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九百八十九章:圣太子
    卖花的?

    弘治皇帝心里想着。

    一个卖花的,居然挂在了站牌上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忍不住驻足,道:“方卿家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乐呵呵的看着这总站的盛况,还有弘治皇帝以及太皇太后的笑容,心情比盛开的向日葵还灿烂美好。

    很完美!

    听到弘治皇帝叫自己,他笑嘻嘻的上前,忙道:“陛下,儿臣在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百花楼是什么?”

    方继藩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……

    他不知道弘治皇帝是装傻还是假傻?

    百花楼……顾名思义,它不就是……卖花的吗?

    方继藩踟蹰着,道:“这个……这个……陛下啊,这百花楼是个好地方啊,尤其是他们的东家,为人忠厚老实,做起买卖来,重义轻利、童叟无欺,积攒了好口碑,儿臣就在想哪,这样的好人,正当引以为楷模,所以……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心里的侧重点显然不在这,而是……

    他厉声道:“你收了他多少银子?”

    方继藩汗颜,忙道:“也不多,七千两银子……一年!”

    方继藩觉得很没底气。

    这样做,确实是不对的。

    怎么能收人银子去冠名呢,太缺德了,我方继藩,是给人做广告的人?

    当然……一切都是为了修铁路嘛,修路为了百姓。可修铁路太贵了,将来单凭贩卖车票,未必能快速收回成本,所以……还是情有可原的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淡淡道:“七千两一年,就将你卖了?一万五千两,明年,这是朕说的,没有这个数,理都不要理!”

    方继藩难得的有点跟不上弘治皇帝的脑回路,先是一愣,随即才虎躯一震,连忙道:“陛下真是圣明哪,儿臣和您想到一处去了,这七千两,是给第一个吃螃蟹之人的价,往后这个数,还想将名字挂在站牌上,他以为他是太子殿下吗?打不死他!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:“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,火车头处,朱厚照已是兴冲冲的跳下了车,美滋滋的上前道:“怎么样,怎么样,一切顺利吧,老方,这个速度能否保证旧城的房价上涨啊,我欠了一屁股的债,就指着旧城呢。”

    却见弘治皇帝本是露出欣慰的笑容,可转眼之间,这笑容便拉了下来。

    方继藩心里一哆嗦,殿下实在太耿直了。

    方继藩立即道:“殿下,胡说什么呢,蒸汽火车是为了苍生社稷而造,什么旧城,胡说八道,殿下忘了当初造车时,为苍生立命的初心了?”

    朱厚照眨了眨眼,仿佛间明白了什么,立即道:“是,是,是,都是为了江山社稷……儿臣见过陛下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,他左右四顾,许多的大臣和宦官已渐渐开始围拢了过来。

    刘健等人依旧还是满脸的写满了震撼,他快步上前道:“太子殿下,老臣敢问……此车,一趟需消耗多少煤炭?”

    朱厚照很爽快的道:“不多,数千斤而已。”

    刘健又道:“最大能运送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千人理应可以吧。”朱厚照道。

    刘健眼里顿时放光了,这可比船运还要实在啊。

    当然,建造的花费要比船运的成本高,可这天底下,不是什么地方都用得了船运的。

    大运河的好处,是显而易见的,可这千年来,也只有一个大运河。

    更不必说,铁路比之河运更加快捷和准时的多,当然,这只是自己乘坐一次的感受。

    因为有了运河,大明才可以定都北京城,才可以将江南的赋税,通过运河,源源不断的送往京师,再通过京师,传递到每一个边镇,保护整个北地的安全。

    而这铁路……

    倘若不但可以连接南北,还可以连接东西呢?

    刘健不禁道:“太子殿下,这是您造的?”

    朱厚照点头,拍了拍自己胸口:“就是本宫造的,不信,你们自己来看。”

    看……看什么?

    朱厚照现在憋了一口气啊。

    怎么是人是鬼,都跑来问是不是自己造的!

