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二百九十四章:真神器也
    朱厚照最有兴趣的,是炸薯条。

    那炖了七八分熟的土豆条捞出来,放入清水之中,随后锅中放油,再将这土豆条丢入,片刻之后,便一股浓香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待伙夫将这炸得金黄的薯条取出,朱厚照也不嫌烫手,取了一根,龇牙咧嘴的朝这薯条狂吹着气,而后……一口咬下一截。

    香、脆!

    有味道!

    “好吃!你们来尝尝啊,来尝尝啊,好吃。”朱厚照不管手里的油腻,边吃边道,一脸兴奋。

    方继藩尝了一口,和后世的味道差了许多,后世是会将土豆条放牛奶里浸泡的,味道更浓郁一些,这个……好吧,其实也算不错了,毕竟在这个时代,算是很有口感了。

    接着,便是传说中,西方人的主食,土豆泥了。

    一大坨泥状物端了上来,上头加了两个大葱。

    之所以加了两个大葱,这也是方继藩想在这正宗西式主食添加一点我中华,呃,更准确的来说,理当是大山东的特色。

    朱厚照将信将疑地看着这土豆泥,道: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土豆饭。”方继藩决心将它称之为‘饭’,因为这玩意,真的能充饥,而且基本上,能够保证一个人的营养摄入。

    朱厚照闻了闻,味道还不错,于是小心地用筷子尝了一口……而后,不做声了。

    张信站在一旁,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朱厚照的表情。

    朱厚照皱眉道:“不好吃,味道有些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微笑道:“就知道你会觉得味道有些怪怪的,不过口感可以改良,到时添加点其他东西进去,味道就可口了,至少……它可以填饱肚子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不由道:“可是,真的不好吃啊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是个钻牛角的人。

    方继藩深吸一口气,看来不放大招是不成了。

    于是方继藩朝一旁的总旗杨让低声吩咐了一声,杨让会意,匆匆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过了很久,杨让才气喘吁吁的赶回来,手里提着一个食盒,他肥胖的身材用一种奇怪的身姿跑着,显得格外的滑稽可笑。

    他一面喘着气,一面道:“这是自附近的村里讨来的,真不易啊……”

    方继藩瞥了他一眼,接过食盒,直接命人去取了碗,而后将食盒里的东西悉数都倒进了碗里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朱厚照定定地盯着碗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粥?

    这的确是粥,而且还是黄米的粥。

    单看这米的成色,真是糟得不能再糟糕了。

    方继藩朝朱厚照带着深意的笑容道:“殿下,先试试这个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用着怀疑的眼神看着碗里的东西,道:“这能吃?”

    方继藩就差翻白眼了,道:“这当然能吃,咱们大明八成的百姓,都是用这个来填肚子,殿下一定在想,百姓们喝的粥,不该是白白嫩嫩的吗?这只是殿下在西山待得久了的错觉而已,西山这地方,你看这里的人困苦,可在大明,这里已是京畿一带的江南了,这里的饭是白的,粥也是白的,便是蒸饼,也带着几分可口的香腻,可殿下真以为天下百姓喝的粥都和西山人喝的粥是一样的吗?以为天下人吃的饭,和西山人吃的饭也是一样的?”

    “殿下知道,为啥西山的人见了你我,都要恭恭敬敬,感激的叫一声恩公吗?这是因为,只有在西山,那些寻常的百姓才有白色的东西吃。而这……粥,就在数里之外的一个庄子里讨来的,殿下先尝一尝,便知西山和他们之间的区别了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又低头看那粥水,忍不住笑了:“这有啥,本宫什么苦没吃过。”

    他很大气,坐下直接取了筷子,这粥没有平常粥水的香气,看着很怪,泛黄泛黄的,里头似乎还有一丁点未脱的谷皮,很细碎,完全没有寻常大白米的饱满,细碎得就像一粒粒沙子,而事实上,里头还真有沙子!

    朱厚照忍不住道:“这些人真懒,竟连米都不淘一淘,你看,上头还有沙,也不怕咯牙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看着他,唇边忍不住勾起了一抹冷笑!

    平时里虽然方继藩会装疯卖傻,可是看朱厚照何不食肉糜的样子,不禁一副鄙视的样子道:“殿下,他们不淘米,不是懒,而是这米一淘,许多米沫儿也就跟着水流走了,这岂不可惜?沙子,可以用舌头慢慢剔出来,可这米经水一洗,一斤米,可就没了半两了,你说,孰轻孰重?”

