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七百三十七章:富可敌国
    船队回来了。

    张家人也还活着,周家人也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宫中顿时喜庆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皇后激动的忙是去仁寿宫报喜。

    太皇太后周氏得知,顿时激动的站了起来,微微颤颤。

    消息传遍了京师。

    大多数人,对于船队的回来,并没有太多的感触。

    下西洋的目的,是寻找神奇的种子,可似乎看来,种子暂时,还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当然,绝不会有人认为,两次下西洋,就可找到种子的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天津卫那儿,人们却是疯了。

    天津卫市舶使杨静亲自带着人,迎接抵达了天津卫的船队。

    这一艘艘的舰船,在接引船的拖拉之下,开始进入了港口。

    杨静带着笑容,因为宫中已飞马来了消息,要大使徐经以及寿宁侯等人在抵达之后,即刻进京。

    天津卫里多是军户为主,因为这里既是京师门户,又是大运河的中枢,朝廷置天津卫,这些军户繁衍,而今,也因为此,而越发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只不过,因为军户太多,而此时,军卫制度已经彻底崩坏,大量的军田,几乎都被武官们侵占,寻常的军户,几乎沦为农奴,天津卫军户的生活,惨的令人发指,许多人面黄肌瘦,无所事事,此时一听到有船队来,这些无所事事的军户们,也纷纷涌上来,看热闹。

    港口处,是乌压压的人,而一艘艘船靠岸,而后,先是徐经和寿宁侯等人下船,杨静忙是上前迎接,却见徐经和张鹤龄等人,比之那些面黄肌瘦的军户,也好不到哪里去,这杨静倒是露出了佩服之色,见过了礼。

    水兵们开始下船,不过……

    “请公公预备入关课税吧。”徐经朝杨静拱手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杨静一呆,啥意思,入关课税?

    对,是要课税,大明有规矩,所有的关隘,都需课税,当然,这个时代的商税,说出来比较可笑,弘治年间,商税得银是十三万两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呢,大明的岁入之中,各种矿税、盐税加起来是近三百多万两,商税在其中,只占了几十分之一,接近于无。若是再加上每年三千多万石的粮食收入来比较的话,大明积攒财富最多的商贾,缴纳的税赋,不足其他税赋的百分之一。

    现在徐经要求主动交税,这倒是稀罕事。

    杨静是个宦官,这入关的税朝廷已经颁布了诏书,要没入内帑,也就是说,下西洋的船回港,是以十抽一的方式,直接充入宫中的。

    这船队入关,能收多少税哪。

    杨静笑了笑,道:“既如此,咱……就……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寿宁侯等的不耐烦:“少啰嗦,赶紧。”

    杨静畏惧的看了张鹤龄一眼,他有点怕这位寿宁侯,这可是和驸马都尉方继藩一般,不能招惹的存在啊。

    人群开始骚动,怎么这船队的人,还没有下船呢。

    无数衣衫褴褛的军户们,个个嬉皮笑脸,天津卫这地方,因为绝大多数军户凄惨,使这里出现了无数油嘴滑舌,胆大包天的狂妄之徒,他们三五成群,四处游荡,因为没有什么生计,又不得脱离军户的体系,只好游手好闲。

    这些人,早就知道,出海的人是极惨的,颇有几分,还有人日子过的比爷爷过的还惨,哈哈,一个个看热闹的心态,就想见着,那些可怜的水兵们面黄肌瘦,饥肠辘辘的下船。

    可左等右等,却不见人。

    于是一个个叫骂起来,人声鼎沸。

    却在此时,一队队负责清关的市舶司书吏却被招了来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人们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个个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这些书吏们,也觉得稀罕哪,这时候,不知市舶使的公公迎接船队吗,叫咱们去做什么?

    可他们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等到了码头,却是一个个案牍搬了起来,笔墨纸砚陈设上去,书吏们一头雾水的上前。

    市舶使杨静显得尴尬,这是在做什么,有些小题大做啊。

    可应徐大使之邀,他却也只好如此。

    一队队的市舶司差役,在栈桥上候着,连大秤也预备好了。

    随后,便有人开始抬着箱子下来。

    一个个巨大的箱子,几个人都搬不动,只能在这箱子底下,放置圆木,而后让箱子在上滚动。

    第一个箱子,出了栈桥。

    徐经上前,道:“寿宁侯奉太子殿下之命,得了旨意,事先言明,海外一切财物,俱都封赏水手和水兵人等,可既是海外所得,便需缴纳关税,以充国库。”

    杨静笑嘻嘻的道:“不不不,现在规矩改了,改了,现在是充大内,不充国库了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徐经颔首点头,不过似乎充内帑还是充国库,似乎都没有什么关系:“那么,就请市舶司折算,从现在起,当场折算出应缴的关税,而后,再分发将士。”

    他一面说,一面慢悠悠的,揭开了第一个箱子……

    一时之间,那杨静的眼前一花。

    而后……杨静的腿,有点软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银………白花花的银子,这白花花的银子,晃得人是眼晕,是足足的一箱子啊,瞧这白银的成色,是最上等的白银哪。

    那些个差役和书吏,也懵了,这哪里来的银子,海外……还有银子哪?

