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:御驾已至
    萧敬要哭了。

    这怪的了自个儿吗?

    他一时之间也不知该如何回答是好。

    似乎说什么都是错的。

    他自然知道,陛下显然动怒了,可偏偏,方继藩是他的女婿,方继藩收礼,不还是皇家蒙羞?可要处置方继藩……又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于是乎,这股气,便发在了自己的头上。

    萧敬只好道:“奴婢万死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方继藩这家伙,近来,可制定了什么平倭寇的方略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有……不不不,奴婢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到底是没有还是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萧敬老老实实的道:“这两日,方继藩都很清闲,他对人说,一个月之内,便可永绝倭寇之患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好大的口气啊。”弘治皇帝无奈的摇摇头:“朕倒想知道,他凭什么如此大胆。还有,朕听到了一些风声,说是……皇孙……近来在骑马,不亦乐乎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皇孙是在学骑马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眉不禁跳了跳,皇孙已经八九岁了。

    看着他渐渐长大,弘治皇帝心里暖呵呵的。

    可保育院的教育,实在有点儿‘残忍’,他还是个孩子啊,小小年纪,就去骑马,若是摔伤了怎么办?

    萧敬则小心翼翼的看着弘治皇帝,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突然道:“朕明日无事,想去西山一趟!”

    萧敬道:“西山?”

    “去看看皇孙吧,不见一见,朕心里难安,此事,不必事先知会方继藩,免得这个家伙……”

    后头的话,弘治皇帝没有继续说下去,算是给了方继藩一点面子。

    萧敬忙道:“遵旨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叹了口气,东南的倭患,看来……还是朕亲自来解决了,可如何解决呢,他凝视着奏疏,愣神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鸿胪寺里,一个奇怪的倭人被押了来,鸿胪寺少卿亲自验明了其身份,在确认对方乃倭国幕府管领的家臣之后,倒是没有为难,安排此人前去和大内义言见面。

    大内义言的手段是凑效的。

    一方面,他大肆的宣扬自己和方继藩非同一般的关系,而今,已是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同时,他自是要大力鼓动倭国和倭寇之间的区别。

    甚至囊括了,四处走动,送礼,请一些朝中的大臣,为其辩护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效果还不错。

    至少之后朝中似乎没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而奉旨扫平倭寇的方继藩,似乎也没有因此而将倭寇和倭国再做什么联结。

    大内义言自觉地自己度过了一个可怕的危机,此时,天色已晚了,在自己的书房里,他取了纸笔,提笔修书,将这里发生的事,原原本本的向自己的族兄大内义兴报告,虽然危机暂时解除,可倭寇之事,又一次的引发了明廷的警觉,因此,往后周防城的海贸,必须要小心谨慎。

    想起了周防城,大内义言心里一暖。

    北京城是个好地方,可周防城乃是大内氏的起源地,是自己的故乡,那儿与朝鲜国隔海相望,乃倭国对外贸易的重镇,大内氏,就是依靠周防,方才成为了六国守护,幕府管领。

    那儿,是个好地方啊,滨海而建,数不尽的朝鲜国和倭国商船往来,还有明国的走私船,亦是隔三差五的出现。

    明国的瓷器、丝绸、茶叶,朝鲜国的济州马、人参、皮货……甚至还有遥远的西洋,运来的奇货。

    大内义言记得自己自小,就喜欢站在寺庙的高楼上,眺望着那滨海。

    现在,在自己的建议之下,族兄已经开始仿大明新政,也在周防一带,开始建房子……

    还有……周防已经建起了新学的学堂,自己翻译了大量新学的书籍,送了去。

    有朝一日,周防城,一定会成为倭国第一大城,它所聚集的财富,亦会使其生辉……

    大内义言微笑。

    他继续修书,上头叮嘱自己的族兄,暂时不可和走私的船只有密切的接触。

    所谓明国的走私船,其本质,就是倭寇。

    他们在东南沿岸大肆劫掠,抢掠明国的财富、女人,而后无数的倭寇头目们,则在周防置产,这些在大明见不得光的人,在倭国,多是富甲一方的巨贾,他们既是幕府高官们的座上宾,也是大名、守护们的朋友,可到了大明,他们却又是凶残的巨寇,成为了汪洋上的屠夫。

    一封书修毕,外头却有随扈匆匆而来……

    而后……那倭人平井弘毅便匆匆进来,一见到大内义言,平井弘毅顿时热泪盈眶:“阁下。”

    大内义言大吃一惊,固然他乡遇故知,是一件极高兴的事,可是……他立即察觉到了不寻常:“你如何来了?”

