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:簿册来了
    正在京中惶惶之际,户部却是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堂官夏冰看着一份份自各府各县送来的账目,却是有点发懵。

    今岁的钱粮,比之去岁锐减。

    这其中的原因有许多。

    其中最大的问题在于,许多府县,开始大规模的种植红薯和土豆。

    说起来,这两样东西确实是镇国之宝。

    可对于户部而言,却是有害的。

    因为米和麦子易于保存,朝廷要征收粮税,就是征收米和麦子,而江南乃是大明的粮赋重地,这大米入库,乃是关键。

    可因为许多土地拿去种植了高产的土豆和红薯,米的产量,却是锐减了,哪怕地方官吏再如何‘横征暴敛’,没有粮就是没有粮,难道你从运河运一批土豆和红薯来?这玩意只怕还没到天津卫,就统统都烂了。

    银税的收入,也是大减,原因……天知道。

    各府各县的黄册人口,竟是或多或少开始减少。

    可以说天下政绩最好的县,能和去岁持平,就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眼下送来的簿册,虽只是冰山一角,但是夏冰这位常年在户部公干的人,自是再清楚不过,难怪李学士如此着急上火,今年怕是谁也别想过一个好年。

    “夏郎中……”一个差役匆匆而来道:“定兴县的簿册,由人送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夏冰,官拜户部郎中,主计钱粮。

    一听定兴县的人来了,便忍不住鼻孔里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定兴县乃是京郊县,这江南的簿册都送了来,它一个郊县,却是姗姗来迟。

    自打定兴县新政,和户部的磨合,就很不愉快,这定兴县一点儿规矩都没有。

    夏冰手指敲了敲案牍,神色淡淡的道:“是何人送来的?”

    “乃是其户部司吏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夏冰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,这等大事,都是县丞或是典簿送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近郊县,一方面,因为钱粮乃是大事,要显出该县的重视,另一方面,也是因为这是佐官们难得露脸的机会,怎容错过。

    可这定兴县倒是有意思了,竟让各司吏来,司吏、司吏,可最终,不还是没有编额的吏嘛。

    那书吏忙道:“听说是此前,定兴县的佐官们纷纷告病,因而县里的事,几乎都没有让他们插手。那县令欧阳志,认为他们对于县务不熟悉,便将他们摘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庙小妖风大,小小一县,竟是主官和佐官失和到这个地步,我看吏部京察,这欧阳志,怕是没有好果子吃。”

    夏冰皱眉,他本是对欧阳志闻名已久,可想不到,这厮居然和佐官们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。

    夏冰咳嗽了一声,便道:“去将那司吏叫来。”

    定兴县户房司吏田镜小心翼翼的进了户部部堂。

    自己区区一个小司吏,从前确实不是自己来送簿册的,大明朝,官吏的区别极大,他哪怕是司吏,也不过属于吏的一员,在定兴县里,他也算是了不得的人了,可到了这儿,他便连看门的人都不如。

    因而田镜显得有些胆怯,他手里夹着簿册,似乎只有这簿册,给了他一些勇气,待进了典簿厅,便见一官高高在上的坐着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田镜下意识的行礼:“小人田镜,奉使君之命,特送来定兴县钱粮簿册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夏冰眯着眼,威风凛凛,端起茶盏来,徐徐喝茶,口里道:“汝既是奉命而来,看来定是欧阳县令的心腹了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用你,而是用汝,汝是书面用语,更显得疏远一些。

    至于问这司吏是不是县令心腹,这显然带着调侃的语气。

    田镜汗颜道:“蒙使君错爱,小人汗颜。”

    “噢,将簿册取来。”夏冰没有和田镜多打话,这只是一个区区文吏,还是地方上的,这人根本没有和他说话的资格。

    田镜连忙小心翼翼的送上了簿册。

    夏冰接过,打开一看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田镜咳嗽一声,还一面解释道:“因为定兴县所采取的是新税法,因而核算时,和往时不同……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可这些话,夏冰是一字半句都没有听进去。

    卧槽……

    田镜觉得自己要窒息了。

    在几乎所有州县的人口都在流失的情况之下,定兴县新增人口七万八千户,具体到了人丁,则是二十三万九千人。

    人力……就是宝贵的财富啊。

    这一点,是人都明白的。

    关于定兴县人口增加,夏冰不是没有耳闻,只是……这个增加的数字,太可怕了,一年多增加的人口,就相当于一个县的人口,而且还是一个中县。

    新增作坊……

    新增商贾……

    新增商铺……

    农业增产……

    什么,农业还增产了?

