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八百四十三章:定军山
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道:“陛下吩咐儿臣做的事,儿臣便是没了性命,都要做到底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又道:“儿臣办事,陛下放心便是,那两万两银子的修葺费用,儿臣以为,陛下还是别给了,儿臣总能想尽办法,筹措出来,这新城,关系着大明基业,想当初,文皇帝在北京城营建新宫,迁都北京,以至至今,人人歌颂文皇帝的功业,今日陛下迁居于此,亦不失为雄主,儿臣能为此添一份力量,做梦都是笑着的。”

    当然是做梦都笑着的。

    分分钟不知多少银子上下。

    咱们大明贵族、官员、世家、老财、乡绅,自打洪武皇帝起,就开始一罐罐的攒银子,他们有的是钱啊。

    就算没钱,不是还有西山钱庄嘛,可以借哪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很是欣慰的看了方继藩一眼。

    他可以看出,方继藩的面上笑容的真挚。

    这家伙……忠心二字,是没的说的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颔首,左右四顾:“诸卿,都要以方继藩为榜样。”

    刘正静等人,急啊。

    这内城,算是没得救了。

    今日回去,多少人会赶着明日去买新城呢?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今日陛下一番话,已是摆明了,从今日起,到往后不知几百年,这大明朝的核心,都会在这大明宫,会在这新城。

    再加上这新城的房价连涨,天知道到时还抢的着抢不着房子。

    只要房子还在涨,又会有多少,哪怕是没住在新城的人,都会尽力在此置产。

    何况,表面上,房价好似高不可攀。

    可自西山钱庄借贷起,其实,这首付,不过两三千两,而舍得在这附近置产的人,是出不起几千两银子的人吗?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以往甚至在内城都凑不齐银子的人,现在在这房价高不可攀的新城,却可轻松筹措出首付,这……才是真正可怕的。

    今夜,看来不能回去了,连夜让人回府,预备银子,今天……就睡在新城里,明儿清早,他只要开卖,就买。

    刘正静这些人,其实已经顾不上痛骂这该死的房价了,前提是得赶在涨价之前,将房子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不仕心里也震撼了。

    他脑子里疯狂的计算。

    瞧这架势,怕还有可能涨啊,自己还能筹措出首付吗,得想想,得再想想,怎么筹,去哪里筹……

    弘治皇帝狠狠的夸赞了方继藩一通,今日,似乎也没什么可议之事,现在,救灾善后要紧。

    于是众臣只好告退,朱厚照要走的时候,弘治皇帝留住他:“太子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吓了一跳,脸色惨然,看着无数人潮远去,方继藩早就溜了,眼一花,嗖的一下,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朱厚照看着这文武百官纷纷散去,心瞬间凉凉了。

    二话不说,直接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却是微笑的看着他:“地上凉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摇头:“父皇,地上有地暖呢,暖和,儿臣习惯了,喜欢这么跪着。”

    说着,朝弘治皇帝谄媚的笑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居然和颜悦色:“你呀,这么大了,说有出息,那也有出息,可是性子啊,总是不改。”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:“还是起来吧,别弄的朕好似是凶神恶煞一般,朕是你的父皇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在说到此处时,磕了磕案牍,加重了语气:“你我父子,又非是仇寇,何至这般,像老鼠见了猫一般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便赔笑着起身:“父皇,这是儿臣对父皇的敬畏,并非是老鼠见猫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摆摆手:“好些日子没见了吧,你呀……都来了宫里,就急着要走,没规没矩,噢,朕正好,有件事,想要交代你办一下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忙道:“不知父皇有何吩咐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淡淡道:“你的曾祖母,还有你的母后,近几日都在听戏,你是后辈,不能光顾着成日游手好闲,这几日,好生陪陪她们,听听戏,这是孝心,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朱厚照乐了:“这敢情好啊,儿臣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,立即跑的没了影子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弘治皇帝看着朱厚照的身影,苦笑着摇摇头。

    一旁,萧敬依旧是笑吟吟的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渐渐收了笑容,脸色阴沉下来:“张昭田的事,朕越来越觉得蹊跷,只怕,这背后,是一桩大案,这紫禁城,自朕登基以来,便已修葺了三次之多,每一次,花费都是不菲,萧伴伴,此案,你要抓紧。”

