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三百四十六章:人头作保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代,航海……靠的是传承,也是经验。

    就如此时的西方人大航海一般,绝不是一蹴而就的。

    他们需要开辟一道道新的航线,先抵达非洲大陆,此后抵达非洲的最南端好望角,之后继续沿着既有的航线不断的开创新的航路,抵达印度,抵达亚洲。

    没有人可以拍着胸脯,敢说在没有前人的经验和开辟的航道之下,敢说自己可以直接到达天涯海角。

    郑和七下西洋,也是一次次往西方渐渐深入,才最终到达最远的非洲以及大食,而绝不是说,一次船队出航,就可以抵达那里。

    即便是郑和下西洋时候,当时元朝刚刚覆灭,元朝并没有海禁,因而朝廷还可以自大食商人那里得到不少信息,而现在,海禁多年,唯一的资料亦是因为兵部的疏失而彻底的消失。

    大明就如一个空有强健体魄的汉子,却只能望洋兴叹了。

    除非……资助一次次的航海,用十年、二十年、三十年,慢慢去摸索出经验,开辟出新的航线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而今,还等得了吗?

    弘治皇帝叹了口气,扎心的疼。

    他等不及了。

    或者说,千千万万的军民百姓,也等不及了。

    明明看到了一座宝山,却无法走近,这是一件多么遗憾的事。

    何况,各项的工作都已开始,朝廷极为重视,各部协同,下头的州县,招募了不知多少民夫……

    弘治皇帝眼睛都红了,凝视着方继藩,极其慎重地问道:“朕只问你一件事,你的门生徐经,当真知道航路吗?”

    所有的希望,现在都放在了一个庶吉士的身上了。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庶吉士,一个该死的乌鸦嘴,现在已成了弘治皇帝支撑下去的最后信念了。

    看着一脸肃容的弘治皇帝,方继藩心头一震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接下来他说的话,是要负责任的。

    这言外之意就是。

    倘若自己为徐经作保,那么下西洋的后续工作还将继续,来都来了嘛,到了这个地步,朝廷已经进退维谷!

    停滞各项工作,必然意味着重大的损失,继续推行出海,则意味着投入更多的钱粮,若是徐经真能找到新航路还好,若是找不到,那可就坑大了,数之不尽的钱粮,无数军民百姓的努力,都可能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甚至这里头严重性的方继藩,倒吸了一口凉气,他有点迟疑,脑子里也不禁开始问自己,徐经那个人渣,靠得住吗?

    这家伙……好像很好色的样子。

    或许此时,他的船队也已覆灭,葬身鱼腹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作为他的恩师,方继藩居然有点小小的感触,心……有些疼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就此摇头吗?

    摇头的话,自己不需担当任何的风险,毕竟现在是兵部的责任。

    可是,若是自己说出徐经不过是玩笑这样的话,那么方继藩也深信,一切下西洋的工作都将戛然而止,大明又会恢复原状。

    而此时,在遥远的西方,一次次向汪洋深处的探索已经开始了,西方人已经先走了一步,他们抵达了好望角,不久之后,还可能抵达菲律宾,甚至是琉球、澳门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到达了美洲,发现了一片又一片广阔的空间。

    大明则落后了一步,接下来,就步步都会落后,这泱泱大国走在了十字路口,已经没有任何时间可以浪费了。

    哎……

    方继藩心里叹了口气,方继藩心里很纠结,可在他看来,下西洋,无论如何都要继续下去的,即便是有人粉身碎骨,方继藩也要赌。

    赌徐经那个小子,还有徐经他爹,徐经他爹的爹,他爹的爹的爹,徐家数代人,对于宋元以及文皇帝时期,对于那些时代的古籍研究,是靠谱的。

    虽然……方继藩一直怀疑,这一家人都在打着研究宋元时代的名义用来装逼。

    可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!

    大爷的,我方继藩赌了,最多不就是造成了巨大的损失,最后我方继藩粉身碎骨吗?

    大不了,到时候一翻两瞪眼,咬死了自己脑疾发作了,到时为了平息众怒,自己的前途肯定没了,可至少……小命应当还保得住吧。

    “臣相信徐经。”方继藩下定决心后,便振振有词道:“徐经是臣的门生,臣一直很欣赏他,他是一个言出必践,为人刚正,俱有远见卓识的人。臣相信他此时还活着,臣相信他会找到航路,臣相信他一定会回来进献上新的航路,臣对此深信不疑。陛下,户部的钱粮已经拨付,数不清的民夫,也已开始建造船坞,开始了采伐木料,对木料也进行进行了加工,此时,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,若是前功尽弃,此前无数人的心血就要尽都白费了。所以……臣拿臣的四根手指头,四根脚趾头,大不了,还可以添上臣的爵位,为臣的门生作保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而刘健等人,也是面面相觑,随即都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啊。

    该停止吗?