    夏冰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不是说,工商兴起,会误农吗?

    征收税赋……

    多少来着?

    夏冰睁大着眼睛,很仔细的连续看了几遍,十分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瞎了,不对呀……这怎么可能。

    一百三十七万两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这是……国库一年白银收入的一半!

    朝廷一年缴纳银税,也才三百多万两呢。

    虽说定兴县没有实物税,没有粮税,可那些东西,对于往年定兴县而言,是不值一提的。

    夏冰觉得自己要疯了。

    他依旧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,不对吧,肯定是核算错了。

    “上官……上官……”田镜见夏冰似癫的模样,连忙小心翼翼的呼喊。

    可夏冰却充耳不闻,他眼睛都红了,忙起身,匆匆离座,到了一旁的耳房,翻箱倒柜,过了一盏茶功夫,方才拍着一本簿册,这簿册上都已落了灰,将这簿册一打开,此乃定兴县往年的簿册。

    弘治九年,缴银四千六百二十三两,丝,一千九百五十六斤,粮,九千二百一十五担,帛,九十七匹,茶叶,三百七十五斤……

    夏冰猛的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这税赋,何止是增长了十倍,说是三十倍,五十倍,一百倍,都有人信!

    一百三十七万两,其中四成定兴县留用,用以修学、修筑道路、偿还贷款,还有修筑河堤,搭建桥梁……也就是说,五六十万两银子扣下。

    疯了……一个县,他们竟然留下了五六十万两银子,太奢侈了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押入国库的银税是多少来着?

    八十二万两……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的脑袋,比灌铅了还重,八十二万啊,区区一县,几乎可以媲美一个布政使司了。

    他神色凝重,猛地一拍案牍,认真的道:“这些,当真吗?”

    “已经核算过数遍了,需解押的钱款,不日即将送至。”

    夏冰脸色已是变幻不定。

    这小吏,不可能敢来部堂里儿戏,那么……这是真的!

    田镜也忐忑不安的看着夏冰。

    夏冰则也盯着田镜。

    二人四目相对,此刻,竟有火花溅出。

    缓了一下,夏冰的脸上,竟是渐渐的浮现出笑容,整个人都变得和蔼可亲了:“你姓……”

    “姓田。”

    夏冰微笑道:“噢,田先生,你乃欧阳县令的心腹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田镜心里道,心腹实在是不敢当,不过……欧阳县令对自己倒是颇为信任的。

    “来,坐下说话,来了户部,就相当于来了自己的家一样,不要拘谨。”夏冰心里已是翻江倒海了,八十万两啊,这是钱粮大户,一下子,户部的燃眉之急,就凭着这个簿册,算是解决了。

    单凭这本簿册,那欧阳志,便足以功勋卓著,再加上他的与众不同的身份,眼前此人虽只是一个小吏,可宰相门前也是七品官啊。

    “人都死了吗?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,还不快给田先生预备茶盏,田先生一路而来,舟车劳顿的,尽都是一些没眼色的东西!”

    夏冰喝骂了一段,而后看向田镜,就咧嘴乐了,怎么看,都觉得这位司吏,虽是地位卑微,却是相貌奇特,不似凡人哪:“田先生在哪里下榻?”

    “就在附近的……”

    夏冰一挥手道:“不必在客栈里了,想来不久,李公就要召问你,就在这部堂里的廨舍,给先生收拾一个屋子,住下吧。”

    田镜受宠若惊地看着夏冰,道:“这……小人……”

    夏冰打断道:“不要自称小人。”

    田镜露出几许为难之色,道:“学生……奉使君之命,只怕还要去探望一下方都尉。”

    夏冰随即道:“呀,部堂里可以准备车马,正好本官也要立即赶去见过李公,你且去见方都尉……方都尉……”

    一说到方都尉,夏冰脸色怪异起来,顿了一下,才道:“他是个了不起的人啊,你可要仔细侍奉,留着心。”

    田镜忙点头道:“是,是,那么学生先告辞。”

    “诶呀,这么快就去?来都来了,一口茶也不喝?”夏冰笑吟吟道:“罢罢罢,你只怕要在京里留几日,择日,你我再一叙,我也正好有公务,需立即奏报。”

    田镜悻悻然,心里想……京城就是京城啊,部堂里的官,果然不一样,说变脸就变脸,难怪他们能做大官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四章,继续,继续,对了,推一本书《华娱之冠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