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:上达天听
    容城县在定兴县之下,又与保定府城比邻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这里成了保定府的西大门。

    在此时,这里到处都是尘土飞扬。

    因为向西山钱庄借贷,兴资修建保定府城和定兴县的道路,虽是道路还未完全贯通,可在此时,却已是一派新气象了。

    数不清的商贾涌入进来。

    毕竟,虽是在新政的区域,商贾需缴纳税赋,可机会也多的很。

    百废待举,利润尤其的高。

    一个个作坊,直接搭建了起来。

    为了赶工,不少的作坊都是临时的工棚,招募了人手,进了原材料,便开始进行生产。

    这里的环境糟糕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却到处都是年轻人,他们寻觅着工作,而掮客们也如苍蝇一般,寻觅机会。

    商贾们不辞劳苦,来到此,便开始四处熟悉环境。

    县衙的公人,早已忙碌开了。

    因为县衙收了商税,有银子,再不靠寻常的百姓来服役了,而是招募了大量的吏员,以往那些目不识丁的百姓,统统被一群颇有精神,能勉强读书写字的年轻人顶上。

    这些人,有精力,能学习。

    当然,最重要的是,他们有希望。

    自己的上官,可都是靠着小吏升上去的。

    倘若自己干得好,岂不是也有机会能够成为司吏,甚至成为典吏和主簿,甚至是县令和县丞……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所以有不少读过书的人,肯入衙里,原本这衙役被人称之为贱吏,可如今,地位却是不同了。

    县里六房要管得事多,从巡捕到招商,再到丈量土地,收税,甚至下乡,乃至于协调各处工地,甚至是维护交通。

    从前是政权不下县,现如今,催生的太多新事物,非要有人协调和管理不可。

    这些县吏,也都是生手,完全靠自己摩挲。

    好在县令梁敏,乃是精明强干的人,人家就是从小吏一步步爬上去的,跟着欧阳府君身边,对于这等事,得心应手,下头小吏的事,没一样能瞒住他,什么事该怎么做,有时下头束手无策,梁敏只好亲力亲为,犹如带着一群小学徒一般。

    那常成的同乡,并不是在容城县内,而是在县城外头十几里地,这儿,虽通了路,却显得荒芜,土地都平整了,一个个作坊,拔地而起,因为来不及所有的作坊如入驻,显得有些荒凉。

    常成领着弘治皇帝等人到了一家木具的作坊。

    作坊外头,是一个老头儿一面拿着大陶碗喝着茶,一面悠闲的样子。

    见到了常成,这老头儿竟是认得他,一口通州口音道:“呀,常成你也来了?”

    “来了,来了。”常成听了乡音,格外的亲切。

    老头儿忙是领着他去门房,让他们坐下,而后,便飞也似得进了作坊里。

    片刻功夫,就出来了七八人,显然,都是通州人,且还都曾和常成有些关系。

    为首的一个,穿着半旧的员外衫,既像商贾,却又风尘仆仆,这是保定这儿作坊主们的普遍形象。

    一面天天待在作坊里,督促生产,一面要和人谈买卖,每日累得气喘吁吁,尤其是近来需求增加,多出一批货,就多赚一笔银子,时间不等人,缓不来,于是乎,这些人个个都是行色匆匆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人见了常成,上前:“就晓得你也要来,狗东西,几次催你,也不见你人影,通州那地方,还能活吗?跟着我,保管你这一身气力,能丰衣足食,来,老梁,明日你带着他,先教他如何上漆,现在缺人手呢,人都招募不到,再不交货,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这作坊主,是急红了眼睛。

    现在作坊多,工地又多,似他这样的小作坊,又在城郊,怎么争的过那些大作坊,招募不到人手啊,现在见常成来了,似乎觉得自己的事业,又多了一根羽毛,虽不是如虎添翼,却也感觉自己要飞了。

    他目光穿过了常成,看到了弘治皇帝和方继藩几人。

    一下子,眼睛亮了。

    他上前:“这几位,是常成是朋友,都是咱们通州的吧?哎呀,先生……先生……是读书人?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穿着一件半旧的儒杉。

    这一下子,作坊主要哭了,亲昵的抓着弘治皇帝的手:“先生……在哪里高就啊?先生,走,里面说话,里面说话。”

    王守仁等人,个个绷着脸,露出紧张之色。

    这作坊主三十多岁,中旬的样子,又打量王守仁:“这位先生,也是读书人?”

