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八百八十四章:重大发现(感谢土豪同学)
    张森有一种神游的感觉。

    苏月见他愣神的样子:“这细虫研究所,眼下当务之急,其一,是尽力了解和证实细虫的存在。这其二嘛,你看这第三期,就有人根据你的《细虫论》而论证,人生了病,可能和细虫有关,那么,再细细的去想,可是我们的病症,为何会有不同呢,难道……这害人的细虫,也有不同吗?不同的细虫,引发不同的疾病,若是以此推测,只要能杀灭不同害人的细虫,是否就可以使不同的病药到病除呢?”

    苏月呷了口茶,他心里感慨,这张森,真是挖到了一个金矿啊。

    这细虫论所衍生出来的,极有可能是医学上最大的宝库,这玩意,一旦衍生下去,可以让多少人吃一辈子啊。

    可显然,张森这家伙,还没有察觉出这其中巨大的价值。

    张森想着,道:“学生一定尽力而为,不负恩师所望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力学、医学、算学、工学渐渐变得时兴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,这也是情有可原。

    求索的出现,某种程度,出现了无数可供人争论的谈资,在这一潭死水的世界,一个个理论抛出来,颠覆这每一个人的认知。

    以往,凡是文学院之外的学问,许多人若不是实在没有办法,是绝不肯去触碰的。

    有的人是因为家贫,有的人,是实在受不了四书五经,可现在,哪怕是文学院的生员,也开始对这些‘奇谈怪论’,有了兴趣。

    大明相较而言,还是开放的,在历史上,哪怕是数十上百年之后,佛朗机人抵达这里,带来了他们的技术和学说,照样也有为数不少人,愿意接受。

    更遑论,西山书院,本就在此之前,打下了夯实的基础。

    方继藩看着手中一纷纷的申请书,有点懵。

    这应该算是第一批,要求转学的生员了吧。

    文学院总计三十三人,请求转区其他学院学习,其中医学不少,力学更多一些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,是有人对于细虫论,产生了兴趣,一群青年人,本就是容易情绪激动的年纪,突然有了颠覆认知的东西出现在他面前,难免就变得不务正业,诚如期刊名一般,想要求索起来。

    至于地圆说,月儿绕地说,以及重力说……这些学问的出现,使不少人出现了一种奇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以往,他们抬头看月,看到的是故乡,是嫦娥,是无数美好的想象;可现在看月,脑子里会浮出一个念头,月儿当真和自己脚下一般,是一个球,是否当真从这里朝一个方向行驶,最终可抵达原来的位置,月儿落下,其实只是去了另一边升起。

    这些念头一冒出来,竟有一种百爪挠心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们还太年轻,对于功名的渴望,更多的是父辈们强加在他们的身上。

    可到了西山书院,耳濡目染,至少,也未必有了根深蒂固的士农工商习气。

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看着这三十多个徒孙:“你们可想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公,都想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和你们的父母说了吗?”

    众人似乎早已想好了说辞:“恩师,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怎么说?”方继藩笑容可掬,风气变了啊,看来我方继藩,又为这天下,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。

    “学生……学生人等,都说,这是师公教我们转科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方继藩脸都绿了:“不诚实!你们还是人吗?猪狗不如!”

    众徒孙纷纷拜倒:“师公,学生也是无奈……”

    方继藩摇摇头,看来这个世上,自己又多了一群敌人,若是有一日,走在大街上,被人用斧头砍死,显然也不意外了。

    他叹口气:“罢罢罢,我不入地狱,谁入地狱,尔等既愿从医、从工,为师能说什么呢?只好遂了你们的心愿。”

    众人喜不自胜。

    方继藩又道:“这是你们自己选的路,到时可别回头来责怪师公。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道:“绝不后悔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将一群小傻瓜们送走,方继藩心情轻松。

    无论他们进入哪一个学科,未来都能给方继藩挣银子的,倒是文学院,专攻八股,每日刷题,天知道教授出来的都是什么货色。

    可没法子,文学院是西山书院扬名立万的法宝。

    转眼,酷暑即将过去。

    第七期的期刊,照常开始印发。

    因为年底职称考试即将开始,几乎所有人,都已习惯了预定期刊,几乎每一份期刊出世,人们便饥不择食的去看。

    若是匠人,自是看看关于力学方面的理论知识,或是出现了什么新的发现,哪怕你水平不高,可至少,你也得知道这引力、重力什么怎么回事,毕竟……要考。

    可这期刊,买都买了,毕竟,求索期刊是不允许盗印的,抓着了,便是打断腿,没有书商敢铤而走险,倒也有想省钱的人,希望去将期刊里的文章抄写出来,拿回去看,可很快,人们就意识到,这很不划算。

