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八百一十八章:黄金时代(第五更,求月票!)
    刘东家看着王不仕,觉得这个人……傻透了。

    却还是慢条斯理的道:“王侍读到现在竟还不知道?诶,这紫禁城里没有了皇上,没有了这么多宦官,没有了这么多靠着宦官吃饭的人,更没有了文武百官,您想想看,这………还有人置宅吗?内城为啥叫内城,因为这儿,靠着紫禁城,这儿,是与外城隔绝的啊。真要找地方住,那外城偏一些的地方,百两银子,都能有间房,可为何,内城的地,却是寸土寸金?”

    王不仕脸色微变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来,你们这些官人,竟是后知后觉啊。消息一传出来,昨日,所有的商贾,都疯了似得在卖房,一万两银子的宅院,从前少一个子儿都不成,现在六千两,就敢卖,你可知道,这内城里,多少宅子现在在找买主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王不仕的脸色,顿时惨然:“你的意思是,我买的这房子,八千多两银子买来,现在只值五千?”

    “五千也卖不出去。”刘东家苦笑:“皇帝不在这儿了,这就不是内城,不是内城……多少人得迁着走,实话和你说,大明宫附近,已经开始开始打起了招牌,卖楼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明宫那儿,不是一片荒地。”

    “卖的是楼花。”刘东家解释道:“就是先交钱,再建房,虽然什么都没见着,可一样卖。”

    王不仕冷笑:“这房子,谁买?”

    “多着呢,清早放出了三百个宅院,算了,算了,不和你说,总而言之,这内城,又还是钟鼓楼这儿,这里的宅子……怕是要完了。”刘东家叹口气,似乎遗憾,抱手:“告辞,告辞。”

    人便匆匆要走。

    王不仕突然道:“你莫非在骗我不成,你们这些奸商,最是狡猾,我还不信了,我八千两银子的宅子,会卖不出去!”

    刘东家意味深长的看了王不仕一眼,而后,慢悠悠的道:“要不这样吧,我那宅子呢,五千,只要五千两银子,原价一万三千五,我卖您了,咱们现在交割,一手交钱,一手交了房契,如何?”

    这一下子,王不仕突然眼前一黑。

    他突然意识到,这可能是真的。

    人家一万三千五百两银子的宅子,五千两都敢卖,那自己这宅子,岂不是……三千两都不值。

    银子啊……自己的银子啊……

    这可是自己卖了祖宗地的银子,王不仕觉得头昏沉沉的,忙是抚额。

    一旁的王建业上前:“爹,爹,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王不仕咆哮:“天杀的大明宫,天杀的方继藩,世上,怎么会有人黑心至此,不活啦,我不活啦。”

    “爹……”王建业咆哮。

    “走,咱们去大明宫那儿,非要讨回一个公道!”

    王不仕龇牙咧嘴:“备轿,我王不仕,和那方继藩拼了!”

    说着,王不仕坐上了轿子。

    儿子不放心,真怕自己的父亲,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来,忙是跟着。

    这一路,王家父子磨着牙,途经牙行的时候,果然看到牙行外头,张贴了无数的榜,都是卖宅子的。

    起初,是商贾们一眼看到了圣旨的猫腻,立即开始行动,等卖宅子的人一多,其他的官人们开始坐不住了,不对劲哪,看着这宅子的价格不断的暴跌,竟连个翻身都没有,这一下子,所有人恐慌起来,到处都在卖,至于买家,却是连个鬼影都没有。

    内城的宅子,本是卖一座少一座,所以极为稀缺,可如今呢,竟到了无人问津的地步。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王不仕父子到了大明宫外头,早已是累的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却见那宫外头,却是一个棚子,大棚子外头,挂着一张巨幅的画,这画里,是一幅巨大的新城,新城里,街道井然,宅院错落有致。

    看着这四面的荒地,王不仕也是服气了。

    这样他也卖,他还有良心吗?

