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九百八十章:光宗耀祖
    翰林院待诏房。

    一封快报紧急的送了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份奏疏,是顺天府报上去的,说是铁轨已经铺设完毕。

    可至于这铁轨要做什么,有什么用处,却无人之知晓。

    不过至少,这事儿总算是过去了。

    顺天府才不管这铁轨有什么用处呢。

    他们只知道,在铁轨铺设的过程中,顺天府成日都在担心受怕啊。

    这是太子殿下的铁轨,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摆在地上,虽是固定了,也有专门的护路队巡视,可顺天府哪里敢怠慢,倘若当真有什么刁民,将这铁轨偷去了几截,太子殿下震怒,顺天府怎么交代?

    可这玩意,它不能吃,不能喝,放在这里风吹雨淋吗?

    顺天府的意思是,是请陛下定夺。

    可陛下定夺什么,直接将奏疏留中了,没有给顺天府一个准信。

    这一条铁轨,花费了无数的银子啊,据说是天文数字,想一想,还真是心疼,拆是不可能拆了的,所以陛下,只好不予置评。

    留中的奏疏,都需送待诏房来。

    待诏房里,翰林们各司其职。

    侍读学士王不仕如往常一般,低头整理着诏书。

    闲暇时,便开始起笔,写一写自己的心得。

    贷来的数十万两银子,统统都押了下去,至今……还没有任何的音讯传来,这是自己的身家性命,能投入进去,已是王不仕破釜沉舟,若说他心里没有一丁半点忐忑,这是假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时间越长,他越显得有些焦虑。

    这种焦虑,直接写在了脸上,引起了同僚们的暗暗揣测。

    当然,看笑话的人多一些,这不是活该吗,哈哈,他竟收购了这么多旧城的土地,据说,银子还是贷来的,限期不还,便是死无葬身之地,可偏偏,他将这真金白银,却去买了旧城的土地。

    翰林们有种种的传闻,有的人说王不仕花费了十万两银子购地,有的说是二十万,众说纷纭。也有人质疑王不仕银子的来路……

    在此时,突然有人惊讶道:“呀,铁轨铺设完成了!”

    说话的,乃是老侍学严喜,严喜做了一辈子官,是老油子,他恪守中庸之道,待人谦和,和与人格格不入的王不仕相比,人缘好的多了。

    严喜一说,许多翰林们都兴奋起来。

    铁轨的事,京里都传开了,不知道到底有何用,说什么的都有,想不到,终于完工了。

    严喜捋须,摇头晃脑,笑吟吟的道:“诸公,这是顺天府的上奏,说是已经完工,奏疏送到了内阁,内阁诸公,没有拟票,显然,也觉得棘手。于是,这奏疏又送到了陛下面前,让陛下圣裁。而陛下则直接留中,看来……对此也没有任何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,这铁轨花费了上千万两银子,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天知道,这铁,何其贵重啊,可太子殿下,还有那方都尉,却将它们,当做是石头一样,铺在地上,说句实在话,谁看了不心疼呢,有银子,也不是这样败的啊。”

    有人磨牙:“银子,这银子从何而来,还不是民脂民膏。”

    一说到民脂民膏,大家就有一种割肉般的疼痛感,这个‘民’,可不是普通的‘民’,普通的‘民’,他也别巴望着在新城能买一个宅邸。

    说到底,这是太子殿下和方都尉,在自己身上割的肉啊,可他们呢,一点都不知道珍惜。

    严喜显得稳重,厉声道:“好了,慎言。”

    他说慎言,一面眼角却瞅向王不仕。

    其他人明白了。

    严侍学的意思是,说话小心点,小心隔墙有耳,我们的身边,可有一个‘叛徒’。

    而至于‘叛徒’是谁,这就不言自明了。

    王不仕显然,听出了话外音。

    他一听到铁轨铺成了,便连自己,其实也并不知道,这铁轨的用处,可不知道,并不代表他意识到不到这铁轨的价值,这肯定和旧城的地价卖空有关。

    看来……该来的,要来了。

    王不仕虽是面上不露声色,心里却是激动万分。

    可此时,诸同僚们看他的脸色,显然……有些微妙。

    王不仕皱眉,淡淡道:“铺设铁轨,无论花了多少银子,可至少,这么多生铁,变成了铁轨,树木,成为了枕木,这么多的匠人的劳力,连日操劳,他们总算,有了一份薪水,也有了一口饭吃,这未必是坏事。”

