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五百二十二章:定远平波
    暖阁中的君臣,几乎都可以想象出,方继藩的反应会是什么。

    再想想那精彩的表情,宛如脑疾一般的错愕,便忍不住有所期待。

    萧敬站在一旁,也乐了,不禁道:“陛下,您还别说,这谨身候,还真就对了,新建伯这个人哪,就是得敲打,陛下您不知道吧,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他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瞥了他一眼:“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萧敬故意道:“奴婢不敢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便是。”萧敬越如此,弘治皇帝越是知道他话里有话,自然要追问下去。

    萧敬才道:“陛下,这方继藩,近来和太子凑在一起,在做女红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弘治皇帝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有点懵。

    心里头,大抵一万头草泥马奔过。

    做女红。

    果然好不了几天,这两只臭虫在一起,尤其是那太子,又开始皮痒了。

    大男人,就不能做点大男人做的事吗?

    真是亏得他们……

    弘治皇帝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刘健等人脸色,也僵了。

    马文升的笑,还挂在脸上,可收起来不是,不收起来,又不是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倒吸了一口凉气,故作漫不经心的道:“噢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大家都不做声,还能说啥呢,好端端的本来挺愉快的气氛,本来方继藩是有一点可笑的举动,大家笑一笑就是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这家伙,是真的搞笑了啊,这时候若是笑,就难免有落井下石之嫌了。

    萧敬忙是拍了自己一耳光:“您看,瞧瞧奴婢这贱嘴,奴婢就不该说的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吁了口气:“小孩子玩闹而已。”

    这算是定了性,这事儿不能太严重,追究起来,就传遍天下了,只能当做玩闹来处理。

    马文升尴尬的道:“那这敕封的旨意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照例,还是发出去吧。有了军功,岂有不封侯的道理,嗯,马卿家来的正好,朕正想问问,鞑靼人南下的事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却有个宦官匆匆而来,道:“陛下,通政司……送来奏报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心知肯定是急奏,方才的话,戛然而止,随即道:“什么奏报,取来。”

    小宦官不敢怠慢,接着,奏报出现在了弘治皇帝的案头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低头一看,呆住了。

    这一下……玩的有点大啊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见弘治皇帝面带异常之色,刘健忍不住道:“不知又发生了何事?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倒吸了一口凉气:“镇国府备倭卫对倭寇穷追猛打,你们猜,如何?”

    刘健心里咯噔一下,也不知结果如何,不由道:“还请陛下示下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随即眉飞色舞:“百尾岛诸卿还有印象吗?唐寅带着兵马,直捣百尾岛巢穴,斩倭寇人头一千一百余,俘获倭寇七百,除此之外,还拿住了贼首,其中朝廷张榜通缉的汪洋大盗,就有二十三人,这些人,无一不是无恶不作的恶匪。再有,拯救被倭寇掳去的良人,九百七十余……诶……”

    那可是倭寇巢穴啊。

    倘若说,数百倭寇袭击宁波府,还可以说备倭卫占着天时地利,胜了也就胜了,可这一次,却完全是客场作战,而且……几乎是对倭寇一面倒的屠戮。

    从前倭寇肆虐东南,无人可制,可唐寅去了宁波府,镇国府备倭卫建了起来,又有胡开山和戚景通等人,这些家伙们,竟在短短时间,针对倭寇,练出了精兵。

    现在直捣黄龙,真是痛快!

    弘治皇帝拍案道:“唐寅这小子,做的好!”

    他皱眉,低头继续看着奏报,忍不住道:“还有那知府温艳生,协助也有功劳,现在宁波府上上下下,无一不是对唐寅和温艳生人等,交口称赞,他们,实是朕的定海神针啊。”

    刘健等人大惊,随即,都乐了。

    刘健道:“这其中,只怕太子殿下和方继藩的功劳也是不小,陛下莫忘了,这可是镇国府的备倭卫啊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凛然。

    镇国府……

    太子这小子,还是能办事的。

    虽然弘治皇帝知道,这镇国府里头,怕是方继藩的功劳更大一些。

    可现在,出了如此巨大的成效,江南不知多少军民,欢欣鼓舞,对这镇国府,更是感激涕零,感激镇国府,不就是感激太子吗?

