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五百七十九章:天纵奇才
    朱秀荣一席话,让朱厚照想死。

    不过他随即又乐了:“我就是天纵奇才哪。”

    说了这么一句自己爽了一番的话,朱厚照也心满意足了。

    让人说去吧,以后你们会知道……本宫的厉害的。

    方继藩此时谦虚的道:“太子殿下说的不错,殿下乃天纵奇才,非寻常人可比。”

    朱秀荣只听方继藩一味的在夸自己的亲哥,偏偏亲哥什么德行,她心里自知,想着方继藩是何其有本事的人,允文允武,医术也能教所有人都佩服的五体投地,可他从不揽功,如此的谦虚,真是难得。

    父皇既然安好,朱秀荣的心,便放下了,眼里虽带泪,面上却是嫣然而笑,却又害怕方继藩看到了自己的‘丑态’,便又微微的顿首,学着母后一样,盈盈一握的腰肢端坐,露出端庄得体之态。

    方继藩得了太皇太后和张皇后的夸奖,和朱厚照告辞而出。

    那蒋御医留在厅里,走不是,不走又不是,惴惴不安的等待。

    一见到两位正主儿来了,忙是挤出笑容,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你怎么还在这里,楞着做做什么,照顾陛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……”蒋御医一愣:“下官……”

    朱厚照和方继藩才不管这蒋御医如何。

    几乎是揪着他,让他到了蚕室,消毒之后,进去对皇帝进行照料。

    以往,蒋御医乃大医官,即便治病,身边也有人跟着,他负责望问切问,下了药,自然会有人熬药、抓药,可如今,蒋学士却发现,自己……好似就是那个御医身后的跟班。

    换下来的绷带,他得擦洗,擦洗之后,还得涂抹酒精。

    所有的器皿,他累得气喘吁吁,也需逐一进行消毒。

    每一副药,尤其是金创,都是他亲自配的。

    蒋御医成了大忙人,从早忙碌到夜里。

    过了几日,弘治皇帝的精神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已经从蚕室,推进了一个还算通风的地方。

    伤口愈合的还不错,因为换药换的勤,虽是下腹依旧有疼痛感,却还在可忍受的犯愁之内。

    这几日他饿的厉害,可除了温水之外,却是滴米未进,昨天夜里,已可以喝小米粥了,那小米粥煮的稀烂,一口尝了,那滋味,真是美好啊。

    到了正午,外头有人道:“臣温艳生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宁波那个温艳生?”弘治皇帝道:“怎的还留在京里?”

    他大声道:“进来吧!”

    温艳生笑吟吟的进来,手里端着的,乃是一碗乌鱼汤。

    这乌鱼熬制的浓汤,能够促进伤口的愈合,远远的,那浓汤的香味便扑鼻而来,弘治皇帝躺在榻上,却不能起,任由腹中烧火一般。

    “臣见过陛下,陛下好些了吗。”温艳生不急,先将乌鱼汤在一旁凉一凉,语气之中,带着关切,却又不是刻意的逢迎。

    “诶……”弘治皇帝叹了口气:“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啊,生生被太子和方继藩二人,从阎王爷手里拉了回来,而今想来,依旧心有余悸,温卿家怎的还在此,吏部……不该……”

    温艳生道:“陛下,吏部有意命臣依旧去江浙,可臣却眷恋着京师,请求留了下来,留在镇国府……”

    留在镇国府……

    这镇国府,比起独当一面的封疆大吏而言,可是差了不少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不解。

    温艳生道:“陛下一定觉得奇怪吧,其实……人各有志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莞尔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乌鱼汤,乃是专门为陛下熬制的,这乌鱼略带腥味,因而臣取一肥硕乌鱼,先去鳞去骨,再讲其肉,用料酒和姜葱浸泡,浸泡了半个时辰之后,再将其肉进行翻炒,此后再淋上水,加上了臣所制的十三香,便起了锅。这乌鱼汤乃滋补之物,陛下现在还有外伤,吃这个,最是合适,臣在想,陛下很久没有进食了,昨夜有了小米粥垫了肚子,今儿再将这乌鱼汤送来,既为陛下开胃,又使陛下伤口早日愈合。”

    温艳生说的绘声绘色,听着听着,弘治皇帝哈喇子都要流出来,他心里不禁无言,说这么多做什么,端来给朕吃啊。

    可温艳生是个讲究人,所谓不教而诛谓之虐!同样的道理,做了烹饪,我不告诉你这东西怎么做的,该怎么样的吃法,又味如何,岂不是暴殄天物?

