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九百零七章:杀人诛心
    王鳌念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他嘴唇嚅嗫着,最终,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则凝视着他:“王卿家,你怎么说?”

    王鳌耸拉着脸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诧异了。

    士绅们不需要他们来鸣冤叫屈,他们过的很快乐。

    而此前还一副以代表了定兴县的人,现在……却一个个哑火。

    此时……再说什么,都变得苍白无力。

    王鳌深吸一口气,终是拜倒:“老臣……”他艰难的张口,从来没有这般的无力过,可最终,他还是道:“老臣万死之罪,恳请陛下……恕罪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凝视着王鳌,心情复杂无比。

    看着王鳌一脸颓然的模样,弘治皇帝道:“朕记得当初,王卿家教朕读书,说天子理应施行仁政,要视百姓为赤子,这些话,王卿家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王鳌羞愧难当。

    他沉默无声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良久,王鳌才道:“陛下,臣……臣……”他似乎下足了勇气:“老臣蒙陛下不弃,起于阡陌,恩荣见于望外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,都吓到了。

    这一番话,分明是为接下来的话所铺垫的,可是,他乃是帝王之师,是名震宇内的吏部尚书啊。

    所有人心里打鼓起来。

    便连刘健,也不禁心里打鼓。

    却听王鳌继续道:“臣侍奉陛下,已三十年矣,君臣之情,非人可比,陛下于臣之高德厚爱,宛如甘露也。而今,老臣眼老昏花,不能视事……恳请陛下,放臣还乡,苟延残喘,以养天年。”

    满殿几乎都炸了。

    王鳌是何等公允之人,他在吏部任上,没有人不服气的,可谓是刚正不阿,两袖清风,今日却为此,竟要请辞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也是一愣。

    他倒是很想敲打一下王鳌,此人是帝师,若是在新政的问题上,和自己对着干,这变法,还能继续吗?

    可弘治皇帝没有想到,王鳌竟会心灰意冷,直接致士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想要开口挽留,口嚅嗫了一下,却无法张口。

    许多人窃窃私语,尤其是不少弹劾欧阳志的官员,也有些慌了。

    王公若如此,奈其他人何?

    刘健眼眸一沉,立即道:“王公身体康健,何故致士?”

    王鳌却是灰心的道:“而今如此,为天下人所笑。请陛下成全臣下。”

    他一副去意已决的样子,倒不像是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方继藩站在一旁,悄悄的打量着每一个人。

    显然,许多人是震惊的,哪怕是三位内阁大学士。

    方继藩看了弘治皇帝一眼,弘治皇帝似乎举棋不定。

    方继藩突然大笑:“做了错事就要走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许多人错愕的看着方继藩。

    方继藩撒泼起来,那可不是玩的,毕竟这是专业,方继藩哈哈大笑:“真是可笑,新法已势在必行,而定兴县,更是借新法,而士绅百姓,无不欢欣鼓舞,王公却自称定兴县上下苦不堪言,现在如何,现在………请王公告诉我,定兴县上下,还是苦不堪言吗?”

    这是赤裸裸的质问,是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没有丝毫的违和感。

    因为……方继藩这个人渣,他不就是个痛打落水狗的人吗?

    王鳌已是羞愧难当,恨不得以头抢地,可这一次,他算是彻底的服输了,没什么好狡辩的,哪怕方继藩的言辞再如何的激烈。

    方继藩扬起袖子:“现在真相大白,水落石出,一个致士,就可以回去颐养天年,就可以撒手不理,从此荣辱之事与你无关,王公,你可知道,若是你和某些人……”

    方继藩说到某些人的时候,许多人的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方继藩继续道:“你们若是得逞了,你可知道,多少士绅百姓,没有了路,他们怎么活下去啊?”

    “现在,王公拍拍屁股就想走?”方继藩厉声道。

    王鳌身躯一颤,依旧没有做声。

    任方继藩如何侮辱,他也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方继藩这般的话,实是有些诛心了,王鳌毕竟是混了大半辈子,位高权重,声望卓著之人。

    有人想为王鳌争辩什么……

    倒是弘治皇帝默不作声,他有一种预感,方继藩,又在玩什么把戏。

    王鳌此时,万念俱灰,便道:“既如此,那么就请陛下治罪吧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哈哈大笑:“治罪,好,那就论一论你的罪,你身为吏部天官,危言耸听,自诩自己是清流,陷害忠良,这是什么罪?你尸位素餐,狗拿耗子,明明是善政,你却颠倒黑白,这又是什么罪?”

