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七百六十五章:志在千里
    一堂课讲毕。

    这一次,翰林们听的很认真了。

    心中的骄傲,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他们显得很沮丧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看到了愤恨,他们自以为人们该将他们当做青天,当做纲纪的维护者,现在方知,原来他们收获的是恨,是无数滔天的恨意。

    人都是有良知的。

    哪怕是这些‘夸夸其谈’之辈。

    此时,心里没有了抵触的情绪,再听这刘文善授课,竟有一丁点……顿悟……

    杨雅低着头,脸有些红,上完了课拔腿便走,外头,杨彪提着‘戒尺’在等他们,后山要修建一处火炮的试炼场,需要人去挖沟渠和平整土地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也已起身,他沉默了片刻:“将那刘瑾,招来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抬腿,便往镇国府方向去。

    这一堂课,最震撼人心的,在于怨愤。

    这股子怨愤,既是冲着翰林们而去的,又何尝不是冲着弘治皇帝而去的呢。

    天下原来竟有这么多干柴,难怪只要有火星子,便要引燃。就如一场北通州的天花,只需贼子煽动,便有无数人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这……只是因为那些贼子吗?不!弘治皇帝是个心如明镜般的人,他并不愚蠢,他当然知道,根本的原因在于,自己的大臣们,那些满口仁义之人,在地方上,做了什么呢?

    太可怕了啊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坐在了镇国府的厅里,他绷着脸,有人给他斟茶,他只抱着茶盏,却没有喝。

    等刘瑾被叫了来,弘治皇帝凝视着刘瑾。

    刘瑾忙是瑟瑟作抖的趴下,方才大义凛然的刘瑾不见了,又恢复了卑躬屈膝的模样。

    刘瑾叩首:“奴婢见过陛下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感慨道:“来,抬起脸来,朕看看。”

    刘瑾便抬起脸来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看着这一张坑坑洼洼的麻子脸,道:“你得了天花,侥幸活了下来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刘瑾叩首道:“奴婢……侥幸活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南昌府,随太子深入虎穴,也活了下来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刘瑾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感叹道:“当初,文皇帝靖难,身边有一个宦官,三宝太监郑和,追随文皇帝,为靖难,也立下了汗马功劳,此后,又代文皇帝巡守四海,他虽是阉人,却也深明大义,朕方才见你的谈吐,不似寻常宦官,且你伺候太子,立有大功,可见你是有福之人,也非寻常的阉人啊。”

    刘瑾磕头:“奴婢这是应当做的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这一路,你的所见所闻,你记述下来吧,呈给朕看看,朕见地方官的奏疏,看的腻了,朕想知道,你所看到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奴婢遵旨。”刘瑾依旧瑟瑟发抖,不敢抬头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感慨道:“望你以三宝太监为榜样,将来,也可名传千秋,往后,好好伺候着太子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……谢恩。”刘瑾突然有点感动。

    皇上啊,终于肯正儿八经的和自己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。”弘治皇帝感慨:“你既拜入了刘文善的门下,便算是入了学了,不知,可有字号?”

    刘瑾犹豫了一下:“奴婢是阉人,哪里有字号。”

    “朕给你取一个。”弘治皇帝仰头,沉默了片刻:“叫三宝吧。”

    刘瑾感动肺腑的道:“奴婢谢恩。”

    我刘瑾……往后叫刘三宝了?这是陛下的赐字,得之不易啊。

    刘瑾又叩谢之后,起身,乖乖站到一旁,他委屈巴巴的看了朱厚照一眼,自自己回来,在西山治病,太子还未来看过自己,太子……这是怎么了,吃了张永那狗贼的迷魂汤了吗?等咱在西山,被研究够了,哼哼,等咱回去,看怎么收拾那张永。

    刘瑾现在心里,是愉悦的,一个宦官,得了陛下的赐字,将来前途,肯定不可限量,最重要的是,自己顿悟了大道,在自己心里,自己的恩师刘文善,便是圣人,他能说出这番道理,真的是了不起啊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弘治皇帝随后,看向了尾随而来的刘健等人。

    刘健没有进入明伦堂旁听,不过在外头,却也知道内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三个大学士的内心,颇为复杂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三位卿家,新学,你们怎么看?”

    刘健沉默了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挑眉:“为何不言?”