    王守仁绷着脸,他不苟言笑,给这作坊主一个闭门羹。

    作坊主不以为意,却又决定把心思放在看上去更和蔼的弘治皇帝身上:“先生也是初来乍到吧,不不不,不该叫先生,我瞧你年长,不妨,叫一声大叔,如何?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:“……”

    方继藩心里想,我泰山都是你大叔,那我以后岂不是要叫我岳父大人做爷爷了。

    这作坊主殷勤的很,不停的问在哪高就,又张罗着厨房弄几个酒菜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几个人,确实是饿了,虽这饭菜有一些肉食,可做的并不好。

    倒是那常成,还有其他的伙计,个个吃的很香,常成特意留着几根肉丝,等将盘子吃干净了,方才小心翼翼的用筷子夹起肉丝来,放入口中,并不吞咽,牙齿小心的咬合,如此数十下,将这肉味的余韵彻底的消化,方才吞咽下去。

    顿时,他脸上放光,一下子,就有了幸福感。

    作坊主拍着他的肩:“好好干,包吃包住,顿顿有肉,学徒每月二两银子,两个月后,给你加薪水。”

    常成忙不迭的点头,幸福感更盛。

    作坊主才拉着弘治皇帝的手,哭了:“叔,叔啊,大叔既没有高就,不如,就在这作坊中,做一个账房如何?叔的其他朋友,也可以安置的,他们想做漆工就做漆工,想帮着运输就运输,想要做木具就做木具,我包了,就请大叔不嫌这地方小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作坊主道:“每月,五两银子,包吃包住,单人房。”

    萧敬在旁冷笑,这作坊主,作死。

    方继藩一脸懵逼……这作坊主的素质,有待提高啊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突然道:“好,我做账房。”

    作坊主一听,要哭了。

    生怕弘治皇帝跑了似的,忙叫人取了契约来。

    签了契约方才安心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不以为意,取名,在契约之下,写了自己的大名——朱大寿。

    作坊主乐了,读书人啊,活得。

    现在在这容城县,读书人可不好找。

    需求量太大了,新兴的一群富足之人,孩子想要读书,得请读书人来教授学问。衙门里招募小吏,都要读过书的,说是目不识丁的做不来事。容城县这么多的作坊,就更需要读书人了,没有读书人,怎么算账,还有那契约,白纸黑字,天知道里头会不会有什么陷阱,不让擅长读书写字的人细细的看过,怎么放心?

    现在是僧多粥少,读书人弥足的珍贵,自己这地方,庙小,连个算账和写字的人都没有,完全靠半桶水,粗通文墨的作坊主自己一人身兼多职,现在好了,居然有个穿着儒杉的‘秀才’来。

    作坊主眼里放光,一面吩咐道:“叫个人,整理一个屋子,给我叔安置下,明日,请我叔看看帐。至于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方继藩等人。

    方继藩人等,没有弘治皇帝的吩咐,都不敢多嘴。

    却是一个个可怜巴巴的看着弘治皇帝,眼神里大抵是,陛下别闹,我们不想打工啊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却是好整以暇,眼睛与方继藩错开去。

    作坊主指着萧敬道:“你年纪不小,肤色又这么白,从前,是个体面人吧?不打紧,来了这里,就有饭吃,我瞧你膀大腰粗,去锯木头吧。”

    萧敬目中喷火,扭头:“哼!”

    作坊主无所谓,指着王守仁道:“你给木器上漆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王守仁一副无所谓的样子。

    方继藩生怕被作坊主点中,可那作坊主还是看向了他:“小伙子挺英俊,没去戏堂里唱戏,可惜了。我瞧你细皮嫩肉,怕是吃不得苦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小米啄米的点头:“我打小有脑疾,经常犯病,身子弱。”

    “不打紧的。”作坊主道:“四肢能用就成,跟着老梁去锯木头吧,好好干,干得好了,我有一个女儿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脸色微微一变,而后,又恢复了平常之色。

    方继藩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为何在哪里,我方继藩都是吃软饭的呢?果然长得英俊,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啊。

    似乎见方继藩等人,无精打采,作坊主便提高了声音:“都好好干,我们刘记木行,虽看上去是草台班子,可……实话告诉你,我的背景说出来吓死你们,我的兄弟,你们可知道,在哪里公干哪?在西山,在西山的镇国府里,跟着王金元大东家做事,齐国公见了他,还和他说过话呢,有他在,咱们的买卖,能不成?”

    方继藩吓了一跳:“你兄弟是谁?”

    “赵大勇!”

    赵大勇……

    方继藩居然好像有了一点记忆,那个跟在王金元身后,一脸猥琐的人?

    这位作坊主,还真没说错,自己确实跟这赵大勇说过两句话,有一句是:“滚开,你这狗一样的东西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二章送到,还有,还有很多章,求月票。打滚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