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八百七十六章:用之于民
    刘瑾翘着腿,不过因为肥胖的缘故,所以哪怕是翘腿,也是吃力。

    他端起茶盏,呷了口茶。

    刘吉又道:“公公,还有一事……现在县衙里,已要求公开要求所有隐户和隐田缴纳税赋了,欧阳侍学,采用的,乃是一条鞭法,且需摊丁入亩,现在……士绅们,怨声载道呢,就说那个杨家,折算下来,他家每年的赋税,折银是九百多两,杨家人怨气很大,其他人,也差不多……”

    杨家的地很多。

    而根据朝中王守仁等人进行的税制章程之中,便是想在定兴县开一条鞭和摊丁入亩的先河。

    这一条鞭法,之所以叫一条鞭,其本质就在于合并赋役,将田赋和各种名目的徭役合并一起征收,同时将部分丁役负担摊入田亩。将过去按户、丁出办徭役,改为据丁数和田粮摊派;赋役负担除政府需要征收米麦以外的,一律折收银两;农民及各种负担力役户可以出钱代役,力役由官府雇人承应;赋役征收由地方官吏直接办理,废除了原来通过粮长、里长办理征解赋役的“民收民解”制,改为“官收官解”制。

    所谓的一条鞭,本质就是简化流程,同时收回士绅们的权利。

    原先的时候,百姓们的赋税有田税,也要一定的人头税,同时,还需摊派徭役,既要交一丁点的税钱,还需交粮赋,到了农闲的时候,甚至还需你去服徭役。

    因为税赋复杂,而且执行起来,也繁琐,官府根本无从直接进行管理。

    最后,往往采取的是‘民收民解’。也就是说,怎么征收,官府不管,可我需要我那一份,你这个村子,得按时将官府需要的徭役人口、粮食送到官府来,属于‘地方自治’。

    可这种所谓的‘民’收‘民’解,实际上,就等于将收税的权力,送到了士绅们的手里。

    这就可怕了,家里地最多的就是士绅,帮助官府收税的还是士绅,来猜一猜,最后这税会收到谁的头上?

    可现在不一样,直接用一条鞭,也即是将所有的税收,统一起来,大家只收一种税,全部折银钱奉上,因为税制简单了,所以,可要直接让县衙的户房税吏前去征收,直接将士绅丢到一边。

    再加上,士绅的地多,自然丁口也多,所以,士绅的税赋,缴纳自然要多于寻常的百姓。

    刘瑾眯着眼:“除了杨家,还有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正在打探,听说,有人想尽办法,在托人,想要告御状呢。”

    刘瑾嘿嘿冷笑:“告御状?他们也配?”

    刘吉笑嘻嘻的道:“欧阳侍学,倒是好气魄,不过,现在算是将士绅们得罪死了,儿子还听说了,现在坊间,有许多的歌谣,都是暗讽欧阳侍学乃是酷吏。县里的县丞和主簿两位,也嗅到了什么不对,都称病了,县里的事,都不理……”

    刘瑾笑嘻嘻的道:“这些的滑头。”

    刘吉也跟着笑起来:“更有意思的……是听说,今年县里,预收的税银,将至十一万两,这瘫下去,相当于两户人家,就是一两银子哪,当然,有银子的,还是那些大户。所以,不只是士绅要缴纳税赋,商税也自实物税,改征为银税……”

    大明是收商税的,用的乃是十抽一之法,比如你商贾运来了十车布匹,有一车,得纳入官库。

    可现在,也统统的折银了。

    刘瑾心里说,十一万两,等于是所有的粮食、实物、徭役,统统取消,现在全部收银子。

    从前的时候,要收银子很不方便,毕竟,市面上的银子并不多,可现在不同,最近市面上的银子流通的太快了。

    “这欧阳侍学……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不关你的事,你只需继续打探就是,那些暗中不满,想要勾结朝中大臣的人,要尤其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刘吉笑开了花:“儿子一定尽心竭力,爹,儿子两日不见您了,心里想的很,所以今儿来见,才啰嗦了一些,爹您别生气。”

