松了口气,看来,代王果然是谋反了,他小心翼翼的看着弘治皇帝,陛下的脸色显然不太好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一章送到,四点钟会有一个yy直播,嗯,有兴趣的可以听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