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四百一十三章:明察秋毫
    百官们都已惊呆了,俱都倒吸凉气。

    只见在朱厚照的身上,大大小小的伤疤,盘根错节,看得人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新伤占了绝大多数,还有许多伤痕尚未愈合,因而有诸多的淤青。

    此时,朱厚照手指着肩头的一处淤青道:“这……是扛石头时压的,现在还没有消肿,不过用了药,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里!”朱厚照指着自己的肱二头肌:“这条伤痕,是伐木时,被荆棘划了,大山里的荆棘尤其的粗大,刺儿也多,直接就划拉了一道口子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几乎不忍心去看了。

    而百官们,则一个个面面相觑,满是错愕。

    朱厚照如数家珍一般,继续指着自己腹肌一处伤痕:“父皇,这儿是负重上堤时,不小心,摔了一跤,滑倒时,被碎石压的,不过还好,还有……”他转过身,将背脊露给弘治皇帝,背脊上,更是伤痕累累:“父皇瞧见了吗?这都是背石头的时候,造成的淤青,不过这没什么,大夫都看不过了,腿上的伤,也就不给父皇看了,儿臣在灵丘,可不是去吃闲饭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吃闲饭,方继藩没来由的,居然脸微微一红,脖子也莫名的默默缩了缩!

    朱厚照又转过身,看向瞠目结舌的弘治皇帝,振振有词的道:“儿臣去灵丘,是为了救人!不将决口堵住,地崩之后,那就是人祸,河水倒灌,会淹死多少人?儿臣所说的,句句都属实,父皇不是历来说自己明察秋毫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弘治皇帝抿着唇,可是双目已是湿润了,吸了吸鼻子,心疼,很心疼,这是自己的儿子啊。

    虽然弘治皇帝希望自己的儿子,能够成为一个仁义爱民之君,可并不代表,他舍得自己的儿子受这样的苦,遭这样的罪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太子的话,为何听着就觉得这样的刺儿呢?

    什么叫做,朕历来说自己明察秋毫?

    弘治皇帝认真的道:“朕没有这样说过,这都是臣子们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一样的道理,没有什么分别。”朱厚照是个粗枝大叶的人,而且他就是被他们冤枉了,不是吗?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朱厚照带着委屈的继续道:“父皇既然明察秋毫,可为何总是质疑儿臣?平日父皇教导儿臣要爱民如赤子,现在赤子们遭灾,儿臣去救一救,敢问父皇,儿臣错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弘治皇帝一声叹息,心头有了几分愧色,忍不住道:“你辛苦了啊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却是肃然道:“没什么辛苦的,这算什么辛苦,那些遭灾百姓才是真正的辛苦,儿臣亲眼见了他们,方知他们凄惨到了何等的境地,那里是人间地狱,若是去迟了一步,便是人相食也不无可能,所以儿臣不觉得辛苦,和他们比起来,儿臣可轻松得多了。”

    满朝文武,不发一言,都专心地聆听着朱厚照的话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也不知该是欣慰,还是什么,猛地,他想到了谢迁奏疏中的话。

    一人有庆、兆民赖之。

    现在的太子,不就是如此吗?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弘治皇帝深知到了此时,还去敲打和追究,都已没有任何意义了。

    或者说,他压根就没有这么厚的脸皮,去教训太子。

    现在才知道,自己的儿子,做的比自己好啊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颔首点头道:“待会儿,命大夫再视察一下伤口吧,你先到一边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气势如虹的回到了班中。

    却在此时,方继藩厉声道:“刘安!”

    刘安浑身打了个哆嗦,他深深的感到不妙了。

    方继藩朝刘安冷笑道:“你好大胆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刘安很想说,其实我胆子也没这么大。

    方继藩继续道:“太子殿下救灾,完全出自肺腑,是因为太子殿下爱民,听闻了百姓们受灾,心急如焚。吾皇圣明,大小便教育太子殿下要爱民如子,太子殿下受皇上教诲,将其牢记于心,地崩之后,太子殿下才不顾一切,赶赴灾区,前往灾区救灾,这是殿下的仁爱之心,是爱民之举。看看这万民书,写的明明白白,百姓们深受太子殿下的恩德,无不感激涕零,怎么到了你的口里,就成了是我方继藩怂恿太子殿下救灾呢?”

