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八百五十九章:天纵奇才
        欧阳志听罢,虽没有迟疑,却有些迟钝,片刻之后才点头道:“学生知道了,学生这就去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等。”方继藩有些舍不得欧阳志,每一个弟子,都是方继藩的心头肉啊!看着欧阳志要去做这等凶险的事,方继藩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欧阳志走了几步,方才回头。

    他脸上没有畏惧,没有害怕,没有激动。

    什么都没有!

    无悲无喜!

    方继藩看着这张天崩地裂都不会变的脸,很是认真的道:“为师忘了告诉你,你要好好的活着。为了让你好好的活着,为师……还会让一个人帮助你。”

    欧阳志一愣,惊讶的道:“敢问恩师,不知是谁?”

    方继藩正色道:“一个天纵奇才,有了他,为师就能放心了,这么大的事,也只有像他这么出众的人才能解决。”

    欧阳志深吸一口气,恩师从来没有看得起过人,可还有谁能得恩师如此的夸赞?

    此人……一定是智勇双全,文武兼备,是极了不起的人吧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一挥手,让欧阳志滚蛋。

    他讨厌别离,因为别离太伤感了,既然讨厌,那就让这个人赶紧在自己面前消失,别离的痛苦,也就解决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过了一个时辰,一个人被方继藩传唤过来。

    此人是刘瑾!

    刘瑾眼看要到方继藩的正堂,便心不甘情不愿的从口里吐出吸允了老半天的梅子,抹抹嘴,郑重其事的进堂。

    一入堂,他就乖巧的拜下道:“孙子见过干爷,干爷传孙儿来,不知有何吩咐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打量着刘瑾道:“来来来,别客气,快起来,干爷见了你,整个人都觉得放松了,一下子精神抖擞。”

    刘瑾心里暖呵呵的,连忙站起来,可还佝偻着身子,公瑾地道:“干爷,孙儿见了你,也高兴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看着刘瑾,乐呵呵的道:“叫你来,是有一件事问你,你……擅长什么?”

    方继藩突然这么一问,刘瑾不解,但还是想了想,挠挠头道:“伺候太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孙子,显然不知道自己是个很有潜力的人啊。

    方继藩却很有耐心的笑了笑,继续问:“横征暴敛,你会做吗?”

    只一瞬间,刘瑾脸都绿了,头像拨浪鼓似的,眼带惊恐道:“孙儿不会啊,孙儿哪里会做这样的事,孙儿……”

    方继藩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,扬起了手,直接给了他一个耳光,怒道:“狗一样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刘瑾被拍得七荤八素,捂着腮帮子,一脸委屈的看着方继藩。

    方继藩气呼呼的骂道:“自己的爷爷,你他N的竟也敢欺骗,你当你干爷是吃闲饭的?”

    刘瑾吓坏了,瑟瑟发抖,艰难的道:“孙儿……孙儿……会……会那么一点点。”

    刘瑾一面说,一面有些不太自信。

    方继藩眯着眼,脸上的怒容这才稍稍的消失:“是吗?那就打个比方,有一个人家,他有很多地,怎么才能从他身上榨出点银子来呢?”

    刘瑾歪着头想了想道:“先将他娘绑了……实在不成,就说他谋反,杀到他家去,狠狠的抄家;又或者说他私通贼人,盐贩子,对,说他贩卖私盐。要不……”

    刘瑾小心翼翼的征询着方继藩,生怕还挨打,一面战战兢兢的道:“要不,说他家的祖坟里压着龙脉了,将他祖宗的尸骨刨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方继藩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这……真是个不太讲究的人啊。

    事实上,同为太监,历史上的刘瑾,确实不太讲究。人家还晓得玩一点高端的玩意,可刘瑾不,他没什么逼格。

    历史上武宗继位之后,刘瑾顿时如日中天,这家伙能成为八虎之首,成为人神共愤的人渣,人人非除之而后快,一方面,是刘瑾的权柄过大,另一方面,却也和这个家伙做事不地道有关系,这厮……手段之粗糙,那也算是榜上有名了。

    可方继藩还是忍不住感慨道:“人才啊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刘瑾惊讶得眼睛瞪大。

    方继藩笑眯眯地道:“我有一件大事交给你去办,定兴县需要一个镇守太监,我会向陛下推荐你。”

    刘瑾一愣,随即一副要哭的样子,道:“干爷啊,孙子得伺候太子呢。”

    什么镇守,镇守算什么!他刘瑾只要待在太子身边,将来就是镇守太监们的祖宗。

    他可不乐意去。

    方继藩安慰他道:“此事事关重大,只要做成了,就是天大的功劳,到时,你便是大明的大功臣,不只如此,到时,你还回来伺候你的太子。孙子啊,你……难道忘了,我是你干爷啊,这世上,哪里有干爷不疼自己孙子的,我会害你?”

