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八百八十三章:朕得此孙 此生无憾
    王鳌和那文涛,面色苍白。

    这一句句的话,不正是在戳他们的心窝子吗?

    人是复杂的,复杂到,根本无法用好坏来评价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世上,绝大多数人,都不可能是彻彻底底的好人,也绝不可能,大多数都是丧尽天良,臭不要脸的坏人。

    正因为这等复杂,所以王鳌一方面,他两袖清风,刚正不阿,他乃帝王之师,享受着万千人的称颂,和数之不尽的名誉。

    可与此同时,他显得守旧,他不愿接受天下的动荡。他有许多门生故吏,他们都不赞同定兴县所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王鳌认为陛下做错了,也认为,欧阳志的行为,带有某种危险性。

    可你若说王鳌如此激烈,是因为他有私心,却又过于用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,更多的,王鳌更像水中的一片落叶,随波逐流,他对陛下,还是有感情的。

    可当圣孙说出这番话的时候,他沉默了,哪怕他的内心,依旧还坚守着自己所认为的原则,可在此时,他也只能沉默。

    他不禁热泪盈眶,眼角湿润,看着这个孩子,这个孩子……无论他怎么想,他能有此道理,就已是上天对于大明的恩赐。

    这种寒窗苦读时,满脑子君君臣臣,等进入了仕途,伴驾在天子左右,一辈子,都在为所谓的皇恩所奔走,此时,才会有如此的感触。

    文涛心里也在感慨……他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哪怕他是被指责的白色之民。

    方继藩上前,忍不住摸了摸朱载墨的头,这时候,作为朱载墨的恩师,自己是应该说点什么的,方继藩感慨道:“真是好孩子啊,听圣孙一言,便想到这些日子的含辛茹苦,没有白费,为师,很是欣慰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身子一颤。

    小小年纪,怎么会懂这个道理呢?

    哪怕是这个道理,有些锋芒,带着些许的偏激,实在不该是皇孙应当说的,哪怕心里明白,也该烂在肚子里。

    可一个孩子,本就不该有城府的啊。

    这个孙儿……真是……真是……

    弘治皇帝一言难尽,想哭,于是泪水在眼眶里打转。

    方继藩一句为师,方才让弘治皇帝醐醍灌顶。

    保育院!

    也只有保育院,方才能教授出这样的孙儿。

    若不是打小,就在保育院里,教授他读书,他怎么会知道论语,知道孔圣人,小小的孩子,身边没有了宠溺他的至亲,总会乖巧一些。

    倘若没有保育院的郊游,这郊游的本意,既是让孩子们出去走一走,想来,也有体验民间疾苦的本意吧。

    民间疾苦四字,想要体验,何其难也。

    一个人,若是长大成人,他的思维,怕也难以转变,即便让他多去体验,想要改变,怕也绝不是一朝一夕之功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一个孩子,就不同。

    朱载墨能有此疑问,想来是因为……他真真切切的看到了黑色的民,那些在阴暗角落里,永远发不出声音,不被皇孙贵族们所察觉到的一个群体。

    这黑色的民,想来早已在朱载墨幼小的心灵里,留下了一个不可磨灭的印记。

    他有了见闻,自然就产生了疑惑,于是,向人求教。

    这才有了以王守仁为首的一群师兄们,针对性的教学。

    这个话题,可能会有些深。

    可这等耳濡目染……

    弘治皇帝看了方继藩一眼:“继藩。”

    “臣在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别有意味的看了方继藩一眼。

    他其实很想问,香姨是谁。

    可话未出口,终究又吞回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他了解方继藩的,不是一个坏人,除了有些小毛病罢了。

    于是吁了口气,权当什么都不知道吧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深深的看了方继藩一眼:“你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辛苦。”方继藩正色道:“儿臣心里,只有欣慰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背着手,此时,他对朱载墨,带着好奇:“那么朕来问你,你以为,定兴县,可以继续下去吗?”