    王鳌身躯一颤,他抬眸,王鳌是个脾气很硬的人,此时忍不住道:“死罪,那么,就请治臣死罪,陛下……臣无怨无悔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满殿群臣,已经放弃治疗了……

    方继藩又大笑:“你不怕死吗?”

    “无所惧也。”王鳌比方继藩想象中,要硬气的多。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这是因为,你还要脸,看来,我没看错你,你和我是一样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王鳌几乎要昏死过去,自己什么时候,和你方继藩是一样的人,他一口老血要喷出来,宁可现在死了干净,免得活在世上蒙羞。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可是,你不怕死,连死都不怕,那敢问王公,王公不怕羞耻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方继藩气定神闲道:“从哪里跌倒了,就从哪里爬起来,做了错事,就要认,如我方继藩这般,虽然我方继藩只做正确的事,可若我如你这般,天天做错事,我一定会反省自己,三省吾身,想尽办法,去改正。而不是如孩子一般,出了错,便动辄致士。王公既认为自己是对的,为何不敢坚持。那么,王公若认为,自己做错了,为何不改正?可见人想要改正错误,比死了还难,可在我方继藩看来,一个人若是知错不改,便是厚颜无耻,王公,你要点脸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王鳌已经想杀人了。

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道:“想要改,其实,也不难,王公之现在只怕,还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吧?来,我方继藩可以教你,不妨如此,王公可先告假数月,这数月里,王公就在我的身边,我来一一告诉你,王公错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一时殿中哗然。

    王公还需你方继藩来教。

    这还真不如致士呢。

    不,还不如死了呢。

    王鳌胸膛起伏,似是大怒,他知道方继藩在激将自己,可这口气,他咽不下哪。

    方继藩正色道:“恳请陛下恩准,让王公暂时成为儿臣的主簿,儿臣定然教他心服口服!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心念一动。

    这事儿,很荒诞。

    却令人生出了好奇心,自己这个师傅的性子,弘治皇帝是再清楚不过的,这是牛脾气,认准的事,九头牛都拉不回来。

    方继藩这一次,只怕要失策了。

    王鳌冷冷的看着方继藩,胸膛起伏,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陛下,不可啊……”有人站出来,痛心疾首:“王公是何等人,怎可……”

    “陛下。”连刘健都看不下去了,他和王鳌,政见不同,却对王鳌,多少是有些佩服的。何况,王鳌是何等声誉卓著之人,若是传出去,岂不是让人笑话。

    只怕这比杀了王公,还要难受。

    方继藩大声道:“陛下,王公定然不肯,他还想摆自己的臭架子,自以为自己是帝师,哪怕自己做错了,便一声致士,陛下就要乖乖挽留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王鳌暴怒:“老夫是真心致士,竖子安敢辱我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看看王鳌,又看看方继藩,他淡淡的道:“既如此,那么,三个月,就这三个月吧,若是王卿家坚持己见,朕无话可说,若是王师傅想要致士,三个月后,朕也恩准……”

    同意了……

    所有人下巴都要掉下来。

    他们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最难受的,就是自己曾经的师傅,站在自己的对立面,即便是王师傅致士又如何,致士了,他会认同朕吗?

    王鳌的声誉卓著,隐隐是士林的领袖,无论他是在朝还是在野,以他的威望,都会有无数人,对他俯首帖耳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站了起来:“定兴县的变法,还要继续下去,最后定兴县会变成什么样子,朕不知道,诸位卿家,可能也不知道。那么……朕和诸卿就拭目以待,且要看看,这定兴县,最终,会变成什么模样。王师傅……这些日子,朕要委屈你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弘治皇帝深深的看了方继藩一眼:“方卿家……你也要仔细了。”

    王鳌……几乎又要吐出一口老血。

    不能啊……

    自己一世清名,怎么可以和方继藩鬼混一起……

    他张口想说什么,可是……君命难为,脸色……顿时苍白如纸。

    这一下,算是彻底的凉凉了,以方继藩睚眦必报的性子,这三个月,只怕……自己根本熬不过去吧。

    许多人面如死灰,却是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倒是方继藩,却是一副得逞的样子,忍不住大笑,却忙道:“臣谢陛下,请陛下放心,儿臣一定会善待王公的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还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