    看期刊的人,多是匠人、生员、校尉,这些人群,无论是在西山还是在新城,又或者是屯田所,他们都是最忙碌的一群人,与此同时,他们本就有自己的一份薪水,或者,能入学的人,家境最差,也坏不到了哪里去。

    平时就已忙碌的不得了,还得花费时间去看期刊,预备年底的考试,甚至是一些徒工,现在也开始想尽办法,在工作之余,去附近简陋的夜校里学习文字,虽不打算做学究,可至少,要做到能书能写,毕竟,匠人和徒工之间的待遇,可是天差地别,薪水相差一倍以上,倘若是更高等的匠人,那就更不必说了,若是成为了甲等或者乙等大匠,现在这样的大匠虽还未出现,可传闻中,这些人,待遇及其的丰厚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新城许多落魄的读书人,开设了大大小小的蒙学班,白日不上课,只在夜里,大家下了工时便开班,附近的作坊,还有工地上的脚力,便人山人海汇聚而来。

    期刊的销售稳步上升。

    而此时,细虫研究所的成果,却也喜人。

    张森带着十数个同门师兄弟们,做了一个实验,最后,提出了细虫疫病论。

    从前的人们,对于疫病,总带着几分恐怖的色彩。

    因为这疫病仿佛是无孔不入一般,明明彼此之间,没有什么关联,哪怕双方只是擦身而过,都可能传染病症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,医术本就低劣,一旦病倒,死亡率极高,且京师人口众多,一旦产生任何疫病,便会迅速传播。

    人们总认为,疫病可能是老天爷发怒的结果。

    这是命,命里有时终需有。

    可张森带着人,做了实验,他们将煮熟的肉,放置在绝对无蚊虫的所在,最后,肉依旧开始腐化变质。

    而后,他们再将肉,用酒精消毒之后,再放入没有蚊虫的环境,可结果,虽然腐化变质的过程延长了一些,可结果依然。

    张森这一次的论文,写的极漂亮,只是这一次,这篇论文的署名比较多,除了他名列第一之外,后头还有七八个参与了实验的医学生员。

    张森认为,细虫不只是在人体,还在空气之中,而有害的细虫,极有可能就是病原体,许多的疾病,可能是依靠在空气之中传播,这也是为何,疫病杀人于无形的原因,所谓的疫病,本质就是病人从口鼻中呼出的病毒,悬在空气,最终传染给另一个人的结果。

    这篇论文一出,又是哗然,虽然无法验证,可评议组的所有人,几乎毫不犹豫的请求将此文,列入新期刊的首位。

    毕竟,这诠释了一个可怕的‘现象’,虽然眼下的实验,不能完全证实,可一旦证实,将会是极大的突破。

    张森的声名,逐渐鹊起,在列入期刊之后,细虫研究所的所有人员,都得到了丰厚的稿费,想要进入研究所的医学生,几乎是抢破了头。

    所有的书铺门口,都挂着疫病重大突破的招牌。

    哪怕是不懂这个道理的人,也忍不住会驻足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啥玩意,西山又出怪论了。

    这群疯子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初秋时节,方继藩格外的注重自己的身体,毕竟,可千万别染了风寒,他也不喜欢,被自己的徒子徒孙们抓去被研究。

    可一大早,苏月便兴冲冲的来了。

    镇国府里,方继藩呷了口茶,见苏月带着一个局促的年轻人来。

    苏月二话不说,拜倒在地:“学生见过师公。”

    后头局促的年轻人,显得很紧张,想了老半天,才忙拜倒:“学生见过太师公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靠在椅上:“噢,什么事啊,为师最近有些忙……”方继藩打了个哈哈:“有什么事,就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师公,此人,就是张森。”

    苏月很小心的观察着方继藩,生恐师公对于自己莽撞的带着自己的弟子来拜见,会引发师公的不快:“他有一个不情之请,因为兹事体大,非要师公出马不可,所以,学生便带他来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感谢《书友1602191802428》土豪同学从六点到现在打赏的十四万起点币,呜呜呜,请允许老虎向您问个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