    却见那里人头攒动,乌压压的全是人。

    王不仕便气咻咻的挤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乌压压的人中,有不少都是老熟人,除了一些敏锐的商贾,还有不少,竟都是王不仕的同僚。

    难怪这些家伙们,没来参加自己的乔迁之喜呢,十之八九,不是被消息吓着了,就是跑来这了。

    方继藩却是一脸短装打扮,头戴着一个藤条编织的安全帽子,手里拿着图纸,神气活现。

    朱厚照兴冲冲的跟在一旁,美滋滋的模样。

    后头,当然少不了十几个孔武有力的汉子。

    毕竟,作为大明数一数二的大包工头,人们对他们,往往会有一些误解,因而,格外需要加强保护,免得有人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。

    方继藩神气活现,手遥指着远方:“见着没有,见着没有,那里就是翰林院的新址,再过去,就是御街,御街两边,是户部,是礼部……东南角,就是国子监……大家看好了,今日咱们要卖的这《通天园》,就在这里,距离咱们国子监,五百步,占地千亩,得天独厚,沾染天下的文气,若是出入宫禁,那也方便的很,坐了轿子,一盏茶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五百步,有些远啊……”有人咕哝。

    方继藩怒道:“五百步也远?你当国子监你家开的,实话和你说,我方继藩若不是讲良心,这宅子,我还卖你们?”

    方继藩一发怒,那人便不敢做声了。

    王不仕想冲出去,不过这一路,情绪总算稳定了,他心里冷笑,且要看看,你玩什么花招。

    于是也在人群之中。

    方继藩不客气的拨开人群,继续道:“这通天园所营造的宅院,统统是咱们皇家的施工队,就是当初造大明宫的,这院墙,还有这庭院,大伙儿来看看,这是顶级奢华一品大宅,里头的树,用的是最诊贵的树种……还有这院墙,那更了不得了,一丈高,私密性强,还有这房子,统统用的是咱们最新的混凝土,高级!不只如此,地上统统都是瓷砖,各位,平时人们都用瓷片儿来做餐具,或用来装饰,可在咱们这儿,就是踩在脚下的,为啥,两个字,尊贵!”

    王不仕脑海里,想到了自己入大明宫的场景,居然……觉得很美好。

    呸!臭不要脸的东西,老夫会上你的当?

    方继藩又道:“除此之外,所有的主人房,用落地窗,不落地可不成,不落地,咱们西山建业,就是没有良心。而我方继藩,不但有良心,最重要的是,我方继藩还有情怀。这银子,在哪挣不是挣,可我为啥,偏偏要和这土木打交道。是因为诸公啊,诸公们若能在家里舒舒服服的去当值,咱们大明,不就更加繁荣昌盛了吗?好啦,不说这些没用的……咱们继续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这宅子里,还得集中供暖,人进了屋子,要暖和,得舒服。这暖气,想来有不少人,已见识过了吧,哈哈,那就不多说了,这些,都不算什么。出门在外呢,还得行,这通天圆门前便是连接御道的沥青路,沥青路啊,大明宫里才有的沥青路,不但平滑,还结识,出门在外,不怕磕着碰着,这笔直的道路,就铺在你家门前,门口还有两尊石狮子,用的是大理石雕刻,请来的,乃是江浙的石匠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着窃窃私语,似乎,有一点点心动了。

    王不仕只听耳边有人道:“这暖气倒有意思,还有那地上的瓷片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,小点声,别让这小子知道咱们有意思,这小子待会儿坐地起价就糟了。”

    王不仕竟听的入神,早知如此,自己为啥买那旧宅啊,现在细细听来,竟觉得那旧宅,一无是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以为,这就没了?”方继藩冷笑:“你们错了,我方继藩这个人,有的最是同理之心,你们想想看,你们若是病了,咋办?”

    “请大夫啊!”

    “请哪里的大夫呢?”方继藩笑吟吟的看着回答问题的人。

    这人踟躇了。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现在,我大声宣布,在通天园,西山医学院,将在此,设立分院,每日都有医学生,随时坐诊,这医院将距离你们数步之遥,若有个头昏脑热,几步路,就可就医!”

    呀……

    许多人惊讶起来。

    西山医学院,现在名声可是极大,早已盖过了御医院的风头。

    “当真?”

    方继藩怒骂:“我方继藩诚实做人,什么叫做当真,我说了开分院,便开分院!”

    王不仕心里咯噔一下,见方继藩向前走一步,乌压压的人流,便也随着方继藩向前走,王不仕随着人流,跟着过去。

    方继藩大叫道:“不只如此,西山书院,也将在这里,开设蒙学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一下子,所有人炸了。

    西山书院啊,那个科举吊打天下读书人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可是天底下,最顶级的书院。

    虽然有不少人,对于西山的新学腹诽,可其教授人考功名的本事,却绝没有怀疑。

    王不仕忍不住大:“意思是,我孙儿将来也能在西山书院蒙学院里读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