    刘瑾怕方继藩又再发怒,只好将信将疑的点点头:“奴婢确实近来受了干爹的教诲,一直想做一点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方继藩拍拍他的肩,和颜悦色的道:“好事,暂时就别做了,你去定兴县,只需做一件事就可。”

    刘瑾有点懵,这话古怪呀:“啥?”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把你的看家本事,就如你方才说的那样,将那些狗屁倒灶的手段都使出来,嗯……你若是能做到这个,就算是为国为民,利在千秋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方继藩很干脆的道:“好了,不和你继续啰嗦了,此事,你不做也得做,做也得做,我也懒得和你继续辩了,明日给我滚出京师去,太子那儿,我会交代,今日干爷需要你的才干,你若是还在此胡搅蛮缠,可别怪干爷生气哪,干爷生气起来,自己都无法控制自己。”

    刘瑾哭了。

    直接流下了未取出的泪。

    他想做一个好人。

    犹如干爹教诲的一般,善良的对待这个世界的百姓……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孙子明白了。”他难过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方继藩背着手,总算万事俱备。

    这个世上要办事,什么最重要?

    当然是人才!

    有了人才,许多的问题方才可以迎刃而解,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关于这一点,方继藩还是颇有自信的,他最擅长的,就是唯才是举。

    这事儿,当然还得跟太子殿下通通气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却发现太子竟去了西山的戏院。

    此时是白日,戏院还没开张呢!

    可此时,这里却热闹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朱厚照兴致勃勃的看着《过五关》。

    戏台上,武生和青衣,正在咿咿呀呀的练习,台下,弹琵琶的,敲锣的、打鼓的、打板子的,还有二胡诸如此类。

    戏班子的人在排练,为预备要来的端午节准备曲目。

    朱厚照一个人坐着,看的高兴的不得了,口里急切的道:“杀啊,杀啊,杀啊!”

    方继藩自他身后,徐徐的坐他身边。

    朱厚照如痴如醉,还没注意到方继藩。

    等到曲终人散。

    最后,那弹琵琶的还在练习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面上带着一些雀斑的女子,只是面色姣好,显得有些紧张,不过十指纤柔……

    这弹琵琶,对于人的要求极高。

    方继藩忍不住来了兴致,对那弹琵琶的女子道:“可会弹《十面埋伏》吗?”

    女子错愕的看着方继藩。

    方继藩这才想起,十面埋伏,乃后世的叫法,便笑吟吟的道:“《淮阴平楚》。”

    女子怯怯的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于是开始调音,试了试,起身朝方继藩福了福。

    方继藩静静的坐着,朱厚照忍不住道:“什么是十面埋伏?呀,你还喜欢听琵琶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琵琶乃军乐,读说过白居易的《琵琶行》吗?你坐好了,听着便是。”

    女子深吸一口气,还是显得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她认出了方继藩。

    从前她只是寻常弹琵琶的,被称之为戏子,乃下九流,跟随她爹,在各个酒楼里替人弹唱,博君一笑,在这个时代,抛头露面的女子,几乎可想而知,自是被无数人轻视和鄙夷。

    可她是乐户,这无法改变,上半生遭受的苦难,以及颠沛流离的心酸,更是难言。

    此后,戏班子成立了。

    方继藩建立了十几个戏班子,并建立了戏院。

    而她,终于有了稳定的居所,可以心无旁骛,好好的练习她的琵琶即可。

    在这西山,规矩很严。

    没有哪个客人敢对戏班子中的戏子们动粗,否则,何止是被人打出去这样简单,无论是谁,那可当真会断手断脚的。

    她虽在戏班子里并不出色,可难得有此安稳,甚至平日的演出费用也算是丰厚。

    而今,她依旧还和父亲相依为命,处境却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她感激的看着方继藩,看着这英俊挺拔的少年,缳首,面容微红,带着几分羞涩,她先试了试音,这《淮阴平楚曲》,被方都尉称之为十面埋伏,真是再贴切不过了。

    因为此曲,正是楚霸王被汉兵包围为背景的曲子。

    此曲既哀怨,又铿锵,既有数不尽的汉兵杀至,楚霸王的愤怒和无奈,又使闻者始而奋,继而恐,涕泣无从。

    定了定神,她悄悄抬眸看了一眼那一副要洗耳恭听状的男子,终于开始拨弄琴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