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八百二十八章:十年树木 百年树人
    方继藩不怀疑姓朱的智商,毕竟,姓朱的皇帝之中,各种奇葩涌现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未必有皇帝的专精,可在各个专业的领域,都有着突出的贡献。

    智商爆表啊。

    三岁大的孩子,在上一世,已差不多幼儿园小班的水平了。

    这种孩子,恰恰是似懂非懂的年龄,除了爱将尿撒在裤头上,他们开始有了一丝逆反心理,可同时,却也已能清晰的表达了。

    朱载墨的问题,特别的刁钻,所谓童言无忌嘛,若有人问自己这么多乱七八糟的问题,依着自己的火爆脾气,早就一巴掌打过去了。

    而今在这世上,方继藩怕两个半人,一个是皇帝,另一个是战斗力爆炸的人间渣滓王不仕,还有半个,就是这问题特别多的朱载墨了。

    让人做好了八宝粥,放了一点糖。

    朱载墨在被诏安之后,显得特别的乖巧,一直闭着嘴,小小的身子,坐在了长椅上,两只脚在在半空晃啊晃,他低头看着自己脚,瞎乐。

    八宝粥端了上来,他便不客气了,呼噜呼噜的吃完,抹抹嘴:“好舅舅,我还有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不许问了。”方继藩抚额。

    方继藩觉得头很疼,男人果然不适合奶娃啊,古人诚不欺我,不对,自己就是古人。

    在西山深处有一处庭院,这里幽静,四周防禁森严,便是太子和方继藩在西山的宅邸,这里两处宅邸合二为一,可中间又有一处高墙。

    串门有些方便,可又不太方便。

    里头伺候着的,多是皇家指派下来的宦官,方继藩背着朱载墨回来,脑子里,却全是怎么教育朱载墨的事。

    回到宅子,早有宦官接了皇孙走,朱载墨依依不舍的道:“舅舅,明日你还会来寻我吗?”

    方继藩想了想:“明日有事,舅舅要卖房。”

    朱载墨便道:“后日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见方继藩踟躇,朱载墨道:“大后日呢?”

    “准了,到时来看你!”

    朱载墨这才蹦蹦跳跳去了,吓的宦官忙是碎步小跑着跟上去。

    这个年龄的孩子,真是令人操心啊。

    方继藩回到正堂。

    却见朱秀荣与方氏二人都端坐着,嬷嬷和宦官们都告退出去,只两个人,捡着茶几上的各种连环画和簿子看的出神。

    方继藩咳嗽。

    朱秀荣和方妃才反应过来,方妃道:“兄长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则对她行礼:“太子妃。”

    二人相互见了礼,方妃眼里带笑:“那我得回去了,不能搅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朱秀荣面带嗔怒,俏脸含羞:“留着也无碍的。”

    方妃笑吟吟的道:“这可不成。”

    便起身,款款而去。

    朱秀荣忍不住道:“她定在笑话我呢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叹了口气:“笑就笑,人在世上,岂有不被人笑的。”说着坐下,朱秀荣便起身,给她斟口茶。

    她已渐渐开始能学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。

    方继藩看了一眼茶几,这几子上,都是这些日子,自朱载墨到了西山之后,自己编写出来的一些育儿手册,或是让人绘制的一些育儿卡片以及连环画。

    朱秀荣看了方继藩一眼,笑吟吟的道:“我……和皇嫂商议过……有些事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便正襟危坐:“你说罢,不必顾我的感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朱秀荣有些失语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。”朱秀荣想了想:“皇嫂和我闷得很,我们一起瞧了你的画和图册,心里便想,倒不如,我们来带孩子,你这簿子里,不是写了什么……噢,保育员嘛,我们也招一些孩子来,让皇嫂和我一道,按着这保育图册中的东西,既照顾他们,又让他们学一些本事,你看……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呀……”方继藩一呆。

    事实上,当初朱载墨来西山的时候,方继藩可是充满了热诚,他打算让皇孙成为一个有用的人。

    而自己的儿子,方正卿那小子,方继藩也寄以了极大的期望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何,他没事就写写画画,希望借此,来教育两个孩子的原因。

    可事实证明,这些东西,没个屁用。

    根本原因就在于,方继藩不但懒,且还没有耐心。

    其结果就是,一开始倒还能和颜悦色,可当真面对两个小家伙时,坚持不了一炷香,就忍不住撸起袖子来,寻点什么趁手的兵器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方妹子和秀荣竟有兴趣。

    方继藩眯着眼:“保育院?你们能成?”

