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三百六十九章:确实很香
    这些瓜果都是新鲜采摘的,自是可口!

    吃得差不多了,其实肚子还是觉得有些饿,毕竟这果子和瓜都是不饱肚子的,上午做了这么多事,真把人累得够呛,也饿得够呛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甚至觉得自己已前胸贴了后背了,只是又不便说什么,自然等着方继藩去张罗和安排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饭菜终于上来了。

    七八张桌子,数十条长条凳,也没专用的椅子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一人坐着一条长凳,其他人就没这么好运气了,两三人挤着长条凳,有些施展不开。

    平时这些官老爷们,个个都是坐在官帽椅上,有板有眼的,现在却和同僚们挤在一起,不免显得有些狼狈不堪,不过……稍稍适应了后,却也有一种不同的体验,反正大家都没好到哪儿去,也不怕丢面子了。

    最激动人心的,却是上菜。

    这一道道菜送了上来,许多人的眼睛都放着光:“诶……诶……这是臣钓的鱼,就是这一尾,虽是蒸熟了,面无全非了,可臣还是认得。”

    我钓的!

    虽这只是小事,却似乎别有一番满足感。

    于是其他人也放开了:“这蕨菜是臣挖的……”

    这可是自己千辛万苦挖出来的,想想多狼狈呀,为了采摘,浑身都是泥星,真是不易啊。

    等一盘盘土豆泥也送了上来,弘治皇帝也来了兴趣,脸上带着几分欣喜,用筷子指着那土豆泥道:“这可是朕与刘卿、沈卿家等人亲自从地里刨出来的,都来尝尝。”

    其实大家是真的饿了,只闻着那诱人的菜香就一个个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最后,压轴的菜自是在最后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嗯……方继藩亲自发明的菜。

    杀猪菜!

    这杀猪菜在后世是有名堂的,乃是东北名菜,原本是农村年每年接近年关杀年猪时所持的一种炖菜,一大锅里,直接用猪的全部部位都丢进锅里,有猪骨,瘦肉、五花肉、猪血,猪肠、猪腰子等等。

    只一下子的,一股肉香便在这屋里里弥漫开了。

    方继藩兴奋地道:“这是臣亲眼看到杀的猪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‘猪’字,顿时有点忌讳起来,都不免看了看弘治皇帝。

    后世之人,以讹传讹,总认为明朝皇帝姓朱,所以不允许吃猪肉,这其实是天大的误会,不过虽然允许,可老是杀猪、杀猪的喊,似乎……总有点……怪怪的……

    好在这人就是如此,许多人都没往心里去。

    同样的话,有些人说,这叫别有所图,意有所指,项庄舞剑、意在沛公,甚至可能是包藏祸心,居心叵测。

    可有的人说出来,就是少年人不懂事;得了脑疾的人,真是可悲啊;这小子居然不懂察言观色;童言无忌之类。

    方继藩,显然是属于后者!

    不过……看到这杀猪菜端上来,虽是肚子饿得很,可许多人还是微微的皱着眉。

    要知道,贵族除了东坡肉之外,是极少吃猪肉的。

    当初苏东坡之所以发明了东坡肉,并且流行,就是因为这猪肉腥臊,难以入口,而东坡肉不一样,它放了大量的酱料,三斤猪肉里得放二两葱、二两白糖、还需放四两绍酒、一两姜块、三两酱油。

    因而在明朝,这东坡肉属于富人不想吃,穷人吃不起的系列。

    富人嘛,至多拿这菜来点缀一下,可他们可选择的菜品多,自然也就不稀罕这东坡肉了。

    而穷人呢,我特么的好不容易买几斤肉,准备高高兴兴的过个年,你还要让我去买白糖、酒水、酱料……且还是大量的放进肉里,这各种的作料,都已经不比肉便宜了。

    因为大量的作料,可以去猪肉里的腥臊,可作料在这个时代,其实也算是奢侈品,许多人连盐都买不起呢,得买掺着沙子的劣盐,怎么可能还放这么多作料去做一顿肉?

    在大明,则是吃羊的多,养羊的也多,猪,即便是在乡下,也是较为罕见之物。

    因此,众人一听竟是猪肉,而且还是猪肉大乱炖,顿时……都觉得没啥兴趣了。

    倒也不免好奇的看了看这菜……这肉……却是令人感觉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平时他们也是看过猪肉,猪肉便宜嘛,所以祭祀孔圣人的时候,往往都用冷猪肉,因为廉价。

    而像这么个猪肉的炖法,还是第一次见识到,说实话……这怎么入口?