    平时本宫造车的时候,你们不予理会,现在好了,造出来了,却哪里来这么多问题。

    朱厚照便道:“都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这蒸汽机车研究所,就在总站附近,便于研究。

    片刻功夫,朱厚照便领着浩浩荡荡的人到了总站一旁的大工棚。

    工棚里,除了有两辆正在装配的巨大的蒸汽火车头之外,一旁,还有一个个隔开的小公房,朱厚照率先到了一处公房。

    门一打开,弘治皇帝和刘健都是一头雾水,他们不知朱厚照到底想要展示什么,可当弘治皇帝踱步进去后,却是震惊了。

    这里……是一个个的书架,每一个书架上,都是厚厚的图纸,无数的图纸堆积一起,居然占满了整个房间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到了一处书架驻足,他随手取出一份图纸,这上头的标注文字,自是和朱厚照的笔迹一模一样,这是一个构件的图纸,用炭笔绘制,上头绘制了构件的形状,还破天荒的,对构件的长宽进行了数字的标注,所采用的计数方法,弘治皇帝有些看不明白,不过却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甚至每一处的角度,也有专门的符号,做了标注。

    这图纸的下方,歪歪斜斜的密密麻麻的潦草字迹,说明了此构件的用途,锻造的标准,以及许多事项……

    而这样的图纸,竟是堆砌满了整整一个屋子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一脸震惊。

    他从前也得自己批阅的奏疏,数之不尽,可现在不得不承认,和朱厚照这小子相比,竟是小巫见大巫了。

    看来,那本该是仙人才能造出来的车,最终出自朱厚照之手,并非是没有缘由啊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心里竟是感慨,有一种老子竟不如儿子的感觉。

    当然,他并没有看过朱厚照在东宫里存放的各种舆图和作战计划,若是他亲眼看到,便不会认为朱厚照一个成日只知顽皮的太子,为何第一次作战,便能寻觅到鞑靼人的弱点,并且轻而易举,将他们击垮了。

    这个世上,本就没有什么事是注定的,所靠的除了聪明才智之外,就是十二万分的苦功。

    见弘治皇帝面对着书架,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刘健便上前,竟见陛下眼睛有些微红,凝立不语。

    刘健下意识的也取出一份图纸来,这是一份关于锻造方面的图纸,上头记录了十几次锻造某种构件,俱都失败的记录。

    为了冶炼所需的钢铁,朱厚照带着许多匠人,进行了无数次的尝试,便连火候多少,生铁里添加何物,需要动用多大的鼓风囊,甚至是每一个步骤,都有详细的记录。

    而数十次的冶炼失败,却在最终找到了一个方法。

    刘健皱着眉,这就是太子殿下,这两三年来神龙见首不见尾,正在做的事?

    刘健对于做工的事,一窍不通。

    不过古籍之中,有许多所谓的能工巧匠,这些巧匠,有巧夺天工的技艺。刘健一直将这些,归类为所谓的秘术,或是所谓的传承,或者,又是某种经验,将其都视做是某种玄而又玄的东西。

    可现在,他一切都明白了,所谓的巧夺天工,凭经验,是不够的。

    历来的匠人,大多都不识字,凭着所谓的经验,简单的机械,倒是可以制造,可若是没有一种统一的方法,没有反复的去尝试,没有一次次的试验,都不过是笑话而已。

    刘健深吸一口气,看了弘治皇帝一眼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手里拿着图纸,依旧不语。

    刘健便叹口气道:“太子殿下煞费苦心,造出此车,利国利民,老臣……佩服不已,羞愧万分,陛下,此车比之诸葛孔明的木牛流马更是惊世骇俗,臣蒙陛下厚爱,位列中枢,掌握机要,这些年来,协陛下治理天下,一直感慨,当今天下,有数大弊,其中一弊,便是物资的转运传输,以及期间的损耗,而要解决这问题,真是难如登天。而如今,太子殿下,却令老臣这朽木,看到了一个全新的方法,以一车,而解决千百年来,巨大的浪费和损耗,只此一件,便足以光耀万世啊。太子殿下的废寝忘食,俱都在这斗室之中,殿下天资聪慧,其用功之深,更令臣钦佩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拜下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吁了口气,道:“平身吧。”

    刘健起身,却又看向朱厚照,郑重其事的道:“太子殿下,老臣自天顺四年入仕,数十年以来,也称得上是兢兢业业,内心之中,未尝没有沾沾自喜,可今日,见识了太子殿下用功之深,才思敏捷至此,却是叹为观止,实是惭愧,这两三年来,太子殿下总是闭门不出,老臣竟还妄测殿下的居心,更是万死莫恕,万死之罪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刘健之所以能成为内阁首辅,自然有他的本事。

    他的眼光还是可以的,毕竟治理过天下,深知火车这东西对于整个天下的巨大好处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有错就认,绝不含糊,这也是他异于常人,和其他所谓清流的不同之处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四章,继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