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五百六十九章:走你的路,让你无路可走
    西山书院火热起来。

    读书人们恨它,可再恨,也改变不了西山书院能中试的事实。

    十五个新科贡生,直接撕了自己的八股文章,接下来,开始跟随王守仁学习新学。

    而更多的秀才,则预备来年的乡试,开始每日作八股文。

    更可笑的是,居然开始有人提出,八股文摧残人性,朝廷应当废除八股的口号。

    提出这些事的读书人,居然还不是来自于西山书院……

    方继藩有点懵。

    你怎么可以这样呢,说好的大家学程朱,学八股,废了它,西山书院怎么办?新学怎么办?我方继藩咋办?

    这简直是是可忍、孰不可忍的事,砸人饭碗啊。

    对此,方继藩表示了愤慨,欺负人啊,打不死你!

    自然,废除八股是不可能的,这不但关系着祖宗之法,更关系着整个庙堂所有人的利益。

    而今天下的官员,都是由八股取士而出,你考不上,你就说要改,你算老几?

    可最令人大跌眼镜的,却是某些狂热的程朱学读书人,号称不必拘泥于科举,学程朱以自强。

    意思就是,我们学程朱,才不是为了八股呢,我们求学,是为了自己的本心,不考又咋了,八股文摧残了人性。

    而西山书院,这儒学之中,最旗帜鲜明,且反对当今天下理学的书院,却是普天之下,对程朱八股文的最大捍卫者,坊间一有苗头,翰林编修江臣,立即写文驳斥,甚至上奏,认为有人妄图擅改祖宗之制,试图动摇国家根本,丧心病狂至此,所涉儒生,俱因使各地官学,革去这些狂妄之徒的学籍,以儆效尤。

    整个翰林院都懵了。

    这到底谁才是谁一边的啊。

    这翰林院作为大明朝的理论机构,里头的官员,都为清流,上可以侍驾在帝侧,为皇帝解释儒家经典,诠释儒家和治国的理念;对下,他们又承托了天下读书人的民望,代读书人说话。

    以往的时候,除了翰林院里如王守仁等标新立异的异类之外,多数翰林,都是理学的忠实拥护者,若是有什么读书人,居然说要废黜八股取士,诶呀,我这小暴脾气,不弄死你我都枉为翰林。

    可今日呢,任谁都明白,提出这个口号的,乃是一些理学的读书人,他们只是对于当今现状不满,所以才提出了激进的口号,这口号,只让绝大多数人心里产生同情,谁好刁难他们。

    可新学的异类们,毫不犹豫的要求严惩,而翰林院其他人等,一个个在装死,还能说啥?假装没看到吧,人生啊,真是特娘的变化无常。

    更多人,暗地里在打听西山书院何时招生,到了这个份上,什么理念之争,毕竟都是假的,大家读书,是真爱程朱?程朱死了五百多年了,他又不赏自己饭吃,不能金榜题名,或者没有功名,一切都是假的,在士林之内,一个举人,称之为老爷,哪怕你只有十几岁,少年得志,可你若是撞到了一个读了数十年书的老童生,尊老?笑话,你年轻的举人依旧还是老爷,你坐着,那须发皆白的老童生,只能乖乖站着给你行礼,要自称自己是末学。

    举人老爷即便可以做你孙子了,却正眼都不瞧你这老童生一眼。

    因而,那些屡试不第之人,其实是最惨的,就如刘杰,这可是内阁首辅大学士之子,当初不中就是不中,没中你就抬不起头来,你就得被人踩下去。

    这其中的现实,还有其中的滋味,绝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。

    哪怕是同为进士,也有进士及第和赐同进士出身的区别,进士及第的进士们凑在一起说话,你赐同进士出身的人即便社会地位等同,也难免受人奚落,觉得羞耻。

    有功名不考,这不是犯浑吗?

