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四百五十一章:高风亮节
    弘治皇帝看向方继藩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大笑,实在是一种找死的行为。

    “方卿家,你的脑疾发作了?”

    方继藩原本以为,弘治皇帝会问一句‘方卿何故大笑’。

    可弘治皇帝如此直接,确实令人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方继藩摇头:“臣好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那卿家笑什么?”

    方继藩想了想,道:“陛下,戚景通确实有罪,不过臣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,为何我大明水师,不是倭寇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弘治皇帝看着方继藩。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陛下还记得当初的劝农书吗?”

    “你继续说下去。”虽然心里不悦,可弘治皇帝似乎有些回过味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耕种的人,就不了解何为农耕,不了解农耕的人,却写劝农书,指导天下的农户开垦耕种,陛下认为,这合理吗?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方继藩又道:“现在的问题,也在于如此,戚景通就是这个农户,朝廷写下劝农书,告诉他,他得几条船,如何操练,何时出战,结果……这地耕坏了,算谁的错?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看了一眼马文升:“卿家的意思是,是兵部尚书的错?”

    方继藩摇头:“不,兵部尚书马文升,不懂海战,可又是谁让他在兵部尚书之位,让他去指导人耕作,写下劝农书呢?臣是个耿直的人,觉得既然失败了,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,失败了之后,庙堂之上,将责任推在一个农户身上,若是如此,朝廷就永远无法长进,下一次,再换上一个新的农户上去,照旧,这农户还是重蹈戚景通的覆辙。输了就输了,费的不过是钱粮而已,事已至此,朝廷应该做出反省,问题到底出在哪里,找出了问题,再进行更正,这……其实不难。”

    难得说出一番有道理的话啊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沉默了很久,细细的咀嚼着方继藩的话,他叫方继藩来,便是觉得方继藩这个人鬼主意多,或许这个人,有新的看法。

    等他细琢磨了很久,终于眸子猛张:“你绕着弯子,骂朕?”

    方继藩忙摆手:“臣冤枉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脸色胀红。

    旋即,却又吁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其实……卿家说的没错,问题的根本,在朕!”

    站在历史的高度,或者说站在巨人肩膀之上的方继藩看来,弘治皇帝的小农思维,以及他某些时候的优柔寡断,弘治皇帝虽称的上是一个好皇帝,却也不过尔尔。

    毕竟,任何一个人,都有其历史的局限性,你不可能要求一个奴隶主一拍脑门,觉得哎呀,我们该释放奴隶,该分田分地。又或者,让一个代表了天下士绅的王朝天子,转过头,就大声疾呼,我们要工商,要工商,欧耶!

    若真有这样的人,怕是连方继藩都觉得这个人……肯定是个二货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更像是一个裱糊匠,他很累,意识到了问题,却又怕房子塌了,所以裱糊起来,总是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可他有一点好处,就是有时方继藩拐着弯骂他,他也不会生气,至多也就脸色变一变,可当他深思之后,却又默然接受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眯着眼:“问题的根本,确实是在朕!可是,这天底下,又有谁懂海战呢?”

    “有人懂!”方继藩道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看着方继藩:“嗯?”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其实这戚景通,就蛮懂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脸色不太好看,弘治皇帝已经打算宽恕这个人了,可方继藩提起这个人,弘治皇帝还是心里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方继藩继续道:“还有一人,可以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振作精神。

    方继藩朗声道:“臣有五个……不,六个门生,六个门生之中,最看重的就是唐寅,唐寅此人,自幼聪敏,这个人………懂!”

    “他?”

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道:“臣为何说他懂呢,因为唐寅此人,最善于学习,他或许现在还不精通,却善于摸索和总结,世上没有一个人,是什么都懂得,即便是陛下,也是如此。因而,圣人说,三人行、必有吾师。唐寅就是万中无一的这个人,他近来,和臣往来的许多书信之中,臣都可以看到,唐寅对于大海,有了越来越深刻的看法。陛下,大明海禁了百五十年,备倭卫也荒废了百五十年,凡事都不可操之过急啊。”

    “唐寅……”弘治皇帝若有所思,他还是觉得这个人,书呆子气有些重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抬眸:“那就让他做出一些成绩来,让他来证明,他是如何懂海战,朕也很想看看,他凭什么,可以清除倭寇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有一个方法可以证明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振作精神: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汪洋之内,有一巨鱼,目所未见。所习见者,鳅耳,巨亦已甚。其跳波鼓浪、鸣声如雷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本来这些形容,是唐寅说的。

