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:朕即国家
    张鹤龄此时此刻,想死了。

    国公……

    国公啊……

    自己这个寿宁侯,是靠着自己的姐姐挣来的。

    可是国公不一样,凭着张家的尿性,一辈子也挣不来啊。

    大明开国时,一群功勋卓著之人,封了国公,而后被太祖高皇帝杀了一批,此后,靖难的时候,又封了一批国公,可即便是如此风云际会之时,留下来的国公,也不过区区六个而已。

    此后,再无国公。

    直到弘治朝时,南和伯方景隆,得帝宠,平西南,定交趾,又因为儿子有大功,此后又扬帆出海,前往那与世隔绝的黄金洲,因而,才赐了个国公。

    这平倭之功,足以让一个侯爷,成为国公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好机会……没……没有了。

    看着一脸谦虚的方继藩,寿宁侯第一个反应,就是想找把刀,砍死这个臭不要脸的狗东西。

    他哭了。

    眼泪哗啦啦的落下来,想到了自己的爹,想到了自己早已逝世的大父,想到了自己的列祖列宗。倘若他们泉下有知,那棺材板定是盖不住,一定会爬起来,抽死自己吧。

    这一哭,真如断魂一般。

    众臣只道这寿宁侯和建昌伯是出海多年,如今回乡,还得了功劳,蒙陛下垂爱,因其苦劳,得陛下厚赐,因而感动的痛哭流涕,看着二人瘦的如皮包骨的样子,群臣都不禁感慨,还真是苦劳啊,确实辛苦了,他们的苦劳,恰如其分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则还沉浸在这伟大的功绩之中,倭寇之患,在朕的手里,算是彻底的解决了,哈哈哈……列祖列宗保佑。

    他精神奕奕,看了一眼方继藩:“礼部要立即拟定章程,送朕面前,所有有功将士,尽需恩赏,方继藩的公号,也要早早拟定,其父既为鲁国公,方继藩乃其子,不妨为齐国公,若何?”

    齐鲁……齐鲁……

    方继藩觉得挺好的,方继藩忙道:“陛下圣明哪。”

    刚要说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拂袖:“今日议到此,噢,寿宁侯,还有何事啊?”

    张鹤龄好不容易收起了眼泪:“臣……臣还有一事要奏。臣与臣弟,在黄金洲南部,发现了大量……大量的白银矿脉,其矿脉连绵百里,纯度极高,地处高原,当地的土人,视白银为粪土,陛下……这矿,是我们兄弟发现的,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他眨眨眼,看着弘治皇帝。

    意思大抵是……

    弘治听罢,不禁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白银……大明缺的,就是白银啊。

    虽然有海外的白银持续不断的输入,可这等贵金属,依旧紧缺,尤其是现在商贸发展的极快。

    哪怕,西山钱庄的银票,代替了大量的白银交易,可毕竟……当下是银本位,银子……的地位依旧无可替代,甚至……西山钱庄发行的银票,本身,就需白银作为存底,否则,一旦挤兑,敢要滥发,到时便死无葬身之地了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一听惊人二字:“储量到底几何?”

    张鹤龄看着自己的姐夫,现在……他人生之中,最大的希望,就是这个矿了,他道:“怕是比我大明银矿,储量要多十倍、百倍。”

    “嗡嗡嗡……”

    朝中顿时沸腾了。

    银子啊……白花花的银子啊。

    这谁不喜欢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王鳌突觉得自己脖子凉飕飕的,无数恶狠狠的眼睛,朝自己看过来。

    当初……是哪个老混账东西,提出下西洋的船队舰船,由内帑拨付,所有收益,也归内帑所有的。

    这老贼,误国误民,猪狗不如啊。

    王鳌突然觉得自己好似被人挂在了耻辱柱上,一辈子都无法洗清自己了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已是龙颜大悦:“祖宗保佑,这是国朝之幸,是朕之幸啊。”

    张鹤龄懵了,立即道:“陛下,陛下啊……这是臣和臣弟历经千辛万苦发现的,这……这不是国朝之幸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看了他一眼:“汝兄弟二人,自是劳苦功高,可张家与国同休,与朕不分彼此,朕即国,国即天下,天下之中,亦是囊括了尔家也,卿岂可家国分离……”

    张鹤龄打了个冷颤,他看向张延龄。

    张延龄低声道:“哥,姐夫说的啥意思,是不是咱们的矿……没了?”