    堂堂皇帝老子,居然去询问孙子的意见,这本身就有些啼笑皆非的事。

    可现在,所有人都张大眼睛看着朱载墨。

    他们倒未必是真的想倾听朱载墨的意见。

    一个孩子,再怎么懂,所知的也是有限。

    他们只是想看看,皇孙是否还有惊人之语而已。

    朱载墨想了想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弘治皇帝目光温柔,他是爱极了这个孙子。

    朱载墨正色道:“大父所行的新法,只是对白色的民,利益有所触动,可是这种触动,其实是有限的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颔首点头,这也是他在税法改革之中,尽力避免的问题。

    虽然这一次要对士绅们动刀子。

    可弘治皇帝毕竟不是激烈的变革者,他要的税,又不是天下士绅的命。

    朱载墨道:“白色的民,固然会极力反对,可是,他们岂敢谋反不成?大父是个好皇上,可也不是轻易拿捏之辈,大父此前,就命诸公侯,巡视诸营,这一次定兴县,厂卫尽出,就足以证明,这一切,其实都在大父的掌控之中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一愣。

    自己的心思,居然都被朱载墨猜透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面面相觑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

    朱载墨道:“白色之民,只能借他们的哭告,来使大父回心转意而已。可对于黑色之民,此举,却能大大的减轻他们的负担。革新最难的,其实不在庙堂之上,真正难的,在于谁来主持这个革新。定兴县,乃是大师兄主持,他既为孙臣的大师兄,自有无数的过人之处,只要有他在,就绝不会有下头人阳奉阴违,也不必担心,故意有人借着革新,肆意胡为。王师兄和孙臣说过,王安石变法,是好的,可为何不能成功,是因为敌人太强吗?不,他得到了皇帝的支持,并且掌控了朝政,可他的变法,终究还是无法实现,其根本就在于,在地方上,变法的条文下来,地方的父母官们,却视变法为蛇蝎,怎么肯尽心尽力的按照变法来行事呢?他们定会表面上,支持变法,背地里,却是阳奉阴违,从中作梗,故意歪曲王安石的本意,使黑色的民们,非但没有得变法之利,反而受变法之害,假以时日,于是无论黑白之民,都是怨声载道,人们对于变法,便深恶痛绝了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面上露出了诧异之色。

    那个王守仁,到底教授了圣孙多少奇奇怪怪的东西啊。

    朱载墨随即道:“所以,变法的根本,不在于陛下的本意是什么,也不在于,其章程如何的完美和无懈可击。问题的根本,在于欧阳大师兄,而孙臣,对于大师兄,慕名已久,想来,他一定能够成功。所以,大父尽管放心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一脸诧异:“可是……只靠一个欧阳志吗?”

    朱载墨乐了:“大父,孙臣有许多的师兄,也有许多的师侄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透彻!

    方继藩心里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不是我方继藩吹牛,说起教书育人……谁记得上我方继藩……的门生王守仁!

    弘治皇帝微笑:“不错,你说的很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他侧目,看向刘健等人:“诸卿以为呢?”

    刘健等人顿时开始琢磨起来,细细一琢磨,竟也骇然。

    历朝历代,多少次的变法,哪一个变法,不是完美无缺,那些变更的法令,简直可称之为天下大同的典范,从商鞅的变法,再到王莽,到王安石,无不如此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真正成的,又有几人。

    明明最完美的法律,结果却沦为了笑柄,为此,许多人认为,是法度出了问题,人们为此,而争论不休,可细细琢磨……皇孙的话……竟是很有几分道理。

    根子,在一群愿意去变法,愿意去推动这些新政的……人!

    刘健硬着头皮,他无话可说:“陛下,皇孙说的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方才心里的压抑,却是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皇孙的每一句话,都让他有一种朕后继有人的畅快之感,虽然,皇孙有些口没遮拦,没有多少城府,可这无关紧要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继续看向谢迁。

    谢迁和李东阳心里都苦笑,却还是乖乖点头:“臣也以为,皇孙所言,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看向王鳌。

    王鳌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随即道:“陛下,皇孙能有此见识,乃我大明之福,此天佑大明啊。”

    马文升等人,也不知该说啥好。

    他们为朝廷忧心忡忡,总认为,这一变法,天下必乱。

    陛下何必要啃这硬骨头呢。

    其实到了他们这个地步的人,哪一个不是位极人臣,未必真要牟取什么巨大的利益,他们在于的是名。

    他们恐惧于,这可怕的变法,将他们彻底的沦为陛下的帮凶……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这变法,似有一些曙光,似乎……也并非情况糟糕到无以复加的地步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他们也只能捏着鼻子,老老实实承认,圣孙说的,未尝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眯着眼:“你们说的对,他真是一个……让朕喜爱的好孩子啊。朕得此孙,此生无憾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四章送到,累的骨头都散架了,明天,咱们继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