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:咱们皇上圣明
    弘治皇帝在此住下来。

    所谓的账房,其实不是房,就是个连接着工棚的小棚子,笔墨纸砚是有的,账目嘛,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可弘治皇帝算了一辈子的帐,再乱的账目,对他而言,也是小儿科。

    等账目整理出来,弘治皇帝却是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这小小的作坊,盈利竟是不错。

    朕若是也开几百家这样的作坊……

    嗯……

    弘治皇帝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外头,是锯木头和锤铆钉的声音。

    咚咚咚……

    永远都是喧闹的样子。

    匠人和学徒们,将这这一车车的木料拉进来,先锯了木头,而后,放上一个铣床上,用铣刀进行深加工,此后,再进行拼接,等打制出了各种木具之后。

    王守仁就跟着几个老匠人,去给木具上漆。

    这漆要上三遍,先从底漆开始,真正的功夫是涂抹均匀,不容有任何的闪失。

    王守仁涂抹的就很好,上手很快,而且不知疲倦,且他学过功夫,手很稳,对于力道的掌握可谓是如火纯青,会武功的年轻人,运气都不会太差。很快,那些老匠人,就远远不如王守仁了。

    这让那作坊主每每看到王守仁,就远远的点头,还是这个兄弟有前途啊,瞧瞧人家,这手艺,这细致劲啊,一个顶别人三个,加工钱!

    偶尔,他开始在王守仁身边晃荡。

    王守仁沉默寡言,他似是鼓足了勇气:“小王,不知年方几何了啊?”

    王守仁道:“三十有七了。”

    作坊主心里,甚是遗憾。

    这么大了,其实看着,还算是年轻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他眯着眼,笑容可掬:“可曾死了妻子吗?我有一个女儿……”

    王守仁平静的看着作坊主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,身子里,总有一股子让人……

    作坊主打了个哈哈:“玩笑,玩笑而已,不必当真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接着,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锯木头的,是方继藩和萧敬。

    萧敬气喘吁吁,一辈子没吃过这么个苦,手上都生了血泡,口里唧唧哼哼在骂这些该死的匠人祖宗十八代。

    方继藩托着下巴,笑吟吟的在旁偷懒:“加油啊,老萧,你这木头锯的好,明日我让东家将女儿嫁你。”

    萧敬脸腾地红了,这是人格上的侮辱,他瞪着眼睛:“齐国……方小兄弟,你不要欺人太甚了,咱可不是任人宰割的……”

    方继藩比他还凶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萧敬憋着脸,似乎觉得,自己年岁大,可能打不过他,一脸怒容,渐渐消散:“方小兄弟,你有脑疾,到旁好生养着,东家来,咱给你遮掩。”

    这工棚里,总有一股子怪味。

    可这里的匠人,早就习以为常,他们大多都是通州人,最是幸福的时刻,就是吃饭的时候。

    一排人蹲在墙根下头,一碗米饭,加一个大蒸饼,还有一个菜,菜里照旧还有肉丝。

    这些食物,通常弘治皇帝等人是难以下咽的。

    不过累了老半天,便连弘治皇帝也吃的很香。

    那作坊主,也跟着大家伙儿一起吃饭,看着自己壮大的队伍,越发的欣慰了,口里念念叨叨:“上午,新城里来了一个大单子,得赶紧将手头的事忙活了,明后日开始应付这个大单,大家赶紧吃,吃饱了,我赵时迁是有良心的人,不会亏待大家伙儿的。”

    那常成,吃着吃着,含着肉丝在口里,突然眼眶里泪水打转,呜哇一声哭了。

    众人见状,都诧异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常成依旧含着肉丝,一面鼓着腮帮子泣不成声道:“俺娘和俺的婆娘……若是知道我在此大鱼大肉……俺……俺对不住他们,这里真是神仙一般的日子,自来了这里,俺肚子就没饿过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唏嘘起来,一个老匠人也是通州的,咬牙切齿的道:“那些个通州的狗官,不给咱们活路啊,若非如此,何至让咱们如此。”

    赵时迁滴溜溜的转着眼珠子,觉得现在是收买人心的时候,毕竟是想要干大事业的人,身边没有人才可不行,常成渣是渣了一点,可毕竟他四肢是完好的啊,于是他拍拍胸脯:“小常,不要怕,明日啊,先给你支二两银子的薪水,你拿去,都买一些米面,找个顺路回乡的乡亲,捎带回去,不能让自己的婆娘饿了肚子啊,不然,还是人吗,你放心,跟着我,你全家都有肉吃,赶明儿,我让采买的老李去进米肉的时候,多要两斤赵屠户剩余的肥条,这个也捎上,要开开荤。”

