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二百一十五章:功名利禄
        很多时候,人都有思维的局限性。

    明明很简单的问题,聪明人却偏偏喜欢钻牛角尖,将这最简单的问题往最深的地方去想。

    而显然,王守仁就是这个情况。

    他认为自己追求的‘道’,是真理,既然是‘道’,是‘真理’,那么怎么可能会这么弱智呢?

    可方继藩提出知错就改的时候,他醍醐灌顶,又呆住了。

    方继藩看着这个家伙,心里莫名的有点儿疼。

    这脑袋瓜,到底要想多少东西啊,这家伙不会钻了牛角尖,最终发了疯,把我方家给拆了吧。

    方继藩便道:“不俯身去做,如何知道自己做的是对是错?只要在做,便可总结得失,如此才能致知,就如你格竹一般,看着竹子,想去穷究竹子的道理,是没有意义的。可若你亲自去种竹,无论这竹子长不长得成,你收获的也是知识,你总结的错误越多,未来你做任何事,做成的几率,反而更大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安安静静地听着他说话的王守仁,方继藩顿了一下,便又道:“卖油翁,你听说过吗?天下的学问没有这么高深,其实都如卖油翁一般,唯手熟尔。只要做的多了,自然也就手熟了,错误和成功的经验可以推而广之到其他地方,这便是实践致真知,是知行合一。”

    “实践……致真知。”王守仁眼前一亮,脸上满带欣喜之色:“学生受教。”

    圣人就是圣人啊,凡事都能去思考……啊,不,现在这家伙是自己的门生了,他已经降级,没有资格用思考二字了,该是瞎琢磨才是。

    王守仁就这样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最坏的结果并没有发生,这令方继藩渐渐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倒是那些学童,令方继藩有了奇思妙想。

    这么多的学童,就弄了一个私塾给他们读书,这……有逼格吗?

    没有!

    既然如此,何不让其高大上档次一些?

    方继藩一拍脑袋,丢人啊,堂堂穿越者,居然连营销都忘了!

    有了想法,于是他便喜滋滋地前往詹事府。

    朱厚照近来老实了许多,一见到方继藩,还是喜出望外,绷着脸道:“老方啊,你可有日子没来了,怎么,这么嫌弃本宫了?”

    方继藩笑脸盈盈地看着他,尤其那眼神,带着含情脉脉,朱厚照反倒被他盯得心里发毛了。

    “殿下,就你了,你就是臣要找的那个人!”方继藩深情款款的道。

    朱厚照不明所以地看着方继藩:“啥,啥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书院。”

    “书院?”

    一听书院,好吧,朱厚照顿时就没了兴致了,撇着嘴,抬头看天:“今儿天气不错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眨眨眼,努力使自己眼神里透出一点别样的光彩:“书院院长,非殿下莫属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朱厚照这下倒是虎躯一震了,随即道:“什么院长?本宫做读书人的老师……这不妥吧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学识渊博,才高八斗,若无殿下,西山书院万古如长夜,因而臣特来聘请殿下,屈身为西山书院院长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托着下巴,眼睛里带着狐疑地看着方继藩:“怎么感觉你在骗本宫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殿下的才学,非是那些寻常的八股文,殿下的才华,是寻常书呆子所不能有的,别人看不到,臣却看到了!所以殿下一定不要拒绝,臣是认真的,殿下想来也知道,臣这个人不擅长撒谎。”方继藩很认真地凝视着朱厚照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朱厚照一定开始会产生自我怀疑了。

    在青春期的少年,大抵都是如此,既自大,可同时又会自卑,狂的时候恨不得叉着手说老子天下第一,在座各位都是辣鸡。可低落的时候,便觉得自己一无是处。

    所以此时,方继藩必须勇于面对朱厚照质疑的目光。

    朱厚照和方继藩对视。

    方继藩的眼睛眨都不曾眨一下,这令朱厚照有了一些信心:“西山书院?”

    “是,西山书院。”

    听着,好像很高级的样子。

    方继藩耐心地解释道:“殿下乃荣誉院长,臣为常务院长,殿下这个院长比较高级。当然,最重要的是师资,臣打算让自己的那六个门生统统在下值或是沐休之余前去讲课,他们可都是进士啊。至于平日,也将延请一些桃李满天下的贤师,负责教授他们的课业,臣不是吹嘘,以殿下的才学,再加上臣和几个门生的水平,这西山书院,怕是整个江北,都没有书院可以与之媲美的。”

