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六百八十八章:生死勿论
    年关已至。

    难得这一日没有下雪。

    暖阁里,弘治皇帝一声叹息,赌斗……就在今日了。

    他原本,想要对此不闻不问的。

    可大清早时,召了内阁诸学士入宫,弘治皇帝命人开了窗,看了一眼暖阁之外的天色。

    天阴沉沉的,而今,是清晨,弘治皇帝突然叹了口气,道:“方继藩人等的比箭,就在今日了吧?”

    对于此事,整个京师,都是沸沸扬扬,动静很大,刘健等人,哪怕是想要忽视,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人们对于竞技,总有天生的热衷。

    何况,还牵扯到了大明和鞑靼,两国之间,积怨甚深,军民百姓们,虽是对此事比箭不甚看好,却也为之津津乐道。

    这时代的娱乐,过于贫乏,哪怕是不可描述之事,那也不可能成天去,会伤肾的。

    这世上,还有什么比这比箭,更加吸引眼球呢?

    “是的,陛下,就在今日。”刘健道:“因涉及到了国使,以及西山书院,此次主持的,乃是顺天府尹,试箭的场地,则在东城的瓮城之中,那里的军营,荒废已久,已经重新修葺了一番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便道:“哎,这是纵容他们胡闹啊。”

    口里虽这样说,弘治皇帝道:“诸卿以为,若是方继藩输了,他会自裁吗?”

    这才是弘治皇帝所担心的事。

    刘健想了想,道:“老臣以为,应当不会吧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看向谢迁。

    谢迁斩钉截铁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李东阳沉默了片刻:“方继藩是机智的人,臣也料来……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内阁诸公,个个言之凿凿。

    倒让弘治皇帝放心了一些,总不能让秀荣守寡对不对?

    可是……既然那方继藩不会自裁,却非要来赌,这……真是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便故作不关心的模样:“敕命礼部尚书张升,主持箭试吧,让他谨慎从事。”

    张升的病已好了,而今已入部堂里当值,弘治皇帝让礼部去,自是希望这一次比试,双方能守规矩,万勿闹出什么变故。

    刘健颔首点头:“臣遵旨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封诏命,至了礼部,张升接了旨意,随即前往瓮城,在这瓮城城楼,顺天府上下官吏早已到了,来此维护秩序。

    城楼上,来了许多人,人头攒动。

    张升这些日子,心情都很不好,他皱眉,忍不住对顺天府尹呵斥道:“怎么会有这样多的人,此事,旁观者越少越好!”

    张升自有自己的想法,大明崇文不尚武,这件事已是闹的沸沸扬扬了,现在来这么多人观看,难免不够庄肃,容易闹出乱子,事情可能不可控。

    顺天府尹苦笑道:“张部堂,下官也是无奈啊,京里的公侯和世族统统都要来,下官怎么拦得住?”

    他一副委屈的样子:“何况,现在就算想要赶人,怕也赶不走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府尹还有一事没说,不只是公候和一些不可得罪之人来了,顺天府不敢阻拦,还有为数不少商贾或是殷实的人家,偷偷贿赂了顺天府上下人等,也网开一面放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顺天府本就和京中三教九流,接触甚深,因而,本身由顺天府来协助主持这一次比箭,就不可避免的会有许多‘关系户’进来。

    张升便没有继续纠缠下去了,他只深深的看了顺天府尹一眼,落座,自这城楼看下去,下头的瓮城极空旷,四周的城墙已是人满为患。

    片刻功夫,朱厚照和方继藩便来了。

    二人登上了城楼,张升等人便率人向朱厚照行礼。

    朱厚照笑吟吟的看了张升一眼:“张卿家,不必多礼。”

    张升请朱厚照上座。

    朱厚照摇头:“本宫要给本宫的门生助威,坐就不坐了,张师傅随意便是。”

    张升总觉得朱厚照的眼神,怪怪的。

    方继藩笑容可掬的看向张升:“张公,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今日,也特别的客气,这不像方继藩的风格啊。

    也罢,自己的儿子,现在在西山书院学习,也不知现今如何了,张升是既希望去打听,又不忍去打听。幸好,那里是书院,至多,自己的儿子受一些气吧,性命想来无碍。他心情复杂,这些日子,都在想,自己的儿子会不会受人欺凌,会不会……