    常成哭了:“赵大哥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赵时迁面带微笑,含蓄的一挥手:“自家人嘛,我虽是雇佣了你,可咱们是干大事业的人,将来,吃香喝辣,不要老是千恩万谢……更不要将自己当外人,我赵时迁,以德服人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默默的低头啃着蒸饼,脑海里却不由的浮现出了账房里,那本被赵时迁压在账簿下头的书,叫什么来着……《教你如何成功》,作者,还是个西山书院的生员,据说是商学院的,送去了求索期刊,求索期刊瞧不上,谁曾想,却被书商看中了,居然还很畅销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心里感慨,商贾们心机深哪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看着常成哭成了泪人的样子,弘治皇帝也很不好受,原来这父母官的一个念头,对这治下的百姓,有如此巨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过了两日,赵时迁便觉得这位叫朱大寿的账房先生是个可用之才了,哪怕是和人谈买卖,也带着弘治皇帝去,他领着弘治皇帝到了县城,见弘治皇帝左看右看,便晓得弘治皇帝第一次来,忍不住眉飞色舞的介绍:“看到那吗,穿黑衫的,是刑房巡捕,不过不必怕,我等是正经人,他们不会为难我们。再走一些,就是衙门了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,走了不远,就见到了容城县的新衙门,新衙门刚建,很新,占地不小,来去的人,行色匆匆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不由道:“官不修衙,这容城县,倒是打破了常规。”

    赵时迁不以为意:“容城和其他地方不同,这地方,凡事都有规矩,衙门要管得也宽,不少人需去衙里办事,若是以往那破旧的小衙门,人进去,怎么伸展的开,大叔,你们读书人那一套,不时兴了,在我们看来,得看办事利索不利索。你瞧见那个差役没有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看着一个差役从衙里走出来,脚步匆匆。

    赵时迁笑吟吟的道:“你一定觉得,这只是一个小吏吧,你们读书人,就如此。实话告诉你,这个人,至少是个童生,虽没功名,这读书写字,是精通的,你看他穿着的乃是青衣,这是户房的,户房的差役,不是税吏,就是去登记新来人口的,噢,他还夹着一个包,包里肯定藏着不少的公文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……是一个小吏。

    那小吏显得能精干,就在此时,和赵时迁几乎错身而过,却突然,那小吏驻足,道:“是赵东家?”

    “呀。”赵时迁一愣,倒记不住这小吏是谁。

    可显然,小吏认得他,小吏道:“上次,使君召诸位东家来议事,倡议大家一起筹建木具的行会,我招待过你。”

    顿时,赵时迁红光满面,得意的给了弘治皇帝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仿佛在说,你看,跟着我混,没有错吧,我可是有头有脸的人,县里的人都认得我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心里却是诧异,一个小吏,如此精明,治下的小作坊主,只一个照面,竟能记得名字,还能读会写,瞧他走路,虎虎生风,又如此年轻……这真是鲜见啊。

    天下诸县,弘治皇帝也略知一些,官府的差役,除了世代为吏的人家,绝大多数的吏,都是征募来的,这是徭役的一种,那些人,个个都是双目无神,浑浑噩噩的模样,又或是老实巴交……

    赵时迁忙道:“正是,正是,在下赵时迁。”

    小吏道:“听闻你那里,新来了几个伙计,噢,还有一位账房先生,过两日,赶紧来登记一个黄册吧,可不要耽误了,使君正在统计今岁的黄册人丁,这是大事。”

    赵时迁连连点头:“我懂规矩,懂得。不知小哥,要去哪里。”

    小吏皱着眉:“据说陛下在通州,突然没了踪影,听人说,是微服来保定府了,随驾的大臣和通州上下官员,统统吓了一跳,忙是追来了保定,保定府的欧阳府君,已下了公文,让各县注意,我去各乡走一走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抬头看了弘治皇帝一眼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脸色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好在小吏似乎没有疑心到,站在他面前的人,正是他要找的人,却是朝弘治皇帝微微一笑,点头致意,随即,快步而去。

    赵时迁禁不住道:“呀,咱们的皇上没了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是啊,是啊,有很多人要糟了。”

    赵时迁便道:“没了咱们皇上,可怎么办啊,这新政,就是皇上下旨办的,叔,咱们皇上,这般的圣明,这……这……一朝天子一朝臣,皇上没了……我便没活路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