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:自古多情空余恨
    张家兄弟一见到方继藩来,顿时张牙舞爪,也不哭了,怒目看着方继藩。

    只恨不得,立即将方继藩掐死。

    张鹤龄低吼一声:“方继藩,你来的正好,我……我……我和你拼了。”

    他起身,正要箭步冲上前去。

    张皇后此刻,心里却在唏嘘。

    方继藩这一句,已将此事忘了,真是令人感慨啊,难怪秀荣成日念着他的好,年纪轻轻,便有如此高贵的品质,实是罕见。

    却又听张鹤龄说要拼了。

    张皇后本还垂泪,姐弟情深,如今,终于是破镜重圆,是何等令人令人感动的事,张皇后心里却是一怒,扬手,啪叽一声,便拍在了张鹤龄的脸上。

    这一巴掌,不轻不重,可张鹤龄刚上岸,身子弱,又哭的撕心裂肺,身子更虚了,就如受了重击,身子摇摇晃晃,打了个趔趄,捂脸,懵了。

    张皇后厉声道:“你们两个不成器的东西啊,到了现在,还成日胡闹。若没有本宫撑着,你们两个混账,能有什么出息,撑得起,张家的家业吗?也是天可怜见,方继藩帮衬着你们,给你们指了一条明路,让你们有了扬眉吐气,教人刮目相看,使人不敢小瞧咱们张家的机会,让你们立了功劳,连陛下都对你们欣慰的不得了,现在好了,你们反了天啦,竟是恩将仇报了起来,还愣着做什么?本宫这做姐姐的,看来在你们眼里,也不顶用了是不是,赶紧,给继藩道一声谢,不然,本宫发不轻饶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姐……”张鹤龄和张延龄听到此处,真的心寒到了骨子里,抱头痛哭。

    可张皇后面上却冰冷。

    这两兄弟什么德性,她岂有不知,知弟莫若姐啊,二人打小看到现在,都晓得绝不是什么有出息的人,好端端的,长了本事,立了功,说来说去,不还是方继藩吗?

    这也正是张皇后所欣慰的地方,想当初,两个人隔三差五被大臣弹劾,自己一面袒护着他们,一面忧心如焚哪,自己能袒护他们一世嘛,不求他们有功,只求他们无过便是了,可偏偏,连这个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做了一件扬眉吐气的事,可这两个家伙,还不懂事。

    今儿,不教他们明白一点事理,往后,就更难管教了。

    张延龄梗着脖子道:“士可杀不可辱!”

    张鹤龄不断的将自己的心口锤的乓乓的响,只恨不得要呕血出来。

    方继藩忙尴尬的道:“母后,万万不可如此,他们是儿臣的舅舅,儿臣将他们当长辈看待,这称谢,就不必了,儿臣……惭愧的很,只做了一点力所能及的事。”

    张皇后心里更怒。

    看看人家怎么说话的,亏得你们两个狗东西,还是长辈。

    见二人还是抱头痛哭,张皇后便取了手绢儿来,眼睛眨了眨,接着开始擦拭了眼角,旋即,竟是不禁抽泣:“这是做了什么孽啊,难道张家的福气,都在了本宫身上。爹娘去的早,两个兄弟,看着就不像有福气的人,瞧瞧他们都变成了什么样子,本宫……不活也罢,兄弟无德,做姐姐的,再怎样风光体面,那也是面上无光,为人耻笑。又对不住故去的先父,索性,将这父母赐下的身体发肤,还了去罢,不活啦……”

    张鹤龄:“……”

    张延龄也收住了哭。

    心里这个恨哪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们看向方继藩,老半天,口里嚅嗫呢喃着什么。

    方继藩也看向他们。

    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六目相对。

    方继藩汗颜:“这个……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张鹤龄二话不说:“我谢你,继藩哪,谢谢啊。”

    张延龄笑的比哭还难看:“我也谢你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连忙还礼:“不敢,不敢。”

    张皇后方才破涕为笑:“这样才好嘛,一家人,和和睦睦才好,来,继藩,你坐本宫身边来,来说说你锦囊的事,噢,你忘了,那么,让本宫这两个兄弟来说,本宫……方才听了近前人的转述,还觉得惊奇呢,实是匪夷所思,就如同戏文里一样,来,你们来讲。”

    张鹤龄:“……”

    张延龄抹了抹眼泪和鼻涕:“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张氏兄弟二人,好不容易从宫里出来。

    二人俱都沉默的回到了旧城。

    旧城里……却发现……自己的宅子,已面目全非,宅院已经推倒了,房子呢?

