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九百七十二章:忠义
    昨日之花,开今日之果。

    当初三宝太监,那毫无收益的举动,招致了群臣的反对,以至于最终,将这下西洋,扼杀于摇篮之中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当大明再下西洋,佛朗机人肆虐西洋之时,惊恐不安的西洋诸国,几乎不约而同的想起了这个有道德的邻居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道德……并非完全不用啊。

    佛朗机人需花费无数的枪炮才能获取的东西,大明却不需动用一兵一卒,自有人奉上。

    而这舆图之中,三十多个港口,俱都是上连各国的重镇腹地,下,则适合舰船避风,且得天独厚的天然港湾,甚至可扼守某些黄金水道的津要之地,而在西洋之中,本就有的是大汉的遗民,一方面,可让大明派驻军马,同时,还可直接打通商道,实是不可多得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眉飞色舞。

    还有什么荣耀,可以更加显现,大明天子德被四海呢,这就是明证啊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大明对于西洋各邦的控制能力,将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。

    不只如此,未来船队补给,便不再成了难题。

    甚至……朝贡的体系,将更加的紧密。

    西洋的香料,以及无数的物产,将可源源不断的输送入大明,而大明数不清的布匹、丝绸、瓷器,以及各种商货,也将源源不断的深入西洋诸国。

    商货、文化也将更加的紧密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不禁颔首,连连点头:“此大功一件,卿家轻描淡写,只一笔带过与各国交涉之事,可朕何尝不知,这其中的艰辛。”

    所谓的交涉,就是谈判,不但要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,而且还要尽量的少付出对方想要的东西,哪怕是各国受到了佛朗机人的威胁,希望借大明之力,来制衡佛朗机人,可对方,也绝非是案板上的鱼肉,里头,徐经功劳不小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眼睛发亮,哪个皇帝,不好大喜功呢,只是有的天子,没有功劳,也非要弄出点什么,显得自己居功至伟。而有的,尚能认清自己罢了。

    可这是实打实的功劳啊。

    将来,在自己的实录里,这都将记录下来,固然是徐经有功,可这又何尝不是弘治皇帝朝的功劳呢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卿家继续说下去。”

    徐经正色道:“此后,臣等,在昆仑洲,在天竺,与佛朗机人有过交锋,佛朗机人船坚炮利,确实非等闲之辈,不过我大明水师,亦是不遑多让,夺取了数处港口,将来,可为我所用。”

    徐经继续道:“大明的舰队,此后深入了黄金洲,除了开始建立据点,以保障未来水路的畅通,同时,也需使其与大明连接,臣奉旨,在黄金洲设据点三处,建三处城镇,命人开垦,同时,与附近的土人交涉,诛其不臣,同时,也宣扬我大明的仁德。臣组织了数支探险队,曾深入内陆,进行探索,其结果,甚是喜人……这黄金洲,实是得天独厚,乃上天所庇佑之地,其地平坦,林木茂盛,又有大量的铜铁、金银,不只如此,土地极其肥沃,几乎没有灾害,内陆疆土,竟有万里,飞马二十日,竟不见尽头。其土人,大多尚且饮血茹毛,或数千人聚集为族,或建城邦而为一国,有的土人部族,颇为桀骜不驯,可其战力,却不足为惧,有的土人,却很是温顺,愿与我大明交往,和睦友邻。”

    徐经口若悬河,又道:“臣斗胆而言,若将我大明之民,悉数移至黄金洲,那万里沃土,亦足以使我大明,人人衣食无忧。”

    ‘弘治皇帝听了,不禁色变。

    可以养活整个大明,还可衣食无忧。

    这是一块多么广博和肥沃的土地啊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三宝太监遗留下来的舆图,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徐经又道:“只是,佛朗机人比之我大明,占得了先机,他们对我大明,甚是忌惮,得知我大明已在黄金洲建立了据点,他们似乎,并不愿意分出精力,来与我们作战,却似乎将这黄金洲纳入其统治,更多了几分急迫,因而,在黄金洲大加杀戮,安置其移民,建立许多的村镇、据点,修筑堡垒,掠夺金银……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皱眉:“朕记得你和你的恩师,曾说过一句话,那便是,这黄金洲,其沃土万里,与我中国,不遑多让,我中央之国,有民万兆,实乃普天下之,四海之内的沃土,俱为我所有,因而……天下万邦,在我大明面前,俱都不值一提,此乃我大明的根本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背着手,来回踱了几步:“可是……若黄金洲之中,只有土人,尚可与之和睦相处,方卿家……”

