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三百五十九章:喜讯
    方继藩乖乖的跟着刘健到了内阁。

    内阁又称为文渊阁。

    名字很好听,也很有逼格,就是在这宫中,显得破旧和狭小!

    从前建此阁时,本就只是相当于秘书机构,谁也没有料到,最终这些秘书们的权柄越来越多,名为学士,实则为宰辅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想要扩建和修葺,却已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平时皇帝要修宫殿,大臣们尚且骂骂咧咧,你还好意思提出重修文渊阁?

    作为文渊阁大学士的刘健,这里是他的主场,他漫不经心的喝着茶,心里对方继藩自是恼怒万分,自己的儿子,多老实的一个人啊,打死他都不信,儿子是主动参与进了这场风波之中。

    只是事情已经发生了,而刘健毕竟不是寻常人,不至于歇斯底里的吼叫!

    他面容平静,只是呷了口茶之后,才抬头看着方继藩。

    这目光倒是很有威压感,是一种含蓄的锋芒。

    方继藩心里没底气,便朝刘健谄媚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刘公,下西洋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下西洋有什么事?”刘健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方继藩不知该咋说了,只好道:“当然是一切听刘公的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倒是有另外一件事。”刘健漫不经心的道:“幼夫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幼夫是刘杰的字。

    自然,在来此之前,方继藩就料到刘健找他来的目的了。

    此时,他决定做一个诚实的人:“去了朝鲜国,这个孩子……真是实在啊,听说殿下忧心朝鲜国事务,主动请缨,非要去朝鲜国不可,怎么了拦都拦不住,刘公,您生了一个好儿子啊。”

    刘健依旧凝视着方继藩,脸色却是转为冷漠。

    方继藩觉得压力甚大,脸皮再厚,也抵不住这杀人的目光啊。

    他顿了顿道:“这个……这个,主要是朝鲜国里那李隆狼子野心,下官料到此人的目的很不简单,朝鲜国内,只怕要滋生祸端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刘健打断道:“这么说来,幼夫还有危险?”

    他已经懒得听了,哪里会有祸端了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自己的儿子现在怎么样了,你方继藩把我儿子当枪使,你当老夫是傻子?

    方继藩连忙保证:“可能会有一场变乱,不过请刘公放心,下官已偷偷授了他一个锦囊,这锦囊中有脱困的妙策,幼夫断然不会有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刘健的脸色终于铁青起来,恼羞成怒的道:“看来果然是有危险啊,幼夫从未出过什么远门,此去若是有杀身之祸,你担得起干系?”

    方继藩心里有点发虚。

    他觉得以刘杰的智商,理应不可能看到了锦囊之后还乖乖的待在原地吧,只要人跑了就好。再者说了,李隆虽然残暴,可他的目标是国内的士人,刘杰乃大明宰辅之子,又是大明的钦使,他有这个胆子敢动手杀了刘杰?

    十之八九,是不可能的!李隆不可能不顾及这些,除非他是个疯子。

    那问题是,他是不是个疯子呢?

    方继藩想到此处,心里咯噔了一下,卧槽,能干下那等事的,这个人就是个疯子啊。

    刘健凝视着方继藩,目光要杀人:“到底有没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有一点点,但是不多。”方继藩老实回答,后背都感觉冒冷汗了!

    这话听在刘健的耳朵里,却和九死一生差不多了,顿时怒气冲冲的道:“若是当真出了事,你担的起干系?”

    方继藩深吸一口气,连忙道:“请刘公放心,下官早已安排的妥妥当当了,假若……假若真有个什么好歹……”

    方继藩踟蹰了,还真是不知道假若发生了好歹,他该如何给刘健交代了!

    看到方继藩这个样子,刘健心都悬起来了: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要不……”方继藩想了想,有些不好意思的道:“要不以后下官给您老人家养老送终,以后你就当下官儿子一般看待,下官照料您下半辈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刘健的脑袋有些眩晕。

    他觉得现在的年轻人,本就已经无法沟通了,当然,他不知道这玩意叫代沟。不过和方继藩交流起来,他觉得自己至少要短寿十年。

    “出去!”他手一指门,甚至这手在发抖。

    方继藩很无奈,只好灰溜溜的跑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辽阳!

