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五百一十六章:赫赫功劳
    马文升这般的激动,倒是引来了王鳌等人侧目,他们俱是惊讶万分的看着,眉头深深皱起来,思虑着。

    这个大太子,如此重要的人物……死了。

    还是被方继藩给杀了?

    不只如此,还和那飞球有关?

    飞球在万军之中,营救了人不说,顺道儿,还宰了敌酋?

    若如此,这岂不是大功一件。

    这飞球……恐怖至此?

    王鳌心里咯噔了一下,脑海里深深的琢磨着。

    牟斌环视了众人一眼,便朝方继藩笑道:“我正要入宫禀报陛下,新建伯且别走,随我一道入宫。”牟斌想了想,又看向马文升:“都一道入宫吧,此次大太子死亡,极有可能,惹来鞑靼人的报复,此事,尚需商榷应对之法。”

    马文升喜笑颜开:“好,走,入宫去。”

    那王鳌还愣着在当场,有点无法适应,像是做梦一般,久久的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方继藩乐了,心里美滋滋的,当真……杀了一个大太子,这一波,不亏啊,哈哈,想不到我方继藩,随便折腾一个飞球,便让鞑靼人丧命。

     这是什么运气呢,可以说这一大功,完全是白捡的呀。

    方继藩顿时豪气万千,技术……才是改变战争方式的唯一方式,而这等技术所带来的新的战争方式,会使大明和鞑靼人的战争变成不对称的状态。

    我可以出现你的头顶,而你却打不着我,气死你。

    方继藩此前对于热气球,其实也没有太大的信心,只认为,飞球最大的作用,便是侦查。

    可一下子,方继藩醐醍灌顶。

    之所以飞球只能侦查,这是因为,那是在后世啊,热气球发明的时候,技术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,正因为如此,这热气球的用处其实并不大,毕竟,在螺旋桨飞机、长枪、火炮面前,这玩意杀伤力低,且极容易被地面的武器击落,所以几乎形同于是鸡肋,可如今,对付的,却只是一群放荡不羁的骑着马,射着箭的鞑靼人。

    无数的念头,瞬间的涌入方继藩的脑海。

    方继藩叉手,神气活现的发出了大笑: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说实话,任何人遇到这个时候,都难免要谦虚一下,功劳越大,越谦虚,逼格越高。

    可方继藩浑身上下,散发出来的,却是一股子扑面而来的王八之气。

    这王八之气澎湃而出,波涛汹涌,一浪高过一浪。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我方继藩是个谦虚之人,此前这飞球,之所以只敢说侦查,是我方继藩不愿将话说的太满。可如今,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,那我也就不妨直言相告了吧,这飞球能杀人于无形,一个飞球,宛如一队鞑靼人骑兵,所过之处,便可随意击杀鞑靼人,而我却可不伤分毫,有了这飞球,鞑靼人在我眼里,不过是土鸡瓦狗而已。我方继藩历来谦虚,不到万不得已,是万万不会泄露这飞球的厉害,王公,方才真是抱歉的很,我脸皮有些薄,竟是不敢吹嘘飞球太过,这个……王公……”

    王鳌想到方才在暖阁里,自己对方继藩盛气凌人的姿态。

    他老脸微微一红,眼眸闪烁着尴尬之色。

    方继藩却像个没事的人一样,继续朝他说道:“王公啊,奇技淫巧不打紧,杀人于无形最重要,这大明无数的军马,都驻扎在关镇,每年花费的钱粮,不计其数,可是敢问,这百万军马,可有谁能击杀鞑靼国太子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王鳌觉得方继藩在羞辱自己,心里顿时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可又如何呢,事实却是,自己一点脾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最惨的是马文升……怎么说着说着,新建伯啊,明明方才老夫是站你一边的,你咋又反手给我兵部一个耳光呢?

    百万边军做不到的事,方继藩一个飞球就可以做到,咋的,不服?

    王鳌不做声。

    马文升也没做声。

    气氛有些尴尬,一众人都不好开口说什么。

    方继藩却是淡定的道:“给我一千飞球,我不敢说踏平大漠,却教鞑靼人鸡犬不宁!”

    一……一千……

    马文升和王鳌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他能看到,王鳌的脸上,有些红,面上带着几分无语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弘治皇帝心情确实有些糟糕,他还是不明白,先祖们这么多的功绩,这江山落在了自己手里,这大明,却无法有效的对来自北方的胡人,进行有效的打击。

    文治武功,文治是否有,值得商榷,这武功,却是断然没有的。

    一声唏嘘之后,一个宦官匆匆而来,道:“陛下……他们……他们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……是谁?

