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九百八十二章:神奇之旅
    不等朱厚照来,车是不能通的。

    而被请来的宾客们,却似乎对于耽误了吉时,并没有太多的反应。

    习惯了。

    这才是日常啊。

    人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,看着这庞然大物,有人好奇,有人调侃,也有人东看看,西看看。

    将拳头握紧,磕一磕机车的铁皮,发出咚咚咚的声音。

    若以西瓜而论,嗯……它是熟的。

    当然,它不是西瓜,它是一辆车,一辆很大很大的车,浑身通体漆黑,带着狰狞,宛如下山的猛兽。

    在它的正面,上头还扎着许多花,图个喜庆嘛,老百姓们喜闻乐见,车上头挂着横幅:“小朱秀才奋进号”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一个声音道:“太皇太后驾到,太子殿下驾到。”

    太皇太后………

    所有人都懵了。

    车驾直接上了月台。

    朱厚照骑着马,显得精神奕奕。

    见这里乌压压的人,便中气十足的道:“吉时到了没有,吉时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方继藩一见,忙是迎上前去:“到了,到了,快到了,再过两炷香,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翻身下马,亲自去打开了马车的车厢。

    而车站里,无数人沸腾。

    咋回事,太皇太后怎么来了

    许多人还未见到太皇太后的真容,便已纷纷的拜倒。

    口呼:“娘娘千岁,太子殿下千岁。”

    人们对于太皇太后,是敬若神明。

    这位老太太过于高寿,却扶立弘治皇帝登基,地位崇高,当今皇上,都是他的孙子,你说厉害不厉害?

    太皇太后巍巍颤颤的出来,觉得这里有些气闷,她抬眼,就看到了方继藩。

    方继藩喜滋滋的上前:“见过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方卿家,有些日子不见了。”周氏唇边带着淡淡的笑,她对方继藩的印象不错。

    方继藩美滋滋的道:“一直都想去拜见,又怕碍了娘娘的眼,太子殿下说,娘娘不喜欢见生人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龇牙,怎么又是我的错?

    周氏就乐了:“别听他胡说,哀家喜欢见你,见了你和太子,便觉得,呀,你们年轻人真好,哀家有时也会想年轻时,做姑娘时的事,方卿家,哀家前些日子见过了正卿,他说你总打他,有这么回事吗?”

    方继藩: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氏叹口气,才道:“孩子打他做什么,才这么小,有本事,欺负外人去啊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心里说,我凶起来自己都怕,外人哪里敢到我面前来装逼,打方正卿那个小畜生,不也是为了老百姓们好嘛?

    周氏没有继续追究下去,抬眼看着许多人,道:“都让他们平身吧,哀家,只是来看看蒸……蒸什么?”

    朱厚照忙道:“蒸汽火车,自己会动的,了不起的很,都是孙臣造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嗯,最后一句是重点!

    周氏目光随着朱厚照的视线看去,被那铁轨上卧着的庞然大物所吸引,她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:“这东西,可怕的很,哀家看着,怵得慌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道:“丑是丑了点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,他很想给蒸汽火车营造一个可爱一些的形象,可方继藩给自己的构思,大抵就是这么个样子。

    朱厚照道:“请曾祖母登车。”

    说着,朝方继藩挤了个眼色:“老方,你陪着曾祖母在车上坐着,本宫去烧炉子,你可得侍奉好了,出了事,可要仔细脑袋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顿时要炸了,这烫手山芋,怎么就丢给自己呢?

    可他有选择吗?他只好笑脸迎人的搀着太皇太后,一面解释朱厚照为何要去烧炉子,一面安慰太皇太后,不用害怕,这车,安全的很,待会儿,就晓得这车的好处了。

    他搀太皇太后去的,乃是一号车厢,这一号车厢,乃是贵宾车厢,车价最高不说,里头的陈设,完全是按新城室内装饰的标准,固定好的上等家私,专门的大沙发,还有柜子,两面的玻璃,可收揽外头的风景,还有专门的婢女,在此伺候,有酒水、茶水供应,甚至,这里还预备了一些小糕点。

    地面上,铺了一层羊毛毯子,车厢的铁皮,也都用木饰贴面遮了,进入其中,哪里有半分进入怪兽体内的样子。

    方继藩请太皇太后坐上了沙发上,打了个响指,吐出了一个字:“茶。”

    早有婢女斟了茶水来,款款的恭送到太皇太后的身边。

    太皇太后端着茶盏:“哀家不爱喝茶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这里还有酒水,有酸梅汁,有西瓜汁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。”太皇太后道:“哀家还是喝茶吧。”

    她好奇的左右四顾,边道:“这里窄了窄了一些,不过……看着,尚可。哀家在外头的时候,闻到了一股怪味,怎么进了这里,却是没了?”

