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五百六十七章:人定胜天
    方继藩带着人,浩浩荡荡的远去。

    三年前,他带着三个人来,而今,却领着两百人而去。

    人生的际遇,果然是难料啊。

    可这榜下,却还和三年前一般,又陷入了一般的沉寂。

    “不考了,不考了。”有落榜之人,面如死灰。

    真的不想考了。

    还考来做什么?

    人生在世,宛如尘埃微粒,生亦何苦、死亦何苦,功名利禄,又有什么意义呢?

    十年二十年的寒窗苦读,换来的,却是名落孙山,眼看着那些从前的学渣,都可以一鸣惊人,反观自己,脑子不差吧,智商不低吧,不可谓不刻苦吧……

    哎……

    所谓功名,一切成空。

    即便是高中的人,也掩饰不住面上的苦笑,摇头。

    没有风光、没有得意,甚至……没有人因为你金榜题名,而高看你一眼……真的很没意思啊。

    “考卷,考卷……”

    对啊,考卷。

    许多人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西山书院的考卷,得看看,不对啊,怎么可能,这书院的人全中了呢。

    要知道,考官的胃口是各不相同的,所谓文无第一,便是此理。

    我们也作八股,他们西山书院也作八股,怎么他们就霸榜了呢?

    莫非,他们都猜中了考官的胃口?

    若只是如此,就未免有些不公平了。

    人们开始向贡院索要考卷。

    每一次会试,所有高中的试卷,都会和榜一起放出,为的,就是防止惹来读书人的争议。

    这所有高中的文章,都装订成册,随时供人查询。

    那徐傲凌为首,一干还带着几分不甘的读书人拿到了册子,他们一个个凑着脑袋,翻开第一篇,这第一篇乃是会元刘杰的文章。

    所有人凑着脑袋看着,希图从这文章里找出漏洞,他们逐字逐句,聚精会神。

    可一路看下去,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没有破绽,简直就像是千锤百炼过的范文,哪怕是每一个词,每一个字,都是恰到好处,破题很中规中矩,没有大放异彩之处,可是你挑不出错,一丁点错都挑不出。

    而这……才是真正的功底啊,再反观自己的八股,因为时间仓促,根本来不及细究,即便是破题出彩,可后头的承题、起股、二股、三股、收股之类,也一定会有一些瑕疵,可八股文考的本就是谁的错误最少,而不是谁的观点最新颖,破题标新立异,若是换了某些惜才的考官可能给你一些加分,可毕竟有限。

    八股的本质……就是刀尖上跳舞啊。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徐傲凌连续看了几遍,他依旧还是没有发现丝毫的破绽。

    最终……他放弃了。

    心底……有些绝望,这是何其深厚的功力,自己只怕一辈子,都赶不上。

    他们看第二名、第三名、第四名……一个个看下去,都是西山书院的考生所作,几乎……所有的文章,你没法挑错,哪怕是刘杰之所以能名列第一,可能和他的师兄弟们相比,想来也只是运气好了一些,他的破题,多了那么丁点儿新意,可这新意,也仅止于此……

    犹如冰水浇灌在了头顶,徐傲凌彻底的放弃了。

    他吁了口气:“”我若在西山书院读书,考的能比刘杰好。“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学生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。

    不服气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。

    这些人不就是走了狗屎运吗?

    换了我来,刘杰这些人,还真未必能考过自己,从他们文章来看,他们虽是下笔老辣,毫无破绽,却缺乏了灵性。

    许多人面面相觑,心里,开始打着各自的盘算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紫禁城……

    弘治皇帝觉得自己的病痛缓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这令他稍稍有了一些安慰。

    或许……病情没有这样严重吧。

    他这般的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从御医们的眼神里,弘治皇帝也明白……这肠瘫的可怕。

    既如此,那么……就用着短短的寿数,做一些力所能及之事吧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居然打起了精神。

    今日放榜,他勉强的支撑着残破的身躯,至暖阁。

    刘健早已到了,李东阳、马文升、王鳌、张升人等,这些无一不是弘治皇帝的肱骨,君臣相知多年。

    而今,这几人俱都私下知道了陛下的病情,一个个面带哀色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却是乐了:“诸卿家怎的一个个这样的表情,御医说了,朕得心情好一些,可你们呢,这是非要让朕难受不可啊。”

    “臣等不敢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摆摆手:“天塌不下来,朕起初得知病情之后,也是难受的很,后来,反而想明白了,好啦,不说这些啦,今日是大日子,抡才大典嘛,朕现在倒是盼着……谢卿家送榜来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刘健一眼:“刘卿家的儿子,也参加了今岁的会试吧,如何,可有几分把握。”