    弘治皇帝深深皱眉,有几分不解。

    “还有指挥使牟斌,说有十万火急之事,向陛下禀报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看了看左右,萧敬没在左右,便对这小宦官道:“宣他们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十万火急。

    又是哪里出事了吗?

    弘治皇帝手指磕着案牍,有几分焦虑,心里更是有几分忧心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牟斌率先入殿:“陛下,紧急奏报。”

    尾随其后的,有方继藩、马文升。

    王鳌没好意思来,毕竟也是有头有脸的人,一口吐沫一根钉,还来凑啥热闹,找不自在吗?

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将奏报取来。”

    一封奏报入手,弘治皇帝先是扫了一眼,目光有些呆滞。

    这……有点儿匪夷所思啊。

    鞑靼大太子,额哲,此人……似乎有一点印象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抬眸,凝视着马文升问道:“额哲……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乃鞑靼小王子之长子。”马文升立即道:“此人乃鞑靼第一勇士,最受鞑靼汗喜爱,鞑靼汗分一支军马给他,他在河西,曾四处攻城略地,陛下忘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弘治皇帝喃喃自语,这个人,他有印象了。

    此人……自己曾深深痛恨。

    也为之担忧。

    随着瓦剌的灭亡,鞑靼已日益的兵强马壮,而这额哲,便是祸首。

    这不等同于,鞑靼人诛杀了自己的太子朱厚照?

    当然,人说老子英雄儿好汉,那鞑靼汗在弘治皇帝心里,当然不是英雄,不过,他这个儿子,可比自己的儿子,要彪悍的多了。

    结果……额哲死了……

    死的很不安详。

    奏报上说,手斧入颅骨,拔之不出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这额哲下葬的时候,还得顶着这么个斧头下葬?

    否则,真要动强拔出来,这脑袋,可就彻底碎裂了,若在泉下,肯定很不安吧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倒吸了一口气,因为接下来,他大抵的看到了额哲的死因,说是飞球起飞,此后掉下来一个手斧,一击即中。

    飞……飞球……

    方继藩……对了,还有那个沈傲,还有一个叫杨彪的家伙。

    他们丢下了斧头,就将人直接砸死了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觉得匪夷所思,他喜出望外,可随即,却又不敢高兴的太早,毕竟,这只是一面之词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压抑着心里的激动,尽力平静的问道:“核实了吗?”

    这么一下子,也算是报仇雪耻了啊。

    牟斌正色道:“还未核实,只是臣觉得,十万火急,于是立即前来奏报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面上,既有几分期盼,又有几分失落。

    几乎每一个人,都能感受到弘治皇帝的焦虑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消息,一旦核实,那么……这就成为了大明对鞑靼人的一次重要胜利,这足以载入史册,千秋彪炳了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沉默片刻,最终,他手砸在了案牍上,非常郑重的吩咐道:“那就尽快核实,一定要做到准确无误不可。”

    牟斌道:“臣遵旨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也不啻是被泼了一盆冷水,敢情这还没核实啊,没有核实的消息,你牟斌也喜滋滋的报来,这……若是发现,最终的结果有些出入的话,那我方继藩岂不是白高兴一场,招牌都没了?我也是要脸的人好嘛?

    弘治皇帝深深的吸了口气,嘴角微微扯动,正欲说什么。

    却在此时,外头又有人道:“陛下,陛下……十万火急。”

    竟又来了个十万火急。

    声音是萧敬发出来的,萧敬似乎刚刚从东厂那儿,得到了消息,他一脸愁容,进入了暖阁,便拜倒在地:“陛下,十万火急啊……”他说话的时候,瞥了一眼牟斌。

    牟斌竟也来了,莫不是……他提前来奏报了消息?那么,这锦衣卫动作倒是很快啊。

    萧敬心里有些不舒服,这些年来,东厂的效率都比锦衣卫要高一些,毕竟,锦衣卫即便探知到了什么消息,还需经过一些程序,即便是入宫来奏报,不也要花费功夫吗?

    而东厂不同,有了消息,直接送萧敬,萧敬则可以第一时间,将这消息送到弘治皇帝耳里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,似乎有些糟糕,所以萧敬脸色很不好看:“陛下,出事儿了,边镇……又出事了,鞑靼汗起兵数万,号称要报仇雪耻,预备南下,袭扰大明各处边镇,以往即将要入冬了,鞑靼人不会这样折腾,可这一次,有些不同,这鞑靼人……他们疯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