    张鹤龄:“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肃然道:“这是天大的事,立即给黄金洲修书传信,命鲁国公立即派人,前往该地勘探,确认其储量,以及开采之所需,此事关系重大,不容疏忽,再命鲁国公,上章程来,以确定开采。”

    张鹤龄:“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板着脸:“寿宁侯与建昌伯,又立新功,此次,赐五千万金,以彰其劳,就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激动啊。

    银子。

    内帑……这一下子,真要丰盈了。

    想想都很激动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此刻,想到了太祖高皇帝,想到了文皇帝,想到了宣皇帝,想到了成化……想到了无数列祖列宗,他们此刻,仿佛漂浮在半空,用一双欣慰的眼神,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这一刻,弘治皇帝顿时觉得自己的眼泪,几乎要湿了自己的衣襟,朕这些年的辛劳没有白费。

    对了,要造船,要造更多的船,只有如此,方可将那一船船的白银,运到内库中来。

    下西洋,是对的。

    如今,大明这一盘棋,活了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瞪了一眼张家兄弟:“你们二人,白白令张皇后担忧了,还在此做什么,快去拜见张皇后,让张皇后好好看看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臣有一句话,不吐不快。”张鹤龄面红耳赤,也不哭了,想说点什么。

    张延龄今日突然开了窍,猛地上前去,一把捂住了张鹤龄的嘴:“陛下,家兄不想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连拖带拽,才将张鹤龄拖下去。

    百官都沉默着,一言不发,俱都幽怨的看着弘治皇帝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眼睛里,都放着光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能看出他们的眼神,这是饿极了的狼,才有的绿光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大手一挥:“今日……就议到此,诸卿且退下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立即称颂:“吾皇万岁,吾皇万岁,吾皇万岁。”

    众臣又看看方继藩……那眼神,依旧是绿的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方继藩走出奉天殿,突然有一种,对于人生有了信心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原先,一直对于人性,不抱太多期望,因为人性之中,实在有太多太多黑暗的一面。

    可现在……放眼望去,俱是光明,啊……蓝天,啊……大海……啊……美丽的世界……

    我方继藩……也成国公了,赶紧再生了个娃啊,一门两国公,位极人臣,走路都比人拉风。

    哈哈哈哈……

    多亏了自己的锦囊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锦囊的事,怎么总是记不起呢。

    方继藩忍不住,拍了拍自己的脑壳,看来,善良和谦虚,真是我方继藩的天性啊,做了好事,总是记不起,人格升华了。

    他背着手,几个门生,已是一股脑的涌上来,拥簇着自己。

    那眼神,看的方继藩心里发毛。

    “恩师……”王守仁眼睛湿润了,这一次,他真真切切的佩服起了自己的恩师,恩师真是自己的骄傲啊。

    方继藩压压手:“你们别再问锦囊的事,为师,真的记不起了,过几日,我摆酒,你们赶紧,多拉一些亲朋好友来,陛下垂爱,敕封国公,此人生乐事也,独乐乐,不如众乐乐,每个门生,摊派十桌酒席,徒孙每人摊派三桌,不许让孩子跟来,为师不喜孩子多,太闹。到时为师摆上几千桌流水席,吃他NIANG的十天十夜,且记住了啊,你们是十桌,少了一桌,这随礼钱,你们自个儿出,礼钱是小,为师更在乎的是面子,为师要脸。”

    却在此时。

    有宦官匆匆而来:“方都尉,方都尉……”

    这宦官气喘吁吁,眼睛放光,看着方继藩:“快,快,张娘娘请您去呢……”

    方继藩掸掸身上的衣服:“这就来。”

    岳母大人有令,方继藩哪里敢怠慢,匆匆赶至坤宁宫,就听到了两兄弟,杀猪似得嚎叫。

    方继藩心里感慨,真的很感人哪,就如我的一个门生,叫徐经,他从前出海归来,也是这般哭的昏天暗地的,可见人间自有真情在。

    至寝殿,便见张皇后眼里挂着泪,那两兄弟哭的稀里哗啦,就差在地上打滚了。

    张皇后见了方继藩,眼里放光:“继藩,你来,你上前来,诶,本宫的这两兄弟,总算回来了,一回来,便见他们哭的成了泪人,问了身边的人,方才知道,原来他们出海,俱是得了你面授机宜,赠了锦囊,你怎的不早说,本宫若早知道,他们原来是有更秘密的任务,想来,你有此神机妙算,既肯让他们出海,一定能确保他们平安回来,就该跟本宫说实话,何至……让本宫心焦啊。”

    张皇后说的是实情,七八年前的锦囊,里头每一步,都被方继藩料定了,这简直是孔明再生啊,自然,方继藩是对一切,都了若指掌,所谓尽在掌握,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方继藩忙道:“儿臣惭愧,儿臣……已将此事忘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