    严喜等人,对此,自是嗤之以鼻,可论起经济之道,谁是他的对手,至少口舌上,他们是占不了王不仕的便宜的。

    一个年轻翰林有些不服气,便道:“王学士在旧城收购的土地和宅邸,下官听说,又跌了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,顿时挤眉弄眼,自打旧城的地卖给了王不仕,大家都安心了,至少不必操心旧城的地价和房价,心里……踏实啊。

    现在这烫手山芋,统统都丢给了王不仕,可不是大快人心吗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王不仕的脸色,显得很是平静,他淡淡道:“是这么一回事,这几日,行情尤其的糟糕,又下跌了一些,不多,一成还差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“

    这口气,就好像王不仕掉了一串铜钱一般,轻描淡写。

    那严喜诧异道:“外间说,王学士,花了十万两银子去购置旧城的土地,除了我等手里的地产,还收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十万。”王不仕笑吟吟的看着他们,当他否认自己花了十万的时候,他分明可以看到,许多人脸上,露出了失望之色,王不仕随即道:“而是二十三万两纹银。不瞒你们说,老夫借着新城的东风,确实是买下了一些新城的房产,再用新城的宅子做抵押,才勉强贷了这些银子来。”

    二十三万两……

    大家倒吸一口凉气,这下坐实了,大家心里都仿佛踏实了,有人想要噗嗤的取笑一声,也有人,像看怪物一般的看着王不仕。

    而王不仕道:“怎么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众人挤眉弄眼,却纷纷摇头:“没,没有,王学士好魄力啊。”

    严喜乐了:“祝王学士能金玉满堂!”

    王不仕微笑:“谢诸公吉言!”

    这哪里是吉言,这是讽刺。

    可面对讽刺,王不仕早已习惯,他报之以微笑,仿佛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一个人,当他到了更高的层次,哪里还在乎,和目光短浅的人去逞口舌之快呢,有这时间还不如多想想,怎么样,让自己手中的资源,不断的翻番。

    可对于许多翰林而言,他们是乐于坐看事态发展的。

    这王不仕,会不会挂印而逃,为了躲债,销声匿迹呢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次日清晨。

    朱厚照已穿着簇新的新衣,大早,感到了仁寿宫。

    好久不曾见到自己的曾孙,一见到他来,太皇太后心情也愉悦起来,带着几分嗔怒:“你还记得哀家?”

    朱厚照规规矩矩的行了一个礼:“曾祖母就算是化成灰,孙臣都记得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有时候,太皇太后也算是很服气这个曾孙的,化成了灰,这话……听着实在是……

    好在,太皇太后是不会计较子孙们的口不择言的。她依旧微笑:“说罢,有何事,你先近前来,哀家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便起身,上前,太皇太后慈爱的打量着他,朱厚照道:“曾祖母真是圣明哪,一见孙臣,就晓得孙臣是有事来,孙臣,是来给曾祖母报喜的?”

    “报喜?”太皇太后凝视着朱厚照道:“喜从何来?”

    朱厚照喜滋滋的道:“您可记得,孙臣这两年,都在研究那会动的车吧,实不相瞒,这会动的车,孙臣已经造出来了,曾祖母,您不知道,孙臣为了这个,可是吃了不少的苦,受了不少的罪,您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面说,一面伸出自己满是老茧的手。

    太皇太后周氏见了,忍不住皱眉,心疼,这可是天潢贵胄,是储君,是自己的曾孙啊。

    看看他的手,这孩子,是遭了多少罪啊。

    “可万幸的是,幸赖列祖列宗保佑,曾祖母,孙臣将这车造出来了,今日……就是通车的大喜日子,曾祖母,您看,这一闲下来,如此重要的事,孙臣便想到了您,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曾祖母,这样大好的日子,对孙臣而言,可比登科和入洞房还要喜庆一些,孙臣在想,得让曾祖母一道去看看才好,曾祖母打小,就最疼孙臣的。”

    “呀。”这一番话,倒还算是中听,至少比化成灰要好许多。

    周氏连连点头:“好孩子啊,难得你还记得哀家。”

    “既如此……”朱厚照美滋滋的道:“曾祖母,咱们这就出宫去,吉时要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周氏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朱厚照便开始耍赖了:“曾祖母,您非去不可,时间来不及了,车驾……车驾孙臣都吩咐好了,咱们得赶紧。”

    周氏心软,最重要的是受不住这宝贝曾孙的软磨硬蹭:“派人,去问问皇帝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,父皇若是知道,可不准您去,他心眼儿小。”朱厚照道:“何况,时候不早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