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:苛政猛于虎
    去保定……

    弘治皇帝沉默了。

    他看着眼前这个汉子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极普通的人,并不起眼。

    可现在,他的眼眶通红。

    家里的两个妇人,也早已哭红了眼睛。

    在这小小的木屋里,还有一个灵位,灵牌前燃着香,依稀可看到先父之类的字眼。

    也即是说,这个汉子的父亲已经故去了。

    这个家里,只有他这么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这是家中的顶梁柱,十之八九,还有唯一的一个。

    没有人喜欢背井离乡,尤其是将自己的母亲和妻子丢在家中。

    且不说,两个妇人在此,会有多少的不便,一个男儿,又怎么忍心,离家而去呢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沉默了。

    他有曾祖母,有妻子,他无法想象,当自己需要离开他们时,自己会有多么的痛苦,而周氏和张氏,又会怎样的肝肠寸断。

    想来……若不是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境地,是绝不会离家出走的。

    “保定?”弘治皇帝语气异常的冷静:“去保定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给人铺路,有三两银子的工钱。”汉子似乎不喜欢被人多问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却凝视着汉子:“通州不好吗?朕……我听说……在通州,贫苦的百姓,都会发放银劵……”

    汉字古怪的看了弘治皇帝一眼:“你是外乡人吧?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:“……”

    萧敬不禁道:“大胆,你这般放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突然眼睛赤红,额上青筋暴出,他怒了。

    于是厉声对萧敬道:“滚开!”

    萧敬一愣,顿时大气不敢出,忙是退后。

    方继藩站在一旁,像看智障一般的看着萧敬,这位萧公公,真是越老越糊涂啊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我是京师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难怪了。”汉子似乎看出了蹊跷,眼前这个人,很是不凡。

    好在汉子没有疑心其他,以他的见识,更不可能会怀疑,站在自己的面前的,乃是天下人的君父。

    汉子道:“什么银劵,分明是害人劵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听到害人二字,面上浮出了愧疚之色。

    汉子咬牙切齿道:“本来,在这通州,小的还能有一口饭吃,从前在码头,给人做脚力,虽勉强果腹,却也不至于让一家老小饿死,听说保定府是个好地方,可终是舍不得家母和家种的糟糠之妻。可自从那些狗官们,发放什么银劵之后,这日子便没法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起初,他们收商税,这运河里的商贾,缴了税,却没得任何好处,有的小商贾,觉得买卖无法维持,索性也就收手,不做了。剩余的,便拼命的压低工钱,这商税,终究还是收到了小人这样的人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此后又说百姓们日子不好过,发放银劵,不少人,还感恩戴德,都说,这知州和知县,实是个好官,爱民如子。可哪里知道,银劵确实是发了,还说凭着银劵,便可买柴米油盐,可是……一下子,这么多人手里都有银劵,就只三五天之内,通州的物价,便飞涨,可怕到了何等地步,你知道吗?以往一斤米,三十个铜钱,可没过几日,一斤米,便是一两银子的银劵都买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皱眉,他无法理解:“这是何故?”

    汉子哪里知道,这是何故啊。

    方继藩却道:“这是通货膨胀。陛下想想看,市面上的柴米油盐,暂时只有这么多,可突然之间,大家手里都有了银劵,可以想象,这物价会攀高到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似懂非懂,他似乎觉得,好似自己在国富论中,看过这样的理论。

    生产没有增加,供应也没有增加,市面上却多了无数的钱钞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这些银劵,是可以在将来,兑换真金白银的啊。”弘治皇帝皱眉。

    方继藩微笑道:“对于寻常百姓而言,他们是等不到兑换真金白银的,想来,用不了多久,这些银劵,就会滚雪球一般,到少数人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汉子依旧咬牙切齿:“市面上,物价飞涨,一斤米,竟要一两银子的银劵,才买得到,所谓的发放银劵,到头来,可能一家老小,连半斤米都买不到,城中的富户,还有城外的士绅,只用些许的粮食,手里便攥着大把的银劵。百姓们何尝不知道,银劵将来可以兑换银子,可很快,大家发现,不但银劵购物,物价飞涨,便是真金白银去购物,价格也涨了不少,大家本就是饱一顿饿一顿,不吃粮,会死人的,除了那些富户和士绅,谁还有闲心,将银劵存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物价一暴涨,那些手里有粮的,便更加囤货居奇了,他们往二两粮里,可以掺八两沙子和香灰,寻常百姓家,哪怕从前家里还有一些家底的,为了活命,也不得不掏出来,你说,这日子,还过得下去吗?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的面上,已是乌云笼罩。

    他攥着拳,沉默了很久:“为何没有人去附近的州县购了粮来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有这么容易。”汉子道:“且不说,本地的士绅,在此盘根错节,怎么肯允许外商来搅合,这寻常的百姓,难道为了去多买几斤米,还要走上几百里的路往返吗?哎……我是日子实在没法过了……在码头里做脚力,以往还能勉强一家人不饿肚子,可现在……自己都难以养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人们都说,只有到了保定府,才会有好日子过,不去保定府,这日子,真没法过了啊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已是气的哆嗦。

    他突然想起了什么:“知州杨一清,我听说是个爱民的好官,他怎么会容许……”

    汉子呸的啐了一口,不屑道:“什么好官,无论什么官来,真正办事的,还不是那些小吏,他的眼皮子底下,到底发生了什么,谁知道?能和他往来的,哪一个不是士绅,这些士绅,大量的收购银劵,而后从他手里,兑换真金白银,这是何等的暴利,多少人挣了个盆丰钵满,他们自然会夸赞这是善政。那些小吏,早就和士绅沆瀣一气了,这些上任的狗官们,还不是个个凭借着什么来治理地方,小吏说什么,他们自是信什么,这上上下下的人,不是富的流油,便是聋子和瞎子……”

    汉子道:“时候不早,我要出发了,再迟,明日都到不了保定府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无法想象,此时天光亮了一些,他已可以看清汉子的面容,这汉子面有菜色,两个妇人,也是面黄肌瘦。

    这通州,乃通衢之地,谁曾想,就在这天子脚下,竟是有人饥寒交迫至此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我也正想去通州,不妨同行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弘治皇帝本想取一点银子出来,可细细一想,在这里……只怕银子的用处,暂时不大了,他转过头,看着萧敬:“可带了干粮吗?给他们家中,留一些吧。”、

    弘治皇帝叹了口气,却觉得眼睛有些泛红,一团泪水在打转。

    很多事,是他无法想象的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,可能通州是变好了,但是绝没有那满朝文武所吹嘘的那般好。

    可哪里想到……新政……竟成了苛政。

    商税收了来,最终……却是一地鸡毛。

    萧敬忙是取了一些干粮,留下来。

    汉子见状,再无敌意,千恩万谢。

    他和妇人们告辞,而后随着弘治皇帝一道往保定去。

    出了保定城,却发现,朝向保定的坎坷道路上,竟有无数衣衫褴褛的百姓,拖家带口,亦是同路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面色铁青。

    方继藩只是苦笑,他心里却是忐忑起来,保定府……会是什么光景呢,欧阳志,你可别害为师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