    取而代之的……是一片片开挖的地基,上头还悬挂着‘西山建业铸就美好生活’、‘首付三十两,享西山钱庄钜惠利率’,‘给你一个温暖的家’。

    张鹤龄和张延龄又是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终究,张家还是来了人。

    听说兄弟二人回来了,忙是坐了蒸汽火车到了午门外头等人,谁料,兄弟二人却已先行走了,一时之间,急了,忙是又跑到了这儿来,心说,两位老爷,不是要回家吗?

    “家呢……”张鹤龄看着管事。

    管事的吞吞吐吐:“老爷,您听我细细道来。”

    张鹤龄已上前,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子,龇牙裂目:“我的家呢,祖传的宅院啊,我爹传给我的,这么大的一个宅子,走时还好端端的,怎么说没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夫人的主意。”管事的要哭了:“当时……建了新城,这旧城的地价,一日跌过一日,那时候,真是人心惶惶啊,大家都在说,要不了多久,旧城的地,就一钱不值啦,两位老爷不在,大夫人,连吃斋念佛的心都没了,急啊,头发都急白了,说若是两位老爷回来,见自己的宅子不值一文,还不知多难受,那时,恰好有个冤大头他们说要买咱们的宅子和地,出价高达两万两。”

    两万……

    两万算个屁!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卖了!”

    “两万两银子都卖了?”

    “老爷,您别生气,小人给您说一件开心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!”

    “隔壁刘侍郎家,更惨,他家几千亩京郊的地,还有他那大宅院,才卖了九千两。”

    张鹤龄和张延龄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这似乎……是唯一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听着……挺带感的。

    “这地和宅子,不值钱了?”

    “现在值了!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“地一卖,蒸汽火车就出来了,规划了铁路线,咱们的地,正对着车站口,地价暴涨了数十上百倍,就这,还有人疯抢……”

    张鹤龄:“……”

    张延龄捶胸跌足,嚎哭道:“我们住哪儿啊,我们住哪儿啊。”

    “在新城,从前的那几千亩地和宅子,不是卖了两万两银子吗?大夫人听说房价会涨,大夫人咬咬牙,再加上咱们家积攒的一点银子,一口气,买了三亩,还真别说,老爷,这又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,新城的三亩地,涨了,现在三万五千两。”

    张鹤龄哪怕是一头猪,这么一算,这占地百亩的大宅子,加上几千亩地,换来了三亩所谓的宅院,也足够让他想撞墙的。

    他扶着脑袋:“晕,头晕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……老爷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张延龄住进了新城里的家,这里一切都很便利,比之旧城的宅子,虽是小了许多,可值得欣慰的是,居然还挺舒适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便听到长房那儿,传出了一家人哭哭啼啼。

    张延龄忙是和衣冲过去,便听嫂子叫骂:“天哪,可怎么活啊,你大兄,你大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哥咋了?”张延龄觉得自己头晕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你哥,他吃耗子药,要寻死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哥……”张延龄发出嚎叫,曲着身,脑袋便要往墙上撞,被人拦住。

    “不活啦,不活啦……”

    总算被人拉住,一边一个家人道:“没死,没死,只是吃了耗子药,大老爷肚子疼了一炷香功夫,上茅坑去了,那耗子药,听说是昨夜去买的,一文钱三包,买了回来,才知是假的,那卖耗子药的,积了德啊,别人的耗子药,十几文钱一包,他一文卖三包,这药效,能好嘛?也幸亏是假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呀……”张延龄这才恢复了冷静。

    突然……又悲从心来。

    耗子药居然都涨到十几文钱一包了,从前自己出海的时候,才六文钱,不过……兄长一文钱……三包……里头装着的,是观音土吗?

    片刻之后,却见张鹤龄气势汹汹的出来,手里提着棍棒,虽是面色虚弱,步伐却是虎虎生风,远远便道:“老二,走,去找那卖耗子药的狗东西去,敢以次充好,卖假药,这等丧尽天良的狗东西,不打他个半死,再教他陪个几百两银子,我不姓张,我跟姓方的姓。”

    张鹤龄抖擞了精神:“同去,同去,等会儿,我找个趁手兵器去。”

    那家中大妇见了张鹤龄出来,却已疯了,揪着他的袖子便厮打谩骂:“丧尽天良的狗东西,没一日安生,你要去哪儿,你要去哪儿……”

    张鹤龄打开她,骂:“头发长见识短的娘们,呀……”他跪下了,见着了已经怒极的妇人从袖里取出一把剪子来,剪尖对着自己的脖子口。

    妇人骂骂咧咧:“见你吃耗子药,我也早想死了,准备了这剪子,不活也罢,你这混账东西,就没安生过一日,索性一起死了吧。”

    张鹤龄憋红了脸,老半天,才嚅嗫了嘴,他一脸悔恨:“夫人,我错了!”

    ....

    又来一章,太累了,眼皮子打架,睡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