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三百八十四章:大才
    马文升虽是这样想,却又不敢确信。

    只是觉得这卷子所写的有些张狂了过了头,他不喜欢张狂的人,最重要的是,这篇文实是有些幼稚。

    要他怎么相信,作为一国之主的李隆,竟连朝鲜国都控制不住,就敢如此痛下杀手?

    虽说此人残暴,可按常理来说,越是残暴的暴君,反而越会收买党羽啊,何况甲子士祸之中,动手的本就是军队,这些人会反过来对李隆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反戈一击?

    马文升勾起冷笑,也不知是谁写的卷子,还是太年轻啊,年轻人就爱夸夸其谈,发表高论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他满不在意的直接将卷子搁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次日一早,英国公张懋、兵部尚书马文升、御马监太监陈升便入宫觐见。

    韬略的考试无须放榜,不过陛下需亲自御览,目的是从众勋贵子弟之中寻觅出良才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在经历过短暂的情绪低落之后,终究还是重新焕发生机。

    日子要过下去,虽然他曾感慨当年大明的虎狼们已经不见了,成了一群绵羊,可有什么法子呢?自己是君,是所有人的一家之长,这个责任和后果,只能自己承担。

    既然骑射不成,那么想来韬略……还是可以的吧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招来了内阁大学士,以及诸部的尚书,这些都是自己的肱骨之臣!至于张懋,自不必说,将门之后,虎父无犬子。而御马监太监陈升,御马监在宫内,比司礼监地位要差一些,可因为管着宫内的马政,尤其是直接管辖宫内所直属的勇士营,因此御马监掌印太监的人选,势必是弘治皇帝最为信任之人,且此人还需对军事有一定的了解。

    “韬略的策问,可都挑选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面带微笑,目光炯炯地看着马文升。

    马文升最近心里发虚,似乎觉得自己越来越无用了,什么事都办不好,仿佛自前年开始便像是犯了太岁,事事不顺!

    此时,他勉强打起了精神,回禀道:“禀陛下,已经选出来了,总计十篇,还请陛下过目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颔首点头道:“有劳卿家了。”

    这十篇,定是马文升、张懋、陈升商讨后的结果,几乎可以代表武官们的最高水平。

    等陈升亲手将策文送到了弘治皇帝的御案上,弘治皇帝便低头认真的看起来。

    这每一篇,也算得上是优中选优,因而水平都不差。

    这令弘治皇帝不断的颔首点头,甚至还有几篇,连他都觉得出彩,使他心里不免有了一些安慰,这些世勋们,虽然骑射不成,可总还算是虎父无犬子,总归还是有一些优秀之人。

    连续十篇看过后,弘治皇帝心情逐渐开朗起来,露出几分笑意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他虽轻描淡写的说了不错二字,却也算是满意了。

    张懋踟蹰道:“陛下,这十篇倒是不错,可大多数却是平庸,更有为数不少问及韬略,竟不能答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心里有数了,居然也没有动怒。

    上次骑射,已令他大失所望,所以现在,反而对这些世勋们没有了太高的要求了,居然多数人回答不出,似乎……哎……也只能如此了吧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倒是突然想起了什么,问道:“方继藩可去考试了吗?”

    “陛下,考了。”马文升道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低头又细看了这十篇策文,上头却没有方继藩的名字,弘治皇帝便微笑道:“他一定答的不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马文升不知该怎么说才好。

    方继藩这个家伙,水平还是有的,要不那六个出色的门徒哪来的?

    今次的策文,马文升还特意的寻过方继藩的答案,才知原来自己曾亲自审阅过他的策文,是自己将其淘汰掉的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,方继藩的策文在征朝鲜的问题上,太幼稚了。

    当然,马文升不好在其他人跟前用这个词来评判方继藩,一方面是他心里也知道如今的方继藩非比寻常,虽然自己并不认同,可自己对他,却也没有底气评判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是因为现在下西洋之事,全寄托在了方继藩的门生身上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一次若是连徐经都沉沙折戟,那么……日子真没法过了,届时,他这兵部尚书就成了滔天的罪人啊。