    刘安的脸垮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终于意识到,自己陷入了一个可怕的逻辑陷阱。

    救灾……从来都是大功啊,他忽视了救灾的巨大功劳,或者说,对于他这等人而言,他们一向是瞧不起人的,他们自认为,自己才是道德的化身,只有自己才爱民如子,其他人,所谓的救灾,所谓的善事,要嘛就是别有居心,要嘛就是胡咧咧,他不信。

    这种道德上的优越感,其实在此时,已是蔚然成风。边镇上的丘八们在前头卖命打仗,可又如何,无论你立下他们功劳,在庙堂上的言官眼里,丘八就是丘八,一辈子都是丘八,你立了功劳又怎样,你说你是忠心为国?屁,你也配忠心为国,这些丘八,一定要好生提防才是,每一个人,都是疑似的反贼,现在不反,只是因为害怕而已。

    至于为国为民,那就更加不容许了,你们明明是为了挣功劳,是想要得到赏赐,因而,丘八还是丘八。多少在边镇上流血流汗的丘八,无论是如何出生入死,不还是被经常被御史和清流们骂的狗血淋头,不敢还嘴吗?

    大明历史上,一代名将戚继光,南征北战,北御鞑靼,南讨倭寇,在鞑靼人和倭寇眼里,此人便如军神,他的名字,足以让这些世上最凶残的人都闻风丧胆,可又如何?小小一个八品、九品的给事中,芝麻绿豆的清流官,一封弹劾,直接就罢官滚蛋,这戚继光还算是得了一个善终的,毕竟总还没有获罪,直接下狱,砍了脑袋,也没有祸及自己的家人。

    还有那俞大猷,也是一带抗倭名将,清正廉明,两袖清风,对部下施以恩惠,从不居功自傲,结果小小一个巡按,照样还是屁大点的官,依然以奸贪之罪弹劾。若不是当真兵部力保,坚决为他辩护,只怕也是后半生凄凉无比,可即便如此,依旧还是被朝廷发回原籍差遣。

    同样的道理,在刘安眼里,太子和方继藩,肯定是去胡闹了,似他这样清贵的人,压根就不相信,太子和方继藩当真去救了灾!

    所以,他的的弹劾之中,方继藩是带着书院的生员去灾区玩闹的,似乎还觉得玩闹的不够尽兴,便又怂恿上了太子。

    而现在……

    方继藩冷冷地看着他道:“在你心里,太子殿下就如此的昏聩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有!”刘安连忙矢口否认:“我并非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意思?”方继藩这个人,历来最喜欢的就是痛打落水狗,更何况是一个故意来找他麻烦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刘安道:“我不过是防微杜渐罢了,我乃给事中,这是我的职责所在。”

    终于,到了辨无可辨的地步,便拿自己礼部给事中的身份来辩护了。

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道:“不对,我看你害怕太子殿下得到贤名,你心怀不轨,否则为何万千的百姓感激太子殿下的当口,你却生怕太子殿下贤名远播,竟是污蔑太子,说太子是被一个臣子怂恿,方才去了灾区救灾的呢?你难道不知,因你在此胡言乱语,使天下人都以为太子殿下成了亲近小人的昏聩储君吗?这等亲者仇、仇者快的事,你竟也说的出口,你还知道你是给事中,你拿的乃是君禄,可为何,处处诽谤宫中,污蔑太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血口喷人。”刘安脸色惨然。

    这家伙,上纲上线啊。

    其实他忘了,最能上纲上线的,恰恰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方继藩笑道:“莫非你和鞑靼人有所勾结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刘安喉头一甜,老血要喷出来,这罪名可不是开玩笑的,他打了个冷颤,白着脸道:“我的清白,人所共知,你不要构陷忠良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不查一查,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陛下!”方继藩可不是好惹的,说实话,他已经做好了一万种弄死这个家伙的办法,至于刘安是不是委屈,这和方继藩无关!

    谁让你认为我方继藩是软柿子,谁让你谁不欺负就找准我方继藩欺负?那就得有被欺负回去的准备!

    弘治皇帝冷眼旁观着这一切,他心里,依旧还沉浸在自己的儿子那一身的伤痕上,他此时只是淡淡颔首道:“但言无妨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臣觉得刘安别有图谋,此事,还是要查清楚为好,臣既不敢污蔑刘安,却也担心刘安倘若当勾结了鞑靼人,因而造成隐患,这就太可怕了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面无表情,看了一眼朱厚照,眼眸中都是慈和之色。

    太子受委屈了。

    方继藩也受委屈了啊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查明一下也好,让锦衣卫指挥使牟斌来办吧,若是查无实据,也还刘卿家一个公道,倘若当真别有居心,自当严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