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明朝败家子 > 第一百八十六章:风雨欲来
    朱厚照和方继藩到了高台之下。

    便听李朝文在那滔滔大哭,简直半点修道之人的风度都没了。

    方继藩翻了个白眼,上去就是踹他一脚,一双清澈的眸子瞪着他,很是生气的怒斥道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出息,亏得你也是我的师侄,丢人现眼。”

    李朝文立即止住了哭声,不禁深吸一口气,似乎已知道,到了今日这个地步,左右都是一个死了。

    他抽泣着,抬头看了看天,只见太阳依旧火辣辣的,甚毒。

    这样的天怎么会有雨!

    自己恐怕死也……

    李朝文又失魂落魄的起来,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似乎也明白,只能拼一拼了。

    终于在方继藩的示意下,后头的一个禁卫给他解了绑,宦官们匆匆给他换上了道衣和桃木剑。

    倒是有好心的禁卫官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,低声安慰他:“莫怕,神明在上,会保佑……”

    李朝文感激地看了禁卫一眼。

    方继藩耳朵尖,心里不禁烦躁,太子殿下的组织能力不行啊,时辰都要到了,还有这么多纰漏,便看向那安慰李朝文的禁卫,冷声问道:“你……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那禁卫只好苦着脸道:“卑下肖静腾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乐了:“这名儿好啊,大吉大利,肖静腾,我很欣赏你,来来来,将他绑起来,吊在坛下,求不下雨,将他烧了祭天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肖静腾一听,差点要昏厥过去了,连忙颤声求饶:“我有八十老母,下有……”

    方继藩怒了,冷着脸发令:“吊起来!”

    周遭的人,都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方继藩则抱着手,没有做声,一副绝不容情的样子。

    可内心深处,方继藩却知道,他这样做是有必要的!

    这是方继藩想到的一道保险啊,肖静腾乃是禁卫武官,到时真要求不下来雨,太子殿下震怒,肯定当真要将李朝文烧了,可一个禁卫武官也吊在高台上,就不同了,到时得到命令的禁卫们肯定会想尽办法求情的。

    总不能到时候真因为求不到雨,就真的将人烧了吧。

    方继藩还是很有职业道德的,谁教我方继藩永远站在正义的一方,从不欺凌弱小呢?

    肖静腾滔滔大哭,高喊饶命,却不得已,被面带难色的袍泽吊起来了。

    方继藩则朝李朝文努了努嘴,面带笑意的开口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师侄,快登台吧,时候不早了,相信师叔,你一定求到雨的!”

    方继藩记得,这雨的记录时间是在午时,可到底是午时几刻,那就不知了。

    此刻的李朝文也不哭了,只不过整个人看不到一点的神采,他垂丧着头开始登台,跌跌撞撞的站上了高台,而后,他眼睛都直了,几乎要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这高台上的风大,吹得他的道袍鼓起,他吓尿了,恐高啊。

    再自往下看,便见下头人头攒动,远处眺望,那东宫高墙之外,竟也是数不清的人流。

    李朝文脸色蜡黄,两股颤颤,接着便开始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高台就是高的,因为太高,上头又风大,所以这大哭的嚎嚎声,下头的人也听不清晰,还以为在念经。

    方继藩昂着脖子,对朱厚照道:“殿下,你看我这师侄,是不是颇有活神仙的风范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则瞄着天,凝望着晴空万里的天,担忧的说道:“看着还是不像会下雨啊。”

    “要有信心。”方继藩假装智珠在握的样子,呃……其实心里也发虚。

    两个多月的干旱,早已让人浮躁起来。

    城内还好,可城外的农户,早已是颗粒无收,担心着年底如何饿着肚子熬过年关。

    看着那龟裂的土地,有时为了争一处水源,甚至导致数百人的殴斗,一次死七八个青壮也不鲜见。

    人就是如此,一旦绝望,自然觉得朝廷和官府难辞其咎。

    在东宫之外,许许多多的人只是抱着嘲弄的态度,在此看这一幕把戏。

    那流言,依旧还在数不清的人嘴里疯传:“皇帝失德,太子殿下,荒诞胡闹,若是上天当真垂怜,何至耗此两个月之久,滴雨未下。”

    “国家将亡,必有妖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方继藩的五个门生,也早早的赶来了,他们进不得东宫,却在远处的街巷,眺望着那东宫院墙内巍峨的高台。

    高台上的人,当然是看不清的,不过是个黑点而已。

    此时,唐寅等人,耳边听着无数的流言蜚语,一个个心里极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求不来雨,天下人会如何看待太子呢?

