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:大陆
    张延龄一脸痛心的看着自己的兄长。

    兄长……好惨啊。

    所谓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,鸟之将死,其鸣也哀。

    张延龄一面将蟑螂去了头尾,一面熟稔的取了个火折,吹一吹,火燃起来,将那去了头尾的蟑螂在火上一烤,随后,肉香传出来,也不顾的烫,将这星点肉塞进了嘴里吧唧吧唧的嚼了嚼,却又不肯轻易的咽下,似乎还在回味着肉香,这时,他才呜哇一声的哭了出来:“兄长,兄长……你别死,你别死……”

    张鹤龄气若游丝,眼睛无神的看向天穹,这海天一线,是何等波澜壮阔的景色。

    可此时,张鹤龄对这些景色,早已生厌了。

    他眼里,落出了悔恨的泪。

    这辈子,有太多太多他对不起的人,和对不起的事。

    而今,生命眼看着就要走到尽头,他心里满是悔恨。

    “兄弟,我们这辈子做了太多的孽啊。我们双手沾满了血,下了地狱,不知要受多少的苦,下一辈子轮回,肯定做不成人了吧。我这个做兄长的,没有给你做好一个表率啊,我们杀人越货,我们侵占别人的田地,还有就说方继藩那事儿吧,咱们卖地给他,这是你情我愿的事,可我怎么就……怎么就怨恨方继藩呢。哎……这是人做的事吗?成日抱怨那方继藩,为兄……还是人吗?不说了,不说了,都说放下屠刀,回头是岸,而今……为兄想要做一个好人,已经迟了,迟了……这辈子,也没什么指望……只好带着这悔恨,驾鹤西去。老弟,平时我总是打你,你不会怨恨我吧,你别抱怨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张延龄踟躇着,泪水满了衣襟。

    “若还有下辈子,我们还是兄弟,我们做个好人,我们不杀人,不越货了,我们散尽家财,我们要做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嗯……”张延龄又哇哇的哭起来:“兄长,你别再说了,别再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成。”张鹤龄哭了,眼泪落下来,沾到了嘴角,一舔,还是咸的:“我得说,我这辈子有太多太多的遗憾啊,我怎么就这么坏,怎么……就这么糟糕透顶,我对不起先父,对不起咱们的姐姐,也对不住你,对不起那无数死在我们刀口下的冤魂,还有这些将士们,他们跟着我们来,我却带他们到了死路。”

    “兄长……”张延龄嚎叫。

    张鹤龄突然使出了浑身的气力,大吼道:“老天爷啊,你睁眼看看吧,我张鹤龄,真是混账透顶,我……我小心眼,我贪婪无度,我甚至还记恨自己的小辈……我不是人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此时……

    瞭望台上。

    突然……一面旗帜开始不断的挥舞。

    甲板上,有气无力的水兵仰头,而后发出了大吼:“陆地……陆地……”

    陆地……

    小朱秀才是坏人号,一下子,所有人都沸腾了。

    这一个个饥饿不堪的人,在此时此刻,却俱都打起了精神。

    “啥?”张鹤龄一轱辘,已是翻身起来。

    他疾奔至船舷,有人取来了望远镜。气若游丝的张鹤龄,仿佛一下子的龙精虎猛起来。

    他拿着望远镜,不断的逡巡……

    果然,那……

    是陆地。

    那延绵的海岸线,在张鹤龄眼里,顿时生辉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便有人放下了快船,疯狂的朝着陆地方向挺进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之后,快船返回,一个小旗官疾奔至张鹤龄脚下:“回禀侯爷,这里是……倭国……是倭国……”

    倭国……

    张鹤龄深吸一口气,他低头看着舆图,回来了……

    真的回来了,那……

    脚下当真是圆的,是一个圆球,也就是说,当年自己从大明出发,围绕了整个天下,足足转了一圈,又即将要回到……原点。

    天下舆图,没有骗人。

    张鹤龄一下子,眼里放出光来。

    “岸上有人吗?”

    “有,不远处有一处城,据说,居住着倭国的诸侯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倭国诸侯,狗屁!”张鹤龄龇牙,双目之中,掠过了杀机:“这是倭寇。”

    “哥,是诸侯,不是倭寇!”

    张鹤龄一把将张延龄打开。

    “狗一样的东西,你懂个屁!”张鹤龄道:“我等现在山穷水尽,这船上却有无数的金银珠宝,此番来此,一旦靠岸补给,谁知道会不会被这些该死的倭人忌讳或是别有所图,他娘的,辛辛苦苦回来,若是他们不予补给怎么办,倘若他们别有图谋怎么办?这汪洋之上,无法无天,哪里有什么道理,咱们船上的枪炮和刀剑,才是世上最大的道理,今日……这里就是倭寇,传令下去,抢粮,抢金银……”

    张延龄打了个寒颤:“哥,你说你改了的?”

