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九百四十一章:国计民生
    木牛流马………

    堪比孔明。

    这敢情好啊。

    孔明自比管仲乐毅,这两个家伙,又一副孔明再生的模样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本是怒气冲冲,可见二人‘当仁不让’的样子,又是好气,又是好笑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淡淡道:“噢?是吗,朕倒是想见识见识你们的木牛流马!”

    方继藩觉得自己有点嘴贱,便看朱厚照。

    朱厚照汗颜:“父皇……这个……这个……这该死的木牛流马,它出轨了,该死,好死不死,恰好就在今日出轨……只怕修复,却要一些时日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一听,心里忍不住想,世上哪有这么多巧合。

    还有……

    出轨是啥?

    弘治皇帝一脸懵逼之色。

    他目光却看向刘健三人:“三位卿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陛下。”刘健顿时明白弘治皇帝的心思:“陛下,老臣以为,此等事,实是玄而又玄,倒并非是老臣不信太子殿下和方都尉的为人,只不过,这木牛流马,到底是何物,还有那自己会动的车,怎么会动?所谓君子敬鬼神而远之,在臣看来,世上并没有祥瑞和神物,多是世人以讹传讹,子虚乌有也。老臣不敢尽信。”

    在刘健看来,会动的车,这不就是山海经中的妖怪吗?

    他是正统的儒家出身,岂会相信这等怪诞之事。

    所以,实在不是不信任朱厚照和方继藩啊,虽说这两个家伙,偶尔,也嫩让人耳目一新。

    可是你们不要骗老夫,老夫又不傻,好歹也是大明宰辅,不敢说聪明绝顶,可走过的路,比你们走的桥多。吃的盐,比你们吃的米多。我的见识,多的去了。

    李东阳和谢迁对视一眼,谢迁忍不住颔首,觉得刘健说的有道理。

    只有李东阳,却是若有所思,总觉得,这所言的会动的车,或许……并非只是妖怪……可不是妖怪,又是什么呢。

    本来,太子和方继藩,若是直接将这车展示出来,给大家看看,也就是了,可偏偏,他们说这车出轨了。

    啥叫出轨?他和弘治皇帝,都是同样的疑问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便道:“这么说来,会动的车,便算是有眉目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朱厚照兴致勃勃的道。

    他懒得和人反驳……

    弘治皇帝却是松了口气:“既是有了眉目,这敢情好,以后,就安安分分一些,朕若再知道,你又因什么而受了伤,朕决不饶你。你涨一点记性吧,千金之子坐不垂堂,你也是有儿有女之人!”

    朱厚照耸拉着脑袋:“是。儿臣从今以后,好好做太子。”

    “方继藩……”弘治皇帝突然呼道。

    方继藩正琢磨着,自己的基建大计呢,第一条铁路,从哪里来修来着?多亏了这满朝百官还有勋贵、富户们托福啊,砸锅卖铁买了这么多房子,前几日,单单因为交易市场,两万七千两一亩呢,几乎要到三环之外了,鸟不拉X的地方,他们也踊跃订购,两千五百亩,一日之间,销售一空,就这,便为西山建业,回流了数千万两纹银的资金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些砸锅卖铁,支持自己伟大事业的人,方继藩心里,便暖呵呵的,好人啊,脱离了低级趣味,所谓我为人人、人人为我,世界大同,大抵就是如此了吧。

    铁路是很贵的,属于长期的投资,有时候,可能一百年,都收不回成本,且带动的产业,更是惊人……

    这又得有多少人,有了一口饭吃啊。

    方继藩激动的热泪盈眶,人人给自己献出一点爱,这个民族,岂有不兴旺之理?

    后世之人,都说明朝的权贵和官宦,还有土豪劣绅,实是阻挡民族复兴,扼杀资本主义萌芽的刽子手。

    可方继藩……一点儿也不认同,没有他们吃糠咽菜,贡献出数不清的财富,这蒸汽机车哪里来,未来的铁路哪里来?他们是穷苦百姓们的大善人哪。

    方继藩回过神,听到了弘治皇帝的叫唤,便忙道:“儿臣在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瞪着他:“你又神游什么了?”