    还是继续?

    弘治皇帝深深地拧着眉心,沉默了很久后,突然看向朱厚照道:“你是太子,你认为如何?”

    朱厚照万万料不到,在这么重要的事情上,父皇竟会特意问他的建议。

    他不禁有点小小的兴奋,这是第一次,父皇向自己问政啊,难道是因为方才,自己骂了父皇,父皇幡然悔悟了?

    若是如此,看来平时是父皇被骂得少了啊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这个问题,却也是令朱厚照犯难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很记得,方继藩曾在他面前是如何吐槽过他的几个门生!

    王守仁是个奇怪的人,欧阳志这个人脑子有点问题,唐寅就是个酒囊饭袋,刘文善、江臣……啊……呸,至于徐经,这就是个人渣了。

    方继藩指出种种徐经各种好色的事迹,然后一脸幽怨地看着朱厚照,告诉朱厚照,殿下万万不可向徐经此等人间渣滓学习,此等人办不成大事的,我们做大事的人,该洁身自好啊。

    只是朱厚照不知道的是,方继藩这样提醒朱厚照,拿徐经做反面教材,其实也是未雨绸缪!历史上的朱厚照生不出孩子,方继藩琢磨过,这可能是他年轻时好色有关,当然,只是有关,作为朋友,提醒一下总比无动于衷为好。

    好吧,有了方继藩的这一番话,朱厚照对徐经,自然是没有一丝好印象的!

    此时,他心里忍不住在想,好你个方继藩,你天天背后骂你这些门生,转过头就要用一身的身家为他作保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朱厚照道:“方继藩信徐经,儿臣信方继藩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弘治皇帝挑眉,对于这个完全无脑的答案,他显得并不满意。

    朱厚照则是继续道:“儿臣也希望父皇能够相信儿臣。”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看着朱厚照面上稚气未脱,却又决心已定的样子,弘治皇帝深知,自己在做一个艰难的决定。

    终于,弘治皇帝还是下了决定。

    “传旨!一切照旧!各处口岸,若有任何关于徐经……还有……那艘叫什么船?”

    一听这船名,方继藩是记得再清楚不过了,连忙道:“人间渣滓王不仕号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深深地凝视了方继藩一眼,突然又有点后悔了,最终还是道:“有他们的消息,立即奏报。”

    刘健想了想,似乎眼下,颇有几分死马当活马医的意味了,他定定神,道:“臣,遵旨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则是长长的松了口气,心里不由无声的道,徐经啊徐经,你可要争口气啊,否则为师就真的要玩完了,完蛋的,何止是为师呢?这大明十几万人的心血,无数的钱粮,都要玩完的,输了,便是输掉了大明的国运和未来啊。

    毕竟,若是慢慢的探索,花费二十年的时间,谁能保证朝廷会一直持续的投入下去呢?

    这种事,真真是夜长梦多,若是因为没有航线,一切从头来过,如此巨大的花费和时间成本,足以让这下西洋随时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此时,弘治皇帝坐下,做完了这个艰难的决定之后,他仿佛是虚脱了一番。

    其实,暖阁里的每一个人都在赌。

    方继藩下了赌注,太子跟了,而弘治皇帝也决心跟着这两个家伙,梭哈一把,于是乎,朝中的百官都被弘治皇帝直接打包,送上了赌桌。

    可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,弘治皇帝一挥手道:“此事错在当初的兵部官吏上,仔细查一查,查出来这些人,凡是牵涉到当初玩忽职守的,都不得轻饶。马卿家……”

    马文升依旧脸色苍白,战战兢兢地道:“臣在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这不是你的过失,朕赏罚分明,不会迁怒于你,可是从此以后,兵部再不可犯错了,不只是兵部,各部都要好好整饬一番,今岁,命吏部、都察院进行京察,考核各部官吏,凡是平时怠慢的,统统开革出去。”

    马文升一脸羞愧,甚感无地自容,连忙道:“臣……谢陛下恩典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好了,终于更完了,老虎累得无力了,去休息了,大家也早早睡觉,明天继续哈!最后,例行求点月票!谢谢大家!晚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