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五百三十五章:恩旨
    弘治皇帝无言,他以为,一个政绩卓著的地方父母官,必定是苦大仇深的样子,为民做主嘛,衣衫褴褛不说,还得尖嘴猴腮,见了自己,会大谈百姓的疾苦。

    可眼前这个知府,心宽体胖,开口就是烹饪之道。

    偏偏,居然还极有道理。

    他乐呵呵的样子,倒显得很诚实,说起宁波所发生的事,也算是如数家珍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已有点儿懵了。

    真是……闻名不如见面啊。

    可弘治皇帝转念一想,即便不是衣衫褴褛,不是苦大仇深,能使军民百姓,都安居乐业,能吃饱喝足,便是善政,何须讲究这个,至于这温艳生,反而显得很实在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那么下次,朕便想试一试温卿家的厨艺。”

    温艳生道:“臣可以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又看向戚景通:“戚卿家。”

    戚景通却没温艳生这样的淡然,而是战战兢兢的样子,忙是拜倒在地:“臣在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你自蓬莱水寨,调至宁波水寨,可有什么心得。”

    戚景通毫不犹豫道:“臣没有心得,臣不过是奉镇国府之命行事而已,镇国府强,臣则强,镇国府弱,臣则弱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微微皱眉:“是吗?这样说来,卿家的意思是,这都是镇国府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定远侯的功劳。”戚景通道:“臣等虽在宁波,可这水寨如何新建,需招募什么样的人,如何操练,如何作战,配备什么武器,乃至于,水寨如何维持日常所需,如何赈济灾民,如何捕鱼,这事无巨细的事,都是定远侯定下来的,他于水寨而言,便是孔明在世,臣等,奉他之令行事,按着他的方子去做,这才……一次次立下的功劳,臣哪里敢居功……这一切,没了定远侯,臣等不过是一群废物而已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深吸一口气:“方继藩为何没有和朕说?”

    孔明在世……

    就方继藩……

    似乎……还真有点。

    至少这家伙的主意太多了,简直堪称妖孽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他真不像诸葛亮啊,怎么看着,像蒋干?贼头贼脑的。

    不过弘治皇帝还是龙颜大悦了,心里虽是吐槽,可这方家出了这么个家伙,还是很令人欣慰的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看了一眼戚景通:“卿等此番都有功劳,一个治民有功,一个剿贼有功,你们说说看,朕该如何赏赐你们?”

    温艳生和戚景通忍不住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随即,温艳生淡然一笑,他真的对功名利禄,没有丝毫的兴趣,因而显得恬然。

    反观戚景通,却开始思虑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从前乃是指挥,是朝廷从三品的武官,如今被贬官成了区区的副千户,说实话,而今陛下问要什么赏赐,他只需请陛下饶过自己当时在鹏来水寨战败的责任,官复原职,想来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可他还是沉默了。

    这是自己的志向吗?

    又或者……请陛下赐自己一点钱财。

    钱财……又是自己想要的吗?

    他沉默着,突然拜倒在地,道:“臣初时至宁波水寨时,心灰意冷,自知自己战败,乃待罪之臣,此生都不得重用,一辈子,也只能混沌的度日。直到,臣看到了定远侯的兵书,看到了那兵书之后,臣为定远侯所臣服,臣那时甚至在想,世上竟会有如此奇人。”

    “直到后来,臣按此兵法操练军士,愈发觉得,这排兵布阵之法,可谓妙用无穷,可谓是醍醐灌顶,臣彻底的服了。臣当时就在想,倘若臣能为方家门下之狗,亦是幸运的事啊。只是臣自知自己不过是粗劣的武夫,而定远侯门下诸子弟,最差的一个,那也非臣不可及,在定远侯眼里,臣若尘埃,不值一提。陛下……能否容请陛下格外开恩,臣不要丝毫的赏赐,宁愿一辈子,做这副千户,只求陛下下旨,让定远侯收臣为弟子,若能如此,臣此生无憾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叩首。

    武人就是武人,没有读书人那般的扭扭捏捏,我就要做定远侯的候,咋的啦?

    弘治皇帝沉默了片刻,脸色凝重:“卿家既已求到了朕的头上,那么,朕便下一道旨,也无妨,只是你需知道,强扭的瓜,它不甜,倘若方继藩看不上你,朕下旨又如何,他若是阳奉阴违,朕也拿他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戚景通深吸一口气,似乎下定了决心:“若如此,臣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颔首点头,接着看向了温艳生:“温卿家呢?”

