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:敢为天下先
    张永越念,越是心死。

    却不得不继续硬着头皮逼着自己念道:“科学院者,置两大学士,下置侍学学士、侍读学士,再置各科侍读、侍学、修撰、编修等员若干,辖典簿厅、待诏厅、科学馆等。今朕开此先河,为天下计有,特颁此诏,以期明定国是,钦哉,宜传播天下,咸使知闻!”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终于……念完了。

    朱厚照已是眉开眼笑,仿佛完成了人间的大事。

    却见张永又没有了动静,便朝张永咧嘴道:“授印,授印!”

    张永才想起来,忙道:“来,将陛下的学印赐太子与方都尉。”

    身后,一个宦官苍白着脸,战战兢兢的抬着一个红绸盖着的托盘上前。

    朱厚照又笑开了脸,道了一声谢恩,起身接过了托盘,取出一枚比巴掌还大的硕大学印,忍不住大笑道:“哈哈哈哈……这印竟这么大,父皇知我也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好不容易的忍下了翻白眼的冲动,心里想,你一个官职这么多字,这印小了,字刻得下吗。

    他还在为暂不都督四海,亦不可经略四海的逗比大学士而懊恼。

    这一次伤心了,他只想做一个学士啊,这前头的废话,不是狗尾续貂吗?

    宦官又传给方继藩一个大印,这印也是挺大的,很沉,双手才能抱起,因为……刻的字也很多。

    而在身后,无数的师生们,顿时哗然了。

    置科学院,一切都和翰林院等同。

    这是何等的荣耀啊。

    翰林院之所以被人尊敬,除了入翰林者,多是有为的进士,另一方面,也是因为,作为秘书机构,他们距离权力的中心最近。

    他们不但有机会接触宫中,甚至还有建言献策的权力。

    皇帝不可能全知全能,许多决策,都需先询问扈从左右的翰林官,翰林官,则用自己的博学,给皇帝提供建议,而这些建议,是可以直接影响决策的。

    这圣心独断,固是一念之间,可谁能影响圣心呢?

    难道,将来陛下……还要随时询问工学生、医学生、算学生对策?

    倘若如此,岂不是……大有可为?

    这是何其的荣耀,又是何等的重担啊。

    许多人的心里,都不免生出扬眉吐气之感。

    能入西山书院,学习各科学问的人,固然有其兴趣和使命感,他们只觉得,四书五经之学,难以切合实际,可靠着热情去学习,远远及不上那些凭借利益和地位去学习的人。

    因为热情会有消退的一日,可利益和身份的不同,才是恒远之事。

    所谓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,这里的读书,对于士大夫们而言,这里头的读书,可没有将西山书院各科的书计算在内。

    因为这里头的书,只有一种,那便是四书五经之学。

    因而这各科,哪怕也是学习,也是读书,可对于许多人而言,依旧还属于下品末流之学,是被人所轻视的。

    可现在,有了科学院,这科学院甚至在未来,可以和翰林院一争长短,甚至也有了可供皇帝咨询,提供建言,利用他们各科所长,影响国家大策的机会呢?

    许多人……眼里放光。

    更有不少人,眼里竟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一群身份尴尬之人,突然得到了认可,这是何其不易的事。

    唯一的美中不足的,就是为啥,会有什么四海和五洲,这有啥关系吗?

    怎么听着,感觉有点不太靠谱?

    于是大家纷纷看向朱厚照和方继藩。

    朱厚照面色从容,咳嗽一声道:“父皇厚恩,以科学之实务,试图振兴百业,本宫决定了,这科学院,本宫为首,老方为副,其余其他人选,自当根据各科佼佼者担任要职。或为各科内部,进行推举,或根据其学职不同,而授予官职,此事,老方来办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将硕大的印挂在了腰间腰间,这么挂着,似乎有点不太舒服啊,不过不打紧,朱厚照身子好,结实。

    方继藩已不知该说点啥好了,干脆朝众人一吼:“滚回去读书!”