    “赶紧哪,干活!”张鹤龄恼了,白银虽好,可惜不是自己的,自己还得糊弄着这些该死的家伙们继续出海呢,所以,我张鹤龄要讲诚信,可一想到银子就在面前,可惜主人不是我,便心痛如刀绞,火气无处发泄,恨不得赏市舶使杨静一个耳刮子。

    杨静才不得不定了定神:“来,秤银!”

    差役们不敢怠慢,在众目睽睽之下,开始将这银子取出,称重!

    差役最后,报出数目:“总计,七千二百九十四两!”

    书吏们忙是记下。

    可他们的笔墨未干,接着,又是第二口箱子,第三口,第四口……

    这下子,懵了……

    “赶紧哪,还有好几艘船呢。”张鹤龄催促:“你们这么磨磨蹭蹭,三天三夜,也算不完。”

    这一下子,杨静的呼吸停止了。

    他是个太监啊。

    而且运气不错,被分派到了市舶司,杨静是个见过大世面的人,毕竟……经过会有各国来朝贡,会经过天津港,那些使团里,也会混入各国的商贾,打着使节的名义来,还有不少使者,都会夹带一些私货。总而言之,杨静的油水很丰厚。

    说实话,像杨静这样有肥差的人,一般的东西,他是瞧不上的。

    可现在……他懵了。

    卧槽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个个差役,报着数目:“乙箱,白银五千二百一十五两!”

    “丙箱……”

    人们挥汗如雨。

    书吏们一个个低头记数,握着笔杆子的手,在颤抖。

    感觉要疯了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多少口箱子啊。

    另一边,又一个码头,一艘船停靠,不得不抽调了书吏,前往另一处码头,这一处码头上,又是一口口箱子……是黄金……

    当那箱子揭开时,所有人要疯了。

    是货真价实的黄金。

    那金灿灿的黄金,刺的人眼睛睁不开……

    倘若随手从这箱子里取一小块,都足够人挥霍了。

    书吏们先是震惊,而是浑身颤抖,产生无数遐想,可这遐想,瞬间被凶神恶煞的水兵们生生拉回了现实。

    这些水兵,给他们的感觉很不好,虽然他们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却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,他们皮肤晒的黝黑,许多人的皮肤,甚至像烤焦了一般,脱了皮,以至于新皮和旧皮夹杂在一起,他们的眼神,尤其是锐利,是那种被他们一扫过后,便浑身不舒服的感觉。

    杀气……

    这些出生入死的人,在海中和大浪搏斗,杀人越货,谁的手上,都有几条人命在,他们忍耐了任何人都无法忍耐的痛苦,目中,带着的,是对生命的模式。

    差役和书吏们,不敢抬头去直视这些人的目光,从前这些差役,最是油滑,往往会在清关时,偷偷的将一些东西塞进自己私囊里,可现在,却一个个手脚干净的很。

    “六千三百七十三两,黄金!”

    “乙箱……”

    差役们,喉咙冒了烟,嘶哑又卖力的吼出了一个个数目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越来越多的船,开始停靠,有的船,一箱箱抬下来的,乃是硕大的象牙,有的是数不尽的香料……甚至还有晶莹剔透之物,却是一把把的取出来。是钻石,翡翠……以及犀角……

    这些东西,统统都是名贵无比,乃大明最稀缺的东西。

    可在这里,却是犹如沙子一般,一箱箱的搬下船。

    一个个栈桥的敲头,不断的高呼着:“丁箱,香料一千五百三十四斤……”

    “玛瑙……三斤七两。”

    “象牙……七百五十六斤……”

    杨静远远的听着,一个个数目,不断的在累积,他觉得自己的心,要跳出来,这……这……到底是多少……是多少金银珠宝啊,这金银珠宝……是捡来的吗?

    杨静觉得,自己的认知,一下子刷新了,今日见了这个世面,自此……什么腰缠万贯,穷鬼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气越来越冷,心越来越凉,来张月票,支持一下,让老虎的心,热乎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