    “阁下,我奉管领之命,特来此报告十万火急之事。倭国……遇袭!”

    大内义言懵了:“敌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明人。”

    大内义言眼中变幻不定,他完全不敢相信,大明这里,并没有任何消息表明,有明人前去袭击倭国。

    他淡定下来:“想来……一定是一些盗贼吧,无伤大雅。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平井弘毅哇哇大哭:“他们袭击了数十处区域,还袭击了周防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”大内义言震惊了:“结果如何?”

    “所过之处,烧杀劫掠,无人可挡。他们有火器,有火炮,个个悍不畏死,有上千人以上的规模,来无影去无踪,每一次都是突然来袭,破城之后,便进行劫掠,而后放火,将一切付之一炬,之后……便登上舰船,再无踪影,我们的船队,曾和他们遭遇,可他们的舰船,犀利无比,水战更是天下无双,我们的船队……覆灭了……周防城,已被洗劫一空,被移为了平地,还有您……您的妻儿……他们不幸……不幸罹难!”

    大内义言后退两步,脸色苍白,他发出了嚎叫,披头散发的摔打着书架上的书册。

    “他们到底是什么人,到底是什么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明人,是明人的船队,国中上下,已是人心惶惶,劫掠去的金银,不计其数,因此而遇害的人,更是数之不尽,他们凶残无比,甚至一度,进击至京都附近,可怖的是,他们战斗力惊人,现在周防已付之一炬,主公受到重创,想要召集六国之兵,寻觅这些贼寇决战,却只能望洋兴叹,尤其是周防,那里……那里……”

    平井弘毅泪水湿了衣襟。

    你可是整个倭国海贸的窗口啊,无数的巨贾在那里置产,藏匿了不知多少的金银珠宝,还有大内氏的财富,也被洗劫一空,更可怕的是,这些混账,他们抢也就抢了,抢完了还喜欢放火。

    大内义言只觉得自己要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故乡没了,大内氏重创,所有财富,统统不翼而飞。自己的妻儿……自己的妻儿……

    他禁不住喷出一口血来:“混蛋,混蛋,无耻的混蛋!”

    “主公希望,您以国使的身份,立即向明国交涉,大明与我国,历来和睦,为何突然剑拔弩张,拔刀相向……”

    大内义言一脸愤怒,他怒不可遏的道:“我知道了,我已经知道了!”大内义言双目赤红:“现在……这些舰队,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平井弘毅苦笑:“谁都不知道,下一刻,他们会袭击哪里!国中的海岸线,延绵千里,这千里之内,任何地方,都可能是他们袭击的目标……”

    大内义言脸色苍白,一屁股跌坐在地,整个人显得狼狈无比。

    千里的海岸,水师若是不如人,那么整个汪洋,就被这些明人所控制,舰船的速度,极快,他们可以带着人和粮食还有武器,几天时间之内,出现在任何一个地方,可这上千里的海岸线,哪怕是让所有倭人都征募起来防守,也是防不胜防啊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去告状,一定要严正交涉。不……不对,我去找那方继藩,说不定,这就是那方继藩捣的鬼。”

    可是……夜已深了。

    大内义言焦虑了足足一夜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天蒙蒙亮,便立即出发,他一宿未睡,整个人几乎已经疯了,一脸憔悴和痛苦交织的样子……可肩上承担的使命,却使他必须收起这些无用的情绪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子摆驾出宫,至西山,方继藩被人匆匆叫醒,公主殿下早起来了,方继藩抱着被子,睡的正香,听到外头大呼小叫的声音,方继藩昏昏沉沉的起来,外头道:“少爷,少爷,陛下来了……陛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只迷迷糊糊的张了眼,道:“滚!”

    这一次和以往不同,以往说一声滚,世界立即清净,可这一次,却是几个如狼似虎的人冲进来。

    方继藩惊住了,吓了瞌睡虫一下子无影无踪,忙是抱着被子,捂着自己敏感部位,正待大呼。

    冒死冲进来的是王金元,因为他清楚,不赶紧将少爷叫醒,依着少爷的脾气,定会说自己办事不利,弄死自己。现在冲进来,结局可能会好很多:“少爷,陛下驾到,先头的人已经到了,御驾片刻就到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