    方继藩忙是出来:“臣在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感慨道:“可若是佛朗机人,占据了整个黄金洲,他们狼子野心,在西洋便是打家劫舍,宛如强盗,他们又都坚船利炮,其火炮和火铳,甚至所造之船,都不在我大明之下,甚至有些,比我大明,更为犀利,区区弹丸之国,竟可远渡重洋,以区区偏师,而举手之间,便可灭亡一国,不容小觑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面若寒霜:“若是当真让他们占据了黄金洲,大明对此,置若罔闻,那么……三十年之后,一百年之后,三百年之后,若是大明宗庙尚存,他们的舰船和火器,将更加犀利,他们的人口,靠着黄金洲的繁衍,将不在我大明之下,他们若依旧凶残如故,到时,便是心腹大患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背着手,脸色尤其的严厉,他正色道:“似此等负其凶横,不知收敛,而日甚一日,无所不至,侮慢神圣,全无礼义之徒,迟早,便是我大明腹心之患也,今制佛朗机,便是免使子孙万代受此獠危害,黄金洲,绝不可在佛朗机人之手,我大明,需设更多据点和城镇,加强警戒,拉拢土人,枕戈待旦,以备未来,在黄金洲,面对佛朗机,与之一决雌雄!”

    方继藩忙道:“陛下圣明。”

    越是下西洋,对于佛朗机的行径,弘治皇帝越发的反感。

    方继藩的佛朗机威胁论,更是使弘治皇帝寝食难安。

    他不是一个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人。

    就如有的人,今日之想着今日的事,我死之后,哪管洪水滔天。

    不过弘治皇帝,似乎是延续了老朱家太祖高皇帝的某种性格,那太祖高皇帝,所想的,都是千百年后的事,生怕子孙们受苦,于是殚精竭虑,成日想着如何为子孙们去除隐患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,大抵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想定了,脸色微微缓和,随即看向徐经:“听说佛朗机人,距离黄金洲很近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比大明要近得多……不过……却也未必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弘治皇帝看向徐经。

    徐经道:“在航行的过程之中,我们发现,脚下的大地,似乎是一个球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若有所思:“你继续说下去,三宝太监的天下舆图,似乎也可进行证明。所以……臣在黄金洲东侧经营据点,而寿宁候、建昌伯二人,却率一支舰队,围绕着黄金洲航行,他们预备抵达黄金洲的最南端,而后,再绕行整个黄金洲,抵达黄金洲的西岸……就是金山所在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一脸诧异:“这……是吗……”

    徐经又道:“在他们抵达了金山之后,将会进行修整,此后,他们将一路向西航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路向西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有点懵。

    这两个傻大舅哥,真的不知死啊。

    他们哪里来的勇气,敢脱离主力的水师,绕行整个黄金洲,这路上,但凡有一丁点的危险,难道就不怕葬身鱼腹。

    “糊涂!”弘治皇帝忍不住斥责。

    徐经道:“陛下,臣也曾劝阻过,不过……寿宁候和建昌伯,念了一句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徐经道:“男儿何不带吴钩,收取关山五十州。请君暂上凌烟阁,若个书生万户侯?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竟是无言。

    怎么和张皇后交代呢?

    这是他们自己要作死的。

    可张皇后相信吗?

    他那两个贪生怕死的兄弟,还有如此凌云壮志?

    不存在的!

    多半张皇后会认为,两兄弟奉了自己的密旨行事吧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叹了口气,却是微笑:“他们有此志向,好,好的很,这天下这么多男儿,敢乘风破浪,他们又有何去不得?”

    方继藩一脸无语。

    这两个家伙,不会真去找金山去了吧。

    大爷的,这旧金山,可能和他们所想象的,不太一样啊。

    若是他们到了金山的位置,会不会日夜诅咒我呢。

    啊……不,应当是诅咒三宝太监,反正这舆图,是‘三宝太监’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天哪,可怜的三宝太监,到了死后,竟也不能安生。

    方继藩忙道:“寿宁候和建昌伯历来深明大义,有勇有谋,今日臣一见,果真忠义也,陛下,臣佩服的很哪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万分感谢LEEMX916同学成为新盟主,老虎尽早更新,拼命写了,继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