    方继藩边笑着道:“这里都是用花瓣精炼的香水,所有的陈设,也都是用香皂清洗的,娘娘若是不信,闻一闻便知道。”

    太皇太后没有去闻,却是呷了口茶。

    方继藩亲自端了一些糕点来:“娘娘只管在此闲坐,很快,这车就要开了,太子殿下亲自开车。”

    外头,有人吹起了哨子:“上车,上车……”

    八个车厢,除了一号车厢不允许人进入之后,二号和三号,虽也有装饰,可比之一号的装饰就差得远了,不过,却也有小沙发坐着,再此后的车厢,就完全是没有座椅的,只有一个个栏杆,让人自行扶着。

    一听要上车,顿时,所有人都炸了。

    “啥,没让我等上车啊。”

    “上什么车,不是说发车仪式吗?请帖上只是说发车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坐,我不坐,我打死都不坐,我见它,我头晕的很。”

    可在这车站外头,却早有护卫将这里围了个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人们对于新鲜的事物,往往带着一种无形的恐惧,往往不太愿意去接受。

    这等人,是最缺乏科学精神的。

    不但不接受,心里还诋毁呢。

    这是病,得治。

    方继藩早就预备到了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所以杨彪和沈傲二人,早带着人,和东宫的禁卫集结了。

    一个个杀气腾腾,气势逼人!

    杨彪粗嗓门大吼道:“他娘的,开始唱名,太子殿下和方都尉有令,活了要进去,死了,也要将他尸首搬进去,要相信科学,不相信的,去见阎王老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众人应诺。

    各个车厢门口,早有列车员拿出了簿子,一个个唱名:“张业!张业在不在,来,请他上二号车。”

    顿时,有人从人群之中揪出一个中年汉子来。

    这人面如土色:“我爹是英国公,张信是我兄弟,自己人,自己人哪,我儿子还在保育院里读书,大水冲了龙王庙啦,我要见太子,我要见方都尉……”

    几个人禁卫依旧不为所动,驾着他,直接送进车厢里去了。

    张业牙关打颤,张家和方家乃是世交啊,本来派人去了张家请人,自己的爹张罗着岁祭的事,实在抽不开身,这才让自己来的,他起初还存着看热闹的心思呢,跟人笑呵呵的谈及这丑陋的巨大怪兽,可谁晓得,这就要上车了。

    他一副哭丧脸,拍打着车厢:“我不要上车,我心里怕的紧,啊呀,这到底是什么……我上有老父,下有妻儿……”

    这种新玩意,越是被人强迫,就越让人恐惧啊。

    等一个个人被‘请’着登了车,才有带着袖章的列车员匆匆到了车头:“殿下,都上车了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今儿整个人格外的有神采,高兴得满面通红:“车厢都锁死了吗?”

    这人连忙道:“锁了,外头锁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就好了。”朱厚照叹了口气,道:“难得他们捧本宫的场,这个恩情,本宫记下啦,拿个小簿子记着,以后他们坐车,都打八折。来,弟兄们,开炉门,引火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号车厢里。

    太皇太后听到了很多嘈杂的声音,尤其是某些惨叫声,格外的刺耳。

    她拧着眉头,有些坐不住了:“继藩啊,这是怎么了?哀家听着,怎么好像……好像是出了什么事呢?”

    方继藩依旧如往常的淡定从容,带着很亲和的浅笑道:“娘娘,肯定是听错了,大家听说要上车,要感受太子殿下这蒸汽火车,体验这一趟,神奇之旅,高兴的不得了呢,您细细听,都是欢呼声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太皇太后眨了眨眼,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有些问题了。

    可方继藩也是眨了眨眼,一脸真诚的样子。

    太皇太后道:“哀家就这么坐着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就这么坐着,马上车子就要开动了,到时,会有一些些的震动,不过您放心,这都是正常的,孙臣在这陪着您呢。”

    太皇太后微笑,便道:“清早起来,就这样的不安生,这车……”

    正说着,巨大的轰鸣声却开始响起了。

    太皇太后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事先,可没说会这样的呀。

    仿佛这巨大的怪兽,开始嘶吼起来,紧接着,车厢开始颤抖。

    太皇太后诧异的左右张望。

    方继藩连忙上前道:“不妨事,不妨事,这都是正常的,快了,很快就平稳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