    众人都不做声,只是默默的看着这杀猪菜。

    这反应自是早就在方继藩的预料里,他暗暗地捅了捅同座的朱厚照。

    其实朱厚照也很别扭,看着这猪肉,也很是望而生畏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这猪肉还真是和他们从前所见的猪肉不一样。

    大明这个时候寻常的猪肉,倒是和后世的所谓仔猪肉和羊肉差不多,都是皮带着瘦肉的,而眼前这瓮里的猪肉,肥肉却是极多。

    毕竟,方继藩将它们割了嘛,因而脾气也不会暴躁,不会乱跑,这猪的运动量极小,几乎就是吃了睡,睡了吃,自然就养德满身肥肉了。

    看着这白花花的一片,方继藩便怂恿着朱厚照道:“殿下先来尝尝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没想到老方点到了自己。

    这是兄弟之义吗?这是害他啊。

    他有些不愿意答应,可当着父皇和这么多人的面,何况大家都怪异的看着自己,朱厚照只得硬着头皮,他小心翼翼的举了筷子,颇有几分要上刑场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时站在一旁伺候的萧敬道:“且慢,先用银针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则是摇摇头道:“在这里,便和宫里一样,无妨。”

    而这时,一片半肥瘦的肉便已到了朱厚照的筷子上,朱厚照咬了咬牙,下了很大的决心后,倒也很爽快的将肉直接塞进了自己的口里。

    他想着索性一口吞下好了。

    老方不厚道啊。

    他心里这样想着,不过……渐渐的,他面色微微的变得怪异起来。

    这肉居然……没有腥臊味?反而……有一股浓郁的香气?

    轻轻一咬,那肥肉中的肥油连带着瘦肉一起,口感软绵而有滋味,给朱厚照一种异样的风味。

    这时代,其实几乎没有大块的肥肉的,无论是牛羊马猪,都是皮沾着精肉或是骨头,朱厚照应当是第一个尝到后世那种大块肥肉的人了。

    或许对于后世的人而言,肥肉过于油腻,很不好吃。

    却殊不知,对于从未尝过肥肉的人而言,这种满口油脂的味道,却是另一番其他肉食无法带来的口感。

    朱厚照开始细细的咀嚼起来,脸色越来越怪异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肉质,越嚼越是感到鲜味十足,比之羊肉的微微腥臊,比之马肉的老,似乎也只有驴肉可以与之媲美了。

    只可惜,这驴是稀罕物,又可以作为畜力,价格也是不菲,寻常人是不舍得吃的。

    “真香!”朱厚照将一块肉从令他心有抗拒到细细咀嚼下肚后,这一句话,完全是出自肺腑。

    是真的很好吃,尤其是这浓郁的肉香气息,肉质鲜美,还带着油脂的滑嫩,最重要的是,朱厚照本就饥肠辘辘。

    这一口杀猪菜,真是再合胃口不过了。

    “太好吃了!”他无论做什么,都是难免有些浮夸的,可这又确是他的直观感受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不禁一脸诧异。

    这样做的猪肉,竟然好吃?

    其他大臣,依旧一个个不敢动筷子,毕竟太子殿下以往的黑记录太多,令人感觉不太靠谱啊,谁知道这是不是和方继藩二人联手的恶作剧呢?

    朱厚照的反应,自是令方继藩很满意,于是方继藩笑吟吟地看着弘治皇帝道:“陛下可以尝一尝。”

    虽然看着儿子吃那肉的样子像是很美味,可弘治皇帝听到方继藩的话,不免老脸抽了抽!

    他瞪了方继藩一眼,这眼神里,似乎意味着,方继藩,你休要和太子玩什么花样,否则,朕绝不饶你们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毕竟还是那个有气度的人,虽是给予了方继藩足够的威胁,心里也是半信半疑的,他却还是举起了筷子,寻了一块半肥瘦,小心翼翼的塞入了口里。

    这肉一入口,弘治皇帝顿时给惊到了。

    竟……和他想象中的炖猪肉完全不同?

    爽口,鲜美、嫩滑、而瘦肉中又带着几分筋道,实是令人难以想象,只这么一股脑的将食材丢进去乱炖一番,而且几乎没有添加太多的作料,反而故意用清炖来展现肉质的鲜嫩爽口,这确实是其他肉无法比拟的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的脸,渐渐的舒展开了。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一口肉下肚,胃口顿时大开起来。

    宫中倒不是缺什么美味佳肴,弘治皇帝惊叹的是,就这么个食材,只放少许盐,便能有此滋味,何况他是真的饿了,这浓郁的味道,更令他难得的有一种惬意的感觉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终于忍不住的道出一句:“确实很香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笑开了,弘治皇帝的这句话才是他最需要的呀!

    于是他趁机道:“陛下,这肉羹的味道更佳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弘治皇帝笑了起来,他左右四顾道:“众卿们也尝尝。来,给朕盛一碗肉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