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三百一十一章:简在帝心
    教室里。

    某些想要找茬的读书人,此刻……已是停止了呼吸。

    一个会武功的匹夫,其实并不可怕。

    甚至还会遭致读书人们的讥笑。

    武夫而已,君子劳心,小人劳力,此乃自然之理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人家武功比你高,人家敢说一人可以打二十个鞑子,那么换算下来,可能在座的各位,你们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秀才们,一起上吧,王老师很赶时间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王老师他学问还做的好,这可是名列一甲之人,他所获得的功名,可是百五十万读书人都梦寐以求,而求之不得的。

    三年才出三人而已,想一想,这样的考霸,你服不服?

    你还不服?还想比什么?比家世吗?

    王老师的爹就是进士,王家书香门第,人才辈出,王守仁的祖父、曾祖父,乃至先祖,无一不是天下有名的大儒,王家自洪武年间起,他的先祖王纲,就被开国元勋刘基,也即是人们津津乐道的刘伯温所欣赏,举荐为官。

    比师门?

    这真不是吹牛了,或许王守仁的恩师,天下人有所争议,可他恩师门下的弟子,也就是王守仁的诸师兄们,随便拉出一个最渣的,也能秒杀在座的各位一百遍。

    最次最次的,人家也在翰林里任庶吉士。

    论社会关系?我王守仁年轻的时候,就经常和李东阳李阁老吹吹牛逼,喝喝茶,聊聊天,你们几人,能有此际遇?

    这一掌,将所有人拍醒了。

    方才还想嘲笑王守仁的人,脸色惨然起来,他终于意识到,自己有些忘形了,真是愚蠢啊。

    无论怎么说,王守仁虽然不一定用他的知行合一说服了所有人,可至少,这‘大力金刚掌’,却是把人折服了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已裂开两半,散在地上一片狼藉的讲台,不禁感到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,他笑了。

    “知行合一,原来就是如此啊。”

    心里有道,而后学好所有的本事,去为心中的道服务。

    否则,有圣人之道,又有何用呢?

    当然……王守仁服务圣人之道的技艺是粗暴了一点,完全颠覆了弘治皇帝对王守仁的形象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弘治皇帝不禁开始自问自己。

    是啊,天下有百五十万的读书人,百五十万的读书人们,或是进士,或为举人,又或者是秀才,甚至还可能只是区区的童生。

    可他们都读过书,都自称自己是圣人门下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除了满口圣人如何如何之外,他们又有什么用呢?

    他们可是整个大明最中坚的份子,是朝廷统御万民的骨干,他们要嘛领朝廷俸禄,要嘛就因朝廷的法令而享受地租或者是官府的恩庇为生,虽不说人人锦衣玉食,却也比寻常的百姓好了不知多少呢。

    放任着百五十万,大明最聪明,大明最有学识,大明最中坚的人,让他们只知高谈阔论,实是耻辱啊!

    王守仁已经走了,弘治皇帝也站了起来,默默的随着人流走出了学堂。

    其实他这一次是来抓朱厚照的,可惜……此刻全无心思了。

    三十多头牛,事儿不小,可眼下却有一样东西,令他开始了思考。

    他坐进了一顶轿子,萧敬小心翼翼的在轿前伺候,黑暗中,似乎有许多双眼睛,随时观察着陛下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没有急着让人抬轿,突然道:“萧伴伴。”

    萧敬忙道:“奴婢在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你的愿望是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有点令萧敬感到始料未及,萧敬顿住了,想了想道:“效忠陛下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莞尔一笑,他知道,萧敬是真诚的:“这就是你的良知了。”

    萧敬不解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良知……”弘治皇帝没有打下轿帘子,他看着萧敬,微微笑道:“所谓良知,你大抵可以称之为心中的道德,当然,读书人们心里的良知,是圣人之道,如仁政、忠孝,诸如此类。只要是对的事,都是良知。”

