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六百六十六章:发现金脉
    “江先生,这上头写了什么?”邓健凑了上来。

    一路西来,很苦。

    邓健想哭。

    从前在方家为奴,虽是少年总是嫌弃自己,可至少那里舒适,可来到了这里,邓健黑了,也瘦了。

    这一路来,想哭,哭了出来,又想哭,泪流满面,可泪水流干了才发现,这没有意义,因为该赶的路还是要赶,于是,擦干了泪,一路风尘滚滚,披星戴月,头上顶着雪絮,裹着披风,冻得受不了,可他还是觉得……习惯了。

    江臣微微一笑:“没有什么,不过是一些碑文而已,里头所记录的,都是陈年旧事。”

    邓健感慨道:“我看那些大老爷,立了功绩,都会建石坊,刻碑文,记录他们的功绩,少爷就是这样了不起的人,他已有三座石坊了,我看他这辈子,会有七座。”

    江臣却避而不谈这些问题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碑文,确实记录了功绩,只是这些功绩,却如如烟往事,除了自己,在此看到这一场大捷,从而,明军在此驻扎留守,并且在这里建立了平虏卫之外,还剩下什么呢?不过是遍地的黄沙罢了。

    “明日我们就进山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邓健颔首点头。

    江臣凝视着邓健:“会很辛苦,你要有所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邓健又点头。

    当天夜里,邓健哭了,躲在自己的帐篷里,又是以泪洗面。

    他真的不愿来此啊,少爷平时对自己虽是恶劣,可自己的日子,过的好好的,自己还要娶个婆娘,还要生娃,怎么就来了这里呢,这里天寒地冻,没有人烟,天知道会不会遭遇鞑靼人,他呜咽着,不断抽泣,少爷看来是不要自己了,可自己除了照顾少爷之外,什么都不会啊。

    他暗自伤神,哭着,哭着,便带着泪痕,裹着被子便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次日上山。

    这里的山和关内的山不同,光秃秃的,雪停了,却又泥泞湿漉,上头几乎没有高大的树木,至多,也不过是一些灌木罢了,这连绵起伏的大山,几乎没有尽头。

    而方继藩所标注的位置,很是笼统,想要寻觅矿脉,谈何容易。

    一些煤矿的工人开道,他们对于挖掘山石很有经验,早就预备了镐头,在山上,行走自如。

    这山上多岩石,再加上山腰上积雪开始增加起来,这般漫无目的的寻找,实是大海捞针。

    可既然都尉有令,谁也不敢闲着,他们已跋涉了数千里,断没有空手而归的道理。于是乎,众人以三五人为一组散开,一个山头,一个山头的试着采掘。

    江臣让人在山中营建了一个简单的营地,众人白日便带着干粮,各自出去,每人都拿着罗盘,标注了营地的位置,而后,再将附近地方的山石采集回来。

    足足半个多月,几乎所有人都已筋疲力尽。

    带来的干粮,几乎已经吃完了。

    而江臣却不甘心,他每日出发,夜里才回,一日又一日。

    对他而言,勘探虽然枯燥,可只要恩师说这里有矿脉,那么自己就非要找出来不可,因为自己是方继藩的门生,方继藩的门生,绝不会空手而回。

    他让人下山去百里之外的兰州城采购粮食,可去的人,再没有回来,于是不得不,亲自去一趟,在沿途上,他看到了此前派出去的人,此人本是自己雇佣的几个向导之人,可现在,身上的衣物却已脱了个精光,他的马匹和身上的钱粮,统统不见踪影,整个人吊在了一颗光秃秃的树下,活活的冻死。

    有鞑靼人……

    江臣并没有觉得意外,将人从树上放下来,挖了坑,葬了,做了标记,他凝视着那坟茔上插着的一根棍子,伫立了很久,而后翻身上马,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个多月,营地里的人,几乎已耗尽了所有的气力,大雪下的越来越厉害,这附近的山峦,俱都成了雪山,人们变得越来越沉默起来,昨日,有一人脚滑,摔下了山去。

    邓健的眼泪又哭干了,想回关内去,做梦都想。

    而在这一日,终于有人无法忍受了,一个矿工大叫道:“这里根本没有任何的矿脉,这是骗人的,若是有,为何此前无人察觉,我们在此已耽搁了一个多月,这里有鞑靼人,迟早有一天,他们会发现这里的人迹,他们会找上我们的,留在这里,继续耗下去,便是死,我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心动了。

    大家想回家。

    邓健也几乎脱口而出,大叫着我们该回去。

    只有江臣阴沉着脸,他大叫:“不能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,这里什么都没有,这该死的地方。”那矿工不满的嚷嚷。

    江臣悄然的要去握腰间的剑柄,而后,他厉声道:“因为恩师说过。”

    恩师二字,江臣故意的提高了音贝,也只有这恩师二字,才一下子给江臣徒增了勇气,他更加坚决起来:“你们之中,有谁想要辜负我的恩师吗?有谁?”