    刘健道:“老臣以为,这是一柄双刃剑。”

    双刃剑……

    弘治皇帝莞尔一笑:“不错,卿家所言,与朕不谋而合,此学,既可载舟,使我大明昌盛,亦可覆舟。新学倡民本,且体民之疾,体民之所苦,且要身体力行,教授出来的这些读书人,用的好,便可使我大明永昌。可君君臣臣之道,却偏弱了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刘健颔首。

    这个学说,说实话,听起来,真的是极有道理,可是……却也有许多警惕的地方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突然道:“可是朕想问,大明,倘若这般下去,还有多少年寿数呢,你但讲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叹了口气:“朕看,不会再超过百五十年了,自洪武高皇帝而始至今,才区区百来年,就已弊病重重,有多少无法革除弊端,令朕心忧啊,朕不信什么江山万代的鬼话,朕只相信,百姓们若是能安居乐业,大明才能延续下去,倘若天下百姓,饥寒交迫,那么再多的君君臣臣也无用了,纲纪和礼法,不能让人填饱肚子,饿了肚子,活不下去的人,他们也不会在乎什么君君臣臣……以后的事,谁知道呢…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起身,苦笑:“这一切,都交给朕的儿子吧,或许朕的儿子,会处置的比朕好……朕老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不老。

    他才不过三十多岁而已,可因为过度的操劳,其实两鬓之间,已生出了斑斑白发,他的心,是老的。

    新鲜的事物,他未必能接受。尤其是有这么个奇葩儿子,这儿子怎么看,都像是时代先锋的人物。倘若放在后世,想来这厮在八十年代,便已是非一头非主流的蓬松头,上身是牛仔衣,下身是喇叭裤了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西山书院,一切太子做主,朕不加干涉,只要不是无君无父,便由着他们去吧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看向了方继藩:“近来这下西洋之事,你可要抓紧,早一些出海,朕的船,可都预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方继藩无法理解,陛下为何脑子转的这样的快,有点跟不上步伐了啊。

    方才还是西山书院,转过头,便惦记着出海了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想来陛下很缺钱吧,迟一天出海,就迟一天回来啊。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徐经那厮敢偷懒,儿臣打死他,儿臣好好的催促一下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满意的颔首点头:“尽快!”

    “儿臣遵旨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徐经有点懵。

    咋转过头,就赶着自己下海呢?

    这上陆,也没多少日子啊。

    难道恩师嫌弃自己了,不愿意自己多侍奉他一些日子?

    可是朝廷的效率很高。

    这两年所造的两百多艘舰船,加上此前的舰船,此次大明船队的规模,几乎已经可以和当初三宝太监的船队比肩了,舰船近三百艘,所载人员,万余人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,因为需要大量的人手前往好望角和黄金洲驻扎,因此,船队所载的人手,还将扩大,将达到两万至三万。

    这将是一个无以伦比的舰队,这些如沙丁鱼一般,闷在船舱之中,前往远方大陆的船队,将重走当初的航路,迅速抵达黄金洲,在沿途,他们可能建设港口和货栈,对这航线,进行一点点的优化。

    下西洋所需的钱粮,几乎管够。

    内帑里,这一次直接拨付了两百万两,除此之外,另外造船所需,也是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大明皇帝对此,尤为重视,特下旨意,征用水手和水兵。

    在天津卫、蓬莱、登州等北方口岸,一份份招募的旨意宣读而出,四处张榜,可显然……这旨意,几乎没有多少用处。

    因为不需天子征用军户,一听到了消息,无数的军户,已是闻风而动。

    在天津卫的招募处,这里已是人满为患,每日都有数千上万自四面八方赶来的军户前来报名,疯了似得军户子弟们,为了能登船,甚至露宿在征募处外头,他们被一个个要求剥干净了衣服,检查口齿,检查肌肤上是否有疮疤,丈量身高、体重。

    出海啊!不出海有什么出息。

    就算是死,也要死在外头。

    留在陆上,就是等死,数百万户底层的官兵们,早已是生不如死,现在但凡有了一丝改变命运的机会,都没有人放过。

    多少人出了一趟海,一夜暴富,自此人生变了模样。无数人,为了出海,四处托关系,求告征募处的人。

    得到了一份征募令,要求其某月某日于某时登上某船的人,顿时喜笑颜开,家里拿出压箱底的钱来,杀鸡宰羊,大宴宾客。

    要有出息了。

    出了海,别想着回家啊,家里的事,不必惦记着,死在外头,认了,这是命。

    四邻听说被选上了,纷纷上门道贺,哪怕是他们的上官们,也变得警惕起来,派人会随点儿礼。

    毕竟,谁知道人家会不会活着回来了,还有了大出息呢?不敢惹,不敢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