    萧敬和颜悦色道:“奴婢和张昭田,说起来,当初都是一起伺候陛下的,奴婢真无法想象,他会背着陛下,做什么不可饶恕的事,奴婢一定秉公而断,倘若无罪,奴婢正好为张公公洗脱冤屈,可若是有罪,奴婢……诶……奴婢也是心疼啊,他也算是晓事的人,怎么就……就……堕落至此呢,陛下对他何等的信任啊,御马监都给他了,这银子,是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东西,他贪着,有什么用。真如此,做奴婢的,只好以死谢罪了,奴婢定饶不了他,这非是奴婢对他无法原谅,而是……要告诫这宫中上下,甚至包括了奴婢自己,这做奴婢的人,万万不可有什么非分之想,否则,张昭田就是榜样,从此之后,大家伙儿啊,都收收心,只侍奉着皇上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还算是宽厚的人。

    张昭田伺候了自己半辈子,当真说要弄死他,还真未必忍心。

    可萧敬沉痛的一番话,却令弘治皇帝有了警惕。

    不错,宫里出了一个张昭田,可是,下头又有多少张昭田呢。

    这是宫中,是有规矩的地方,若真有其罪,只将其打发去孝陵守陵,其他人会怎么想,那些不规矩的人,会畏惧吗?

    挥泪斩马谡?

    弘治皇帝铁青着脸,颔首点头:“朕也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萧敬道:“陛下圣明。还有一事,奴婢以为,勇士营,事关重大,而神宫监的掌印,暂领御马监,奴婢生怕,他镇不住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想了想,这神宫监,在十二监中位次并不高,而掌勇士营的御马监,却是宫中除司礼监之下的关键地方,他看了萧敬一眼:“那你就费费心,暂领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遵旨。”萧敬没有怠慢,萧敬的心里,踏实了。

    这下子,自己在宫中的地位,算是彻底的稳固了。

    当然……他想暂领御马监,却绝非只是想要巩固地位这样简单,这一次,却是要送太子殿下一份大礼,毕竟……陛下信任,还不算,这太子殿下,最近似乎对自己有看法哪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方继藩自宫里出来的时候,瞬间就被围住了。

    方继藩一脸懵逼的看着这乌压压的人,干啥,要打人?

    为首的乃是刘正静,刘正静道:“方都尉,方才的话,你算数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话……”方继藩见他气势如虹。

    疯了,这个世界都疯了。

    我方继藩也有是人畜无害小白兔,而刘正静这样的人,也有是大灰狼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买房的事,明日房子不会涨,老夫非买不可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汗颜:“何必呢,各位,就因为一个房子,你们就这般?大家同朝为官……不应当多谈一谈,对陛下今日一番话的感受,不该多想想国计民生,不该多琢磨琢磨,怎么样才能使陛下无忧吗?我方继藩……”

    可刘正静这些人,却显得很狰狞,眼睛都是红的:“少来这一套,房子有没有?”

    这些人,气势很骇人,完全是一副,要和你拼命的架势。

    有人甚至捋起了袖子。

    方继藩顿时想起,史书中,那一幕幕被群臣殴打而死的倒霉家伙。

    方继藩笑了,露出洁白的牙齿,眼里带着纯真的笑容:“有,统统都有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都笑。

    刘正静突然觉得很悲哀。

    为什么……明明给这家伙痛宰,都已是浑身千疮百孔,流了好多的血呀,可自己竟还有一种占了便宜的既视感呢?

    人哪……

    心里感慨……

    方继藩却已经趁着大家松懈,溜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仁寿宫里,戏台子上,《定军山》终于落幕,那武生的一手花枪,耍的朱厚照连连叫好。

    他一面磕着蚕豆,一面乐不可支。

    太皇太后总算松口气,道:“来,来,将曲目来,下一场,听《贵妃醉酒》。”

    张皇后也乐了,笑吟吟的。

    朱厚照却是道:“不能啊,曾祖母,这《贵妃醉酒》,有什么意思,咿咿呀呀的,真是讨厌,还是这《定军山》好听,孙臣可喜欢了,方才这武生打的孙臣还没看够,再看一遍,再看一遍,来,去告诉他们,《定军山》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周氏和颜悦色道:“太子啊,都已经看了七遍了,你听哀家的话,先听《贵妃醉酒》。”

    张皇后道:“你看看你,太皇太后喜欢看什么便看什么,你是来陪太皇太后,怎可喧宾夺主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便不满道:“定军山好,定军山好。”

    周氏无奈,只好朝宦官道:“去,定军山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一脸微微嫌弃的看了朱厚照一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