    温艳生笑吟吟的道:“臣年纪大了,终日只求饱食而已,能为陛下效力,一展平生所学,已是足慰平生。其他的,臣不愿去想,须知人若是心思多,就难免有烦恼,有了烦恼,便食不甘味,臣想留一个好胃口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真是个怪人啊。

    可偏偏就是这个怪人,拿了不少的私商和宁波府私通倭寇的贼人,也是他,不露声色的,让宁波府上下安居乐业。

    当然,这背后有宁波水寨的帮助,可即便有宁波水寨,若是没有一个干练的父母官,也不可能顺利的解决当时的许多问题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微微一笑:“这是卿家的志愿吗?若如此,朕对卿家另有安排,好了,两位卿家,想必也乏了吧,早些去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戚景通已是大喜过望,激动的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他每日想的,就是见一见那传闻中的定远侯,而今,这八字有一撇了。

    他和温艳生告辞出宫,到了午门,戚景通下意识的揉了揉肚子,突然想到:“诶,我们又没吃饭吧?”

    温艳生淡然笑道:“猪食一般的饭菜,吃什么?”

    戚景通很想吐槽他,这猪食二字,实是有点大逆不道,可温艳生就是如此,我行我素,他只好道:“说的也是,这一路来,听温府君教诲之后,卑下便一点胃口没了,见了什么,都嫌弃。可……还是有些饿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如,我们寻个客栈,点两碗白饭,勉强垫垫肚子?”温艳生道。

    “不成。”戚景通道:“我得去见定远候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温艳生微笑:“这位定远侯,老夫也是慕名已久,急盼一见,你我同去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方家来了客人。

    是寿宁侯张鹤龄以及建昌伯张延龄,还有就是周家的周腊。

    周腊在关外吃了亏,身子已经养好了,不知和时,和张家人厮混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他们两家人都是皇亲国戚,据说是因为周腊被鞑靼人围了,当初的仇怨,一下子烟消云散,张皇后自然命张家兄弟,趁着这个时候,前去周家慰问。

    张家兄弟很实在,人死如灯灭,居然很痛快的备了七两银子的礼,去了周家,陪着周家那位鄞州候,也就是周腊的大父好好的唏嘘了一番。

    而今周腊回来,作为礼数,周腊也不得不去张家回礼,周腊带去的礼物不少,他们周家,当然是要面子的。

    于是乎,张家兄弟拉住了周腊的手,死死都不肯撒开,两家人几乎是流着眼泪,互道衷情,当天夜里,还不肯周腊走,要秉烛夜谈,周腊那天,饿的发晕,这身子还很虚弱呢,在张家足足吃了一天的红薯粥。

    周张两家,开始热乎起来,如胶似漆。

    今日登门,是为了毛线的事。

    见了方继藩,张延龄便啪嗒啪嗒的流眼泪:“日子没法活了,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方继藩木然的看着他表演。

    张延龄捂着心口,一副要昏死过去的样子:“可怜啊,我们兄弟二人,还有周贤侄,真可怜,说是皇亲国戚,可宫里太小气了,家里的地,没多少,也养不活这么多口人,每日吃糠咽菜,舍不得放盐,吃着吃着,眼泪就落进了碗里,便当盐吃。”

    周腊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太夸张了,虽然他是打算来求人的,可张延龄这般,过了头。他想开口,张鹤龄站在他身后,偷偷掖了掖他的袖摆,提醒他不要多嘴。

    方继藩听的肝肠寸断,不是同情,而是吓的。

    张家兄弟什么人,他会不知,突然跑来哭,这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啊,他们想打啥主意了?

    “来,给客人们杀一只鸡,好好款待,你们没听见吗?他们快饿死了,不,杀三只,我方继藩是个够朋友的人。”

    张延龄和张鹤龄忍不住吞咽口水,美滋滋。

    张鹤龄咳嗽一声:“方贤侄啊,其实,我们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不是为了来吃你家鸡的。”张鹤龄显得语重心长,不过看原本得了吩咐去吩咐厨房杀鸡的邓健驻足,以为还有什么后话,他忙道:“当然,这鸡也要吃,来都来了嘛,贤侄又是好客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方继藩突然开始对自己人品,变得无比的自信起来。

    张鹤龄坐下,笑吟吟的道:“其实我们来,是为了一件天大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吃鸡?”方继藩眼睛眨了眨,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张鹤龄脖子一甩,大义凛然,一身正气的道:“此事,比吃鸡还要重要一点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