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八百五十八章:君臣同心
    刘健的首肯,并没有让李东阳和谢迁轻松。

    他们自然清楚,哪怕是刘健同意了,又如何?

    这可是天大的事,不是闹着玩的,这刘公,是已做好了粉身碎骨的打算。

    见刘健匍匐在地,弘治皇帝的眼睛,竟有些模糊。

    事实上,弘治皇帝也有点举棋不定。

    他深知真能贯彻,便算是解决了大明王朝最大的隐患,可是………

    想要做到,实是太难了,首当其冲的,将会是刘健,因为刘健乃是内阁首辅,所有的压力都会冲着他去。

    这方继藩倒是说的轻松,问题在于,大家压根不会去找他这个驸马啊。

    李东阳和谢迁,与刘健一向相交莫逆,此时也禁不住迟疑了。

    最终,他们拜倒在地:“臣等……”

    后头的话,竟是哽咽了,不知该说什么是好。

    方继藩站在一旁,心里感慨。

    刘健还是有情怀的人啊。

    至于刘东阳和谢迁,倒挺有义气,历史之中,这三人名声都不算坏,这历史可能会有偏向,可大抵还是八九不离十的,一个纯粹的坏人,不可能得到好名声,而如方继藩这般纯粹的好人,大抵也会被千秋史笔所温柔的对待。

    当然,若是有人敢在明实录里说方继藩的坏话,方继藩保证砍死他。

    就算等自己百年之后,有哪个人不开眼。

    自己这么多徒子徒孙,怕啥?

    当然,想要完成这个壮举,的确很难。

    终明一朝,每一个人都知道,眼下土地兼并问题的严重,也明白解决问题的办法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哪怕是到大明灭亡,到了几乎要亡天下的地步,也没有人愿意去解决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倒是到了清朝雍正年,将士绅一体纳粮解决了。

    这固然是因为雍正本就是个狠人的原因,可其根本的原因就在于,大明是真的皇帝与士大夫治天下,大明的统治基础,本就是仰赖于士绅,自己砍自己,不存在的事。

    而清朝表面上,是维持了大明的国策,可实际上,雍正的基本盘,来源于后金人,此前所谓被优待的士大夫,终究不过是外人而已,所以雍正可以毫不犹豫的对反抗者举起屠刀,谁不服,就宰了你,让你闭嘴,你就得乖乖闭嘴。

    因此,在大明玩这个,不啻是在玩火,风险很大。

    此时,弘治皇帝吁了口气,他抬眸看了一眼方继藩,道:“好了,方卿家,朕想听听你,如何士绅一体纳粮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认真起来,道:“陛下,士绅为何不肯纳粮?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不禁一愣,这个问题,他没想过。

    面对弘治皇帝的反应,方继藩像是早就知道似的,此时接着道:“这是因为士绅在纳粮之后,也未必能使自己有好处。因而这天下士绅一听到纳粮,就势必群起而攻之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眼下要解决根本问题,就必须让他们知道,朝廷取之于民,用之于民,做到这一点,让他们真正尝到了甜头,到时,即便会有牢骚,可他们的抵抗也断不会如此激烈了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皱了皱眉,若有所思,口里则道:“现在,难道不是取之于民、用之于民吗?”

    方继藩沉默了很久,而后道:“儿臣不想深入探讨这个问题,毕竟事情只能一件一件的解决,儿臣所说的用之于民,是在于那种看得见,摸的着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弘治皇帝始终凝眉:“你继续说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可先在一县做尝试,至少先将反抗降到最低,若是这士绅一体纳粮,在该县得以解决,再徐徐图之,慢慢的推广。不妨我们将该县称之为模范县。”

    模范县……

    弘治皇帝不禁一怔,方继藩总能给他们冒出新鲜东西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问题能得以解决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苦笑道:“哪个县可以?”

    方继藩想了想,才道:“最好先从近处着手,不如从保定府定兴县开始,那儿距离京师足够近,一旦有事,朝廷可以立即解决,防止事态扩大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微微低头思索了一下,随即点了点头道:“新城距离定兴也不过百来里而已,确实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方继藩又道:“除此之外,还得派一个有胆有识之人。儿臣思来想去,臣的门生欧阳志前往较为适合。”

    “欧阳志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这方继藩,可真下本钱啊。

    自己的首席大弟子,居然派了去,这不就摆明了就是向天下人宣告,没错,这馊主意是我方继藩出的,来打我啊,笨蛋们。

    刘健等人,原以为方继藩会做缩头乌龟,谁晓得这方继藩竟还很有担当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却是眉毛一挑:“欧阳志他是翰林侍读学士,身份清贵,只做一个小小县令?”

