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:圣天子也
    轰隆……

    朱厚照话音落下,突的外头响了一声雷,天竟黑了下来,乌云翻滚,似有暴雨袭来。

    方继藩吓得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却见朱厚照依旧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张娘娘乃殿下之母,岂可绑了。不妨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方继藩眯着眼:“我等是光明正大,请陛下动身即可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顿时怏怏不乐,觉得这样,似乎没有什么趣味。

    外头已是大雨倾盆。

    刘瑾却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看着刘瑾:“孙儿,你这一路来,辛苦了。你在保定府,这保定府的新政,推行的如何?”

    刘瑾想了想:“好吃的应有尽有,就说吃……”

    朱厚照呵斥:“你这狗东西,就知道吃。”

    刘瑾:“……”

    方继藩含笑道:“殿下,刘瑾这孙儿,你不要责怪他,他说的有道理,民以食为天,吃的东西多了,不正说明政通人和吗?不过一说到吃,我却是饿了,肚里少了油水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这暴雨如注,廷议却才开始,外头雨水哗啦啦的打在落地窗上。

    宦官们纷纷鱼贯而入,打下了窗帘,而后,有人点起了一盏盏的宫灯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坐在御座上,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廷议乃是刘健主持。

    今日所议的,恰恰是京察之事。

    吴宽将京察之事,一一奏明。

    人们对于吴侍郎,却是敬仰的,听他说到京畿之内,通州第一,顿时……群臣哗然,纷纷颔首称是。

    除直辖的顺天府之外,京畿各府,通州之后,乃是永平府,再之后,则为天津卫,天津卫虽只是卫,却因为港口的兴建,变得越来越要紧,因而,也独立于各府之外。

    让人觉得不尽如意的,却是保定府,保定府竟除了大名府之外,列在了倒数第二,竟连真定府,竟都比他强上一些。

    吴宽肃然的介绍道:“保定府在京察之中,查究出来的问题最为显著,好在,知府欧阳志,两袖清风,为官清正,堪称称职。可其属官,实是良莠不齐,多为三等……”

    殿中又嗡嗡起来。

    都察院御史韩燕站出来,道:“既如此,理当裁撤这些庸官,免使百姓受其戕害。”

    也有人激动的道:“欧阳志固是两袖清风,实是不可多得的人才,他可在知府任上称职,属官却多又不谐,这岂不是也是他无识人之明,无法整肃府中吏治之故?因此,这也是欧阳知府的过失,朝廷理应予以申饬,教他牢记教训。”

    “新政关系国本,今日看来,通州之新政,非保定府可比,杨一清在任上,可谓劳苦功高,恳请陛下,下旨嘉奖,以彰其功。”

    见此纷闹的局面。

    刘健只是主持,倒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可百官们却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个个侃侃而言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不过于本心而言,刘健却是松了口气,杨一清,确实是争了口气啊。

    欧阳志力主提拔贱吏为官,本就是坏了朝中的规矩,刘健对王不仕甚是欣赏,可不代表,他认同这样做。

    倘若如此,那么……读书人金榜题名做什么?

    弘治皇帝则一声不吭,内心深处,却是对欧阳志颇有失望,他本是对欧阳志更看好一些,只是……京察的奏本已上了上来,才短短一年不到,通州就已政通人和,而保定府各县,却在庸官的治理之下,鸡飞狗跳,果然……这些人是没有经验的。

    德不配位,必有灾殃。

    圣人说的话,果然没有错。

    百官们似乎受到了莫大的鼓舞。

    一番高谈阔论之后,刘健方才朝弘治皇帝行了个礼:“恳请陛下裁处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顿了顿:“下旨嘉许通州府上下吧,至于保定府……”弘治皇帝有点拿捏不定主意,他沉默了片刻:“先申饬一番,若再不纠正,所有功考三等者,俱都革退,以儆效尤。”

    百官们心里是颇失望的,他们巴不得现在就革退了才好。

    可显然,陛下还想留欧阳志一点颜面,若是直接革退,欧阳志就真成光杆司令了。

    刘健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又道:“朕已下旨,命安陆的兴王来京,朕和他,乃兄弟也,许久不见,心里甚是想念啊。朕已接了快报,其下月便至,张卿家。”

    礼部尚书张升道;“臣在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卿亲往郊外相迎,不可怠慢。”