    方继藩振振有词道:“儿臣在想国计民生之事。”

    这是实话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却是吹胡子瞪眼:“你也消停几日,噢,对了,朕听说了一件事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淡淡的道:“朕听说,英国公,在大肆收购旧城的宅邸还有土地,此事,和你有关系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方继藩心里汗颜,这个……这个……当然和自己有关系……

    弘治皇帝笑吟吟的看了方继藩一眼:“你不会又有什么鬼主意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儿臣心心念念,都是为了大明江山社稷。”方继藩心里打鼓,生怕弘治皇帝追问下去。

    刘健三人,心里却是生出了疑窦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,大肆的收购大量旧城的土地。

    要知道,旧城的宅子,已经暴跌了不知多少轮了。

    陛下一走,各个衙门一搬,尤其是内城,顿时价格如流水一般,且那里都还是大宅,总价极高,寻常人根本就买不起。

    可问题在于,那里的主人们,却早已人去楼空,毕竟……这些曾经的贵人们,早在新城置办了宅邸,一家子人,早就搬来了。

    没有多少人住,宅子又大,荒废起来,是极可怕的,不出一年半年,便是杂草丛生,一片破败。

    这样的宅子,留在手里,一丁点用处都没有,所以几乎都是贱卖,能卖出去就不错了,留在手里,反而成了负担。

    至于外城,本就地价低廉,数十两银子,就可买一个三四间厢房,门前还有个小庭院的宅邸呢,现在新城的薪水高,不少百姓,都去新城讨生活,价格,又跌了不少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这旧城,在所有人的眼里,便犹如梦魇一般的存在,一片破败,人口流失。

    方继藩这小子……居然偷偷买了这么多土地?

    弘治皇帝没有继续追问,只是含笑:“英国公去南京祭祀孝陵去了,他的二儿子,现在却还在大肆收购土地……继藩,你可不要胡闹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儿臣不敢胡闹。”方继藩松了口气,接着又道:“太子殿下也不会胡闹,儿臣敢保证!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一听太子殿下也不会胡闹的保证,目中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虽然未必相信什么会动的车,可方继藩敛财的能力,那可是杠杠的,突然抄底内城,天知道,又是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方继藩既然提到了太子,想来,这背后,太子也有一份,这敢情好,儿子的就是爹的,螳螂捕蝉黄雀在后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便点头:“嗯,你们去吧,以后少提一些会动的车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你们妖言惑众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想争辩什么,却被方继藩拉了拉袖子,朱厚照才咽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二人乖乖告辞,从大明宫出来,朱厚照还显得有些不服气:“老方,过一些日子,就让父皇亲眼看看咱们的蒸汽机车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深深的看了朱厚照一眼:“殿下为何一定要让陛下看到?”

    “啥?”朱厚照有点懵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方继藩激动的脸红彤彤的,他嗅到了银子的气息:“殿下,这天底下,没有人相信世上会有会动的车,有什么不好,殿下莫非忘了,定兴县和新城的道路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宫……还是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你当然不明白,你这个只会打毛衣、做手术、练兵打仗、造蒸汽机车的废物!

    方继藩心里暗暗鄙视:“我们先铺设铁轨,要在新城和旧城之间,铺设一个铁轨出来,实话和你说了吧,西山建业这些日子,已买下了新城与旧城之间,还有旧城大量的土地,有了路,旧城……就和新城……便几乎没有太大的分别了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一听,不禁身躯一震,眼睛发亮:“难怪你今日支支吾吾呢,哈哈……你是怕消息泄露吧,老方,真有你的,噢,咱们修铁轨,要赶紧了。且慢着,本宫去沈家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方继藩一呆:“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向本宫的泰山,借钱,本宫再去买一些地去,喔,还有张家、王家、刘家……这样一算,本宫的侧妃太多了,哈哈哈哈……合该本宫发财。”

    说着,也懒得理会方继藩,箭步冲上车去,冲着那马夫道:“走走走……”

    方继藩被孤零零的留在原地,这时,他才发现,大爷的,自己和方继藩是同来的,那车……是我方继藩的哪。

    这世上,再没有抄底更令人刺激了。

    前提是,这个底,你能抄起来。

    到了傍晚,朱厚照命谷大用来请方继藩,这一次,朱厚照却在东宫里,方继藩到了东宫,朱厚照却像是换了一个人,容光焕发,亲自出来迎方继藩进去,直接过了前殿,到了后苑,里头亭台楼榭无数,朱厚照扯着嗓子大吼:“姑娘们,都出来看你们舅舅了。”

    顿时,许多亭台里,便纷纷冒出一个个小脑袋。

    大一些的孩子,已有七岁,小一些的,还在蹒跚学步……

    方继藩看着乌压压的外甥女们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