    一下子,那些蠢蠢欲动的人,个个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在矿工眼里,江臣的恩师,就是他们的恩公,没有恩公,他们十之八九,就已死了。

    在西山书院随来的一些学生看来,江臣的恩师,便是他们的师公,谁敢欺师灭祖?

    那本是咆哮的矿工,脸上没有了血色,他突然捂着脸,哭起来:“这里没有矿脉啊,我们一个个山头都寻了,都是石头,到处都是不值一钱的石头。”

    江臣厉声道:“那就再找,就算是在石头缝里,我们也要找出来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邓健想到了自己的少爷。

    离少爷越远,少爷对自己的恶劣态度,他便忘的越厉害,更多的,是自己跟在少爷身边,那种心安的感觉。

    看着茫茫的大山……他有一种想死的感觉。

    可他还是打起了精神,对……要找出来。

    次日清早,他照例,提着水桶,要去附近的湖里取水。

    这湖或许是从前黄河泛滥时冲入山涧里的产物,又或者,是因为地势而产生。

    邓健照例,到了湖边,卷起了裤脚,他心里想,自己很佩服江臣啊,他为何对少爷忠心耿耿呢,他又不是吃方家米长大的,可我邓健不一样,我的爷爷吃的就是方家的米,我爹也是,到了我,哪怕将来我生了娃娃,还是吃方家的米。

    这样一想,邓健觉得很羞愧,耻辱啊,我还不如他,好,下一次再有人敢说回去,我也按着剑,问一问有谁敢。

    到了湖泊边,邓健提了水桶,这河畔的水比较浑浊,不得不脱了靴子,知足慢慢的走到湖水之中去,他提着桶,赤足的步入了刺骨的湖水里,一步一步的陷入淤泥,接着慢慢向前,走了几丈路,湖水快要到膝盖了,他方才预备提起水桶舀水,他冻得哆嗦,看着湖水倒影中蓬头垢面的自己,便下意识的将水桶任其漂在湖水里,弯腰,要捧一些水洗洗脸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弯腰的时候,突然,他身躯一震。

    在这膝盖高的湖床之下,混杂着淤泥里,似乎有什么东西……

    像是沙子,却又不像……

    邓健一疏神,于是卷起了袖子,伸出胳膊,自湖底抓了一把淤泥。

    这淤泥里里有一个米粒大的东西,一下子膈了邓健的手,邓健忍不住龇牙咧嘴,口里叫骂,等他将这硬物上的淤泥徐徐的抹开,一个米粒大的橙黄之物,便出现在了邓健的眼帘……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邓健一呆……

    他已不在乎这刺骨的湖水了。

    他仔细的观察着这米粒大小的事物,最终,他几乎可以确定……这……是金子。

    金子……是金沙!

    邓健的脑袋几乎要炸开,湖水里,居然有金沙。

    他疯了似得,在湖水里淘着,片刻之后,又发现了一个,这个更大,呈不规则之状,他瞳孔张开,接着,也顾不得水桶了,疯了似得爬上岸。

    找到了……金子……

    这里……居然有金子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这个时代,绝大多数的金矿或是能淘金的河流、湖泊里,基本上从古到今都有人淘金,淘了这么多年,这金的产量,早已没多少了。

    可在这里……这里竟有如此多的金沙,这里,数千数万年以来,只怕,都没有人发现这湖泊之中的巨大价值。

    且这是湖泊,或许这里曾经是一条河流,最终因为地形改变而形成了湖泊,里头含有这么多金沙,那么极有可能,上游定有金脉。

    邓健疯了似得,死死的握着金沙到了营地,营地里,除了留守的人之外,其余人早已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邓健疯狂的大喊:“快,快升起狼烟,快,将附近的人,统统招回来,我发现了,我发现了金子,哈哈……是金子!”

    一下子,留在此进行炊事造饭的几个人,纷纷涌了上来,人们围着邓健,邓健骄傲的将金沙自手心里展示出来,两颗金沙,露在所有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发大财了!

    人们欢呼雀跃了起来。

    金子啊,眼下这关内,哪里还能去寻什么金矿,即便是有,经过长年累月的开采,产量也几乎低的令人发指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还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