    方继藩觉得这厮不说人话。

    可到了皇帝面前,为了显得这鲸鱼的可怕,所以方继藩借用了一下。

    结果……

    方继藩只得道:“深海之中,有一巨鱼,有数十丈长,重达数十万斤,其在海中翻滚,便可掀起巨浪,呼吸之间,可生涌泉,唐寅欲捕杀此鱼,一为立威,二乃操练军士。”

    数十万斤。

    所有人倒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一人若是两百斤的话,那么数十万斤相当于是多少人?

    弘治皇帝看这暖阁:“如此,岂不是此巨鱼,比这暖阁还大?”

    “区区暖阁,如何装得下?”

    诸臣们一个个惊呆了。

    他们无法想象,世上有如此庞然大物。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陛下,若是唐寅能捕杀此巨鱼,如何?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深吸一口气:“若如此,朕定有重赏。”

    小气鬼。

    方继藩心里想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的所谓重赏,方继藩是一向……不太……抱有期望的,这颇有几分星巴克所谓的中杯、大杯、超大杯一样,水分巨大。

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道:“不如这样,若是唐寅能捕杀此物,就请陛下,将这戚景通交给镇国府备倭卫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好主意。

    戚景通确实是个很有才能的人。

    此次他犯了大错。

    即便皇帝不处置他,他这辈子,怕也只能闲置一辈子了。

    方继藩想给他一个机会,一个像他儿子戚继光一般大展宏图的机会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沉默了,他张眸:“朕现在就可以给你,传旨,戚景通罢指挥一职,降为副千户,调任镇国府备倭卫!”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弘治皇帝似笑非笑的看着方继藩:“朕可很是期待,这世上是否有没有这样的巨鱼,唐寅到底能不能将其捕杀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吁了口气:“请陛下拭目以待,臣这一次,拿臣五个门生的人头作保!”

    五个……

    弘治皇帝被震撼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蓬莱水寨……

    戚景通自觉地自己已经完了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自己原本应当死战的。可他也同样知道,若是死战,剩余的舰船能不能保住,只有天知道。

    他必须带着舰船回来,还有剩余的军户。

    他更清楚,败军之将,对于一个武官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所以,他自回到了营中戴罪,随时等候朝廷的裁处。

    圣命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事,他没有被彻底的罢免。

    而是降职为副千户,调任镇国府备倭卫。

    戚景通原本以为,这一次战败的责任,统统都要背在自己身上,即便不下狱,可是罢官也是十之八九。

    他一脸狐疑,心里在嘀咕,莫非是兵部有人为自己求情吗?

    戚景通长长的松了口气,能活下来,已是幸运了。

    想来此次调去那镇国府备倭卫,是打算一辈子闲置吧。

    这是命啊。

    他认命了。

    那钦使宣完了旨,很是古怪的看了戚景通一眼。

    戚景通立即明白了什么,对啦,该到了日常的项目了。

    他掏出一锭银子,便往钦使手上塞:“上使辛苦。”

    “啥意思,你这啥意思?”钦使打死都不接受:“你当本官什么人,本官不是那样的人,拿走,拿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戚景通懵了,啥意思,嫌少,不少了啊。

    他不得已,又掏出一锭来,武官就是如此,一定要随时记得带好银子,随时打点,得罪了哪一个大爷,都不是他能消受的起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做什么,你这是做啥?说了不要就不要,本官两袖清风,本官不是那样的人!”钦使依旧抵死不从,双手护着自己,一步步后退:“本官看着这银子就觉得恶心,想吐!”

    戚景通干笑:“上使,这……”

    手里捏着两锭银子,很尴尬啊。

    这钦使苦笑道:“说了不要就不要,本官是朝廷命官,来此公干,怎么能收受钱财,这像话吗?”

    “上使真是高风亮节!”戚景通佩服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这钦使像是长出了一口气的模样。

    接着戚景通请他喝茶,二人闲聊片刻,钦使预备要走,戚景通忙是相送,钦使大抵觉得戚景通这个人,还算稳重老实了,于是他面上带着笑容,临走时,突然意味深长的道:“戚千户啊,你……何时搭上了新建伯的门路,真是……失敬啊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