    可以说,现在整个大明朝,再没有一个人比得上马文升希望方继藩是个靠谱的人,因为方继藩靠谱,才能让他心安,至少……这样他的门生也就相对靠谱一些吧。

    此时,他想了想道:“新建伯此次发挥得有些失常,臣细细看过他的文章,好好的检视过,总觉得有一些细节有不妥之处。自然,他的策文是寻常人无法比拟的,只是臣觉得这十篇策文更是可取一些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倒是来了兴趣,不禁道:“是吗?既如此,那就取来,朕倒是想看看他是如何发挥失常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勾起了兴趣,刘健其实本来以为此次方继藩肯定入选的,他看人的眼光很准,唯独在方继藩身上,却屡屡失误,此后他算是明白了,看待这个人,不能用寻常的眼光去看。

    当然,最令他高兴的是,陛下似乎有意因为自己儿子的功劳,敕自己儿子为中书舍人。

    中书舍人乃是文官中的虚职,其实就是多领一个俸禄罢了,想要真正做官,还需科举,可这即是一份荣耀啊,刘健也算是面上有光了,算来算去,这还不是拜方继藩所赐吗?

    方继藩……这人……还是很不错的,此次文章竟没有入选,虽作为内阁首辅大学士,可心里自然也有所偏颇!

    于是刘健道:“陛下说的是,方继藩屡屡一鸣惊人,语出非常,可事后来看,却发现此人是有大才的。”

    马文升被生生的打了脸,忍不住幽怨地看了刘健一眼,心里无声的道,刘公,我们才是一伙的啊。

    可刘公没有理他,这令马文升心里失落的情绪更甚。

    气喘吁吁的宦官,很快就将方继藩的策文的取来了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一看,这策文不就是方继藩此前密奏中所言及的内容吗?难怪马文升没有将这文章入选,这里头的判断以及用兵之法,确实过于简单和天真了!

    自然,弘治皇帝心里又隐隐觉得,或许方继藩还真又猜对了呢?

    他一时沉默,刘健却显出了很高的兴趣,便道:“陛下,不妨令臣看看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颔首,陈升便上前取了策文转交刘健,刘健看过之后就皱起了眉头,一时也有点拿捏不定起来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道:“若是方继藩这个计划行得通,对我大明有天大的好处啊,而今朝廷骑虎难下,征朝鲜,实为不智,可若是不征,天家颜面尽失,礼崩乐坏,后果更为严重。”

    他苦笑着继续道:“若真不必费一兵一卒,便可拿下李隆来朝廷治罪,便是可喜可贺之事啊。不过这策文确实有些荒诞,将事情想得太简单了,也难怪马尚书觉得不妥,何况韬略题里说的是如何征朝鲜,他不好好答题,偏偏答非所问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突然话锋一转:“可是老臣觉得,这个计划也不是无可能。当然,朝廷不可能执行这个策略,风险太大了,一旦失败,就会沦为笑柄。可惜了,方继藩可惜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为方继藩觉得惋惜,甚至他心里居然还意动了,觉得……若能按照这个计划执行,而且还能成功,这真是天大的喜事啊。

    可方继藩不该在这里答,因为这种事无法验证,你答的再言之凿凿,说了也等于是白说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亦是颔首道:“是啊,是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倒是谢迁挺高兴地道:“近来方继藩跳的太厉害了,再不压一压,他尾巴都要跳到天上去了,而今他韬略未中,也算是一种警醒,好教他不可得意忘形。”

    众人便都笑了。

    连张懋也是笑着道:“这家伙是属妖怪的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先前还有一些惋惜,随即也乐了,觉得谢迁的话有理,便道:“既如此,就按五军都督府、兵部和御马监所拟的良才,予以赏赐,赐他们金腰带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道:“臣遵旨!”

    刘健虽是应着弘治皇帝的话,可心里还是很惋惜,他现在为钱粮和民夫的征募搅的头晕脑胀,方继藩这个法子是最简单直接的,虽然风险很大,可不知为何,他现在对方继藩倒是有一种与众不同的信任。

    此人看问题的角度,跟人不同啊。

    于是等自暖阁里出来,他回到了内阁,便忍不住和李东阳闲谈!

    李东阳若有所思的样子,作为兼任的户部尚书,他舍不得钱,也舍不得粮,方继藩的策文,给他开了一道新的大门,他竟开始动心思了:“刘公,你觉得方继藩的策文如何?”

    “说不清。”虽是他也有些心动的,可刘健还是很谨慎:“毕竟无法验证,不过其中许多见解很是独到,或许……未必没有可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