    刘瑾朝上翻白眼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抢着叫人做爹的人。

    毕竟,同行是冤家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县衙。

    欧阳志伏在案牍上书写。

    税收的任务很重。

    近来已有很多人来哭穷了。

    好在欧阳志早将这些士绅和商户的底细摸透了,毫不犹豫揭穿他们。

    似欧阳志这样的人,对于整个定兴县而言,确实是很令人讨厌的。

    就在数日之前,征收的工作已经开始,采取的乃是强制征收,税吏将所需缴纳的税赋先写在帖子上,送到各家各府去,让他们预备好银子,几日之后,再登门,有的人家,还算老实,不敢造次,却也有的,闹的很不愉快,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欧阳志派人将一个监生押了来,此人因为抗税,直接命人打了二十板子,那姓严的监生,顿时被打的屁股开花,皮开肉绽。

    可这一发狠,倒是让士绅们虽暂时老实起来,可县里的佐官们,却吓坏了,他们自觉地跟着这位县尊一条道走到黑,迟早要是要闹出大事的。

    他们既不愿成为众矢之的,又不敢开罪这位朝廷委派下来的侍读学士,所以,他们只好病了,病的很重。

    以至于整个县衙里,唯一堂堂正正的官,只有欧阳志。

    欧阳志懒得理他们,既然如此,那么就自己一个人挑起大梁来。

    他需管理诉讼,管理税赋,管理县学的修葺,管理……这数不清,却无数你永远想不到的各种陈芝麻烂谷子的事。

    欧阳志现在一日,只睡两个半时辰,盯着每一个环节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做?这等思考,却是王守仁这些人爱做的事,欧阳志不想这些,他只知道,恩师交代的事,做好。

    他起身,预备要去县里的一处河堤上巡视,却发现,自己的靴子磨破了,便低头,想要检视一下靴子,这时,却有气喘吁吁的文吏来:“县尊,县尊,镇国府,又来公文了。”

    欧阳志一听,再没有犹豫,忙是接过了公文,打开一看。

    明显,这是恩师的笔迹。

    借贷……修路……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欧阳志坐回了原位:“升堂,召诸官吏,以及地方士绅……本官有事要宣告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来的人不多。

    大多数人都病了。

    反正一个官都没有来,六房的司吏,却都来齐了,经过整顿,这些吏们倒都老实起来,谁也不敢欺瞒欧阳志。

    至于士绅,也只来了寥寥几人,还有几个本地的举人,其他的,如本县的一些大族,如刘家、杨家……蒋家,一个都没踪影。

    欧阳志手捏着公文,也没有理会太大,却是正色道:“本官征取税赋,按理而言,可预期征收纹银十一万三千五百二十二两,年底之前,哪怕是一个铜子都不可少。其中半数,需上缴国库,剩余的五万六千余粮,则用来雇佣劳力,修路铺桥,修葺河堤等等之用。”

    众人只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欧阳志道:“所谓,取之于民,用之于民……才是税赋之根本。尔等对本官,定有抱怨,只认为本官只知取,而不知用,今定兴县,乃示范县……这征收的现银,也自当用一用了,本官决定了,将在本县,开辟一条道路,直达京师新城……而今,定兴县固然有官道,可这官道,早就泥泞难行,如此,怎么给百姓提供便利?”

    “修路……”一个举人忍不住站起来,行礼:“县尊,修什么路,官道想来够用了。”

    欧阳志沉默片刻:“乃最时兴的混凝土沥青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所有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在座之人,是多少有些见识的人,这沥青路,他们略有耳闻……

    “不知县尊,要修此路,所费几何?”

    欧阳志面上没有表情。

    也没有做声。

    这令许多人心里打鼓,他们最怕的就是这位县尊如此有城府的样子,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欧阳志方道:“已折算过,需纹银二十二万两。”

    一下子,县衙里几乎炸了。

    二十二万两啊,这是天文数字。

    欧阳志继续道:“此路,在原有的官道上,进行修建,是以不需另行征募土地,道路的规划,西山建业会委派匠人来,除西山建业委派匠人之外,所需的劳力,也可在本县雇佣……此路,不过七十余里,二十二万两,想来够了。”

    可衙堂里,却是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有人道:“县里这点税银,够吗?县尊啊……这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欧阳志道:“当然是不够,除缴纳国库的银子之外,县里还需留着一些银子,以备不时之需,能动用的,不过是一年三四万两而已,不过,却也够了……”他扬了扬手中的公文:“西山钱庄,已经答应县里向其借贷二十万两,充作修路之用,而县里,借贷十年,每年还贷三万两,十年之后,便可还清……”

    借贷……

    民脂民膏……你拿去这样的折腾……

    许多士绅,几乎要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有人脸色,更是铁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