    朱厚照这下沉默了,于是缓缓的低着头:“好吧,本宫尝尝看。”

    用筷子夹着一些煮烂的米粒入口,没有一丝的滋味,也完全没有粥水特有的香甜,反而更像……陈年的旧米,有一股馊味,!

    朱厚照的眉头深深拧了起来,下意识的就将口里的粥吐了出来:“这是人吃的吗?简直就是猪食!”

    方继藩这时倒是笑吟吟地看着朱厚照:“在漫长的一年里头,就这样的吃食,天下八成人的小半年,都得靠这个充饥,殿下方才这样吐出来,若是放在寻常百姓家,爹娘早就将殿下抽个半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……殿下再尝尝这土豆饭吧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嫌弃地将那黄米粥移开了,他心里发誓,自己一辈子再不碰这等东西了。

    他拿了筷子,反复的在袖口擦拭,似乎想将那黄米粥的味道统统擦拭个干净,这才低头吃了一口土豆饭,眼睛竟是突的亮了,随口道:“真香。”

    “好吃?”方继藩看着朱厚照。

    朱厚照大叫:“太好吃了!香甜可口,人间美味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喜欢吗?”

    “喜欢!”

    “大声一点!”

    “真香!”

    这就是了。

    方继藩笑道:“殿下快用餐吧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确实是有些饿了,饥肠辘辘,这土豆泥……现在吃着,竟觉得别有一番滋味,至少比那黄米粥,好吃不知多少倍,半斤土豆泥下肚,朱厚照不禁打了个嗝:“好撑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心里,却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或许在上一世,人们已经彻底告别了饿肚子,即便土豆有再多的优点,也很难取代白米作为主食,根本原因就在于,那个时代人们所吃的米,和后世的米,其实是有本质区别的,在后世,现在这样的米,完全属于喂猪的水平。

    可对于这个时代的寻常百姓而言,他们所求的,不过是三餐吃饱而已,土豆能吃饱,这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何况以大汉民族吃货,啊,不,在吃食方面,与时俱进,创新各种吃法的本能,方继藩相信,一旦土豆推广开来,这世上至少会出现一百零八种土豆的吃法。

    此时,朱厚照摸着自己肚皮道:“好饱,现在感觉这味道还是很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忍不住的又嫌弃的看了那黄米粥一眼。

    要的就是这效果呀!方继藩心情很好,对朱厚照和颜悦色地道:“殿下吃饱了就好。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酸辣土豆丝和土豆炖牛肉却是好了,杨让邀功似的亲自将这两道菜送上了来。

    酸辣土豆丝,主要放的是茱萸,借助茱萸来达到辣椒的效果;而最难得可贵的却是土豆炖牛肉,因为这个时代,寻常的牛是不能轻易宰杀的,只有老死和病死的牛方可宰杀,因而牛肉的价格,往往是其他肉类的数倍以上,很高级。

    方继藩一看到这两道菜,顿时热泪盈眶,家乡的味道啊,终于今日可以吃上了。

    “盛一碗白米饭来。”

    吃这两道菜,得用精米,那种白米饭用来下这等菜,口感才能达到最佳。

    方继藩坐下,看着热腾腾的饭,香喷喷的菜,已是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朱厚照则是一脸懵逼地看着方继藩:“……”

    方继藩则是低头,大快朵颐起来,不忘招呼朱厚照:“殿下也来吃几口,味道很好,太好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朱厚照摸着自己的肚皮,一时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“殿下不吃,那臣只好……吃了,臣好饿,得罪,得罪。”

    爽滑的酸辣土豆丝入口,那些许的酸味和辣味,刺激着方继藩的味蕾,壮哉,我大中华物产丰饶,烹饪花样推陈出新,能有幸成为其中的一员,纵是做鬼也幸福啊。

    朱厚照吹着口哨:“走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慢走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不甘心,走了几步,又回来:“将那土豆条儿盛好,我带回去吃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是薯条。

    方继藩不忘道:“殿下,一定要记着,带回去肯定凉了,得再炸一炸才好吃,也香。”

    杨让等人忙取了荷叶,将薯条包了一大份,卷起绑死,朱厚照提着,又有点不甘心地看了一眼桌上的酸辣土豆丝和土豆烧牛肉,却很不争气的又打了个嗝,这一次,真走了。

    张信不好意思上桌和方继藩同吃,他自惭形秽,毕竟常年在地里,浑身都是土腥味,可见方继藩吃的愉快,太子殿下吃土豆泥竟也饱了,味道口感竟比寻常百姓吃的黄米粥还好上不少,他心里……一颗大石落下,总算……没有白费功夫。

    他心里不由在想,那密植的土豆,亩产能有多少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