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四百八十四章:三军尽欢颜
    自然,倭寇远在天边,戚景通倒是不敢奢望。

    每天打鱼,也是一件很快乐的事。

    海上的每一日,其实都是考验。

    一船的人,要与风浪搏斗,要与巨鲸搏斗。

    有一次,真是惊险到了极点,那头巨鲸格外的凶残,在遭遇了弩箭射击之后,便疯了似的朝威风凛凛镇国公号冲撞而来,戚景通甚至感觉到,舰船几乎已经离开了海面。

    接着啪的一声,又狠狠的落水。

    无数的海水灌入了船中,无数人被海水席卷,幸赖这大船凭借着良好的性能,生生的稳住了,而一群嗷嗷叫的水兵们,在勉强稳住之后,依旧奋不顾身,疯了似的朝鲸鱼投入钢叉和钢矛。

    这些家伙,气力越来越大,平时吃得太多了,成天不是操练就是出海,每日的大鱼大肉,全部转化为了体能,投掷钢矛、钢叉,力道不小,也就是对付鲸鱼还费力,倘若是有人,这一矛下去,足以贯穿人的身体。

    捕鲸的过程,每一次凶险都形同于是一次实战,戚景通甚至在想象,蓬莱水寨的官兵和这些水兵会有什么分别。

    就凭这一身的体力,一个水兵可以按着七八个蓬莱水兵的官兵在地上打了。

    毕竟这玩意不是虚的。这个世上大多数人,能一日三餐,吃碗白饭,保证自己不饿死,就算是殷实人家了。别说长肉长气力,能不饿死就成了。

    而军户其实最惨,因为朝廷隔三差五欠饷,吃不饱,个个都是皮包骨,面黄肌瘦,风都能吹倒。

    这样一群乞儿似的军马,戚景通估算一个水兵打七八个,都算是低估了。

    可倘若十个水兵吗?十个水兵用三才阵对付那官军,怕是两百个官军也不是对手吧,毕竟……十人已可以组阵型了,反观官军,操练松弛,都是一窝蜂的前进和后退,根本没有阵型可言。

    戚景通觉得自己是幸福的。

    昨天夜里,他梦到了方继藩。

    那位传说之中,将自己调到了这里,使自己如鱼得水,还传授给自己兵法的新建伯。

    梦里新建伯的样子,很像戏台上的诸葛亮,头戴纶巾,身穿儒杉,手摇羽扇,虽说从胡开山和唐寅口里得知,新建伯很年轻,可梦里的方继藩,却是有一副美髯,美髯及膝,逼格满满,他朝自己笑,手里的羽扇慢悠悠的摇着,面授机宜。

    真希望一直在这样的梦里,永远不用起来啊。

    戚景通在梦里,拜在新建伯的脚下,心里这般的想。

    可梦还是会醒的。

    他顶着太阳,面色早已黝黑,看着校场上那些赤着上身,下头一个裤衩,卷着裤脚的水兵,各持武器,在烈日之下挥汗如雨的操练。

    心里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满足感。

    这时,有人来报:“戚千户,台州有急报,唐侍学命你速去。”

    唐编修成了唐侍学,上头有人,就是好办事。

    戚景通一想到唐寅,心里不免就有几分小小的妒忌,哼哼,我戚景通若是也有这么个恩师……

    妒忌归妒忌,他自然不敢怠慢的,于是快步赶到了军门。

    军门之下,唐寅头戴翅帽,正襟危坐。

    一旁的是胡开山,他专门给自己打制了一副锁甲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一般的官兵,是不喜锁甲的,这玩意相当于是直接做了一个钢铁缠绕的锁衣,全身覆盖下来,一般的锁甲,至少五十斤重。

    一个人背着五十斤重的东西,还走得动吗?

    而胡开山更夸张,他本来体型就大,再加上他这锁甲乃是精制,等于是浑身上下都包了钢铁,重达一百二十斤。

    在这锁甲的外头,还套了半身装饰的皮甲,如此一来,整个人像个移动的大肉包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身上这一百二十斤,即便是放在后世,那也足有七八十斤的重量,套在胡开山身上,胡开山居然也不嫌累,甚至很舒坦!

    胡开山的气力太大了,一个人可以掀翻四五个水兵不在话下,发起怒来,营门前的柳树直接能拔起,水兵们平时嗷嗷叫,可一看到胡开山,就一点脾气都没有,乖巧得像绵羊,连他的裹脚布,都有人抢着去洗。

    见了戚景通,胡开山面带笑容道:“老戚,出事了啊。”

    出事了,他还笑得这么开心?

    戚景通讶异的道:“啥?”