    哗啦啦……

    一下子,所有的师生们,统统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书院各处,又传来了朗朗的读书声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科学院的体制建设了,如何选拔,如何任官……当然,这其中必须设定一个底线,各科的推选是必须的,可必须得有实际的学职,这学职还是需要论文来展现。

    至于什么待诏厅、典簿厅,以及科学馆,还有其他的下属机构,都要搭建起来。

    方继藩是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,作为大明统治阶级的一员,没有人比他更爱这个江山,这个朝廷了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方继藩才有统治阶级,自觉维护大明基业的自觉性。

    想想看,将来陛下遇到了修筑河堤的问题,不是去询问那些只知道之乎者也的翰林,而是询问工程学的待诏工学侍读,他能收获到什么建言。想想都很激动人心哪……

    而今,方继藩的目标,就是吊打翰林院,让那些躲在翰林院里,只知道瞎咧咧的家伙们,接受自己按在地上摩擦的觉悟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科学院需要什么人才呢?

    方继藩的神色慎重,开始拟定着方案和人选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现在横在自己面前,唯一碍眼的,就是这一枚,坨大的印章,怎么看,都有想摔了这玩意儿的冲动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刘公,刘公……”

    沈文箭步如飞的赶到了内阁。

    其实等他来的时候,却发现,这里早已充塞了都察院还有各部堂的大臣。

    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有点懵。

    王鳌已从方继藩的主簿那儿,解脱了出来,继续任他的吏部尚书,这些日子,跟着方继藩,他见识到了不少下流,可同时,也确实学到了不少东西。

    可现在,他也懵了。

    马文升背着手皱着眉,长吁短叹。

    张升到现在还没回过劲来。

    李东阳和谢迁,至今还在神游。

    消息实在是太骇人了,各部堂都闹翻了。

    谁曾想到,突然会有这么一出。

    刘健还算稳的住,他看着许多涌至内阁来的大臣……有咬牙切齿的,有至今还在梦中的,有如热锅蚂蚁的。

    沈文来了。

    大家的目光,都落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沈文苦笑道:“查过了,待诏房里,并没有这份旨意,翰林院文史馆,也不曾封存。”

    马文升立即道:“你的意思是,这封圣旨,根本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后头的话,他没有说下去,可意味很明显了。

    矫诏,这肯定是矫诏。

    刘健颔首:“不错,内阁此前也没有任何的风声,想来,这十之八九,乃是……乃是有人自作主张。”

    他所说的有人,让所有人意味深长的看了刘健一眼。

    还能有谁?

    可是……这个人……不能说啊。

    于是有人咬牙切齿的道:“方继藩那个狗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这声音犹如蚊吟。

    大家充分发挥了,我惹不起另一个混世魔王,我总还能骂一骂那个看上去比较好惹一点的吧。

    当然……

    对于这位痛骂的壮士,更多人却没有附和。

    因为……有人察觉,另一个,其实也也是不太惹得起的。

    也不是说惹不起,老夫会怕他?

    只是这个下三滥,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,老夫是讲道理的读书人,是圣人门下,懒得和这样的人纠缠计较罢了。

    短暂的沉默之后,众人询问式的看向刘健。

    刘健低头看着外头送来誊写好了的‘圣旨’副本,苦叹道:“老夫早就料到,这定是有人自作主张,绝非是出自圣上本意,此事……闹起来,只怕有损宫中声誉,可这般明目张胆的,实是人神愤慨,哎……”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自打儿子没了。

    上了那贼船。

    刘健不但心疼,竟还有一种被人绑票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自己的儿子,哪怕大难不死,说不准,也会被人弄死吧。

    面对今天这事,他哭笑不得,良久才道:“诸卿,可终究这不过是儿戏而已,若是闹将起来,反而遂了某些人的心愿,不知道的人,还将这科学院,当了一回事呢。国朝有国朝的法度,陛下只此一子,且国家立嫡以长,此乃国之本也,是以……老夫的建议是,此事……不必理会,庙堂之上,视其为儿戏,他便是儿戏,诸公勿忧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许多人皱起眉,不甘心。

    可刘健的话,也不是不在理,闹起来,你能把两个在大家眼里只娃娃一样的人怎么样呢?

    说穿了,在诸位看来,无论是太子还是方继藩,都不过是小屁孩子罢了。

    越闹,科学院的声势反而越大……凭白的让他们的胡闹,引起了天下人的关注。

    众人唏嘘着,像吃了苍蝇一般。

    “刘公所言,不是没有道理。”王鳌此时发话了。

    他皱眉,似乎早就清楚了方继藩的套路,道:“对于他们,不管,不理,不闻,不问,方为正道。”

    “只怕御史们,会仗义执言。”有人不禁忧心道。

    刘健淡淡道:“仗义执言,谁管得住,由着他们去吧,吾等恪守臣道,即可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二更,大家点数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