    张鹤龄露出了一份匪气,却是冷笑:“改你NIANG个屁!”一巴掌打在张延龄的脸上,像是一下子充满了生机,大声道:“等哪天快死了再说!传令……攻城,先登者,重赏,今日破城,夜里在此宿下,敢负隅顽抗的,统统杀个干净!”

    舰队之上,饥饿的人眼里冒着绿光,数十艘舰船朝着目标挺进。

    而后,无数的快船,疯了似的朝着陆地进发。

    乌压压的人,安静的在快船之中,摩拳擦掌,顺着船底下的怒涛,冲向滩面。

    一个个蓬头垢面,却拿着精制刀剑,或是擦拭着火铳的人,个个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再没有人比一群这样的人更不珍惜自己的性命了。

    杀人越货,对他们而言,不过是日常。

    海上的风浪,也早已使这些当初怯弱的人,登上舰船之后,在海中飘荡了数年,已个个变得残忍。

    无数的快船,被冲上了海滩,而后……数不尽的人跳下了船。

    海岸上,似乎有倭人察觉到了什么,零散的兵卫随之冲杀而来。

    可很快,他们就见识到了汪洋之上,一群斗天斗地,一群最凶残的盗贼所展现出来的威力。

    一群嗷嗷叫的人,疯狂的席卷而过,杀出了一条条的血路。

    此后,火铳声传出。

    再之后,快船运载着船上的火炮上岸子,眼里满是兴奋和欲望的人,个个精神百倍,拖拽着火炮越过了沙滩,到了傍晚时分,炮声隆隆。

    及至半夜,岸上已是生出了大火……

    火光映照了半个天穹……

    张鹤龄而后登岸,此刻,他已吃了一顿好的,味道还不错,整个人已容光焕发起来,四顾左右,道:“今日直捣倭寇巢穴,一血国耻,实乃生平快事。”

    有人狂奔而来:“侯爷,城中起火,弟兄们扑灭之后,在其库中,发现大量的金银。”

    金银……

    张鹤龄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身边一个千户道:“听说倭国确实盛产金银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来这都是劫掠来的财富,统统没收……”张鹤龄抖擞精神:“想不到啊想不到,这些该死的倭人,平时听他们穷的叮当响,居然还敢私藏金银,真是是可忍、孰不可忍,传令,现在……立即补给,明晨起航……”

    “明日就回去?”

    “不,趁着他们还没缓过劲来,再在沿岸搜一搜,看一看是否还有海盗的据点,倭寇肆虐我大明东南百年,今日正是直捣黄龙的时候……来,取倭国舆图!”

    而后,张鹤龄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来:“都说倭寇凶残,以一当十,可为何……这些倭寇,却如此不堪一击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张延龄愉快的将一个饭团塞进自己口里,他突然觉得吃的蟑螂有些恶心,罢了,无论如何,自己对蟑螂,还是有感情的,总不能当初的时候,当人家是小亲亲,现在吃饱了,却嫌人家脏臭吧,做人……要讲良心哪。

    他随即道:“这还不简单,肆虐咱们大明的倭寇,和咱们一样,胆子不够大,怕死的,也不敢下海,哪一日不在杀人越货,个个都是狠厉无比。可这岸上的倭寇就不同了,现在这里是我大明东南,我们才是倭寇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!”张鹤龄啪的打了一下张延龄的脑壳,张延龄已经麻木了,没反应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蒸汽研究所的牌子,而今更加闪亮起来。

    有了蒸汽机的基础研究,要对蒸汽机进行更深一步的改良,便需更多的金银投入,还需招募更多能工巧匠。

    工学在求索期刊的带动之下,越来越多理论性的设想提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研究所,则是将无数的设想,成为现实。

    朱厚照似乎觉得,自己又有了事做,整个人显得精神抖擞。

    方继藩则看着账簿,突然有点不太想见自己的爹了。

    其实……父子隔了重洋,也没什么不好,至少……大家可以彼此保留着美好的记忆。为何非要见光死呢……

    “朱厚照,我要宰了你!”方继藩想明白之后,将账簿丢在地上,发出怒吼。

    “少爷息怒,少爷息怒,这话……可不能乱说,这是弑君,这是弑君哪。”王金元吓得面如土色,要哭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热烈庆祝‘崔不死是我’同学成为本书新盟主,感谢您对本书的支持,老虎在新的一年里,祝大家生活美满,阖家幸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