    他们伫立着,纹丝不动,面上的表情僵硬,眉头深锁。

    却在这时,身边不知觉的,竟多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王守仁消瘦了很多,他听到了动静,也来了,见到了欧阳志五人,便不自觉的与他们站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在这人声鼎沸的环境,发现了王守仁的唐寅朝他颔首点头,王守仁则也朝他勉强一笑。

    他们不信神仙鬼怪,自然也不相信所谓的祈雨。

    他们来此,各自带着重重的心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只见李朝文在高台上作着‘法’。

    已至午时。

    太阳依旧毒辣,他已浑身汗流浃背,此时,眼泪已经流干了,便连汗水,似乎也已挥发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李朝文只觉得浑身无力,有一种虚脱的感觉。

    台下的方继藩,则紧张地等待着。

    朱厚照显得尤其焦虑不安,他搓着手,焦灼不安的样子。

    远处的杨廷和和王华,则朝这边瞪过来,恨不得手撕了方继藩,将方继藩生吞活剥作罢。

    方继藩眼看时候差不多了,突然掖了掖朱厚照的袖子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朱厚照错愕地看着方继藩。

    方继藩低声道:“殿下该哭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要哭?”朱厚照懵了,一张清隽的面容里透着不解。

    方继藩龇牙,徐徐给朱厚照道来:“殿下爱民如子,现在烈日炎炎,老天不肯下雨,殿下作为太子,爱惜苍生百姓,难道不该哭吗?”

    “可本宫哭不出来啊。”朱厚照觉得有理,是该哭一哭,表现一下自己的爱民之心。

    可是这是哭呀,又不是喝水那么简单!

    方继藩也算是服了他,平时在你父皇面前的演技呢?

    显然,这一次祈雨,本质上不在于表现李朝文,而真正要表现的,该是太子殿下。

    外间如此多的流言蜚语,对于朝廷的恶意中伤,都是奔着皇帝和太子来的,古人重心不重迹,这叫唯心主义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呢,倘若你祈雨,别人会认为你荒唐。

    可若是你说你并非是相信这些神仙鬼怪,而是爱惜百姓,在此祈雨,这……就是另一回事了,这是爱民如赤子,是道德的楷模啊。

    自家兄弟,不给朱厚照机会表现,那么让谁去表现。

    这一场祈雨的功劳,李朝文领不走,方继藩也领不走,能领走的,只有当朝太子殿下。

    方继藩很认真地看着朱厚照:“那么太子殿下想一想,如果此时,陛下在这里呢?如果雨求不来,殿下会是什么结果?殿下,想想平日里,陛下都将你当做孩子看待,想一想,殿下心里也有宏图之志,照样也有希望能够让人刮目相看的一天,殿下,臣早就为殿下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一个字条,悄悄地塞在了朱厚照的手心里。

    朱厚照感受到字条的温热,显然,这都是方继藩早已准备好的,一直捂在手里。

    “老方……”朱厚照眼睛有些红:“还是你懂我。”

    他迅速地趁方继藩用身子遮挡的功夫,取了字条看了看,里头的内容很简单,显然,方继藩顾忌到了他不太高明的文化水平程度。

    接着,朱厚照将字条塞进嘴里,眼睛又红了。

    他开始锤着胸口,发出咆哮:“天哪!”

    高台上的李朝文,如何做法,根本无人看得到。

    可这一声天哪,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杨廷和、王华,无数的詹事府属官们都不约而同地看着眼前的一幕。

    太子殿下的眼泪,已是磅礴而出。

    他天生就带有入围奥斯卡金像奖的潜质。

    继续捶胸,胸口被锤的砰砰的响。

    “不要拦本宫!”

    他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方继藩毫不犹豫,就一把将朱厚照抱住了,撕心裂肺地劝慰道:“太子殿下,不要冲动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的泪眼已是模糊了,歇斯底里地大叫着:“苍天不仁以万物为刍狗,而今两个多月,颗粒无收,灾情严重至此,本宫身为太子,上,不能为父皇分忧,下,无法体恤百姓,今日祈不来雨,本宫……不妨,死了干净,方继藩,你不要拦本宫,本宫去死……死……死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死字,足足拖了五个音节,尾音绕梁,迟迟不肯散。

    “殿下……”方继藩将朱厚照抱得死死的:“殿下不要冲动,不要冲动啊,有什么话好好的说!”

    朱厚照犹如一头蛮牛,方继藩几次险些都被他挣开。可真要挣开了,那就玩砸了啊,难道还能朱厚照等一等方继藩,重新让方继藩抱住,然后继续再去寻死吗?

    方继藩也使着蛮劲抱紧朱厚照,心里则忍不住无声骂:“这也太认真了!”