    朱秀荣眸子一亮:“不错,就是保育院,皇嫂毕竟身份不同,多有不便,她说了,她来从旁协助,我来起这个头,再请一些读过书的女子来,要性情好的,招募一些孩子。我和皇嫂,可喜欢孩子了,再者,正卿和载墨他们本就寂寞的很,不妨多找几个来陪他们,我们不但可以照顾……我还可以教授他们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时想不起教授什么好。

    方继藩却是乐了:“这样也好,妇女能顶半边天,为夫是最讨厌好吃懒做的人,你和妹子若是有心,那么,我来安排,首先,我们得有孩子,孩子从哪里来呢?”

    方继藩抬头看着房梁。

    是啊。

    孩子从哪儿来。

    若是寻常的孩子,陛下知道了,肯定不放心。

    皇亲国戚们的孩子,他们可都有专门的人照料,凭啥就送至保育院来。

    方继藩背着手,道:“有了,我可以摊派。”

    朱秀荣吃吃的看着方继藩:“摊……摊派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意思就是鼓励他们,当然,不要细究这些细节,至于教授的内容,嗯……我得整理一下,咱们将这宅院,也要改造一番,哎呀呀,殿下真是冰雪聪明,你这么一说,倒是提醒了我,我早瞧那些该死的孩子爹娘们不会教孩子,才三岁,便聘请蒙师来,成日之乎者也,这事,包在我身上了。不成,我现在就要出门一趟,殿下,你且稍等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兴致勃勃。

    保育院……

    是个好东西啊。

    公主殿下性情好,有耐心,若是再聘请一些人,我方继藩,要将自己的学问,从娃娃抓起。

    毕竟,哪怕是自己的弟子,如欧阳志等人,虽对自己言听计从,可思维上,依旧还有他们所固化的地方。

    可娃娃就不同了,我方继藩指哪打哪,说啥是啥。

    当然,最紧要的是,两世为人的方继藩,最看不得四体不勤的人,我方继藩是因为得了脑疾,那是情有可原,可公主殿下和方妃是咋子回事,得有工作哪。

    保育院,教授什么,现在不重要,重要的是,得有孩子,孩子从哪里来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沈文气喘吁吁的回了府邸。

    这几日新城太紧俏了。

    他思来想去,觉得新城大有前途,沈家乃是江南大族,前些日子,太子殿下居然跑来借银子,说是要去买地,沈文的心情……是RI了狗的,太子殿下你这要作什么妖啊。

    可无论如何,都是自己女婿,沈家在江南的族兄弟们,统统动员起来,总算是筹措了一大笔银子给太子殿下送去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至今,太子殿下不像有还钱的迹象哪。

    可提醒太子,又有点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愁啊。

    现在新城那边,沈文也动了心思。

    皇亲国戚,买个一亩、两亩,实在说不过去,他想尽办法,筹了一笔首付,总算,事情办妥了,买了八亩,几乎是将沈家的积蓄都掏空了。

    今日上午去了当值,正午的时候告了个假,去了西山钱庄,总算是将房贷给办了下来,自此之后,自己便背了一大笔债。

    好在,沈家有爵位,有爵位,可借贷五十年,慢慢还吧。

    事情一办妥,沈文心里就舒畅了,无论如何,自己算是给子孙后代们,创造了更舒适的环境,这辈子……没白活。

    沈文背着手,一进府,笑吟吟的道:“孙儿呢,将孙儿抱来,老夫要见见。”

    他满面红光,得意非凡。

    这尾随而来的管事之人,却是面若猪肝。

    沈文吓了一跳:“咋了,病了?”

    “不,不……”管事老半天才道:“被少爷给抱走了,说是去西山保育院……”

    犹如晴天霹雳:“为……为啥……什么保育院,开什么玩笑,才三岁大的孩子……这不是儿戏……这……这……这小子,他疯了吗?”

    管事低着头,如丧考妣,才道:“少爷……说……他说,这是冲任务……没法子的事,少爷的师公……交代下来的,每个人都要冲任务!”

    “冲……任务……”

    沈文突觉得脑子一阵眩晕。

    受不了了,受不了了啊。

    “赶紧,赶紧备轿,老夫三代单传哪,就这么个孙儿哪,冲什么任务,那任务算哪根葱……赶紧,备轿!”

    “老爷……”管事的哭了:“我看……怕是……孩子要不回来,小人跟着去过了,好多人抱着孩子去,进了园子,除了孩子,其他人都被打发了出来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沈文瘫坐在椅上,沉默良久,突然爆发出哀嚎:“他们这是三岁的孩子都不放过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