    他心乱如麻,索性也不管太子。

    其实他很多次,都想开口问一问方继藩,张元锡现今如何,可想要开口,众目睽睽,却终是咽进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再过片刻,那鞑靼国使阿卜花便到了,他红光满面,待登上了城楼,几个礼部官员和他见礼,他一一回礼,却道:“方都尉,你好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想不到这阿卜花竟是在叫唤自己,回头,奇怪的看着他: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我奉五太子之命,特来说清楚,此次比箭,若只是寻常的射箭靶,没什么意思,我们鞑靼人比箭,是对射,五太子听说,大明居然专门弄了箭靶,让双方射箭,一比高低,对此,不甚满意。都尉,草原上的人,有草原上的传统,此次输赢如此之大,还是对射,才能使比试的双方,全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对射……

    张升听罢,顿时冷了脸:“若如此,伤了人,该如何?怎么现在才提出这些要求,事先没有征兆?”

    阿卜花笑吟吟的道:“我们起初,也以为是对射,谁料得知了大明朝廷的布置之后,方才知道,原来只是射箭靶而已,在大漠之中,只有黄口小儿,才拿着箭,去射箭靶,五太子乃是豪杰,怎么还会玩着黄口小儿的把戏呢?”

    一时之间,城楼里哗然。

    阿卜花道:“草原上决斗,讲究的是生死勿论,谁若胜了,便夺取对方的一切。自然,五太子也知道,你们汉人,喜欢文绉绉的比法,可若只是射箭靶,那么五太子索性就不比试了。当然,若要比试,一旦双方有什么死伤,都是咎由自取,这里,是五太子的一份亲笔生死契,你们汉人是叫它生死契吧,五太子已按了手印,却不知,大明朝廷敢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张升皱眉,他心知,这是阿卜花和那五太子术赤的诡计,他们先不声张,结果等到天下皆知,一切都布置好了,才说要对射,若是大明不准,则会被嘲笑为自愧不如,不敢和鞑靼人生死决斗。

    张升冷哼。

    “好啊,好啊,那就对射,本宫最喜欢看对射了。”朱厚照笑嘻嘻的道:“我代我的徒儿,和你签这生死契,他若死了,便是技不如人,咎由自取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抢着要画押。

    方继藩也激动了,捋起了袖子:“殿下,还是让我来,毕竟是臣和他们约斗的,还是让臣来签字画押最是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本宫乃是他的师父,本宫不来谁来?”

    朱厚照将方继藩挤开,激动的不得了,签生死契,朱厚照喜欢啊,对他而言,这两个人只对着箭靶射箭,确实没什么意思,还是这样有意思,技不如人,便死了算了。

    他匆匆忙忙的接过了生死契,签字画押。

    城楼诸官,个个目瞪口呆,都看向张升,张升心里无奈,却又无可奈何,心里说,太子殿下啊太子殿下,你自作主张,到时,却不知是谁因你而身死瓮城,殿下……太任性了啊。

    只是太子殿下既已做主,其余之人,自是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阿卜花见朱厚照签下了生死契,更是红光满面,道:“太子殿下果然是勇士,佩服的很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大喇喇道:“若是射死了五太子,你可别哭。”

    阿卜花爽朗大笑:“我们鞑靼人,最是讲信义,且决斗之事,生死是长生天的安排,我断不会哭,无论是什么结果,我都愿欣然接受。”

    阿卜花面带笑容。

    心里想,今日,就让五太子,让你们见识见识鞑靼人骑射的厉害,正好报了当初一箭之仇!

    见他自信满满,张升等人,心里却有些虚了。

    那顺天府尹在太子殿下面前,不敢说话,却心里没底,不断的眼睛看向张升。

    张升铁青着脸,却是不置一词。

    随着一通鼓毕,紧接着,这瓮城连接着内城和城外的门同时打开。

    自这外城里,便见五太子赤术龙行虎步而出,他背着弓箭,踌躇满志。

    当他一步步自城外的门洞里走入瓮城时,这四周城墙处的看客们,却是安静无比。

    无数人窃窃私语,低声议论,此人便是那赤术,据说是鞑靼的神箭手,更是鞑靼王子……

    “咦,瓮城中的箭靶,为何有人要撤去?”

    近日这望远镜脱销,不少人买了这价格高昂的望远镜,就是奔着这一场比试来的,无数人纷纷抬起望远镜,看到这瓮城之内,有顺天府差役,开始拆除箭靶。

    “听说要对射,生死勿论!”

    “呀,这下遭了,这鞑靼人,只怕是想要名正言顺的杀咱们西山书院的读书人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内城的城门也已打开,等了很久,那门洞里也不见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嗯?人……还没出来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