    “听着有点意思了,本宫可以教授他们骑马吗?”朱厚照挑挑眉,眼睛里带着点点类似于期盼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可以,不过西山书院比较穷,没有马,殿下可以赞助一下。”方继藩很耿直地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朱厚照终于乐了,挂起了爽朗的笑容道:“本宫银子不多,唯独这各地进贡的马却是不少,不是本宫吹嘘,这天底下的骏马都在本宫这儿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很英明啊。”方继藩发自肺腑的样子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朱厚照顿感有一丢丢像是上了当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算了。

    朱厚照其实本就是神经很大条的人,极少去计较这些小事的,于是道:“那本宫要准备一下,不能让学子们小看了本宫,本宫是不是该读一点书,假装一下很有才学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朱厚照想着想着,已经兴奋得搓起了手。

    从前都是他成为被调教的对象,别看这詹事府上下个个都对他恭敬有加,可他得到的,却永远都是,殿下,这个不可以做,殿下,君子应当如何如何,殿下,你的功课做了吗?

    现在,却有一种翻身的感觉,从前给人做儿子,想不到现在,也有点给人做爹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着朱厚照兴奋的样子,方继藩有点拿不准自己来找朱厚照是不是正确的了,其实他挺嫌弃朱厚照的啊,这位太子殿下也是很会来事的主,若不是因为逼格,要让这书院显得超群一些,多一个更大的靠山,他才不请朱厚照啊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事就这么定下了!

    而天气已渐渐的寒了,一到了秋日,凉风便开始飕飕起来。

    小冰河期已经开始,好在现在还未下雪,不过清早时,依旧可以看到寒霜。

    西山这里,一个个暖棚已经开始搭建起来,十几万顷田地,甚至包括了十几万顷的荒山,开垦种植下的红薯,都已生出了薯叶,再过一些日子,便可到收获的时候。

    这红薯耐旱,越是烂地,长势越强。

    相比于它奇高的产量,这才是番薯最大的杀手锏,毕竟,土地历来都是稀缺的资源,而正因为稀缺,原先不可以种植粮食的土地,却可生出粮,才是最为可怖的。

    张信每天拿着竹片,东奔西跑的,每一片地,番薯的长势都有所不同,他需记录下不同地里的长势,记录下来才能最终得出不同地上番薯的习性,再以此来总结什么样的土地更适合番薯,为何这地方长势喜人,而有的地方,有诸多问题凸显。

    每天他都需带着他半篓子竹片回家,而后关进自己的书房里进行分拣和总结。

    英国公府规模很大,尤其是正门,那一对石狮子,经历了百年的风雨,而今依然屹立在寒霜之中,彰显出了主人的显赫和尊贵。

    不过张信近来不大敢走正门回家了,就怕撞到自己的父亲,这个父亲,脾气是越来越大了。

    他只好偷偷从侧门溜进去,迅速回到自己的院落,每当这个时候,自己的妻子,也就是周王之女朱氏,便会与自己心意相通一般,打发走照料这里的奴仆,夫妻二人关起门来,朱氏为他分拣一个个从不同地方记录下来的竹片,张信则专门负责记在簿子上,如此归类好了之后,他还要凭着记忆,进行归纳和总结。

    之所以打发走奴仆,是因为害怕府上的奴仆们碎嘴,若再传到了父亲耳里,那可就糟糕了。

    今日张信回得特别迟,直到子时才回来,这是因为天气寒了,某些地方的番薯长势明显过慢,他必须前去龙泉观附近进行处理。

    看着院落里隐隐的灯火,张信心里颇有感动,小洁还没有睡,一定是在等待自己。

    男儿可以没法子建功立业,可娶妻如此,也是平生快事。

    他加急脚步,进了门厅,却是发现小洁竟不在,而是父亲张懋则一身朝服,铁青着脸高坐着在这里。

    张信一呆,心里惶恐起来,连忙行礼:“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孽畜,这么迟回来,你真是做的好大事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张信连忙跪下,不敢争辩:“儿子万死。父亲,小洁呢?”

    “她……收到了周王府的书信,说是周王病重,已回娘家去了。”

    张信心里松了口气,可是很快,又为自己的泰山担心了,便问:“父王……病重了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张懋脸色更冷:“你真以为是病重?周王那是狗眼看人低,听说你到了现在还只是个副百户,且还跑去跟人种地,觉得丢不起这个人,这才谎称病重,好将自己的女儿骗回去,这虽没有明说,可这意思,还不够明显吗?你呀……何时才能像方继藩一样出息,你看看人家,得了脑疾,现在已封伯了,你却跟在人家屁股后头去种地,种地……能有出息吗?丢人啊,是家门不幸啊,当初老子怎么就没有将你丢进水缸里淹死算了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