    温艳生又道:“此汤的精华在于汤,其味鲜美无比,反而是鱼肉已味同嚼蜡了,因而臣只盛了汤,没有加鱼来,乌鱼与其他鱼不同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弘治皇帝吞了吞口水:“取朕尝尝。”

    温艳生倒也不敢怠慢,终于住口,端了乌鱼汤,至弘治皇帝面前,弘治皇帝轻轻将唇凑在调羹上,轻抿一口鱼羹,一下子,一股强烈的鲜美气息瞬间在口齿之间回荡。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弘治皇帝额上,竟细密的流出了些许的热汗,脸色也微微的红润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此羹之鲜美,超出了朕的想象!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随即,将这鱼汤吃了个干净,却已有些大汗淋漓了,痛快,痛快无比啊。

    “温卿家烹饪,超出御厨太甚了。”弘治皇帝感慨。

    温艳生微笑:“臣愧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卿家,朕吃了此汤,反而觉得更饿了。”

    是啊,这么久没进食,好在因为身体虚弱,再加上腹部的刀口疼痛,胃口不开,倒也能勉强熬得过去。

    偏偏……现在吃了一碗浓汤,这浓汤鲜美无比,顿时勾起了食欲,现在……弘治皇帝非但没有满足,反而觉得肚中烧的更厉害,宛如有一团火,火焰不断的蹿高。

    “父皇。”

    却在此时,朱厚照和方继藩各自端着一个大盆子大喇喇的进来。

    这饭盆乃专门定制,朱大夫现在可忙了,毕竟此前招揽了不少人来割腰子,这本是打算用来练手的,于是西山里,还有几十个肠瘫的病患呢,总不能父皇的病好了,就把这些人赶走吧,做人要厚道,而且朱厚照对这手术,渐渐滋生了兴趣,那就割呗,权当行善积德了。

    京师已经轰动,不少肠瘫的病人,似乎寻到了希望,听说真有痊愈的可能,不少孝子孝孙们,直接跪在西山之外,请求西山这儿救治,至于卖身救父,卖身救母之类,总而言之,他们也想割。

    这一下子,朱大夫为难了,这天下这么多坏了的腰子,割的尽吗?

    于是乎,招募了十几个方继藩的徒孙,专门学习下刀,不过这些人不靠谱,朱厚照和方继藩还是得在旁盯着,免得割错了点儿什么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没有了闲情雅致吃喝,便只好端着这大饭盆,一面吃,一面四处走动。

    方继藩进了这里,放下他的饭盆和饭盆里堆砌如山的牛肉和竹笋,道:“臣见过陛下……陛下吃了乌鱼汤吗?不知滋味如何?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看着那饭盆,喉头滚动。

    朱厚照还叉着筷子,一面低头吃饭,一面观察了一下弘治皇帝的脸色:“父皇的脸色红润了,不错,恢复的很好,待会儿再换换绷带,父皇,你饿了不?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淡淡道:“朕饿了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摇头:“吃了一碗乌鱼汤就得了,现在不宜多吃,父皇要稍作忍耐,温先生啊,晚上给温先生熬一碗鱼粥。”

    温艳生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便闭着眼,仰躺着,索性不看朱厚照。

    朱厚照在一旁吧唧吧唧的吃着饭,一面道:“这伤口,看上去是好了,却要随时注意好愈合情况,万万不可疏忽大意的,否则就前功尽弃了,父皇,儿臣给你下的这一刀,堪称为神乎其技啊,这刀口不但平齐,且恰到好处,多一分则肥,少一分则瘦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扒着饭:“殿下,陛下需要静养,我们夜里再来观察吧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摇头:“本宫担心父皇,得多看看,自己的爹不看,难道还围着别人的爹去转?”

    好有道理的样子。

    温艳生笑吟吟道:“太子至孝,人所共知,陛下是有福气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只得张眸,看到方继藩和朱厚照端着碗在屋里漫无目的的踱步,时而低头吃饭,二人很没吃闲,嘴角都有饭粒子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嗯了一声:“这几日,朕的身子好了许多,朝中有许多事,朕心里有些担心,明日,让刘健来西山觐见,对了,让萧敬也来,还有翰林待诏欧阳志……”

    刘健乃是首辅,传召他,肯定是要谈军政的事。

    而欧阳志乃待诏,负责随时记录皇帝的言行,若是皇帝有什么吩咐,待诏翰林负责动笔草拟奏疏。

    至于萧敬,既是贴身的奴婢,可与此同时,又是司礼监的太监,是东厂的督主。

    召此三人,这分明是弘治皇帝不想在这西山,白白糟踏时间。

    朱厚照忍不住道:“父皇,您多歇一歇罢,这个时候,还管顾那些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三十和三十一位盟主诞生,分别是武器行01和张卫雨同学,老虎很感动,尤其是在今天更新不及时的情况下,还有两位同学如此体贴和理解,在此拜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