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九百九十二章:万世师表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书吏顿时懵了。

    真是……神了啊。

    严侍学还能昏厥两次。

    他倒是急了,继续掐人中,严喜又醒了来,只是脑海里,幻灯片似的,一幕幕的想着自己的宅子。

    那是一处大宅子,风水宝地啊,占地三十多亩,自己曾在那里渡过了一个快乐的时光。

    那儿有假山,有阁楼,有厢房,三进三出,自己尤爱后庭的梅花树,一到了冬日,梅花便绽放,雪白雪白的,与白雪映衬,总能消人的疲惫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自己卖了啊。

    三十万两银子……不翼而飞了。

    他双目无神,整个人失魂落魄的,甚至想着死了干净,书吏忙将他搀扶起来。

    他抬头,看到了王不仕,王不仕正背着手,轻描淡写的看着他,目中没有同情。

    严喜不禁道:“你……你坑我,王不仕,你坑我!”

    “大胆!”王不仕却是脸色厉然:“当初签地契时,你是否心甘情愿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着保人的面,你是否说,这笔买卖甚是合算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你口口声声说,钱货两讫,各不相干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嬉笑着,让我王某可要仔细,别到时候亏得血本无归。严喜,本官对你一再忍让,你却在此倚老卖老,是何居心?当初心甘情愿的买卖,你现在想不认账?不认账可以,去顺天府状告,去沈大学士那里,去内阁,去御前,我倒看看,你能否颠倒黑白!”

    严喜的心疼的厉害,只想做着最后的挣扎:“你退我十亩如何?”

    “退?”王不仕笑了,笑里有着嘲弄,就像看着一出可笑的戏。

    其他时候,他都可以忍让,可牵涉到了银子,是你一句话就能退让的事?是你严喜脑子坏了吧。

    王不仕淡淡然的道:“我购置土地五千亩,牵涉到了上百个卖家,今日退了你,他日岂不是人人都来退?”

    五千亩……

    此时,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他们这才意识到,这位王学士,投入的二十多万两银子,转眼之间,可能就能翻番二十倍。

    那是……数百万两啊……

    他们惊诧的看着这个冉冉升腾起京师有数的大富豪之一,一时间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那严喜更是心疼得几乎要死去。

    王不仕淡淡一笑道:“其实……老夫……倒是有一条财路,你们若是现在变卖家产,全数投入钢铁、木作、混凝土等作坊,我敢保证,你们的家产,一年之内,可以翻三倍。这是一条明路,走不走,看你们自己的………”

    众翰林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等于是豪赌啊……该相信他吗?

    若说不信,这是假的,都到了这个时候了,不信也不成啊。

    看看人家,说生铁会暴跌就会暴跌,说旧城会暴涨就暴涨了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所有人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还能拿什么去投资?旧城的宅子,几乎都贱价卖了,能落几个钱?新城的房子,还欠着房贷呢,谁能有此魄力,当真将宅子去抵押,跑去投资作坊,这是自己的身家性命啊,毕竟不是人人都有王不仕的魄力。

    众人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王不仕却是背着手,轻蔑的看了他们一眼。

    他早预想得到,哪怕是给他们指出了明路,他们也断然没有胆魄的。

    这个世上,有人属狼,有人属羊,属羊的注定被狼生吞活剥,死到临头,尚且还不自知,可有的人……

    王不仕双眸之中,仿佛升腾着一股子火焰,可他只淡淡一笑:“还未下值,在此喧哗什么,官命在身,无需多言,各自奉公守己。

    说着,便低头,不去理会这些已如热锅蚂蚁,早已是心疼的无法呼吸的人。

    待下了值,领着诸人自崇文门出宫,人们方知,整个新城已经疯了。

    到处都有人询问旧城土地和房产的事,可绝大多数人的土地和房产,早已兜售了个干净,气的有人跳脚。

    那是十倍、二十倍的利差啊。

    到处都有人在咆哮,那种得而复失的莫名心痛感,使人捶胸跌足。

    回了翰林院,还需点卯,方可正式下值,王不仕不理会其他人,点卯之后,便出翰林院。

    此时,正见几个翰林和严喜一起合计:“铁路误国,耗资巨大,实是好大喜功……”

    王不仕没有憋住,却是突然驻足,他背着手,值得玩味的看着严喜等人。

    一见王不仕背着手伫立在那里,大家都不吱声了。

    他们总觉得,王不仕这个家伙,不知道何时开始,身上多了几分神秘感。

    王不仕朝他们微笑道:“耗资巨大,这是实话,是否误国误民,却值得商榷,退一万步,西山建业修建铁路,也没有花费半两银子的公帑,与诸公何干呢?”