    所以理念之争,其实都是虚的,管你什么理念,是理学还是新学,没人会因为你学什么而高看你一眼,谁能中试,才是关键。

    可惜西山书院,暂时没有招生的打算。

    至少今年还没有,而是在这西山书院之内,一百五十多名秀才,现在却是磨刀霍霍,预备来年的乡试。

    北直隶的读书人,真的很绝望啊。

    那西山书院里,一百多个嗷嗷叫的秀才们,这是想咋地?难道……又想……

    方继藩乐呵呵的提着笔,写下‘吃得苦中苦、方为人上人’,此后交给一旁的邓健:“去装裱,张贴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邓健美滋滋的道:“少爷威武啊,现在全京师都知道,有少爷在,他们就别想中试,谁听了少爷大名,不是叫骂不绝……不,是他们对少爷好生相敬……少爷……”

    邓健眨着眼,看着方继藩,这几日变化太明显了,他一个打杂的,说难听点,就是个狗腿子,居然成了香饽饽,被读书举人老爷和秀才请了去,拍着肩叫小兄弟,不但请他吃喝,还给他银子花,这世上的人,居然一下子,道德水平都提高了不少,至少邓健眼里的世界,完全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而他要做的,就是少爷决定招生的时候,第一时间,去通知这些秀才、举人。

    这是举手之劳的事,方继藩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反正……他们要给钱邓健花那就花吧,自己若是招生,绝不会第一时间告诉邓健。

    方继藩嗯了一声:“你居然还懂好生相敬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当然。”邓健骄傲的挺着胸脯道:“少爷现在是文曲星,能在少爷身边,不读书的人,也能出口成章了。”

    这马屁,拍的很悦耳,还是没有底线的人好啊,那些徒子徒孙们拍起马屁来,太拘谨,老半天才憋出几个师公仁厚之类的车轱辘话,你看邓健就很推陈出新,给人一种全新的感觉。

    方继藩坐下。

    邓健忙给邓健斟茶。

    方继藩将茶盏端在手里:“不是本少爷吹牛……”

    邓健眨眨眼,洗耳恭听,一副小人专候少爷继续吹的样子。

    方继藩顿时觉得索然无味起来,摆摆手:“算了,不说这些,读书人的事,你也不懂,滚蛋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邓健很干脆的点头。

    他刚要出去。

    迎面,却有人闯来:“老方……你在哪儿……”

    很熟悉的声音,接下来,看到了很熟悉的人。

    朱厚照两眼漆黑,像熊猫一般,气喘吁吁的来:“书院的事,办好了没有,办好了陪本宫割腰子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方继藩茶水喝到一半,突然觉得有点反胃,将这口里的茶水吐了出来:“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赶紧啊。”朱厚照急的团团转:“昨日,有个得了肠瘫的病人割了腰子,伤口腐烂,今早死了,本宫没了你不成,有你在,心里踏实,现在还有没有事儿,没事赶紧,去蚕室,刘瑾又送来了三例病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方继藩不由道:“殿下,那个苏月,难道就不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!”朱厚照气的鼻子都歪了:“这厮做助手,到了本宫身边就紧张,瑟瑟发抖,问他啥都他都迟一些,还是本宫和老方心有灵犀啊,他只能负责在旁打打下手,做不得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昨日出事的那个病人,想来就是被他给耽误了。”朱厚照气的咬牙切齿:“再者说了,到时本宫给父皇开膛破肚,苏月他们敢站在一旁吗?你自己说了,能给父皇开膛破肚的,也只有本宫;可能站在本宫身边,协助本宫的,大明也找不出几个来,你就是一个,其他人,能放心?”

    方继藩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朱厚照道:“赶紧,本宫还研究出了一点心得,待会儿和你讲一讲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不给方继藩任何一丁点偷懒的机会。

    不过说起心得,就如庖丁解牛一样的道理,杀牛杀的多了,每天都有新的发现;这割腰子也一样,根据术后不同病人的反应,以及他们的恢复状况,最后总结出,更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这麻醉的臭麻子汤,已经经过了改进了,现在麻醉能力更强。

    手术的刀具,也进行了改进。

    术后的金疮药的用量,都进行了不同的修改。

    哪怕是切了腰子之后,什么时候进食,能吃什么,怎么恢复,这些,都从切了数十个腰子之后,在朱厚照和苏月等人努力之下,进行了调整。

    这大大提高了存活率。

    其实这个手术,在上一世,确实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手术啊,只要杀过猪的人,如果给他发一张执业医师资格证的话,大致告诉他怎么切,人家照样也敢试一试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世,这却是天大的手术,是大明当下,最高端医疗水平的体现。

    方继藩觉得,这是医学史上的一大步,先从割腰子开始,以后还可以发展成包皮环切甚至……

    真的不敢想象啊。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殿下,我先吃饭,否则待会儿做了手术,就没胃口了,吃饱喝足,我们再去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摸了摸肚皮:“你这么一说,本宫也饿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二章,推荐一本书,盛唐血刃,也是历史,写历史都不容易,嗯……老虎好惨啊,每天五更还被**啊,求月票啊,最后一天,大家看看还有没有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