    胡开山道:“发现倭寇了,袭了台州府,狗娘养的,为何不来宁波,是看不起咱们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戚景通第一反应就是,乐了。

    倭寇都去了台州府,那么来这宁波,就是指日可待啊。

    他目光炯炯的看着胡开山,兴冲冲的道:“台州?为何他们袭的是台州,不对,台州虽还算富庶,可台州没有被袭击的价值,他们去了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怕有四五百人。”

    戚景通激动得脸色也发红起来,道:“四五百,这对倭寇而言,可是规模不小的行动,这么大的动静,只是台州?”

    戚景通素知兵法,对于东南和山东沿岸,了若指掌,他毕竟是经过系统的军官训练出身的人,且学习很刻苦,因而美滋滋的道:“这像是一次预演,是想吸引附近的军马,驰援台州。声东击西听说过吗?这说明他们还会有一个目标,可这个目标是哪里呢?杭州?南直隶?不不不,不对!”

    戚景通想着一个个的可能,最终,他忍不住要跳起来:“十之八九,就是宁波啊,宁波乃天然良港,我等在此奉旨剿倭,一定遭了倭寇的记恨。不只如此,这宁波水寨,可有一笔大财富啊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胡开山自也是激动得直接一拳砸向戚景通的肩窝。

    戚景通最近的武艺增加了许多。

    一方面是带着士兵们操练时,少不得也要练一练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无时无刻的要防备胡开山突然袭击。

    那拳风未到,戚景通便如有了先知先觉一般,身子微侧,轻描淡写的避过。

    戚景通简直是恨不得和胡开山击掌,说一声欧耶。

    二人兴奋得眼眸闪动,满脸红光:“唐侍读,我看这几日是不能出海捕鱼了,得在此严正以待。”

    唐寅此前一直久久不语,此时深锁着眉头道:“倭寇袭台州,杀死了不少百姓。”

    胡开山和戚景通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了。

    胡开山大声咧咧道:“真是可恶至极,不将这些狗贼碎尸万段,我胡开山便不是人。”

    戚景通显得冷静许多:“倭寇凶残,一旦登岸袭了宁波府,咱们宁波府的百姓可就要遭殃了,正因如此,所以我们绝不允许放这些人深入陆地!保家卫国,乃我等职责所在,卑下建议在这附近适合登陆的几处滩头,要严加巡守,一有警讯,宁波水寨要做到迅速驰援,从今日起,所有人刀剑不能离身,身上随时背着三日的干粮,一旦有事,也好应对。”

    唐寅颔首点头,肃然道:“戚千户所言甚是,自太祖高皇帝以来,倭寇便屡屡为患,他们来无影、去无踪,袭击沿岸,乃至于是一群散兵游勇,也是嚣张无比,数十人,就敢大张旗鼓的袭击村落。这么多年,我堂堂大明,居然处处受制。恩师命我来,就是要平倭,今日,倭寇既敢侵犯边境,他们不敢来倒也罢了,一旦来了,我唐寅,愿为先锋。”

    胡开山和戚景通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苦笑。

    这等事,你唐侍学也要做先锋?

    唐寅似乎也觉得自己说过了头,莞尔一笑道:“方才不过是玩笑,我自有我该做的事,这些日子以来,不少人靠着水寨,日子越来越好过了,可这好日子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啊,是该让他们明白,倭寇之患,是如何的痛入骨髓了。”

    他漫不经心的样子,可眼底深处却浮出了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次日一早。

    宁波人们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。

    这水寨的船,居然没出海了。

    这可不得了了,于是无数的商户、百姓都急了。

    去打渔呀,快去打渔呀!

    大家都是靠着大黄鱼和鲸鱼吃饭的呢。

    多少人的生计都在这上头,怎么今日……突然就不打了呢,这还让不让人过好日子了?

    要知道,宁波港是因水寨而繁荣。

    通过对鱼的加工、贩售以及制蜡、制衣,乃至于造船以及各种船上的设备,而欣欣向荣。

    前几日还有好消息,不久之后,朝廷还会调几艘舰船至宁波水寨,有了这么多海船,就意味着更多的鱼,更多的鱼,就意味着更多人可以从事加工,更多人日进金斗。

    人们对于未来,充满了希望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新兴的行业,未来孕育着无限的可能,他们甚至幻想,未来这里的船会越来越多,他们要将这里的蜡烛,这里的腌肉、鱼干,卖到天下各个角落。

    那白花花的银子,会堆砌成山。

    因而,不少人已经开始扩大生产了。

    招募更多的人手,购置更多的土地,兴建起一个个加工处理的工棚。

    所有事情都预想得很美好,可今日……它咋不挪窝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