    严喜想说什么,却发现一句话都说不出。

    王不仕轻描淡写的道:“再者说了,这巨大的耗资,不正取之于诸公吗?是诸公砸锅卖铁,买了新城的宅子,也是诸公将那旧城的土地,贱价卖了出去,这铁路,有诸公的一份功劳啊。”

    噗………

    此前给大大的刺激了一次,严喜刚刚缓过来一些,勉强接受了一些现实,听了这句话,一口老血直接喷了出来,抚额,便又觉得天旋地转:“不……不成了……心口疼……诶呀……诶呀……”

    人便又直挺挺的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王不仕背着手,在许多人的指指点点之下,淡然从容的走出翰林院。

    指指点点,已是习惯了。

    这群弱鸡,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,而现在,他们是鱼肉,我为刀俎,王不仕非但没有在乎这些人眼里流露出来的异色,反而激动的脸通红起来,这是一种,朝闻道、夕死可矣的感觉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不是银子,银子,可以轻而易举的挣更多。可王不仕为之喜悦的,却是进入了一种全新的境界,这才是真正的大道啊。

    刘文善一部《国富论》,足以万世师表!

    他到了翰林院门口。

    早有人坐了车来,在翰林院外等候着。

    此人,是王金元。

    王金元一脸焦虑,东张西望的。

    他是心里急啊,现在旧城百废待举,预备规划动工,却发现有个叫王不仕的家伙,竟是手里捏着五千亩土地,这五千亩土地,其中近半都在重要的规划附近,少爷已经生气了。

    他只好赶紧的来谈一谈,可别最后给人讹了才好。

    “王学士。”王金元见了王不仕,热络的上前。

    王不仕驻足,身边有翰林下值穿梭而过。

    见状,便纷纷故意放缓了脚步,侧耳倾听。

    王不仕没有犹豫,朝王金元一笑:“是为了地的事来吧?”

    王金元笑吟吟的道:“走,咱们找个地方,好好的细谈。”

    王不仕只一沉吟:“不必谈了。”

    王金元心里咯噔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地的事好说,五千亩,作价四百万两,不贵吧?”

    王金元张大嘴巴,黑,真黑,迄今为止,才涨三倍呢,本来是预备好了百万两银子的。

    王不仕却是不为所动,继续道:“老夫不要现银,只要入股,西山的钢铁作坊,还有西山的木作作坊,我以土地折算入股,若成,明日可以请人作保签署契约。若不成,倒也无妨,大家各自相安。我乃翰林侍读学士,入值待诏房,伴驾帝侧,想来方都尉,定不会为难我一介区区翰林的,若是方都尉心里不喜,那也无妨,生意归生意,不喜,这是私人的事,大可在一个铁路站里,挂一个人间渣滓王不仕站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王金元的嘴巴张得比鸡蛋更大,顿了一下,才道:“说笑,说笑了,我家少爷,为人正直,铁骨铮铮,不是你想的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王不仕莞尔一笑:“你们自己去合计吧,合计好了,可随时签署契约,我是与虎谋皮,不敢与你深交,可若是能谈成,到时,一定拜访方都尉,负荆请罪。”

    说着,掸了掸身上的袍子,王金元这才注意到了他身上所穿的,乃是钦赐斗牛服,钦赐斗牛服,国朝能有资格被赐穿的人可不多见啊,王不仕是因为预测了生铁暴跌,得以传召入宫,侃言国富论,深得帝心,龙颜大悦之下,才予以赐穿的,这只有内阁大学士,和各部部首才有资格的斗牛服,现在格外的显眼。

    王金元瞬间明白了什么,朝他作揖道:“好,鄙人回去,与都尉商量商量,到时再登门拜访,王学士,就此别过。”

    王不仕回礼,王金元虽是商贾,却不简单:“后会有期!”

    二人相互作揖,而后王金元匆匆走了,这是一个聪明人,跟聪明人打交道,毋需多言。

    可这些话,传在其他翰林耳里,人们却是震惊了。

    作价四百万两纹银……这王不仕,发迹了。

    再想想自己,就一套新城的宅子,两三万两,还欠了钱庄一屁股的贷,每日为了还贷,而焦头烂额,再看看人家……

    真是活着……艰难啊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一章送到,继续,看看今天能写几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