    这……刘健心情复杂。

    其实他对儿子多少有点信心的,或许……真能金榜题名也未必。

    可另一方面,他又担心,现在若是吹嘘的有些大,说自己儿子能中试,可结果若是不如人意,岂不是为人所笑。

    因此,他沉默了片刻:“犬子才疏学浅,上一次中了北直隶的解元,已是运气了,可他资质平庸,何况,北直隶的解元,放在全天下,也不过尔尔,臣觉得,他要中试,得需要一些运气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都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这本来是一个愉快的问题,至少可以活跃一下气氛。

    可事实上呢,大家都不好开口,毕竟他们对刘杰也有耳闻,倒不是完全没信心,而是信心不太足,这时候言之凿凿说必中之类的话,到时刘杰马前失蹄,这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算了,还是装死吧,别什么枪口都去撞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莞尔一笑,不置可否,他随即道:“科举就是如此,哪里有说必中的,八股文难就难在,它太过繁复了,哪怕是再有才情的人,也不敢拍着胸脯说,自己有把握。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颔首。

    这……确实需要一些运气啊。

    马文升今日心情挺轻松,因为至少……今日不必拉出来被人批判了。

    不过想到陛下身子不好,他又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他一度怀疑,自己是不是被什么厄运缠身,不但自己倒霉,连身边的人都倒霉。

    那个该死的算命术士,还说自己会转运,前些日子自己去兴师问罪,谁晓得,此人早已跑了。

    这令马文升有一种被智商侮辱的感觉,堂堂兵部尚书,被一个术士给糊弄了,偏偏,自己还不能大张旗鼓的去找人,毕竟……他实在不愿意让人知道,自己被人玩弄。

    就在他不知该说什么的时候,这时,有宦官匆匆而来:“陛下,内阁大学士谢迁觐见。”

    来了……

    刘健极想表现的得体一些,免得因为过于关注儿子的考试而惹来笑话,让人觉得自己不够稳重。

    可这是自己儿子啊,是刘家的继承人,关系着的,何止是自己的面子,更是事关着一个家族的兴衰。

    这不由得他不紧张,面上带着各种复杂之色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谢迁入了暖阁,行礼:“臣见过陛下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正色道:“榜呢?”

    “臣没有带榜来。”谢迁苦笑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皱眉,怎么回事?谢迁虽偶尔诙谐,可在大事上从不糊涂的,他既明知朕在盼着榜来,却为何连这样的大事都忘了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心里咯噔了一下:“出了何事?”

    谢迁苦笑:“今岁的科举,有些蹊跷。臣不知该不该来请罪。”

    刘健想死。

    怎么……出事了,莫非是出现了舞弊大案?

    谢迁随即道:“今岁太奇怪了,西山书院十五个弟子,统统榜上有名……”

    十五个……全中!

    弘治皇帝一愣。

    他觉得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这……不可能吧。

    谁有把握,会试全中?

    谢迁又道:“名列第一的人……叫刘杰,不只如此,刘杰之下,从一至第九名,都来自于西山书院,其他六人,最次的,也名列中游,臣在阅卷时,就觉得古怪,因为这些卷子,实在太完美了,完美到没有瑕疵的地步,不过当时阅卷时,乃是糊名,臣也不知,作这些文章的是何人,等臣亲自看过了榜,这才知道……原来……他们……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倒吸了一口凉气,西山书院,这是不给人活路啊,这科举,被他们西山书院给承包了?

    而刘健一听刘杰高中第一。

    他有点懵,下意识的想要问,是哪个刘杰。

    可他忍住了,略一思索,天下可能有很多刘杰,可谢迁口里说,是西山书院的刘杰,那么……还能会是谁呢?

    自己的儿子啊。

    自己的儿子……先中解元,又中会元了?

    这……可比自己的爹厉害啊。

    要知道,刘健可是和解元、会元都曾失之交臂的。

    万万料不到,自己竟有了一个会元儿子!

    刘健眉毛一挑,正色道:“臣的儿子愚钝的很,他能中会元,肯定是侥幸中的,惭愧,真的很惭愧啊!”

    所有人看着刘健。

    刘健表现的很谦虚,当然这种谦虚在许多人身上很常见,譬如:诶呀呀,我儿子不就考中了清华吗,这算啥,你儿子还考上了新东方烹饪学校呢,也很了不起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