    可怕的奏报途径此处。

    而辽东都司巡抚彭谊也接到了这封奏报。

    随即,这位巡抚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藩国发生了乱子,不算什么,这是人家自己家的事,一般情况,大明至多也就在辽东重新布防一些,以备不测。而后,等着人家窝里斗,谁斗赢了,就支持谁。只要还保证最后坐在王廷上的,乃是李氏的宗室,管他呢,大不了重新颁发一个金印和金册便是。

    其实在这里,辽东巡抚彭谊的身边还有一位钦使,此人乃是礼部的一个官员,奉旨前往朝鲜国,册封朝鲜国废妃伊氏为王太后。

    他走的并不快,捧着圣旨,途径了辽阳,歇歇脚是必须的,这也是彭谊觉得奇怪的,因为此前也有一个钦使途径辽东,不过人家压根没有经过辽阳,直接绕城而去了,只在城外的驿站里暂歇了会儿。

    他专门将这钦使找来,然后将从朝鲜国的奏报给他看。

    这钦使,顿时整个人的脸色惨然起来,差点没瘫在地上:“此人……禽兽啊。”

    他立即想到了自己的职责,现在这个情况,自己还要去朝鲜国吗?

    不能,万万不能了,都说了李隆是禽兽,这个时候怎么还可能去册封他的母妃?

    何况,那里也不安全了啊。

    “你如何看?”彭谊凝视着钦使。

    钦使咬牙切齿地道:“若只是诛杀大臣倒也罢了,可此人丧心病狂,不但杀死大臣,竟还大肆株连,杀死了这么多的士人,这是要动摇其国本吗?更可耻的是,此人捣毁圣庙,糟践圣人,将那成均馆改为勾栏娼院,此天地不容也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天地不容!”彭谊颔首点头。

    他几乎可以想象,当朝中得知了这个消息,会惹来多大的风波。

    大明天子且不说,这天下的文臣,以及数十万的读书人,可都是圣人门下啊,朝鲜国发生了这样的事,若是朝廷不知道,或者没有什么真凭实据倒也罢了,可根据从大量逃亡来辽东的朝鲜士人以及贵族的奏报,这几乎已经确有其事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消息坐实了。

    其实彭谊并不知道,历史已经发生了改变,在历史上,李隆是在得到了大明的册封之后,才开始对士人动的手,因此朝鲜国内的士人以及贵族虽被大肆杀戮,却没有多少人向北逃亡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就在于,李隆的计策成功了,大明皇帝的册封使许多朝鲜的士人意识到,天朝上国是站在李隆一边的,否则怎么会加封废妃伊氏呢?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是大明所支持的一场杀戮。

    因而,相当程度上,朝鲜国的士人对大明离心离德,直到倭人袭击朝鲜,大明派兵至朝鲜国抗倭,这种不满和怨言才渐渐的消失。

    可现在,刘杰所送去的那一封圣旨,却完全改变了这个情况。

    朝鲜士人和两班贵族在得知大明皇帝狠狠的斥责过李隆,自然也就意识到,李隆对于天朝上国已经不得人心!

    因而,甲子士祸之后,人们第一个反应就是往辽东大规模的逃跑,不只是贵族,也不只是士人,便连一些武官,甚至是朝鲜国的李氏宗室,都疯狂的向北逃窜。

    辽东已经出现了大量的朝鲜国贵族和官员,人满为患,这也使彭谊接到了第一手的消息!

    其实当彭谊看到了奏报之后,也很是吃惊,那李隆是个疯子吗?这岂不是自断根基?

    而事实上,这李隆他就是个疯子!

    “这份旨意,不必再宣读了。”彭谊凝视着钦使道:“你就暂留辽阳,听候朝廷安排吧。还有一件事,有一个叫刘杰的人也在边境,他自称钦使,说是得到的乃是太子殿下的命令,不只如此,这个刘杰还是刘公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钦使懵了,这去朝鲜国宣读旨意的事,还有人抢先?

    彭谊深吸了一口气,才道:“他所宣读的这份圣旨,正好和你的圣旨恰恰相反,那圣旨乃是斥责李隆,以及其母废妃伊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钦使脑袋很是惊讶,这是什么鬼,明明是让我去宣读旨意应下人家所求,怎么转过头却是让个人跑去骂人了?

    他忍不住道:“彭公,下官以为这里头,只怕有蹊跷啊。”

    “有蹊跷也和我们无关。”彭谊摇摇头道

    随即他眯着眼睛,眼眸里闪过一丝精光,口里接着道:“可老夫却知道,此乃陛下圣明,一眼就洞穿了奸贼李隆的诡计,所以才下旨申饬。你看,着奸贼李隆,不是已经现出原形了吗?此等无君无父的狗贼,天下人人人得而诛之,陛下相距朝鲜国千里之外,竟能明察秋毫,实是圣明啊,老夫找你来,是要上书称颂皇上的奏表一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