    方继藩正色道:“他依旧还是翰林侍读学士,这样做,也说明了朝廷对定兴县的重视。除此之外,儿臣斗胆以为,暂时不能以士绅纳粮去定兴立这个标榜,不妨……先寻个明目,不如说募捐之类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好主意,起码不会一下子激起士绅的反感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点头: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还有……”方继藩嘿嘿笑道:“还有,就看欧阳志了,看他能不能顶住压力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顶过去,事情便罢,顶不过去,就全盘皆输,儿臣就当没了这个徒弟。”

    说罢,方继藩看了刘健等人一眼,而后又道:“而刘公等人,只怕未来的日子也不好过了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踟蹰着:“你有把握?”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只有三成把握。”深吸一口气之后:“可是……若能办成,便是利在千秋之举。陛下,试一试吧,反正就算是输了,于陛下也是无碍。”

    这意思等于很明白的说,反正死的是别人,就算是牺牲,到时真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,还可以罢免内阁大学士,甚至是罢黜欧阳志这些罪魁祸首来平息天下人的愤怒。

    方继藩显然是想孤注一掷了,当官不为民做主,不如回家卖红薯。

    而让欧阳志去,显然代表了方继藩的决心,他若是办不成,大不了跟自己回家卖房去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面上露出了羞色,他忍不住道:“你胡言乱语什么?”

    方继藩汗颜:“儿臣万死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脸上肃然起来,厉声道:“朕想要尝试,是自知一旦成功,此举便是利国利民,造福万千的百姓,若是功亏于溃,这个责任,朕来担当。朕的列祖列宗们也并非没有被人所诟病过,你以为朕真的沽名钓誉,只求在别人眼里,做一个圣君?朕的列祖列宗也不乏有人被人暗中称之为昏聩者,他们可以,朕也无妨。你说有三成把握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站起来,背着手,看着奉天殿外的落地玻璃,只是眼眸里的光芒,似是透出了一股坚定,声音竟有些颤抖:“试试吧,欧阳志若是不怕身败名裂,刘卿、谢卿、李卿愿与朕共进退,连你方继藩……”

    方继藩霎时的脸一红:“陛下,不要用连好嘛,这个连字,听着有些寒碜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正色道:“你方继藩,既也肯为天下百姓一试,好,那就试,就从定兴县开始。”

    刘健等人的心里打着鼓,只是到了此时,却也无别话可说了,便道:“吾皇圣明!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回头朝方继藩一笑:“朕倒是很想看看,你所谓的取之于民、用之于民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欧阳志有点懵。

    正定县令,奉旨向正定县士绅募捐。

    怎么感觉是在侮辱正定县士绅们的智商。

    当然,欧阳志此时还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方继藩坐在堂中,看着欧阳志。

    他喜欢这个家伙,和自己一样,都是本份老实,果然什么样的师傅,就教出什么样的弟子啊。

    方继藩语气沉痛道:“欧阳志,你在听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良久,欧阳志道:“呀,师父,您说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我慢慢说,你自行理解。”顿了顿:“此事关系重大,事关我大明千秋,一旦失败,你便身败名裂,从此之后,怕是官做不成了,只好遗臭万年,跟着为师凄惨的卖房度日。可若是成了,则功在千秋。我是这样对陛下说的,为师说,这样的事,非要有大智大勇之人,方可贯彻下去。你智商虽然不足,可勇气可嘉,为师最心疼的就是你,所思来想去,还是向陛下推荐了你。”

    欧阳志这一次算是听明白了,他作揖道:“恩师有命,学生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方继藩高兴起来,说实话,这样的人,哪怕是一丁点智商都没有,宛如一个智障,方继藩也喜欢。

    “我写下一个章程,你什么都不必管,只管去做,陛下已有默许,正定县不远,驻扎着一支京营,此营的指挥姓吴,算起来,和我方家也是有一些渊源了,若是事态紧急,随时可以调用,总而言之,为师借的就是你这一股子忠心不二,你立即收拾一下,明日就去赴任,总之,按着章程办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