    弘治皇帝抖擞了精神,深吸了一口气,他面色凝重,一字一句道:“镇国府上下,都是功不可没,方继藩的爵位……得改一改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的意思是……”马文升心里酸酸的,镇国府……那就没啥兵部的事了,那镇国府一向不太爱搭理兵部的,可怪谁呢,怪只怪,诸省沿岸十几个备倭卫,没一个有用的。

    马文升真想将这些备倭卫的指挥叫到面前,一个个耳光拍下去,丢人啊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方继藩还是颇有本事的,谨身候,说出去,没得让人笑话他,他是少年人,又还没娶妻,还是要给他留一点脸啊,方继藩……还是有功于朝廷的,还是不要寒了他的心,即便有些小过错,那也是有则改之,无则嘉勉嘛……不妨,改为定远侯吧。”

    定远侯……

    刘健等人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爵位可不一般,汉时,就出过一个定远侯,乃是班超,可谓声名赫赫,后人无不仰慕。

    可在大明,也曾有一个定远侯,叫王弼,他为太祖高皇帝痛击张士诚,随即北伐北元,立下了奇功,因而敕封了侯爵,此后呢,却因为蓝玉案,而被赐死,至此之后,这定远侯的爵位便被收回了。

    不过太祖高皇帝似乎并没有因为王弼而迁怒他的儿子,王弼的几个儿子,依旧受到了恩宠,长子受封安远侯,次子则为镇西候,而至于这定远侯位,皇帝却没有赐予了,毕竟……这本就是一种殊荣,王弼既是获罪,他的儿孙们,也就没有了这个资格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发了话,马文升倒没什么意见:“陛下圣明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感慨道:“将士们在前方不易啊,唐寅此人,不过是个青年,一介翰林,到了地方上,竟为朕立下这么大的功劳,至于胡开山,区区草莽,却忠贞用命;还有戚景通,他是戴罪之身吧,这三人,都不易。再有宁波知府温艳生,此人的官声如此之好,想来,水寨能有如此功劳,他这父母官,怕也从旁协助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手指头,敲着案牍,他沉默了片刻,随即道:“唐寅,朕是见过的,胡开山,朕也看过。这戚景通,也是忠良之后,是吗?当初戴罪,而今立下功劳,却也不易。还有温艳生,朕此前,并没有什么印象,这二人,诏入京师来吧,朕想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刘健有些意外:“陛下的用意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用意,就是想看看,这些人,到底有什么三头六臂,也是让人知道,这地方上,爱民的父母官;军中肯尽心的武将,只要肯用命,无论官职大小,朕都会高看一眼,来见一见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遵旨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方继藩和朱厚照排排坐着。

    朱厚照很认真的举着长针,双手有些笨拙的不断的将几口针不断的穿插着。

    他……在织毛衣。

    毛衣的线,是从羊毛里抽丝缠绕而成,方继藩打算弄一个处理羊毛的作坊。

    现在天气很寒冷,可人们取暖之物,却多是袄子。袄子是用棉絮充塞而成,这取暖御寒之物,比较单一,反观这毛衣,其实也是御寒的神器,且因为可以自己编织,随时可以织成各种的花样,在后世,十分的流行。

    之所以方继藩折腾起毛衣,他是害怕方小藩冻着了,不如给她织一件才是,此后又想到,诶呀,公主殿下若是有一件该有多好,好吧,唬骗着朱厚照来,教他织衣,依着朱厚照的尿性,十之八九,学会之后,便要送衣服去给自己母后和公主的。

    朱厚照一听作女红,便摩拳擦掌,兴奋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他其实也挺爱美女红的,比如他缝补衣服,就缝补的很好,缝补就和雕萝卜一样,都是精细的活,需要一双巧手,在这一带你上,朱厚照很是自傲。

    不过织毛衣难度不轻,里头涉及到了许多的学问。

    好在冬天在西山,不教授生员们读书时,其实也没什么玩的,索性,两个人便盘膝坐在炕上,一面织毛衣,一面漫不经心的攀谈。

    这毛衣牵涉了元宝针、上下针、罗纹针,除此之外,还有无数的式样,朱厚照已渐渐能快速的穿针和回针了,可唯独对式样的把握不是很好,好在他也淡然、随性,管他呢,最终是啥式样就是啥式样呗,且织出来看看再说。

    方继藩反而手有些笨,织的比方继藩慢多了,手忙脚乱的,惹的朱厚照哈哈笑:“当初亏得你还教本宫织衣,你看看,这才几日,本宫便乱拳打死了老师傅了,老方啊,你这……不成啊,好好跟着本宫学吧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只白了他一眼,却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五章送到,求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