    萧敬毕竟是在内书房里读过书的,顿时明白了什么,便道:“是,奴婢是有良知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便又道:“你既效忠于朕,又做了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奴婢……奴婢……”萧敬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了,毕竟他的脸皮没有方继藩的厚啊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替他回答:“你做的事可不少,朕心情烦闷,你会想尽法子给朕说宫外有趣的事,为了随时说出这些有趣的事,你就免不得关注宫外的是是非非。你知道朕在暖阁批阅奏疏,不喜人出入打扰,所以你总是亲自给朕斟茶,你知道朕对茶水的口味,因而这泡茶的事,也是你亲力亲为的,就算你不当值的时候,也会特意嘱咐茶房的宦官。你看,你会泡一手好茶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实这也是知行合一啊,你心里存着的,可能不是圣人之道,可依旧有良知,依旧为了良知而去学一些本领,做到知行合一,你做的比许多读书人强啊,在这大明,有许许多多的读书人,竟连奴婢都不如,这……或许……就是今日,为何王守仁愤怒的原因吧。朕真真的是感受到了他的愤怒……”

    漆黑的天穹之下,北风呼号,弘治皇帝终究还是落下了帘子,他坐在轿里,在这窄小而幽暗的空间里,他努力的回忆着方才王守仁的言行举止。

    他感受到了在这个人身上,有某种愤慨,或者说,在与整个天下许许多多人抗争的傲骨。

    这一切,虽只是掩藏在一个瘦小却又平静的年轻人身上。可是当那一掌拍出的时候,弘治皇帝似乎感觉,那被拍烂的讲台,在王守仁的心里,或许……是某种旧俗,或许是一种王守仁想要将其击的粉碎的东西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不由自主的喃喃道:“方继藩这家伙的门生弟子,还真是一个比一个古怪,却又一个比一个让人惊讶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而另一头,方继藩好说歹说,才把朱厚照劝走了。

    殿下,别折腾了,方圆二十里内都已没牛了,给其他的牛留一点活路吧。

    他坐在西山的千户所正堂里,慢悠悠地喝着茶。

    王守仁被唤了来,这在学院里,无人敢惹的王先生,朝方继藩行了个礼:“学生见过恩师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方继藩呷了口茶,。

    作为恩师,他已习惯了高高在上的样子,为了摆出做爹,啊不,做恩师的样子,方继藩比从前稳重了一些,至少不会翘起二郎腿,他打量着王守仁,决心教授他一点人生的心得。

    方继藩便道:“知道为师为何叫你来吗?”

    “恩师,学生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六个弟子里,你最聪明,其他人……比你都差一点点。为师是最喜欢你的啊,你能感受到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王守仁的脸竟微微一红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方继藩盯着他,挑起了眉头道:“怎么,你为何不说话,默不作声干嘛?”

    “恩师……”王守仁终于选择了说真话:“这句话,恩师前天还偷偷的和唐师兄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方继藩感觉心有点堵,王守仁这家伙,真的是个完全没有情商的人!其实在历史上,他就得罪过很多人,因而最终,这一位文武双全的奇才,人生却是跌宕起伏,虽然每一次,他都靠自己神奇的实力扭转乾坤,一次次摔倒,又一次次的爬起,可是……

    方继藩心里忍不住想骂,你特么的说话,就不能委婉一点?

    方继藩终究脸皮厚,面不红,气不喘地道:“有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唐师兄提过,他说,恩师前几日看了他的画作之后,恩师夸赞他,说众门生之中,最欣赏的便是唐师兄,恩师一向将唐师兄当心头肉一样看待的。”

    在方继藩看来,王守仁这是形同于捋起袖子,抡起胳膊,就往方继藩脸上扇了。

    这个欺师灭祖的败类!

    方继藩感慨道:“伯安啊,你也是恩师的心头肉啊,好了,我们不要说这些闲话了,还是说正事吧。”

    他特意将这家伙叫来,可不是为了专门讨论这个的!

    “是。”王守仁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下了何等可怕的错误,忙作揖道:“不知恩师有何见教。”

    “方才恩师在你身上看到了愤怒,你今日生气了?”方继藩今儿本是打算来治疗王守仁的心理创伤的。

    可现在却发现,好像自己的心理创伤,已比王守仁还严重了。

    王守仁点了点头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兴许是,哀其不幸、怒其不争吧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板着脸道:“以后不要愤怒了,愤怒没有什么意义,你既想传播你的学问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恩师的学问,非学生的学问,学问若无恩师指点迷津,何来的学问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龇牙,这个世界,真的好奇怪啊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他才又道:“不管是谁的学问,为师知道,你想改变天下,那么就不该愤怒,你动不动就动粗,会将读书人们吓走的,下次不要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恩师……应当怎样为好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总算在十二点前更完今天的第五更,终于可以喘口气了,老虎感觉快要累得虚脱了,去歇息了,大家也早些睡,明天继续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