    “臣遵旨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出了一口气,心里却有些郁郁不乐。

    欧阳志乃他最是倚重和看好的人,甚至……他认为,这个老实忠厚,行事干练的青年人,在磨砺之后,可入阁辅政,可这一次,却暴露了欧阳志的不足,过于轻信身边的人,以至于,被一群小吏所蒙蔽,异想天开的,将他们提拔起来,只是现在看来……似乎起了反效果。

    “好了,今日就议到此吧,外头是磅礴大雨,诸卿,且先告退。”

    众臣抖擞精神,告退而出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孤零零的坐在金銮上,取了吴宽所上的京察奏疏,此后取了朱笔,进行了朱批,而后道:“萧敬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在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抄录邸报,咸使天下人闻之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遵旨。”

    却过不了多久,却有人来禀报,说是太子和方继藩到了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微微一笑:“他们竟还记得朕,朕竟以为,他们将朕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和方继藩二人入殿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故意不去看他们,低头看着奏疏,只慢悠悠的道:“你们,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吧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。”朱厚照笑吟吟的道:“儿臣今日去龙泉观算了一卦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面带不悦之色:“朕倒记得,李商隐曾有诗曰:可怜夜半虚前席,不问苍生问鬼神。这一句,说的乃是汉文帝召见贾谊的旧事。为君和为储君者,自得天命,何须问鬼神和前程之事?朕虽久闻,龙泉观甚是灵验,可它再灵验,亦不可如此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汗颜,不由偷偷的看了方继藩一眼,心里似在说,老方……接下来怎么说?

    方继藩却是乐了:“陛下此言,实是教儿臣敬佩,儿臣也是这样想的,不过这也怪不得太子殿下,只是那该死的龙泉观,想要攀龙附凤,这才再三请太子殿下去,太子殿下……只是碍于朝廷所赐之真人的面子罢了,往后,太子殿下得了教训,定是再不敢了。至于那龙泉观,实是该死,竟是蛊惑太子殿下,儿臣建议,诛他龙泉观满门,以儆效尤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:“……”

    后世有一位高士,他说的真好,即人的性情是总喜欢调和,折中的。譬如你说,这屋子太暗,须在这里开一个窗,大家一定不允许的。但如果你主张拆掉屋顶,他们就会来调和,愿意开窗了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本是因此对龙泉观心生反感,算卦算到了太子头上,你们……想做什么?

    可听了方继藩恳请自己杀光龙泉观上下,弘治皇帝突然又觉得这些龙泉观的道人竟是挺可怜的,于是生出了恻隐之心,他搁下了朱笔,抬头,板着脸道:“那龙泉观,卦象是什么?”

    朱厚照才道:“是说儿臣贵不可言,将来克继大统,自是要成千古一帝,古今帝王,都不能及……”

    古今帝王及不及,方继藩不知道。

    可是方继藩急了。

    太子殿下,要点脸好吗,来的时候,可不是这样说的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哑然失笑:“你这话,真是胆大包天,龙泉观必不敢下次箴言,十之八九,又是你在胡说。你若真有这个本事,做什么千古一帝,朕倒是放心,怕就怕你不知自省,性子鲁莽,贻害了天下人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睁大眼睛:“父皇这样说,可是看不起儿臣了。父皇,儿臣有些话,不知当说不当说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冷着脸:“既不知当说不当说,那就不必说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已下意识的,开始脚步挪了挪,离朱厚照远一些。

    这王八蛋,方才商量好的话,他全忘了,又开始胡言乱语了。

    扎心啊。

    朱厚照却是笑嘻嘻的道:“儿臣斗胆,非说不可。父皇虽还算是圣君,可儿臣一直以为,父皇为政,过于偏听偏信了,儿臣就不同,儿臣任何事,都要眼见为实才好,如此,才不会被人所蒙蔽,儿臣听说,现在通州和保定府的新政如火如荼,想恳请父皇,准儿臣去看看,亲眼见见,咱们大明眼下最紧要的新政,到底是什么样子,还请父皇恩准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皱眉,这个小子,很久没有揍他,他已经忘了自己是朕的臣子和朕的儿子了吗?

    口气很大,话音很刺耳。

    倒像朕是糊涂虫一般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眯着眼:“你们,是想让朕去看看保定府和通州吧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:“……”

    方继藩立即道:“陛下圣明,果然是什么都瞒不住陛下啊,儿臣惭愧的很,这……这……儿臣在想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怒道:“既是想如此,为何绕这么大的弯子,京察的事,你们也知道了?你们来此,可是对吴卿家的京察不满,不服气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求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